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94章 放开我

第94章 放开我

来琢磨了半天,才想明白,那东西就转在你包里。”说完,一号叫了一声得罪,就接过黄叙手中的包,从里面掏出一物,然后欢呼一声:“就是这件东西,这东西和何老板的老婆前世有关。”

“啊,是他……”黄叙张大了嘴巴,竟是说不出话来。

一号手中霍然是苦玄送给自己的那封方唯所写的绝命书。

一号十世转生,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对于转世之后还带着上世记忆或者印记之人非常敏感。难道说何军的老婆和方唯有什么关系……

“真的吗,你不骗人?”黄叙问。

一号:“主人,我不知道,我知道,我只感觉到这封信和何军的老婆之间有联系,就好像是两块磁铁碰在一起。主人,你必须去。如果不去,我感觉肯定会有大事发生。”

黄叙点点头:“不管如何,等下我去见见何军的老婆,你再给我好好看看。二号,三号,四号、五号、六号,你们把谷雨给我制住。”

“是!”几个鲤鱼怪听到主人的命令,虽然畏谷雨极甚,也只能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几人打成一团,满耳都是鲤鱼怪们惨烈的叫声,他们自然不是谷雨的对手。

黄叙也管不了那么多,立即开了车跑出小区。

这一带很是偏僻,周围都是未完工的房地产项目。

天气又冷,白雾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来了,能见度只有二十米,看不到一个行人就连车也没几辆。

何军和他老婆正站在那辆旧农用车车前,冷得不住跺脚。

何军这人虽然是个混不吝的人,对妻子却是又敬又惧,不住地搓着老婆已经冻僵的手,道:“老婆,二姑,好冷啊,都说了,这事我自己就能办,你来做什么?”原来,他老婆叫二姑。

何军老婆气道:“何三狗,我们在一起都二十年了,你就没成过什么事。平时除了吃酒和人打架,还干过什么正经事?今天咱们是来给黄老板拜年的,既然是拜年,就得两口子一起过来礼数才算是走到了。还有,等下见到黄老板,你不许跟人家提买鸡蛋的事情。如果黄老板真需要买蛋,人家自己会问。咱们如果提了,倒显得硬要栽给他似的,这样不好。”

“是是是,老婆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放心好了,只要咱们家这道难关过了,以后我都听你的。”说完话,何军伸手去捋了捋老婆垂在额上一丝乱发,眼睛却有着和他粗豪猥琐外表不相符的爱惜。

黄叙本来对这个何军很是反感的,此刻对他的看法却是大为改观。

当下就停了车跳下去,问:“什么鸡蛋?”

这个时候,系统隐藏任务的倒计时还剩五分钟。谷雨和六个怪物还在里面打成一团,二号等人被她的指甲抓得浑身是血。

“啊,是黄老板,我们,我们……”何军有点不好意思,将手中的土鸡朝黄叙手中塞来:“自家养的,给老板拜年了。”

黄叙也不推辞,接过去,随手扔进车厢里:“谢了,鸡蛋是怎么回事?”

何军:“我们,我们……”

何军老婆二姑轻轻咳嗽,不好意思地说:“黄老板,我家不是养了蛋鸡吗,今年年前的行情不好,蛋也买不出去。我们就想问问,你工地上要不要蛋?”

何军忙伸出手去轻轻地拍着老婆的背心,插嘴:“黄老板,鸡蛋卖不出去,蛋鸡又要重新养,咱们还欠了不少饲料钱,这年都快过不下去了。你帮帮忙好不好,反正工人们也要吃,干脆你连鸡带鸡蛋一起买了吧。”

何军老婆二姑看了丈夫一眼:“三狗,我以前是怎么说你的。这做人可都讲道理,得让人家心甘情愿。黄老婆工地上如果真的需要,或者看得上咱们的蛋,我们再谈价钱。如果人家不要,你也不用多说。”

何军:“是是是。”

黄叙对这两口子大生好感,又同情他们,心想,索性买点鸡蛋帮他们一个忙也没什么要紧。鸡蛋也算是血食,给次元空间里的那些苦力们改善一下生活也好:“有多少?”

