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66章 通过上次被他手下追杀的事情之后

第66章 通过上次被他手下追杀的事情之后

黄叙:“伯母你说。”

高母:“当初我答应过你,只要你买房,就让你和巧巧结婚,这房还必须是一环以内,而且不能是按揭。”

黄叙点头:“是有这么个条件。”

高母:“你这次虽然把房子买在三环,不过,房子面积倒是到得去,这事你算是办到了。马上就是春节,也来不及了。这样好了,你们五一结婚吧?”

黄叙和高巧巧面上同时露出笑容,禁不住互相牵了牵手,心中全是甜蜜。

“不过……”高母沉吟片刻,接着说道:“不过,我就这么个女儿,嫁出去之后,自然希望她能够幸福。”

黄叙:“伯母,我会让巧巧幸福的。”

高母:“话谁都会说,关键是行动,这样好了,你把房本上的名字换成巧巧吧/”

“啊……妈……”

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到黄叙身上。。

第一百一十五章来者不善

高母继续说道:“现在新的婚姻法规定了,夫妻二人婚前所买的房子属于婚前财,要结婚之后五年,才算是夫妻共同财产。现在的小年轻对待婚姻很不严肃,什么闪婚、闪离的。咱们小区不就有一对年轻人刚办完婚宴三天,就去民政局办了离婚。”

“黄叙,你也别怪我说话难听。如果你和巧巧结婚了,如果婚姻出了问题,要闹离婚。最后,这房子可是你的婚前财产,巧巧可什么都落不着。”

“我这个做母亲的,怎么都要为自己的女儿的将来考虑。倒不是防着你什么,我只想看到你的诚意。”

高巧巧皱起了眉头:“妈,你说什么,别闹了!”

高母:“你住口,这事有妈做主呢!黄叙,你是什么意见,又是什么态度?”

黄叙最这事倒没有什么意见,不过是一套房子而已。自己将来也不知道会赚多少钱,普通人所有的烦恼,对此刻的他来说并不存在,将房本换成巧巧的名字倒也无妨,反正都是一回事。

就点了点头:“没什么问题。”

高母面上终于露出笑容:“黄叙,你是个男子汉,亏得伯母疼你一场。”

“不错,黄叙人不错。”众人都纷纷点头。

高巧巧没想到黄叙爽快地答应了这个条件,面上露出幸福的红光。她本以为母亲会和黄叙再次发生冲突,正想着等下如何在其中转圜。此刻,她只感觉到幸福,又是感激:大黄是爱我的,他就是个心胸开阔的真正的男人。

高母又笑着说:“黄叙,明天我会给未来的亲家母打个电话,商量一下明年五一举行婚礼的事情。大家快点吃,吃完好打牌,我已经三天没搓麻了,手痒得很。”

高父这才插嘴:“吃饭都吃不安静,大家还没动筷子,你就催催催,扫兴,太不懂礼貌了。”

高母横眉怒眼:“住嘴,又有你什么事?”

高父面上变色,正要发作,就被巧巧夹过来的一块鲍鱼堵住了嘴。

黄叙一笑,举起杯和几个舅舅各自饮了一杯。

“巍巍青山高如云端,守护着我们的平安……”电话铃响了,拿起来一看,是自己在a县农场所在乡的包书记打过来的。

对于这个小官僚黄叙心中很是腻烦。

这厮怎么打电话过来了,难道农场那边有事?

接通电话:“喂,是包书记啊,我是黄叙,有何指示?”

包书记的声音略带奸诈,又显得粗暴:“小黄啊,我是老包,我现在在c市,过来喝茶?”

