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95章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大话吗

第95章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大话吗

表演那凄美的爱情故事。”

“可就在这个时候,你却怒吼一声将我推倒在地,开着吉普车不要命地朝城里开去,你说,你要找到宛约,你不要一个人走。”

“这个时候,北军已经开始进攻了,我知道你这一走,就再也活不成了,只得大喊‘找不到了,找不到了。大哥,宛约已经被我杀了,杀了……你想报仇我也认了,你一枪打死我吧,可是,你得上飞机啊!’”

“说着,我就指着自己的衣服上血说‘大哥,你看,这就是宛约的血,这是我的枪,她被我杀了,快上飞机,快走呀!’你当时楞了一下,然后发出一声大叫,拔出枪指着我……大哥,我知道你内心中还是喜欢我的,那一枪,却是怎么也打不下来。”

“正当我闭目待死的时候,你突然大笑一声‘骗人,你是个好演员,你最会骗人的,我要把宛约找回来’然后,你就开着车走了。我知道,你是要陪宛约一起死的。可是,我不想要你死,我要把你追回来。但就在这个时候,仗终于打起来了,到处都是横飞的流弹,到处都是火光,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感到自己好象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然后我看到自己的胸口开了一个大洞。如果没有想错,我被流弹打中了……我的血和宛约的血流在一起,再也分不开……”

“就这样,我的魂魄和宛约的魂魄就留在这里七十年。宛约一直在找着即将起飞的飞机,而我一直在等着你回来……大哥,我好累,我真的好累啊!”

谷雨这一番话说得痛入心扉又状若疯狂,看到她可怕的样子,曹宛约连连后退:“学姐,学姐你已经疯了。”

方唯叹息一声,突然柔声道:“谷雨,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心里早有宛约,再容不下别的女子。感情的事情无法强求,你我同窗多年,也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为什么不将这种美好埋藏在心里,非要说破呢?再见了,我的朱丽叶,飞机正在等着我。今日一别,即是永远,保重。”

“朋友,我可不要当你是我的朋友。原来,你以前所说的那些话都是骗人的。”

方唯:“舞台和现实能一样吗,谷雨,你真的疯了,编出这种话来又有什么意义?宛约,咱们走吧!”

曹宛约点点头:“好的,大哥。”

“不不不,你们不能走,你们都已经死了,能走到哪里去?”谷雨还执着地张大双臂。

方唯面色一沉:“谷雨,你如果在纠缠不清,我只能得罪了。”

谷雨咯咯地大笑起来:“看来,你们还不相信我的话了。道友,道友,你来告诉他们。”

黄叙一呆:“谷雨,又有我什么事?”

谷雨:“给他们一人一条山川元气,开启他们的灵智,了结此事。”

黄叙:“这样就能了结了?”

谷雨点头:“可以。”

黄叙看了看昏迷在旁边的何军,又看了看已经变成方唯的二姑,心道:“也是,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就走到方唯和曹宛约面前。

方唯警惕地看着黄叙,喝道:“你是谁,想干什么?”手就下意识地朝腰上摸去,想去掏手枪,可惜却摸了个空。

“该结束了。”黄叙叹息一声,两条山川元气凭空出现,如同盘旋的灵蛇,“咻”一声,瞬间钻入方唯和曹宛约的天灵。

两人的身体瞬间一亮,然后又暗了下去。

眼前的冷雾更浓,简直是滚滚而来,遮天蔽日,如同在众人身周筑起一道高厚的围墙。

只前方留有一条长长的通道,通往不知名的远方。

“宛约,宛约,是你吗,我总算找到你了。”方唯突然惊喜地大叫一声,挽住曹宛约的手:“我记起来了,我记起来了。那天谷雨对我说她杀了你,我开着车在机场里找了半天,却怎么也找不着。这个时候,起飞的时间到了,北方大军已经打过来。上司让我快上飞机,可是没有了你,我就算逃走又有什么意义。所以,我就留下来了,带着军队一路南下,心中只抱着一个念头,我的宛约没有死,我一定能够找到她的。”

“这一晃七十年过去了,我的等待没有白费,我终于等到你了。”

曹宛约在吸收了一条山川元气之后,也恢复了所有的记忆,她扑进方唯的怀里,用手摸着他的脸。眼睛欢喜地看着自己的情郎:“对不起,对不起,方大哥,这几十年让你担心了。我也一直在这里等着你,我好想你。大哥,你瘦了,也老了。”

“宛约,我也好想你,我们今天总算在一起了,咱们以后在不要分开。”

“大哥,我们不分开。”

两人牵着手,慢慢地沿着那条通道朝前走去。

眼见着他们就要走远,谷雨突然哭起来:“大哥,方大哥,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方唯转过头来,微笑着看着谷雨:“谷雨,你的心意我知道。就在刚才,我已经想起以前的所有的事情了,你杀了宛约是我的错。其实,当年一开初,我就应该同你把话说清楚的,说清楚我心中只有宛约。对不起,让你误会了。不过,咱们都是死人了,再纠缠前世的事情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其实,我还是很感激你的,感激你让我又见到宛约,算是弥补了心中最大的一个遗憾。再见了,我的朱丽叶,好好生活。”

“方大哥!”谷雨终于大声地号哭起来。

前方,方唯和曹宛约越走越远,浓雾从他们身后合拢,那条长长的通道终于消失了。

谷雨还在哭,黄叙心中难过,上前扶住她:“好了,好了,一切都过去了。”

这个时候,他感觉到手下的谷雨身上竟然带着温度,好象已经凝结了实体一样。

接着,又有冰凉的液体落在手背上。定睛看去,竟然是泪水。

鬼也有眼泪吗?