何军:“有六万多枚。”

二姑:“黄老板如果买不了这么多……”

黄叙心中有事,就打断她的话,道:“我都要了。”也几是几万块钱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

夫妻二人面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愁苦的脸上总算带着笑容。

黄叙正要和他们约好收货的日子和地点,这个时候,突然,次元空间中又剧烈的响声传来。这响动正是曹宛约小空间破裂的声响,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响,都脆。

黄叙定睛看去,原来,方才谷雨和众怪物一场恶斗,十个指甲狠狠地抓在空间晶壁上。

这一抓乃是全力而出,收势不住,十根如同刀片一样的指甲瞬间断裂。

而那个小空间也彻底碎了。

黄叙大惊,再顾不得那许多,心念一动,将曹宛约和谷雨等人同时从次元空间里甩了出去。

一声闷响,在真实的世界中,有白的光芒闪过,像是一道闪电。

接着,又是巨大的力量扩散开来。

“主人,小心!”六号忙扑在黄叙身上,将他护住。

第一百六十九章血案

这个空间破碎是所爆发的能量很怪,没有温度,没有冲击波。

但一旦被它触及,你就感觉到身体好象被一头野牛撞中。

黄叙在这一瞬间看到自己的那两大皮卡如同风中残柳剧烈地晃了一下,然后停了下来。车厢中那只土鸡大约是感觉到危险,瞬间飞起,然后又在半空顿了一下,吐了口血落地气绝。

至于立在黄叙身边的何军,索性眼睛一翻,彻底晕厥。他那辆农用车也是一晃,用绳子拴好的车门也掉了。

六号将黄叙按在地上,身体大张,紧紧地护着主人。

如此,黄叙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当然,这点力量对于六号等皮粗肉厚的怪物也没有任何损伤,几人只是晃了晃身体,就立在马路牙子上,好奇地打量着陌生的世界。

“主人……安全……六号喜欢主人……”六号趴在黄叙身上,生硬地重复着这一句话。

她用饱满的胸脯不住摩擦着黄叙的胸膛,目光有着无限柔情,面带娇羞,好象是一个热恋中的女子正深情凝望自己的意中人。

黄叙吓了一跳:“六号,你会说话了?”

六号:“得了主人犒赏,六号说话,六号董事,六号喜欢主人。”

说完,就闭上一双妙目光向黄叙吻来。

原来,六号服用了黄叙给她的两缕天地山川元气之后,不但身体形态得到不小的改造,好象灵智也开了,已经能说人话。只不过,她以前毕竟是一头鲤鱼,身上还带着许多兽性,智商中的硬伤也不少。

现在的六号的脑袋上的鳞片已经彻底消失,也长出了短短的板寸,就好象是一个美艳尼姑。

看到她那张美丽的面孔和娇艳的嘴唇,一刹间,黄叙差一点迷失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六号手腕上的鳞片,身上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喝道:“滚开,放开我!”急忙将头转到一边。

六号兽性大发:“六号喜欢主人,喜欢,喜欢,真的好喜欢!”就一口亲在黄叙的脖子上。

“放开我,放开我!”黄叙大声咆哮,可六号的力气何等之大,他心中慌乱,也忘记直接将自己传送进次元空间,以免得遭受六号的蹂躏。

他只得竭力挣扎,目光却落到前边的谷雨、曹宛约身上。

这下,这两个情敌,生死仇人见面了,也不知道会闹得何等地不可收拾。

老天爷啊,这可如何是好?

