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71章 毕竟接受了这么多年的现代教育

第71章 毕竟接受了这么多年的现代教育

是才艺。而且,在现代的拍摄技术下,自身的很多缺陷也被掩盖了。

这个林思弦却是个例外,抛开被墨镜遮住的眼睛不论,身体的其他部位简直找不到缺点。

看到厉七七过来,林思弦急忙将冰淇淋朝桌下藏。

“干什么,又吃又吃,吃死你才好!”厉七七愤怒地看着林思仙,压着声音喷起了口水:“大冷天吃冰淇淋,你还想不想要你的嗓子了?还有,这种高热量的食品吃了对身体可没有什么好处。你还想不想控制体重了,今年你都重了十斤了,不要你的艺术生命了?你不想要,我们团队几十个人还靠着你吃饭呢,你总得要替他们考虑吧?”

一阵低声的呵斥如同暴风骤雨,如果换别人是林思弦这样天后,早就发作了。

但林思弦却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轻轻柔柔地说:“好了,我的七爷,我的好七姐,人家错了好不好。你别生气了,我知道你对我好,气坏了身体,人家好心疼的。”

说着,就站起身来,使劲地摇着厉七七的手。

黄叙一呆,他没想到大名鼎鼎如日中天的林思弦竟然是一个娇娇柔柔的小姑娘,又是如此的可爱。

林思弦这一站起来,黄叙算是看清楚她的全貌。只见,那腰细得简直就是盈盈一握,如同风中柔柳。禁不住好奇地问:“林思弦,你体重多少?”

厉七七意识到不对,回头过狠狠看着黄叙:“你问什么,不懂礼貌的家伙,坐下?”

女人的体重和年龄一样是最高秘密最大的**,黄叙也知道自己唐突了,一摊手,坐了下去。

林思弦却不以为意思,低声道:“人家现在一百零六斤。”

黄叙摇头:“你一米八了吧,这么高的个头才一百零六斤,是瘦了点。听说还是增重十斤的情况下,如果是以前,也不知道瘦成什么样子?其实啊,女孩子太瘦了也不好看。你看好来坞的女明星,多健康。”

听黄叙这么说,林思弦很高兴:“是啊,瘦了也好,冬天的时候怕冷,我又不能穿太多。七姐,你看人家说得多好。”

“你不过是为吃找借口罢了。”厉七七转头狠狠地看着黄叙:“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不知道怎么的,她看黄叙越看越不顺眼。

她对自己态度如此恶劣,黄叙心中也是恼火。有心找回场子,哼了一声,道说:“七爷这话说得不对,据我所知道,林思弦乃是玉女派掌门人。只能演古装戏,其实戏路还是很窄的。试想,如果有一天,有导演请你演打戏或者动作片,根本就接不下来不是?所以,适当增重还是有必要的。”

“你说什么,林思弦将来演什么戏,走什么戏路,也是你能插嘴的。外行人,扑街的小魔术师。”厉七七摆手示意远处过来的侍者不用他服务,然后,恶狠狠地看着黄叙:“你走吧。”

黄叙一呆:“什么?”

厉七七:“我的意思是,滚蛋。林思弦不需要你搭戏,马上给我滚蛋!”

做为一个经济人,厉七七对林思弦极其忠心。对于她的体重和职业生涯也非常着紧,衣食住行都是无微不至地一手操办。

林思弦虽然红得发紫,其实还是个很单纯的人。

她没有其他的爱好,就是喜欢看言情小说做白日梦,吃甜食。

看言情小说也就罢了,我也喜欢。可喜欢吃甜食这一点,却叫人心惊肉跳。

厉七七无法想象林思弦吃出一口烂牙,身体发福身材走样的情形,那才是万事俱休了。

这个姓黄的小魔术师为了讨好林思弦,竟然说出这么多歪歪理,搞不好是影视圈的竞争对手派过来的,不可不防。

听到厉七七这一声骂,黄叙心头的邪火终于控制不住,腾一声冒了起来。

他猛地站起来,也懒得和这个男人婆吵,好男不和女斗。

“既然七姐这么说,那我就告辞了,说句实在话,真没兴趣跟林大明星搭戏,我还嫌麻烦呢!”

