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61章 黄叙现在虽然经济压力大

第61章 黄叙现在虽然经济压力大

难道说,这个世界上真有我们无法理解的事物存在?

如果这样,有鬼也不会叫人觉得奇怪了。当然,黄叙是不害怕的。他本就胆子大,在经历过许多奇怪的事情之后尤其如此。

黄叙:“巧巧,这种鬼神一类的传说当不得真,也就吓吓你们女孩子罢了。说不定是同样搞房地产的竞争对手造的谣言。”

高巧巧迟疑片刻:“要不,折价卖了……可是……这房根本就是有价无市,根本就卖不掉。”她又要习惯性地埋怨起黄叙了。

黄叙安慰道:“巧巧,你也别生气,反正是白来的,又不花我一毛钱。那地方我住过两晚,也没什么异样。所以,根本就不用担心。”

高巧巧:“真的?”

“真的。”黄叙道:“尽管住就是了,至于房价下跌,咱们是自住,就算一文不值,不也有块地在那里吗?咱们是在那里生儿育女,开枝散叶,又不是炒房。依我看,小区人少还好呢,正要求个清净。住上一段,如果你实在不喜欢,大不了我以后再买一套就是了。”

听黄叙说出生儿育女的话高巧巧俏脸一红,但心中还是高兴,唾道:“臭流氓,谁要跟你生……孩子……说得你很有钱似的?”

黄叙:“我不是在做绿色蔬菜和生鲜生意吗,最近生意不错,小赚了一点。真不是吹牛,我证明给你看。”说着就拿出手机,按了免提,进入查帐系统:“再过得两年,赚一套房子应该没有问题。不过,我可等不了那么久,只想早一天把你娶进门。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咱妈说让我买房子必须买一环以内,这都三环了,就怕她老人家不肯。”

黄叙手头本有一百多万现金,给了母亲二十万。最近买药材合药,买饲料,买化肥,买农机,雇佣农民干活,用了一些,再加上升级用了二十万,现在还剩六十多万。

听到播音,高巧巧哼了一声:“三环就三环,我高巧巧要嫁什么人,自己就能决定。放心好了,我会说服妈妈的。”

黄叙大喜若狂,握住她的小手:“这就好,这就好,就是委屈你了。”

这张《撩妹符》虽然说在使用的时候让高巧巧从对自己生死相许到生死相许,纯粹就是浪费了。不过,自己事先不知道呀!

因为不知道,加上对这道符有强烈的信心,这也给了黄叙胆气。

这一试,倒是试出高巧巧对自己的一片真心。

也算是一件好事。

想起关礼弟,黄叙心中有些气恼:宋青杨说得对,这家伙就是个奸商,肯定是舍不得出那两百万药费,这才拿卖不出去,又不能住人的房子抵帐。我还说下来想个办法,看能不能合点药把他的糖尿病给治好了,看来,此人却是不能打交道的。不对啊,关礼弟不是还送了我一辆猛禽吗,那么大方?

……

再后来,黄叙才弄明白这事的真相。原来,关礼弟这样的上市公司大老板名下产业无数,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房子。在听说黄叙要买房子的事情之后,就让廖宣安排。

姓廖本着为老板节约的原则,把这套有价无市的房子送给黄叙。

站在廖宣的角色,为老板尽忠,也无可厚非

……

现在总算是拨得云开见月明,误会解除,黄叙和高巧巧的感情又更深厚了许多。

中午的时候,二人手牵着手进了食堂。

大家看到这一幕,都糊涂了,大黄不是和林妮娜在谈恋爱吗,现在怎么又和高巧巧重归于好了。

有年纪大的人不住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对待感情也太不严肃了,折腾,就喜欢折腾。

正在这个时候,林妮娜进来了,她今天正好来总部见大总汇报工作,随便在食堂解决午饭。

看到她来,所有人都是一脸的精彩。

林妮娜却落落大方地朝黄叙和高巧巧一笑:“大黄,巧巧,你们和好了?不错!黄叙,我听人说了,你的桃子买得很好,很受市场欢迎。对了,听说最近市场上出现了不少澳洲龙虾,也都是你供的货物。真看不出来,你的业务这么好,加油啊!”

黄叙倒有点尴尬。

高巧巧却道:“我家大黄自然是个有能力的人。”

目光中仿佛有闪电雷鸣。

林妮娜双目平和,点头:“恩,一起吃吧。”

高巧巧:“好呀!”