“叮!”系统突然有声音传来:“恭喜你,隐藏任务完成。”

黄叙心念一动,就看到系统栏上的倒计时恰好归零。

在最后一秒钟,这个不小心触发的隐藏任务可算是完成了。

“这就算完成任务了?”黄叙一呆,感觉不可思议。

不过,又看了看自己领取任务时的提示,黄叙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倒是把这件事情想得复杂了。”

原来系统的隐藏任务提示是:地主黄叙答应女鬼曹宛约帮忙寻找前世情郎,触发隐藏任务。

也就是说,只要黄叙找到方唯,让他和曹宛约见上一面,就ok了。

至于二人将来怎么样,是否在一起鬼混,结婚生子,或者优游于天地间,那是人家的事情,和黄叙也没有半毛钱关系。

在一开初,黄叙原本以为两人都死了几十年,根本就不可能凑在一起。却不想,方唯竟然转世成为一个妇女,这老天爷也真能耍人啊!

不过,只要任务完成了就好,黄叙总算不用被扣除大量经验值,不用掉级了。

想到这里,黄叙急忙去看自己的数据。

地主:黄叙,26岁。”

“等级:5级地主。”

“经验4361800,下次升级所需经验值5000000,人民币400000。”

“领地面积:六百亩。”

“金钱:321000。”

两百万奖励的经验值到手了。

还差六十四万经验就可以再升一级,这点经验值对此刻的黄叙来说是一个简单任务。再过得几天,地里的庄稼成熟,就能轻易获取。

“好了,好了,一切都过去了,好了,回去吧!”黄叙拍了拍谷雨的肩膀,感觉这个凶悍刚强的女鬼此刻是如此的柔弱。

一号从浓雾中钻出来,肩膀上扛着何军的老婆二姑:“主人,找着人了。”

黄叙一呆,忍不住问:“曹宛约呢,方唯呢?”

“走了,转世去了。”谷雨突然冷冷地回答。

第一百七十一章大话吗

黄叙定睛看过去,谷雨又变成以前那副冷冰冰的模样。

这个女鬼恢复得倒快,如此,让黄叙放心了些:“谷雨,转世,怎么转世去了呢?”

谷雨让一号和几个苦力把何军夫妇二人扶到他们的农业车里坐好,然后淡淡地对黄叙道:“曹宛约之所以勾留人间不去,那是因为有个巨大的心结,想要找到方唯。如今人找到了,还留在世上做什么?难不成真要等到能量耗尽,魂魄烟消云散,永不超生吗?这也不符合天道。”

“天地间自有运行的法则,除非你成神成圣,否则就不能违反天地运行规律。天道循环,任何人都无力抵抗。况且……”

“况且什么?”黄叙问。

谷雨:“况且,曹宛约刚才受用了道友的一缕精纯元气,恢复灵智和记忆,已经摸到修行的门槛。修行,那就是逆天行事,所谓顺着为人,逆者为仙,老天爷自然容不得中不该存在于世间的东西,然后会让她转世投胎去了。”

黄叙舒了一口气:“曹宛约能够去投胎,也算是一件好事,这一时间总算有个圆满的结果。对了,那么……何军的老婆……也就是方唯的事情怎么说,他不是已经恢复前世记忆了吗,这可有点麻烦。”

是啊,前世的方唯是个男人,统帅前军万马的大将军,威风凛凛。再世为人,却变成了一个普通农妇,他又该如何面对自己,面对丈夫?

大约是感觉到黄叙心中的担忧,谷雨道:“道友不用担心,你的那一缕元气何等精粹,方唯被唤醒的前世记忆力量何等渺小,如何承受得起来,已经被彻底磨灭了,这就好象是人死之前的回光返照。”

黄叙舒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那么……谷雨,你呢?”

谷雨摇了摇头:“道友你是不是担心我,没事的。今天总算见着了方唯和曹宛约,将话说清楚,也算是了却了这场因果,我现在心中非常平静。以前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

“恩,你能这么想就好。”黄叙心念一动,将谷雨和众苦力收回次元空间里去。

眼前的浓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得淡薄,然后消失于无形。

路灯亮起来,远处的工地显现出来,传来隐约的打夯声。

农用车中,何军长长地打了个哈欠,醒过来。睁着迷茫的眼睛看着黄叙,他自然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在车上?”