……

不对,两个女鬼竟然没有一见面就掐,也没有撕,好象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黄叙一个激灵,任由六号这头畜生把自己的脖子当黄瓜啃,定睛朝前面看过去。

……

只见,谷雨就好象是呆住了那样。她穿着红色的旗袍,立在夜雾中,默默地看着身边的曹宛约。

而曹宛约则依旧做民国女学生打扮,提着皮箱朝前走着。

前面站着的是何军的老婆二姑。

何军老婆显然已经被眼前这骇人的一幕惊住了,如同掉进一场梦魇中,根本无法动弹。

曹宛约走到何军老婆面前:“请问,这里是白石驿吗?”

二姑张大着嘴:“我我我,不不不……”牙齿咯吱响。

“你也不知道吗?”曹宛约突然请叹一声:“我已经问过好几个人了,都说不知道,这里好黑,这条路好象怎么也走不完……我这是要去哪里,我这是要去哪里……”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只手伸出来,抓住曹宛约的箱子:“宛约,宛约,你可算到了,快快快,快上飞机。北军已经打到机场了,阻击部队最多只能支撑一个小时,快快快,再不上机,咱们都走不了啦!”

伸手的正是二姑,只见她眼神已经变了,变得闪亮犀利。这是一个男人的眼睛,坚定、镇静、但里面却带着百战之后的疲惫。

她的声音也变成了带着磁性的男性嗓音,很好听。

被六号压在身下的黄叙吓得禁不住叫起来:“何军老婆,你就是方唯?不不不,你是方唯的转世……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变成女人了……”

“转世为人已经是运气,很多人转世变成动物。”一号一把将六号提起来,扔到一边,“这是老天爷的意志,咱们也没有办法选择,我的主人。”

黄叙叹息:“是的,这老天爷也真能玩人啊!也好,今天这三人的因果总算可以了断了。”

曹宛约面上带着微笑:“方大哥,我总算赶到了,让你等急了吧?大哥,我走了好长的路,脚好疼,怎么也到不了,还以为你已经自己先走了,不要我了呢!”

方唯:“傻丫头,咱们这些年聚少离多,现在战争总算要结束了,我为国家为上级所尽的责任也都尽够了,也是时候实行对你的承诺,咱们可能不要你。宛约,咱们走吧,一起去宝岛。到了地头,我脱了军装,找家工厂上班,你依旧做你的建筑师,我要你修一座小房子当做我们的家。”

“恩,方大哥,一切都依你。你听,飞机声,飞机要起飞了,我们走。”

两只手握在了一起。

“骗子,骗子!”突然,谷雨猛地跃上前去,拦住方唯和曹宛约:“方唯,你这个骗子。当年,你可是答应过我要和我在一起的,你怎么能够和这个小贱人在一起。”

“啊,是学姐,你你你……”看到谷雨,曹宛约吓得面容发白。

方唯将她挡在自己身后,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不用担心。然后展眉一笑:“谷雨,你我之间大概有什么误会。我和宛约之间的感情你和大家都是知道的,至于你,在我心目中永远都是那个才华横溢的小妹妹。你也一直叫我大哥的,咱们的感情也止于此,希望你能明白。”

“不不不,我们不是兄妹。方大哥,你忘记了吗,你忘记了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吗?”谷雨连连摆手,然后大声的朗诵起来:“轻声!那边窗子里亮起来的是什么光?那就是东方,朱丽叶就是太阳!起来吧,美丽的太阳!那是我的意中人;啊!那是我的爱;唉,但愿她知道我在爱着她!她欲言又止,可是她的眼睛已经道出了她的心事。待我去回答她吧!”

这是模仿的男声。

接着,谷雨又恢复成女声:“好,别起誓啦。我虽然喜欢你,却不喜欢今天晚上的密约;它太仓卒太轻率、太出人意外了,正像一闪电光,等不及人家开一声口,已经消隐了下去。好人,再会吧!”