……

这一顿饭黄叙吃得如坐针毡,饭菜送进口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吃完饭,洪经理有电话打过来,约他见面。

黄叙把所有澳洲龙虾的生意都交给洪经理打理,这事是瞒过了c商集团的。黄叙倒无所谓,可人家洪经理还要在超市工作的,如果暴露了,对他也不好。

黄叙就跟高巧巧说,今天晚上本要和她一起吃饭逛街的。可是生意上却有事,不巧,只能抱歉了。

高巧巧说:“大黄,你别管我。咱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不用这样的。还是生意要紧,你去忙吧。”

黄叙:“确实,咱们一起六年了,老夫老妻的,理解万岁。我这不也是在为咱们的未来,咱们的家吗?”

高巧巧唾了他一口,难得羞红了脸:“什么老夫老妻,人家还没想好要不要嫁你。”

下午,黄叙专门跑一趟海鲜市场,和浑身海腥味的洪经理见了一次面,说了事。

见了黄叙,洪经理满面兴奋,说:“黄老板,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养的澳洲龙虾。味道实在是太好了,都当得上野生海捕龙虾了。这今天,我的电话都快被人给打爆了,都在催货。可在办公室里,我又不好跟人家多说。”

黄叙哈哈笑道:“确实是不好接电话。”

洪经理摸出手机,把四十万货款打给黄叙,又道:“你快点叫你农场那边发货,都接不上了。趁马上就是春节,咱们好好赚上一笔。”

“那是,那是,不能断了。”黄叙给陈叔清打了个电话,催他那边抓紧,又打过去五万块工钱。

陈村长的网银是黄叙帮忙开通的,那边,他不住叫苦:“黄老板,实在太累了,水又冷,大家都不肯下水,得加钱。”

黄叙笑骂:“加什么钱,咱们按照合同办……哎,你做做工作,放心好了,过年我会给大家发红包的。”

接洽好发货的事情之后,黄叙和洪经理吃了一顿晚饭。黄叙要存钱买房,洪经理要送儿子出国留学。大家这么熟,也没那么多讲究,直接豆花饭解决了。

吃饭的时候,黄叙还想过问洪经理澳洲龙虾苗什么地方可以买。

另外,最近水产市场什么货卖得好。如果好,就在次元空间养点,赚钱的同时,随便在弄点经验值。

可想了想,却闭上了嘴巴。

如今他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劳动力,空间中的四十亩小麦还没有收割,青菜和萝卜也还在地里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再养水产,光靠自己一人,根本就忙不过来。

还有,目光自己只想拿到经验值,至于种什么,养什么,好象都不要紧。

得了四十万货款,计算了一下,最多两个月,自己就能凑够买房和装修的款子。黄叙心中高兴,吃饭的时候,就喝了点酒,感觉头有点晕,身子也支撑不住。

索性就去了西南硅谷的房子,这边要近上许多。

到家之后,扑通一声就倒在床上睡死过去。

半夜的时候,他突然醒过来,冷得不行,同时,还有种寒毛直竖的感觉。。

第一百零七章请问这里是白石驿吗

“怎么这么冷,怪事,难道停气了?”

黄叙已经被冻得没有丝毫的睡意,就披了睡衣起来。

抬头一看,外面白茫茫一片起了大雾,窗户上也结了一层霜花。

喝了劣质跟斗酒,黄叙渴得厉害,就跑到厨房,从饮水机里接了杯热水,喝了一口。然后打开煤气,有火苗子冒出,没停气。

黄叙现在虽然经济压力大,可好歹也有百万现金,他是个喜欢享受的人,家中的地暖二十四小时开放。

俯身摸了摸地板,热的,没任何问题。

可是,这家里怎么这么冷,没道理的。

摸出手机看了看,现在是凌晨五点。天气预报说今天多云间晴天,早晚有雾,最高温度八度,最低四度。

可体表的感觉已经是零下了。

吃了一碗泡面,喝完热乎乎的面汤,黄叙感觉身上暖和起来。

这个时候在回到床上睡觉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他索性换了跑鞋出了门开始慢慢在小区里跑起步来,准备围小区跑上两圈再说。