黄叙不容他多想,将一支烟递过去,帮他点着了,笑道:“何老板,鸡蛋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后天我开车过来拉,你发个地址给我。另外,随便就帐号也发给我,我好打款。”

听到黄叙说起鸡蛋的事情,何军大喜,也顾不得多想,忙掏出手机,鼓捣起来。

等到收到他的信息,黄叙顺手给他打过去两万块钱做为定金。

何军更是欢喜,连连道:“多谢黄老板,多谢黄老板。”

黄叙指了指自己车厢里那只土鸡:“还谢谢你的土鸡,我妈最喜欢吃土鸡了,等下我给她老人家熬一锅鸡汤,也不知道你这鸡味道如何?”

何军:“自家散养的,味道还能差了。黄老板,不好吃你大可一口唾沫吐我脸上。”

正说着话,旁边的二姑醒了:“我怎么睡着了?”然后就轻轻咳嗽起来。

何军急忙用手拍着老婆的背心,骂道:“你这婆娘什么时候都能睡着,你嫁我这么多年,家里的活儿就没帮上过忙,累死老子了。我娶了你,算是倒了八辈子霉。”

话说得虽难听,但神情中却带着爱惜。

黄叙嘴角一翘,朝二人挥了挥手:“天已经晚了,又冷,你们回去吧!”

这夫妻二人回家之后,死活也想不通自己是怎么上了农用车的,之前的情形一点也记不起来。想了半天,也只能罢了。

顺利完成这个隐藏任务,获得两百万经验值,眼见着就要升级且不说了。关键是,自己总算从掉级的威胁中摆脱出来,黄叙心中一阵高兴。

但一想起家中三叔那四口人,心中却好象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最麻烦的是林思弦还在那里,说是自己的女朋友。这事如果传出去,那可是惊世骇俗,肯定会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麻烦。而且,若是高巧巧知道了,自己又该如何向她解释。

不行,得把家里的所有人都给打发走了。

想到这里,黄叙急忙开了车,又赶回家去。

今天这个晚上,还真是忙啊!

回到屋中,众人都坐在客厅里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三叔一家见到林思弦的绝世容颜之后,好象都被震住了,说起话来也没有先前那样嚣张。

而黄叙经过刚才方唯、曹宛约、谷雨的事情之后,对三叔一家的怒气也消泯了许多。就对母亲说自己刚才在生意上有点事,见了个客户,然后坐在她身边,正想着该怎么将三叔一家人赶走,然后劝林思弦回去。

只有等他们都走了,自己才方便和母亲解释。

方才黄叙已经和三叔说崩了,看到侄儿回来,黄叙三叔面上有浮现出怒气。

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黄叙可以说处处都把他一家人给比了下去。这让一向自大浮夸惯了的他无法容忍,就琢磨着将这个面子捞回来。

他哼了一声,继续和林思弦的谈话:“那啥思思,外面那辆车是你的吧?”说着就用眼睛瞟了一下载林思弦过来的商务车,眼神中全是鄙夷。

林思弦:“三叔,是我租的。”

黄叙三叔:“原来是租的,你一个小职员,收入也不高。这种车一天租金就得好几百,何必呢?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啊,太不会过日子了,死要面子活受罪。”

黄叙冷哼一声,正要说话。林思弦却伸过手来,拍了拍他的手背,示意他忍耐,毕竟是长辈嘛!

就柔柔道:“三叔说得是,是得节约,不能乱花钱。不过,工作需要,我也没有办法。早知道就把我自己的车开过来的。不过,算了算帐,好象自己带车花费更高,又麻烦。”

确实如此,她在平日里都在帝都生活。来c市如果自己带车的话,得叫司开过来,很麻烦的。

三叔一愣:“你有车,什么车?”

林思弦:“三叔,就是一辆日产。”

“日产车啊,我知道,轩宜,还有阳光,你开的是哪种?几万块钱,倒适合你们年轻人开。”黄叙三叔指着外面自己那辆a6,无形装逼:“像我那种车,老气了些。”

黄叙最见不得三叔在自家人面前炫耀的样子,眉毛不耐烦地竖了起来。

林思弦又捏了黄叙的手一吧,眼神里有责怪的意思,回答道:“三叔,我开的是gtr。”

黄叙三叔一呆:“gtr?没听说过。对了,你现在多少钱一个月?哼,黄叙是有女朋友的,就算要追求黄叙,可你想过没有,他现在已经把房子过户给了高巧巧,一无所有,连车都养不起,你们将来又该怎么过日子?”

黄叙的母亲听到三叔这么说,一脸的愁云。

不等林思弦回答,黄叙三叔得意洋洋地说:“我现在在县里一家保险公司做经理,每年也是五十万上下收入,就这样,一家人的日子过得也艰难。”

黄叙的三婶也插嘴:“是啊,咱们的日子可难过得紧啊!”

在一边,小敏:“gtr,什么车呀,没听说过,小锐,你在网上搜一搜。”

小锐:“好的。”

看到这一家夜郎自大的样子,黄叙突然不生气了,反忍不住低笑起来。

黄叙三叔喝道:“黄叙,你笑什么?”

黄叙:“笑可笑之人。”

“放肆!”

“查到了查到了,牛逼啊!”小锐突然叫了一声:“gtr,两百多万一辆,真漂亮!”

林思弦有点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