“不,方大哥,我后悔了,我不要你和再见,我喜欢这个密约,告诉我,大声说出你的爱情。”

方唯摇了摇头,轻叹:“谷雨,难道你还不明白,舞台和生活是不一样的吗?你还在你的舞台上,醒过来吧。”

谷雨:“不不不,我爱这个舞台,我不要醒来。”

方唯再不同她多说,低头:“宛约,我走,再迟就来不及了。”

“恩,方大哥,我听你的。”宛约不住点着头。

“站住!你们想去哪里?”谷雨突然大声冷笑起来。

正欲转身离去的方唯和曹宛约站住了。

方唯皱眉:“谷雨,你再痴缠又有什么意义,一切都结束了,请不要将舞台和现实混为一谈。”

“咯咯,咯咯,没那么容易,你们哪里也去不了?”谷雨继续笑着,笑得浑身乱颤:“我想起来了,我现在突然想起来了,你们并没有见面,最后也没有在一起,宛约已经死了,是我亲手杀死的。”

“亲手杀死的……”黄叙听得心中一个咯噔,好象明白了什么。自从自己奖励了谷雨三条山川元气之后,这个女鬼的能力最近好象变强了不少。以次元空间元气的强大,说不定已经修复了她因为岁月流逝而破灭的魂灵,于是,以前的往事也逐渐回到了记忆之中。

难道这个宛约是她杀了的。

“学姐怎么可能杀我。”宛约担忧地看看着方唯:“大哥,学姐好象有什么地方不对,要不,咱们给她找个医生吧?要不……要不……”

方唯:“要不什么?”

宛约:“要不我们带她一起走好不好?”

方唯:“既然你说了,我会不答应吗?”

“谢谢大哥。”宛约喜滋滋地跑到谷雨身边,一把拉住她的手:“学姐,快走,这里马上就要变成战场了。”

谷雨一把甩开她的手,冷笑:“这个时候你还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还在做和方唯双宿双栖的美梦?曹宛约,你还真是做鬼做的时间太长了,什么都记不住了吗?好好好,今天我就把话同你说明白。在你离开c市想和方唯一起坐飞机逃跑的时候,我追了过来,想最后再问一问这个负心人究竟是怎么看待我的。那天,也是这样的情形。你猜最后怎么了,你想不到吧?”

宛约一脸不可思议:“我已经死了,我什么时候死的?”

谷雨开始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那天晚上也是这样的冷,这么大的雾,到处都是枪炮声。我听说你要和姓方的私奔,就偷了家里的驳壳枪坐了黄包车追上。就看到你像现在这个样子提着箱子在前面见人就问‘请问,这里是白石驿吗?’哈哈,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一枪就打在你的背心上。我永远都记得你当初的样子,你好象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中枪,回过头来看着我,好奇地问‘学姐,你怎么来了?’那天我穿着一件红色的旗袍,你的血喷了我一身,好红,好红,咯咯……”

第一百七十章倒计时零

“啊!”曹宛约听到这话,连连后退:“学姐你杀了我,不可能,不可能的,这不可能!”

看到状若疯狂的谷雨,黄叙心中一冷。以他这段时间和谷雨的接触看来,这个女鬼心狠手辣,杀情敌这种事情绝对是干得出来的。

方唯抱住宛约,愤怒地看着谷雨:“谷雨,现在都什么时候,马上就要上飞机了。你如果愿意跟我们走,咱们欢迎。可如果再说死啊活啊的鬼话,对不起,我可没有时间奉陪。”

说着话,他侧耳听了听并不存在的飞机轰鸣和远处的枪炮声,神情显得异常焦急:“宛约,咱们走。”

谷雨收起笑声,张开双臂:“方大哥,方大哥,事情过去都七十年了,你还是要抛弃我,还是这么狠心吗?你们什么地方也去不了,因为你们已经死了。大哥,你难道转世为人之后什么都记不得了吗?”

“那天,我杀了曹宛约之后,走了好长的路,可算找到你了。我对你说,宛约来不了啦,她决定留下,可我可以,我可以和你一起上飞机。我说,咱们以后可以在一起,继续在舞台上给人们表演文明戏,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