“包书记你好,我现在正在和家里人在外面吃饭,明天不是腊八节吗?喝茶的事情就算了,实在走不开,要不,咱们改天再聚。”包书记虽然是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又是山区乡的书记。但还真别小看他了,这厮在c市可是买了房子的,开的是三十万的车,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想来也清楚,定然是敲诈地方上的小企业主得的外快。

上次这丫去农场,颐指气使,死活停工。

黄叙没有办法,只得陪他打了半天牌,输了一万多块才应付过去。

如今,这姓包的估计是食髓知味,又想从我这里得些好处。

黄叙以前在公司里是干总务工作的,场面的事情门清。这种小官员每次吃饭、玩乐的时候,玩到一半,都会打电话给企业主,让他们过来做陪。说穿了,还不是想让人家买单。

对于这种无赖官员,如果不是自己的农场就在他管辖的范围内,还需要这个幌子,黄叙才懒得搭理他呢!

今天这场家庭聚会关系着黄叙和巧巧未来的幸福,黄叙自然是打叠起精神应付,却不肯离开。

况且,说穿了,那个农场不过是个幌子,它存在的价值不过是有一整套手续,以方便自己从事种植和养殖业罢了。

听到黄叙不给面子,电话那头的包书记显然是一楞。

姓包的自大惯了,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拒绝过,不觉喘了几声粗气,显然正处于爆发边沿。

黄叙:“包书记,我这头正忙着呢,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先挂了,咱们另外约个时间吃个饭。”

包书记的语气突然缓和下来,一反先前的简单粗暴,哈哈一笑:“黄老板,你一定要来啊!你现在可是我们乡的养殖大户,今年政府的脱贫计划还真得靠你们这种企业家了。今天请你过来喝茶,还真有正事。对了,你不是在养殖大龙虾吗,我介绍一个业界的养殖大户给你认识。”

“黄老板,来的人可是我们县最大的养殖户,每年上千万的产值。养了十年澳洲龙虾,你们正好在一起交流交流。二十一世界什么最贵,信息啊?作为我们乡的一把手,我也希望你能干出一番大事业来。过来吧,顺便再打一场麻将,三缺一,就等着你呢!”

姓包的话非常客气,又说要介绍一个养龙虾大户给自己认识,黄叙心中一凛,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a县养殖龙虾的大户,不是武有为还是谁?

他点点头:“包书记,你发给地址给我,马上到。”

武有为和黄叙算是彻底成为大仇家,上次黄叙盗了他的仙草蜀山枫都,又把他新购的虾苗一扫而空。

这个损失对武有为来说可谓惨痛,不报复回来,他也枉在场面上混。

黄叙心中自然不惧,也一直在等着。

事情过去都一段时间了,也到了该最后了结的时候了。

虽然武有为一直没有发动,可躲避不是黄叙的性格。事情发生了,不能坐等。等下去,最后不也没能解决。

放下电话,高巧巧问:“大黄,你要走?”

黄叙:“生意上有点事,a县的一个乡党委书记请我喝茶。”

高巧巧有点不开心,低声埋怨:“大黄,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可以跟人家说改日吗?”

高母大气地说:“巧巧,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男子汉得以事业为重。你别想着老把男人拴身边,这样,他会没出息的。一个大男人成天在家里呆着不出去挣钱,你还住什么大房子,坐什么豪车?黄叙,我同意了,你忙去吧?”又连声催促大家:“吃完没有,麻将麻将。”

第一百一十六章利诱

武有为是地痞出身,在生意场上混了一辈子,自然有黑涩会背景。

黄叙却是不惧。

通过上次被他手下追杀的事情之后,黄叙已经知道该如何熟练地使用自己的次元空间。有这个小千世界在手,就算遇到危险,紧要关头也可瞬间传送进入其中。如此,自己就算是立于不败之地。

再说了,我空间里不是还有恶鬼谷雨吗?

