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78章 什么

第78章 什么

,应该是左秘书。那天周阳抓赌的时候,武有为可以说是将左秘书得罪到家了。

左秘书是什么人,c市市政府的秘书,也不知道跟的是哪位大姥。这也是同样因为打牌被人抓了现行,包书记被双开,可他姓左的却安然无恙的缘故。

而且,据黄叙估计,左秘书之所以动武有为是看上了他偌大的家业。权财权财,权力需要金钱来维持,权力也能获取财富。一个部门,一个利益团体也需要有一定的财力才能维持稳定和团结。

“这个姓左的还真是睚眦必报的人,这次来找我晦气了,嘿嘿,谁怕谁呀?不过,如果他动用背后的势力,却有点麻烦。”黄叙不觉皱了一下眉头。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小一一还在自己家里睡觉。这群陌生人突然闯入,也不知道会将她吓成什么样子。

黄叙心中一凛,连忙站起来,道:“宛约姑娘……宛约姑娘……”

身边哪里还有人,只自己那只手机放在椅子上。

黄叙也顾不得再去寻曹宛约,那起电话,朝自己家跑去。

这里距离自己的房子有差不多一公里,等到了地头,黄叙已经有些气喘。

抬头看去,屋中已是灯火通明,里面全是人影,间或有人大声咆哮。

然后是路行一的尖叫:“不,不,绝不!”

这群畜生,竟然对一个孩子下手!

黄叙怒火万丈,大吼一声,一脚踢开院子的门冲进去。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暴露自己的次元空间,欲要将这群混帐东西都摄进小千世界,让谷雨好好修理修理,也好叫他们知道做人的道理。

刚一进院子,突然间,阴影中就有两条人影冲出来,倒剪了他的双臂。

黄叙大吼一声,将二人直接摔在地上。

有冰冷的东西顶在他额头上。

一把手枪。

举枪的正是左秘书。

黄叙身体一僵,正要动手。

突然间,房间的门开了,路行一尖叫着冲出去,一把拉开左秘书:“不要,不要,放开我的黄叙哥哥,不要杀他,我跟你们走,我跟你们走!”

说着话,眼泪就落了下来。

黄叙微笑:“小一一,不要害怕,这几个畜生在我眼中跟土鸡瓦狗没有什么区别,看我将他们通通拿下。”

“不不不,不要打了!”路行一不住地拉着左秘书的手:“左叔叔,黄叙哥哥是个好人。”

黄叙这才发现不对:“左叔叔……你叫姓左的叔叔?”

客厅中有一个高大人影走出来,怒吼:“你就是黄叙,进来,咱们谈谈。”

这人大约五十出头的年纪,方面大耳,满面威仪,眼神中带着淡淡的杀气,被他用眼睛看了,普通人心头都是突地一声。不用问,这个中年男子是个有身份的大人物。

这人生得倒也一表人才,可以想象他年轻时是何等英俊潇洒的大帅哥。

黄叙冷冷地看着他:“看来,你是这群人的头了,你擅闯民宅,咱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

中年人却不生气,神情恬淡,可眼神中却有掩饰不住的厌恶和仇恨,也不知道他这种情绪从何而来:“我是路伟,如果我愿意,随时可以让你在监狱里呆上一辈子,就连你的父母亲朋也脱不了干系。刚才若不是路行一求情,我已经下手抓人了。”

黄叙冷笑:“就凭你?啊……你是路伟……”突然间,黄叙记起这人是谁了,心中顿时冒起了一股寒气。

是的,这人实在太有名了,一周七天,至少有会在晚间七点半的市电视台新闻上露上三天脸。

他就是c市的市长路伟。

如果没有想错,姓左的是他的贴身二秘。难怪包书记和武有为下场那么惨,而左秘书却安然无事。想来,布政使也会给这个副省级城市市长,省委常委一点面子的。

就算路伟要腿自己不利,黄叙心中自然不惧。可是,他还有父母,还有朋友,不能牵连到他们。

“路伟,你想跟我说什么,我们有什么好谈的?”

左秘书:“大胆!”

路伟:“黄叙,既然你不肯跟我谈,我也不勉强。你的挡案履历我先前以前调出来看过了,今天跟我一起过来的有省厅的同志,对不起,只能走司法程序了。另外,省厅的同志等下会打电话给e县,让他们传讯你的父母接受必要的调查。”

黄叙大怒,捏紧拳头:“你敢!”

“不要抓我的黄叙哥哥,不要,爸爸,黄叙哥哥对我很好的,他没有把我怎么样。”路行一大哭一声,抓住路伟的手不住摇着:“爸爸,只要你不抓黄叙哥哥,我什么都答应你!”

