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68章 真正要想财

第68章 真正要想财

是县农场。

又是这个姓黄的,原来他也养虾,难怪要偷我的虾苗。

嘿嘿,在县在市地界上混了一辈子,今天还真是阴沟里翻了船,载在一个新入行的小子手里。从来只有我收拾别人的,今天居然有人敢在关公门前耍打刀,活得不耐烦了。

新仇加上旧恨,武有为就起了给黄叙一点厉害瞧瞧的念头,准备在年前把那小子给办了。

他之所以能够混到今天这般光景,除了心狠手辣,心思也是缜密,做事也非常慎重。在来市的时候,他大约摸清了黄叙的来历。

这个黄叙也就是一个普通小白领,也没有什么背景。至于他和石珍、宋青杨之间,也不过是病人和走方郎中的关系。真若要动黄叙,石、宋二人未必肯为一个外人出头。

再说,大家都是县人,石宋两人是正经生意人,真死磕起来,他们也未必能拿我怎么样?

在想好怎么搞黄叙之前,武有为叫人从市场上买来从黄叙手中发出的澳洲龙虾,想看看这种小青龙究竟有什么出奇的地方,竟然将整个海鲜市场都垄断了。大家都是养殖虾,老子不信你姓黄养出的虾有什么了不起。

等他见到黄叙的龙虾之后,第一眼就吓了一跳。

在这个行业他干了一辈子,如何看不出养殖虾和野生虾的区别。

养殖龙虾吃的是混合饲料,养殖密度大,龙虾活动空间小。虽然个头大,却懒洋洋显得痴肥,而且身上也没有什么光泽。不像纯粹的海捕龙虾,通体晶莹油亮。

这也是养殖虾和野生虾最大的区别。

黄叙的虾实在是太好看了,身上花花绿绿,闪烁中诱人的光芒,简直就是一尘不染的艺术品。叫人禁不住怀疑,这玩意儿是被人事先抛过光,上过油。

光好看或许不算什么,毕竟,这玩意儿是要吃进嘴里的,要靠味道征服食客。好吃就是好吃,不好吃就是不好吃,丝毫做不得假。

要想验出龙虾的品质,在做法上也没有那么多讲究。这种事情武有为以前做得多了,就直接用白水煮了一只,不但作料,连盐也没有放。

等到煮熟,用龙虾刀切开,瞬间就有一股浓郁的香味析出,整个房间都被海鲜特有的味道占领了。

武有为大吃一惊,这东西怎么香成这样,没道理的。如果这样,那还得了?

汉字中的鲜字是鱼羊二字组合而成,在满眼都是养殖鱼虾和牲畜的世界里,对这个说法武有为本是嗤之以鼻的。此刻,心中顿时一动:这样的龙虾确实当得起一个鲜字。

又用叉子叉了一小块虾肉放进嘴里。

震撼。

强烈的震撼。

是的,也只能用这两个字来形容了。

虾肉刚一入口,大脑甚至还来不及感受从舌部传来的信息,口腔已经先一步做出反应。

大量的唾沫开始分泌,接着,舌头上所有的味蕾同时开放,贪婪地吮吸着味觉的精华。

几乎在同时,强烈的浓香味如同潮水一样凶狠地冲到脑门。

武有为仿佛被人用大锤在脑袋上撼了一下:快感,异常的快感。

这种快感仿佛一个饿了三天的人扑向饕餮盛宴,大口进食,享受大自然无私的馈赠。

第一百一十九章武有为的心思

武有为养了这么多年虾,每年每一批出栏的商品虾他都会叫人捉一只煮熟了,试吃一口。

淡水养殖的澳洲龙虾别说比起海捕野生虾,比起海水网箱养殖的在品质上也要差上许多。只不过因为价格便宜,销路倒也不错。

而且,这玩意儿受到水质、气温和饲料质量的影响,品质的波动也很大,不能不小心。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吃过多少龙虾,吃到最后,一看到这东西就想吐。这样的感觉,在他创业初期,穷得一日三餐靠方便面对付时也有过。