这女人很能打,她那十只指甲呀,简直就是剃刀,抓着就死,擦着就是八级伤残,不如把她也带上,做我的保镖。

恩,这个主意好,我先做点准备。

现在是晚上六点,包书记和武有为现在在花水楼吃茶。那地方位于城东二环边上,猛禽可以开过去,倒也节约时间。

买了单,和高巧巧一家分别之后。黄叙大概估计了一下谷雨的体形、身高,开车去了前边的伊藤洋华堂,买了一套女式正装,外加一双无跟皮鞋,外带一整套女性用品,再次进入次元空间。

谷雨终于收割完那四十亩冬小麦,粮食都堆在地上,女鬼呆呆地站在那里,似乎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做些什么?

“哈罗,在休息啊!”黄叙笑嘻嘻地的跟她打了个招呼,道:“做下人就要有做下人的自觉,要做到眼中有活,不要戳一下动一下,如此,就伤感情了。”

红衣女鬼谷雨大怒,喉咙里咆哮一声,伸出十只乌漆发亮的长指甲,欲要择人而食。不过,考虑到黄叙高绝的法术,却又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抛开黄叙用鸡粪朝自己身上泼那么肮脏不说,这厮确实厉害。无论是人是物,还是鬼魂,手一挥,白色豪光闪过,都会被统统收摄进来。这已经是神话传说中的陆地神仙了,对上他,谷雨简直就是三岁小儿,毫无招架之力。

这次若是得罪了他,也不知道这坏人要怎么收拾自己。

黄叙懒洋洋地说:“我过一阵子会买一套烘干设备进来的,在此之前,你先把麦子给我晒干了。另外,视频资料你也看了,大概知道该怎么使用这里面的农机。明天开始,你就开了联合播种机在这里面耕地,能种多少麦子就种多少麦子。如果干得好,我会烧点香烛纸钱给你受用的。”

“好了,这项工作就先交代在这里。我们进入下一项,等下我要去见一个仇家,我会把你放出来,扮做我的女保镖。如果需要动手,看我摔杯为号。”

女鬼听说黄叙要放自己出去,大喜,沙哑着声音:“好。”心中却转过一个念头,终于可以总这该死的地方出去,等下得想个法子逃跑。

黄叙将一整套正装和乱七八糟的东西扔过去:“换上,你现在这个打扮实在太古典,不像保镖,倒像是个小蜜,我可不想引起其他人误会。对了,你一个民国女学生,知道这东西怎么穿吗?”

“知道,洋装。”女鬼点头。

“化妆会吗,你的脸太白,不像是个活人,会吓坏小孩子的。”

“会。”

半个小时过去……一个小时过去……

黄叙站在活动板房外面气得不住大骂:“你一个鬼画桃符,用得了那么长时间吗?女人,真麻烦!”

好在,女鬼终于出来。

黄叙眼睛一亮:真美!

是的,看不出来,这女鬼还真是漂亮。略施粉黛之后,她那张青白色的叫人看得心中打突的脸色立即生动起来。目如点漆,面带桃花,简直就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仙子。

看她的年纪大约十七八岁,却带着一种成熟女人的饱经沧桑的美。这也可以理解,按照世界推算,人家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老鬼了,外表形态虽然没有改变,却有一颗成年人的灵魂。

女鬼手中有一个纸包,疑惑地问:“这是什么,我不知道该怎么用?什么叫……‘超干爽清新瞬洁,一片体贴。’”

黄叙难得地老脸通红,一把抢过去:“这个你用不着,买错了。”七十年前可没这玩意儿。在那个年代,用的是布条,里面垫上几张草纸。

“哦”谷雨将手中的纸包扔到地上。

和所谓的纤细的古典美女不同,女鬼一旦换上正装,显得干净利落。说起来,有点像新闻联播中的大大们出访国外,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的女保镖。

身后跟着这么个人物,还真能满足男人的虚荣心。

有他在身边,一旦有突发事件,黄叙大可在第一时间躲进次元空间。剩余的事情,就交给谷雨去解决。抓不是武有为,吓也吓死他。

“不错。”看到女鬼的扮相,交代了注意事项之后,黄叙道:“谷雨,我马上就会放你出去。最后提醒你一句,别搞鬼。否则,本仙长觉得不会放过你。”