“啊,你说什么,小一一,路伟你是爸爸?”黄叙眼珠子都要落到地上了。

路行一:“黄叙哥哥,他就是我爸爸。”

黄叙默然无语:“你骗得我好苦……也罢,路市长,我和小一一认识已经有一段时间,也知道你们家的一些事。就算你不找我,我也会找你的,今天机会正好,咱们谈谈。”

第一百四十章分离

客厅里除了黄叙和路伟再没有第三人。

其他人都站在外面的庭院中,雾已经散去,气温上升,也没有先前那么冷了。小一一被一群身着西装的人护在正中,默默流泪,但目光却落到客厅的落地玻璃上,不住朝里面望来。

其实,路伟先前威胁说要抓黄叙,又要派人传讯他的父母也可以理解,即便黄叙心中怒不可遏。

毕竟,自己和路行一在一起住了很长时间。大家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有的事情确实说不清楚。而且,小一一才满十六岁,差一点就是未成年。

换成自己是路伟这个做父亲的,听说自己女儿和别的男人住一起,估计也会勃然大怒,杀人的心都有。

这个误会大了。

黄叙坐在路伟面前,正色地看着他:“路市长,首先我要澄清一点。当初和路行一认识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以为她只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女孩子,也劝过她回家。在我心目中,也一直那她当自己的亲妹妹看,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路伟满面的杀气,一支接一支抽烟,冷笑:“你说什么,难道我就信什么。黄叙,其实这事情也不能澄清。若是让我知道一一被你欺负过,那就对不起了。”

黄叙:“我问心无愧。”

“那好,算你知道好歹,还没有变成一个禽兽。哼,你好大胆子,竟敢让小一一住在你这里,难道你就不考虑后果?”

黄叙恼了,反唇相讥:“路伟,你还真是自大惯了,一有事总觉得是别人不对,是别人欠了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究竟有没有错?”

“什么,你叫我路伟,好大胆子!”路伟暴跳如雷,满面狰狞:“我有什么错,我能有什么什么错,混帐东西!”

黄叙冷冷看着他:“路伟,合着你还是没错,所有的错都是我的,或者说是小一一和她死去的母亲的。你家里的事情我知道一些,也不想多说。不过,我提醒你一点。路行一平日里看起来是个很开朗的小女生,可背地里不知道哭过多少次。对了,我就听她在梦里哭过很多次。知道她在梦中喊什么吗?”

“哭过……喊什么?”路伟一呆。

黄叙:“她在哭着喊‘妈妈,妈妈,我要听你的话啦,你别走,你别抛下我,一一要乖,一一要乖!’‘爸爸,爸爸,你救救妈妈,你救救妈妈’‘爸爸,我爱你,我爱你,你快回家啊’……路伟,你就是个畜生,可是,你就算是这么禽兽不如,小一一还是爱你……”

说到这里,黄叙的眼泪就沁了出来。

路伟:“她真是这么说的。”

黄叙默默地点了点头。

路伟突然用手捂住脸,小声地哭泣起来,肩膀不住耸动:“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当年也是没有办法……那个女人说,如果不和她在一起,她就会动用家族的实力让我在官场上混不下去……我怕呀,我真的好怕……那个时候,我在海关,正在和人竞争关长的职务。对方放出话来,如果我敢跟他争,就让我在监狱里呆一辈子。你知道的,海关中每年过有亿万物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我真的怕了,没有那个女人,我死定了,死定了……本就就这么敷衍着,等做了关长度过这个难关再说。可是……可是……素云,你怎么就那么刚烈啊,怎么就走了呀……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孩子……”

他口中的素云,应该就是路行一的母亲吧!

黄叙一阵无语,路家的事情牵涉实在太广,这种显贵之家,自己一个普通人确实不知道该怎么插嘴。

心中只是感叹,古人云:最是无情帝王家,新时代虽然没有王侯将相,可阶级始终存在。金粉世家,其实也无情得很。

他叹息一声,又递过去一支烟:“路市长,其实着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估计你也是工作太忙,平日间对路行一的关心少了些,你也知道她和后母的关系也不太好,感受不到家庭的温暖,你多陪陪她就好了。小一一马上就会进省队,成为一个专业运动员,将来很有可能拿到奥运会金牌,也算能够告慰她母亲在天之灵。”

路伟突然抬起头来,面上虽然还挂着泪水,可目光却恢复了凌厉:“我的家事好象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插嘴,运动员,做什么运动员?就算得了奥运冠军又如何,抛头露脸,跟个戏子似的,我路伟丢不起这个人。黄叙,我暂时不想拿你怎么样。不过,奉劝你一句,少打路行一的主意,少想着等上几年,等到小一一成年,你就乌鸡变凤凰,成为咱们家族的人,你不——配!实话告诉你,我今天来就是要带小一一走,永远离开c市。她的转学手续我已经办好了,她将来是要上大学的,人生的道路已经定下了,跟你也没有任何关系。”

路伟这话暗指黄叙对路行一有觊觎之心,想借路家的势谋求个人的荣华富贵,说得异常恶毒。

黄叙腾一声站起来,怒视路伟,捏紧拳头就要一拳将他的鼻子打扁。

外面传来一阵喧哗,左秘书:“不要进去,市长正和黄叙说话。”

“让开我,放开我!”