这倒是真话,若不是贪这个长假,黄叙才懒得进那什么三下乡慰问演出团。而且,自己和林思弦搭戏是杨颖推荐,如果不答应,倒冷了人家的一片热心。

说完话,黄叙大步朝餐厅外走去。

背后,厉七七的声音大起来,充满了讽刺:“死了黄屠户,还吃带毛猪?别人跪在我面前求我们提携,我还不肯呢?你倒是硬气,嘿嘿,希望你别后悔,别在我面前哀声求情,你这个扑街的小魔术师。”

黄叙气极,回头道:“厉七七,黄叙虽然就是一个普通人,可这个骨气还是有的。到时候,就算你跪着求我,老子也不会回来。”

“你算什么东西,求你回来,你以为你是天皇巨星,疯子,疯子!”厉七七咯咯地笑起来。

第一百二十六章预测错误

这个时候厉七七倒不怕引来狗崽队,笑得极为大声,极为嚣张。

确实,她也有嚣张的本钱。身为最红天后的经济人,她已经成为经济人圈子中的标杆。所有的演艺公司、艺人圈、和电影公司、电视台对她都是小心翼翼,曲意逢迎。生怕得罪了这个七爷,以后没办法请林思弦过来拍戏,上节目。

黄叙听到她着笑声,额头上有青筋突突跳动。草尼玛,我不发飚,你当我是病大虫啊?

我就是让你们求我回来搭戏,到时候,劳资来个爱理不理,让你高攀不起,那才爽快。

想到这里,黄叙心中一动:我手头不是还剩一张《撩妹符》吗,只要对厉七七使将出来,大事可成……啊,厉七七,我这才是疯了。

看到厉七七那张恶劣的脸和身上的男式西装,黄叙心中打了个突:语误,就算要使也得对林思弦使啊!

据黄叙看来,这个林思弦是个善良温柔的女孩子。即便身上笼罩着太后的光芒,其实说穿了跟邻家小妹一样,单纯,纯粹。真不知道她是如何在演艺圈这个大染缸生存到现在的。

此人很好说话,只要我的撩妹符一使,就能把我在她心目的印象从路人,提升到喜欢。

《撩妹符》在使用的时候,根据一对男女的亲密程度不同,分为喜欢、倾慕和生死相许三个程度。

生死相许就不用多少了,倾慕则是产生爱慕,已经是爱情了。

至于喜欢,这个程度很有弹性。可以是男女之情,也可以是尤其,反正就是觉得你这个人很不错,和你在一起很愉快,有的时候甚至有种心跳的感觉,并愿意继续接触下去。最后,大家成为关系不错的普通男女朋友。

只要能够让林思弦对自己有点喜欢,这事就成了。

于是,黄叙心念一动,召唤出《撩妹符》朝林大明星当头一扔。

“叮”一声,有系统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撩妹符实施对象林思弦,原亲密程度喜欢,施术后亲密程度倾慕。”

这些,黄叙禁不住吓得叫出声来:预测错误,糟了个大糕!

他原本以为自己在林思弦心目中也就是个陌生人,用了神符之后,或许可以增加好感度,大家成为谈得来的朋友。到时候,出于尤其,林大明星会请自己同她搭戏。既然她一意和自己合作,经济人厉七七自然无力反对,正好狠狠打这个男人婆的脸。

却不想,此刻事情发生了变化。却不想,这个林思弦刚才第一次见自己,竟然对自己有了好感。

这张《撩妹符》一施,她对自己的就变成了倾慕。也就是说,在林大明星心目中,已经当黄叙是她交往多年,郎有情妾有意的恋人。

发生这样的事情黄叙不但不觉得欢喜,反有种罪恶感。

上次对高巧巧施法,那是因为彼此之间已经恋爱多年,已经快要步入婚姻殿堂,用之,也没有心理负担。

毕竟接受了这么多年的现代教育,在现代人心目中,一对男女在一起,讲究的是相互喜欢。施法,和黄叙三观不合。

听到黄叙的叫声厉七七以为黄叙被自己吓住了,得意地笑起来。

这个时候林思弦叫道:“七姐,有话好好说。黄……黄叙,你回来,一个误会而已。”