在每次试吃的时候,他只尝一下口就够了。

可这次的情形却有点怪,一口下去,手却停不下来。转眼,一只接近两斤的龙虾风卷残云地下肚,心中尤自有一种恋恋不舍之感。

极品,极品。

这才叫小青龙呀,相比起来,所有的养殖虾都是垃圾。

黄叙所养的这种龙虾,别说对盆地所有的养殖虾是一种碾压,即便是真正的海捕野生虾与之比起来,香味稍逊两分不说,也少了那种滑腻肥腴的醇厚感。

是的,黄叙的龙虾在味觉层次上要丰富许多。刚入口的时候是一种纯粹的浓香,吃到中途,却不叫人腻味,转化为甘爽。吃完之后,有甜甜的回甘涌来,勾留在口腔中死活不肯散去。

一个凡人,怎么可能养出这样高品质的龙虾,这不科学?

作为盆地中最大的几个龙虾养殖户之一,对这行武有为是门清。立即感觉到,所有养殖户出产的商品虾和黄叙的差距。

这个差距大的令人绝望,至少他不知道除了黄叙,还有什么人有这样的养殖技术。

即便是海捕野生虾,在市场上只怕也会败在他的手里。

黄叙这混蛋东西也是可恶,明明可以冒充野生虾卖大价钱的,却偏偏要低抛售,这不是要让大伙儿都没饭吃吗?

今天春节,所有的养殖户都要完蛋了。

……

武有为一个从底层一手一脚混成a县十大青年杰出企业家,并不是只知道打打杀杀的莽夫。在震惊之余,心中起了个念头:这个黄叙究竟用的是什么技术,又是用的什么东西喂出的龙虾。如果我能够得到这个技术,以老子的手段和人脉、销售渠道,别说在盆地,只怕在全天朝龙虾养殖行中,都能混到头几名。

这个姓黄的就是座金山,既然他落到我武有为手里,绝对不能放过。

……

下来之后,武有为更是提起精神命手下去查黄叙这些龙虾的来源。

这事倒也简单,原来,黄叙的养殖场就在a县,就在石珍和宋青杨卖给他的那块地里。当初,自己还想过去租那个小湖泊,结果宋青杨嫌生意实在太小,也不搭理他。

武有为叫人取了小湖泊的水样,送去农业大学找了个和自己有业务往来的大教授。化验的结果,这座湖泊的水质是不错,但和武有为的虾塘也没多大区别。

而且,据去取样的人回来的人说,黄叙那边既没有什么先进设备,又没有使用什么高科技手段,纯粹就是散养。

既然如此,那么,就是饲料上有问题了。

取了饲料一分析,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和自己用的是同一种牌子。

如此,这事就怪了。

武有为又四下打听,终于从当地村民口中打听到。原来,这个海子以前并没有养虾,黄叙的虾在其他地方养成之后才移塘到这里,用高原冷水养上一段时间。

用高原地区的冷水养鱼虾的道理很简单,不外是让水产的肌肉变得紧密,使之有不错的口感。

如此说来,黄叙在其他地方肯定有另外的育苗中心,而且他的饲料中肯定加进去独门秘方。

只要拿到这个秘方,我不也能养出这样的高品质龙虾……啊呸,我真有这个秘方还养什么虾啊,直接办个饲料加工厂。一年统一国内水产饲料市场,两年上市,三年就能上盆地福布斯财富排行榜。

虾养得好又能怎么样,养殖业才多大点规模。而且,成本大,投入大,周期长,附加价值也低。

真正要想财,还得靠工业化大生产。

盆地富不就是靠卖猪和鱼饲料起家的吗?

现在如果拿到配方投入生产,正是一个好时机。黄叙的龙虾最近在市场上已经卖疯了,已经替这种饲料打了活广告。如果我一但开始销售,放出消息,还不人人争抢?

显然,黄叙这个笨蛋还没有意思到这其中蕴藏的商机。他大概还沉浸在抢去我生意,摆了老子一道的快感中吧?