黄叙冷静下来,回头看了路行一一眼,示意她不用担心。

然后淡淡地对路伟道:“路伟,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刚才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就拿小一一当我的亲妹妹看,并不想你想的那么龌龊。也只有你这种心理肮脏之人才会把一切都看着这么邋遢。话不投机半句多,这里是我的家,我不欢迎你,请吧!至于小一一将来的人生道路怎么走,我也没权力过问。不过,有一点我想提醒你,如果你和你的妻子想要欺负小一一,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就做了个请的肢势。

“不客气,又怎么不客气,匹夫之怒吗?”路伟冷笑着站起来,用手指着黄叙点了点:“你的话我记住了,希望你也不要忘记,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客厅的马打开了,路伟大步出去:“走!”

冷风阵阵。

路行一大约也是知道自己和黄叙将要分离,突然大声地哭起来:“老大,老大,我会想你的,谢谢你,谢谢你陪我这些日子。没有你,我大约已经死了。”

黄叙:“小一一,好好生活,做一个开心快乐的小姑娘……”泪水终于如泉水一样流了下来。

第一百四十一章隐藏任务

“黄叙,起来吃东西了,哎,这么大的人了,也不知道爱惜身体。俗话说,春捂秋冻,虽然最近几天天气暖和起来,可你也不能那么快减衣服吧?”

高巧巧一脸责备地看着黄叙,她手中端着一碗荷包蛋,用勺子挖了一块,小心地喂进黄叙的嘴里。

黄叙脑袋隐约发疼,身上也感觉有些冷。感冒这东西,吃药打针要一周才好。不吃药不打针,也是一周才好。索性就在家里躺着,偷得浮生半日闲。

“别,我就是吹了点冷风,还不至于要人喂饭吧!”黄叙一个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接过巧巧手中的碗,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大黄,最近你看起来心情不太好,话也不太爱说,这样下去可不行。要不,你去约那个女主播看场电影吃个饭散散心,对了,她叫什么呢?”

黄叙:“她叫小帆。”

“哈,你倒是记得。”高巧巧笑起来:“怎么,还想着人家?”

黄叙:“巧巧,你这是在套我话吗,都跟你说了,我和她真没有什么,我心中只有你。”

“你看你看,急了不是,如果真没事,至于这样吗?”高巧巧咯咯地笑起来:“必定是心中有鬼,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我准你的假,去和她约会吧?”

黄叙气得鼻子都歪了,一把将她抱住:“我头又疼,身上有发冷,你还叫我去约会,不怕我病情加重吗,我也得有那力气才行。就算我有力气,也优先陪你。你也别考验我了,黄叙心中只有你,是非君不娶的。”

被黄叙抱住腰,高巧巧大喜:“算你有良心。”

见黄叙又要吻来,急忙用手盖住他的嘴:“别别别,别把感冒传染给我,我还要侍侯你这个大老爷们儿呢!”

黄叙用力抱了抱高巧巧的腰,道:“巧巧,这几天辛苦你了。”是的,自从高巧巧知道自己感冒之后,就跑过来照顾他,又是做饭,又是喂药。只是,无论黄叙怎么说,就算时间再晚,她也要回家,不肯留下。

几天下来,来回奔波,高巧巧神色有些憔悴。

这让黄叙又是感动,又是担忧。

两人说了半天话,高巧巧才从黄叙怀中挣脱:“荷包蛋都快凉了,快点吃。大黄,你是不是还在为小一一的事情难过,哎!”

她叹息一声:“也对,人家是什么身份,将来可是要跟她父亲一样成为大人物的人,区区一个奥运会冠军确实算不得什么。”

说完这句话,高巧巧又摸了摸黄叙的额头:“还好,温度没昨天高了,明天就会好的。我知道你关心那小丫头,别说是你,就连我也很挂念小一一。这几天我就在想她究竟去哪里了呢,现在过得开心吗?咱们的担心都是没有用的,其实,这样对她也好。小一一总有一天会长大的,有她父亲在,会有个很不错的前途的。再说了,咱们也不可能管她一辈子,也管不过来,她自己的路得她自己走下去。黄叙,你也不要想太多,你自己的事情还有不少呢?”

“是啊,我自己也有不少事情要做,确实不能这么颓丧下去。”听到高巧巧的开解,黄叙的心节一去,精神振作了些。

在路行一那晚被她父亲带走之后,黄叙后来又让小便和花柳去打听过。据他们反馈回来的信息,小一一已经从第四中学转学走了,就连户口也迁去了帝都。

至于她去帝都之后住哪里,在什么地方读书,别人也无从知晓。而且,以她的身份和家庭条件,说不好已经出国留学。

作为朋友,大家也只能默默在心里为她祝福。

如今,黄叙自己的事情还忙不过来呢!

首先,澳洲龙虾还在不停的卖出去,如今,已经在盆地的海鲜市场打出了口碑。在这段时间,又有两百多万现金进帐。据洪经理说,要把黄叙手头的存货全部卖空,还需要两个月时间。

最近自己病了快一周,帐也没去对,很多事情需要马上就做。

这些龙虾卖光之后,黄叙就该考虑下一步做什么。

最要命的是,休息了一周,自己的经验值被扣了快六十万,已经徘徊在掉级边沿。是时候开始大量开垦荒地,获取经验值的时候了。

这个时候黄叙有点后悔那天晚上没有一言不合就把曹宛约给摄进次元空间,据上次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