黄叙心中乱成一团,也不回头,一道烟是地跑了。

跑出酒店,黄叙心中尤自蓬蓬跳个不停。

和林思弦、厉七七分别之后,黄叙在街上吃了晚饭,天已经彻底黑尽。

电话铃又响,是路行一的。这小丫头片子语气很不好:“老大,你搞什么名堂,怎么还不回家,我快饿死了。你饿坏了我不要紧,后天就是运动会。我如果体力出了问题,跑不出好成绩,你是要负责的。”

黄叙吃了一惊:“你在哪里,在我家,还没有吃饭,这不是开玩笑吗?知不知道这次运动会对你意味着什么,你本就该呆在自己家,早起早睡,养精蓄锐,怎么还到处乱跑?”

小一一:“我在家里做什么,没吃没喝,阿姨又不做饭,真那样,我还真要被饿得没劲了。想了想,我觉得还是在老大你这里好,至少还有一口热饭吃。在运动会这几天,我就住你家了,老大,你可要为我负责把我喂得饱饱的,成我拿了奖杯,军功章里有我一半,也有你一半。”

她说得笑嘻嘻地,黄叙却感到一阵心酸,问:“你爸爸呢,你不回家,他也不过问?”

路行一:“我早就当他死球了,散学典礼一开,我就收拾好行李说要出门去玩半个月,阿姨也不管。她巴不得我不在跟前戳眼睛呢!”

“什么死球了,你一个小姑娘别说粗口,你等着,我马上买了吃的就回来。”

“老大,你真好!”电话中,路行一一阵欢呼:“快点快点,我又冷又饿,必定要戳脱。”戳脱是盆地方言,意思是完蛋,挂掉。

黄叙本来想在旁边的饭馆给小丫头带一盒盒饭回去的,想了想,中餐大油作料也放得多,并不适合运动员。而且,像这种全国性的运动会,比赛结束之后肯定回进行尿检。现在的食品安全老实说实在不怎么样,鬼知道里面有没有瘦肉精。真因为饮食问题被取消成绩,大家岂不是白忙一场?

想到这里,黄叙忙打车去了上次和宋青杨、石珍吃饭的那家米其林餐厅,问他们买了十几块生牛排,准备回家给小一一现做。这里的牛排都是从法国空运过来的,非常新鲜,又经过严格的质量检测,符合欧盟标准。

买了牛排,又从次元空间里摘了十几颗蟠桃,这是路行一比赛期间的伙食。

又是将近三个小时没有进次元空间,摘完蟠桃之后,黄叙放眼朝远处望去,不觉吃了一惊。

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面有起了变化。

远方的石块荒野尽处,矗立着一间小屋,有黄色的灯光隐约透出。

女鬼谷雨修建的那间临时化妆间已初具规模。

第一百二十七缺少劳动力

那地方距离这里实在太远,都快一公里了,走过去显然是不可能的。

黄叙心念一动,出了次元空间,又瞬间进入,把自己传送到那个化妆间里。

刚一进入,耳朵就是“突突”的柴油发电机的声音,眼前一片雪亮。

抬头看去,这间房屋的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装了吊顶,上面还按着一盏吸钉式样古典宫灯,照得屋中明如白昼。

地上已经铺了一层木地板,梳妆台放在角落,一圈沙发靠着墙壁。

女鬼谷雨正站在人字梯上,用电钻钻着眼上窗帘轨。

还别说,这个简易化妆间被她这么一鼓捣还真像模像样。如果一个人被黄叙突然吸进来,丢在这个环境当中,估计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落进一个诡异空间中。反以为自己是被黄叙的魔术转移到这里,此地就是一个预先准备好的魔术道具。

而落在黄叙的眼里,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房间,充满人间烟火味。

他瘫坐在沙发上,将脚翘在茶几上,抽了一只烟。

那头,谷雨已经装好了一副蓝色带着椰子树和海鸥图案的窗帘。

微风习习,窗帘飘动,屋子为了压住装修材料的味道喷了香水,恍惚间,黄叙有种进入一个少女闺房的感觉。

良久,他才忍不住赞叹一声:“动作真麻利啊,想不到谷雨你还有这么强的动手能力。可惜,可惜啊!”