这个笨蛋!

其实,黄叙不是不想生产吃睡长混合饲料,也不是不知道这东西比养龙虾来钱快。实在是次元空间每月只能凝结二十条天地山川元气,而且,饲料的配方也非常珍贵。那些山川元气自己还有其他用场,用来合饲料养虾,不划算。

这一点,武有为并不知道。

武有为已经和黄叙彻底翻脸,这个时候上门寻求合作,显然是要吃闭门羹的。

商场如战场,黄叙的龙虾品质如此之好,相比已经引起业界的注意。如果让他们想到这一点,还不蜂拥上门,开出让姓黄的小子无法抗拒的价格。

特别是盆地那个靠卖饲料起家的富,如果他出手,别说自己这么个小人物,即便是其他大脑壳,也只有退避三舍的份儿。

时间紧迫,这事得快,不能让同行醒过味儿来,抢了先。

该怎么搞定黄叙呢?

金圆攻势对于一向巧取豪夺惯了的武有为来说,也不屑为之。

那么,只能使出胁迫和欺骗手段了。

生意人最怕什么?

做生意的最怕官,任你富可敌国。一个行政命令下来,政策生变化,就能够让你大伤元气。

于是,武有为就找到了包书记这个直接管着黄叙农场的所谓的地方官,接着,又找到了姓左那个有背景的人,说明其中的巨大利益。

三人一拍即合,约黄叙见面谈判,看能不能通过合作的方式套出黄叙饲料的秘密,开办一家饲料加工厂。

黄叙一个没有任何靠山的小白领小老板,榨取完他身上的价值之后一脚踢开就是了。

第一百二十章翻脸拒绝

嘿嘿,到时候,黄叙这丫再没有任何使用价值的时候,咱们再新帐老帐一起算。

捏死他,跟捏死一只臭虫没有任何区别。

事先,武有为还担心黄叙不肯过来。

结果,包书记一个电话,这小子就屁颠屁颠赴约。

看来,县官不如县官,姓黄的也是个晓得厉害的,胆子也一个小小的乡书记就能将他搓圆捏扁,如此倒好对付。

武有为和黄叙话不投机半句多,因此,腊八节这天和包书记和那个姓左的吃饭的时候也懒得叫上黄叙。在他心目中,黄叙已经是个死人了。

“草,手气好背。”做作地推倒手中的牌,武有为夸张的叫了一声:“不打了,不打了。你们说,咱们都是多年的老哥们了,见面就搞血战到底,伤感情。”

包书记喝了不少酒,打了个响亮的饱嗝,故意骂道:“才输了一万多块,你小子就心疼了,还是个老板呢,也不怕人笑话?”

武有为:“麻将我真不行,打不好,太费脑子。要不,打扑克吧?”

姓左那人道:“打扑克斗地主,咱们四个人,你这是要把谁晾到一边,继续继续。”

武有为:“我算什么老板,我这点家业也就芥子大只怕还比不上包书记和左哥。”

姓左的突然面上变色,骂道:“武有为你乱说什么,我一个月才五千块工资,买房子的时候还跟人借了钱,有什么家业,传到纪检部门耳朵里去,你这不是害我吗?”

武有为嘿嘿笑着:“自家兄弟,谁不清楚水呀,左哥你也别装了。没错,我是个老板,可开销也大。今年我手头的虾根本就卖不动,全砸手里了。每日的人工和饲料,都是一大笔钱,再这么下去,迟早要完。”

听他把话扯到龙虾上,黄叙心中一动:来了,我倒要听听这个姓武的究竟要要干什么。

包书记突然叹息一声:“这事我也听说了,最近我县的养殖户损失确实不这个年不好过了。”

武有为连连点头。

包书记话锋一转:“不过,这是正常的市场调控,不需要干涉。其实,换个思路,很多时候危机未必不就是机遇。这正好让咱们县的养殖户进行产业升级,倒逼着改革。虾卖不出去,咱们换个思路,卖配套,卖服务,卖周边,说不定柳暗花明了呢?”