女鬼拜伏在地,颤声道:“道友仙法高强,谷雨服了,愿听凭驱使。”

“好。”黄叙点点头,就将女鬼放了出去。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正是阴气极盛之时,正适合鬼魂活动。

谷雨被关在次元空间这几日,受黄叙控制,整日在地里干活,内心中已极是憋屈。普一获得自由,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咻”一声,化为一道黑光,就要逃跑。

鬼魂内是一道纯能量体,无形无迹,若真的逃了,别人拿她也没有办法。

“不守信用!”黄叙怒喝一声,心中却是一动,锁定了谷雨的身形。瞬间,毫光笼罩在她身上,瞬间又将她吸进空间中。

女鬼的动作虽快,却又如何快得过人的思想。

“草!”黄叙气愤地一脚踢在谷雨的纤腰上,瞬间将那团能量体踢碎。

青色的女式正装落到地上,谷雨躲到一边,恢复成她一身红衣的民国女子模样,颤声道:“不要,不要,不要泼粪。”

黄叙气愤地笑起来:“妖孽,既然进得我的小千世界,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想逃跑,没那么容易。”

“不要,不要啊!”女鬼缩成一团,想起这次惹恼了黄叙。这厮一旦恼了,将无数的人畜粪便扔进空间里来,把这里变成一个大粪坑。自己以后只怕要在这肮脏的世界无穷无尽地生活下去,那才是比死了还要惨痛。

黄叙还待提脚踢过去,见女鬼吓成这样,心中突然有了恻隐之心。心中苦笑道:我对着一个美女拳打脚踢,这模样简直就是古时候的恶霸流氓,虽然对她来说毫无用处。哎,有了绝对的不受控制的力量,这人内心中的恶果然就会被彻底释放出来。

这样下去不好,黄叙,你不是这样的人。

适当的力量压制是可以的,但过度的暴力是不好的。对付这种女鬼,当恩威并用。

想到这里,黄叙收回脚,哼了一声:“谷雨。”

谷雨:“道友。”

黄叙:“这次你竟然不尊号令,本该严加惩处。不过念在你是初犯,本仙长今天就原谅你一次,下不为例。不要试图反抗,也不要试图逃跑,没用的。今后好好做事,如果干出成绩了,本仙长定然不吝奖赏,将来说不好会放你自由。平日里,也会多……”

他本欲说也会所烧些香烛纸钱给她云云,说到这里,心中突然一动:是啊,像鬼魂这种纯粹的能量体也得遵守能量守恒法则,她每日做事都需要消耗一定的能量。这种能量就是她的魂魄之力,而魂魄的力量则要纳天地元气为己用。按照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记载,无论是鬼魂还是动物成精,都要吸引收日月精华。我这个次元空间中元气充沛之极,都比得是古代道人修炼的洞天福地了。

这里每月还要凝结二十条山川元气,这对于鬼魂精怪,无疑是大补之物。

倒是可以用来做奖品奖励谷雨,使之心甘情愿为我做事。驱使这种鬼魂,得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

况且,如果天地山川元气真的对鬼魂有用。谷雨能够强大起来,不也能够更好地为我做事?

农村秋收流大汗出大力请人刈麦,主人家不也要大鱼大肉给麦客管够?

“平日里,也会多给你你所想象不到的好处的。”说罢,黄叙召唤出一条山川元气。

只见,一条透明的气柱如同蛟龙一样在他指间盘旋。

见到凝成实质的气柱子,谷雨就好象见到光的飞蛾,发出一声让人耳聋的尖啸,就朝黄叙扑来。

黄叙吓了一跳,急忙收了元气,跃到一边,喝道:“干什么?”

“去哪里了,去哪里了?”谷雨还在大叫,满面都是失望。

“去哪里了还用问吗,自然是被我收起来了。”黄叙笑嘻嘻地问:“想要吗?”

谷雨又跪了下去:“道友,还请垂怜给我一条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