谷雨:“不知道友可惜什么?”

黄叙:“早知道就让你把房子建在桃林中,水潭旁,搁这里,浪费了。”

这个房间住得实在太舒服了,躺在沙发上,黄叙都舍不得起来了。相比之下,在最西桃林那边,自己用来暂时居住的活动板房简直就是狗窝。

这里位于次元空间的最东面,地势极低。在黄叙未来的计划中,这里都是要放水淹了,用来养鱼虾的。

黄叙:“这样好了,谷雨,等到后天一过,你把这座房子给我拆了,在那边原样给我建一栋。”

谷雨摇头:“这里面的家具可以搬过去,但把房子移过去却没有必要。”

黄叙不解:“怎么说?”

谷雨用手指敲了敲墙壁,发出空洞的声音,她本就没有形体,也不知道这声音是怎么敲出来的。又用手推了推,房屋轻轻摇晃起来:“这个房间都是用复合板胡乱钉在一起的,应付一下罢了,很不结实,说不好什么时候就垮塌了,根本就不能住人。道友如果要建洞府,我倒是可以帮忙修一个坚固的大宅。只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风格的房屋,中式、美式田园、巴洛克风格还是哥特式建?”

“哥特式能够住人吗,太阴森了。中式就算了,看起来好看,其实住在里面也不太舒服。就按照美式乡村的大豪斯给我整一个吧。你需要什么材料,给我造一个预算,我给你准备。如果房子建得好,我重重有赏。”黄叙大为心动,连连点头。

是啊,这个女鬼是个建筑师,她建的房屋绝对非常漂亮。

我这个次元空间里也实在杂乱了些,是得有个人设计规划。如此,住在里面也舒服啊!

谷雨心中也是欢喜,她是大户人家小姐出身,对做农活心中抵触。只不过摄于黄叙的淫威,为了得他手头的天地山川元气,不得以而为之。真正说来,建筑设计才是她的兴趣所在。

道:“美式的豪斯其实很简单的,需要大量木材。对了,你得再买些机械,还有,最好能够找几个工人。如果全靠我一手一脚建,要花很长时间的,说不定需要两三年。”

黄叙有点失望:“你不是鬼魂吗,又不怕累,怎么需要两三年那么久?”

谷雨:“鬼魂固然可以驱物,可却需要消耗大量的元气。再说,我法力有限,每次也只能驱动百十来斤的东西。建一座房子需要搅拌混凝土,需要打地基,需要走电缆电线,都是精巧活,需要人一手一脚亲手去做。”

黄叙:“机械的事情好说,我又从什么地方给你去找帮手?对了,谷雨,你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其他鬼魂精灵什么的,我再去抓几只回来。”

“我不知道,至少没有看到过。”谷雨回答。

“那就遗憾了。”黄叙忍不住摇了摇头,整个大c市地区一千多万人口。是西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如果连这里都没有精灵鬼怪,估计其他地方也够戗。

谷雨面上的表情突然生动起来:“这个甲子,我还真没有碰到过同类,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死亡,其实寂寞得很。除了……”她两眼突然充满了恨意:“除了曹宛约……贱人,这个贱人,我要杀了她!”

十只乌漆发亮的指甲暴长。

黄叙倒被她吓了一跳,这才想起自己面对的是一只恶鬼:“你自己先忙着,做完这活之后,你把地给我开出来,将小麦的种子播下去。我得回家了,还有个小朋友等着呢!”

回到西南硅谷之后,黄叙看到路行一已经在一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