姓左那人点点头,附和道:“包书记说得好,真是高屋建瓴。是的,该换思路了。我倒是有个想法,黄叙。”

黄叙:“什么?”

姓左那人正色看着黄叙:“我最近正在进行元旦春节菜篮子工程调研,你手头卖出去的龙虾我也有关注。我是这么看的,龙虾养殖业的附加价值实在太低。倒是你喂龙虾的饲料有点意思,在这上面倒是可以做点文章,也是一个商机。”

“饲料?”黄叙愕然抬起头,他今天来这里,本以为武有为要设个鸿门宴,要让自己就龙虾虾苗和铁皮石斛一事拿个说法。却不想,这几人把主意打到吃睡长混合饲料上面去了。

包书记哈哈大笑:“小黄,既然左秘书都这么说了,这可是你的一个大机遇啊,不能错过了。”

黄叙淡淡笑道:“我不是太明白。”

武有为插嘴:“包书记,左哥,你们是有身份的,说话文绉绉,咱们也听不懂。黄叙,咱们就直接一点。我们三人考虑了一下,觉得你的龙虾养得不错,肯定是用了自家配方的混合饲料。要不,大家合作一下弄个饲料厂。你出配合做为技术股,我出资。包书记负责圈地办相关手续,左哥负责打点应付场面上的事情。股份就按照一家百分之二十五算好了,大家一起发财,你看怎么样?”

包书记也笑道:“只需几年,企业做大做强,在上市,黄老板什么都不干,坐着分红就能发大财。”

原来他们是包着这个心思啊,且不说黄叙手头的吃睡长混合饲料根本就不可能工业化大生产,就算可以,他也不会选择跟这几个小人合作。

这几个人道德败坏,如果真跟他们合作,还不把我连皮带骨吃光抹尽,当我黄叙是大傻吗?

黄叙神情更是恬淡,眼睛里带着讽刺的笑意:“什么都不用干?这么看来,我倒是占了个大便宜啊!”

武有为:“对对对,以后你既是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又是技术总监,什么都不用做的。黄老板,有技术就是好,我都羡慕你呢!”

“你觉得我们还有合作的余地吗?”黄叙笑了起来:“在今天之前,你我好象还是打死打活的仇家吧?”

武有为脸色就变了。

包书记咳嗽一声,道:“做生意图的就是财,又不是为了一口气。今天的敌人,明天说不定就是一条战线的兄弟伙。有钱赚,不比什么都好。小黄,我今天让你来,就是想给你和武老板说合的。来来来,大家以茶代酒,喝了这杯茶,以后就是好朋友。”

说罢,就给武有为递过去一个眼色。

三人都同时端起了茶杯。

黄叙却不动,笑着问:“包书记、武有为,你们这是在学袍哥人家吃讲茶啊!和头酒,和头酒,总得要喝上一台,喝美了,才好说话。方才你们在会所吃饭的时候忘记了我黄叙,现在却想一杯清茶就把我给打发了。如果,这事我不同意呢?”

“其实啊,钱我不缺,又有技术,我不可以自己开一家饲料厂吗?和别人合作也好,但是还论不到武有为你。如你这种人,值得信任吗?别被你卖了,还替你数钱。”

武有为脸上露出煞气:“你想自己做,只怕这生意太大,咽死你!”

黄叙把话说开,气氛显得尴尬。

包书记脸色铁青,拍案道:“黄叙,你狂妄。哼,得罪了我,你好日子到头了。别忘记了你的农场可在我管辖的范围内,老子弄不死你!”他就是个土霸王,浑然不将黄叙这种小老板放在眼睛。

黄叙却是不惧:“姓包的,黄叙是个不喜欢惹事的,可事情来了却不怕事,拭目以待。”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那个姓左的突然插嘴:“黄叙是吧,你想自己开饲料厂,想法是好。不过,最近政府在去产能,淘汰落后企业。你放心,这个厂你办不成的,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