自从开始在次元空间里种植作物以来,黄叙痛感自己的体能实在太差,根本无法应付那繁重的农活。于是,每天早晚都会活动活动筋骨。

在小区里跑上一圈大约需要一个小时,跑完,就可以开始新的一天了。

老实说,如西南硅谷这样的高档小区,二十四小时都有监控,并有物业不停巡逻的。据黄叙观察,在白天时,物业会骑着电瓶车在小区内跑来跑去巡逻。但今夜却怪,跑了半天,竟没有看到一个人。而路灯也没有亮,只草地上有几盏地灯开着,将细微的光柱子投射在空中不过两尺,就被浓雾吞噬了。

整个小区都没有一户人家亮着灯,白茫茫一片,如果已经死去的巨兽。

黄叙摇了摇头:还高档小区呢,连个巡逻的人都看不到,如果有小偷可怎么好?难不成,物业怕有鬼,不敢出来?我去,还有没有职业道德,自己的工作都不好好干,咱们业主每月的物业费养得都是一群猪吗?

不行,得投诉他们。

一想到小区昂贵的物业费,黄叙就大为不满。

这里的物业费是每月三元一平方,也就是说,黄叙一年要交给物管中心将近四千块钱。另外,停车费还得另外算。

小区的车位不卖,只租,而且还按照排量收费。一点六以下排量的每月一百,一点六到二点零两百,二点零到二点五排量,三百块。三点零到三点五,四百。如此类推,可怜黄叙那辆六点二升的猛禽,每年又得送几千块钱给人家。

c市居,大不易。

天气实在太冷,黄叙跑得很快,只半圈就汗出如浆,喘着气停了下来。

他拿起矿泉水瓶子,小小地抿了一口,感觉到那刺骨的凉意。

突然间,身边草地上的地灯一闪,暗淡下去,由白色变成了黄色。黄光的穿透力是所有光中最强的,顷刻,周遭都变成了淡淡的焦黄,如同一张放置了很多年的旧照片。

不知道怎么的,黄叙身上的寒毛又竖了起来,头皮一阵发紧。

“好象真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要不,我还是别锻炼了,回家去吧?这黑灯瞎火的,物管又不作为,别让坏人溜进小区来才好。”

黄叙心中这么想,正打算回家去。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柔柔的女声:“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是白石驿吗?”

“啊!”听到这突然传来的声音,黄叙吓了一大跳,猛地转过身来。

就看到,在浓雾中,在黄色灯光下有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女孩子。

这女孩子个头不高,只到黄叙耳朵,小鼻子小嘴巴,五官娟秀,是典型的西南美女。只一双眼睛又大又亮。

不过,此刻,她的目光中满是迷茫。

女孩子一头黑色中短发,留着齐刘海,身上穿着一件民国时女生的白色中袖衫子,下面则是一条黑裙子,脚上则是一双布鞋,手中则提着一口牛皮箱。

在如丝落下的水气中,如果她手中在擎着一把雨伞,简直就是从古画中走出来一样。

当真是: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看到是人,黄叙摸了摸胸口,笑道:“美女,大半夜的,你别悄无声息地跑我身后来,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对不起。”一声嘤宁:“大哥,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是白石驿吗?”

“什么白石驿,我不知道。”黄叙说:“这么冷,你是这里的业主吧,是哪一栋的。这小区的物业也是操蛋,竟然没有人巡逻,灯有这么暗,我送你回家去吧!”

三九天,这女孩子身上只穿了一件夹衣,手臂还露了一小半在外面,如同白色的莲藕,看了,黄叙都替她觉得冷。

“你不知道,不对啊,方才黄包车明明说已经到地头了。”那姑娘眼睛里的迷茫之色更盛,其中还带着凄惶和害怕。

她口中喃喃地念叨着什么,却细不可闻。

“什么黄包车,大半夜的哪里有这东西?还有,这里是封闭式小区,外人进不来的。”黄叙心中隐约有个念头,这姑娘不会是傻的吧,还是在梦游?

“回去吧,我送你。”

“不不不,我答应方大哥要去白石驿找他的,我要跟他一起走。”她满面满面的焦急:“方才黄包车夫明明说已经到了,我也看到机场的灯了,怎么一转眼就跑出这么多房子来?”

黄叙:“美女,你是要去机场吗,对了,你要去哪里?”

那女孩子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人家才不美呢,大哥你别这么叫我。”

黄叙看到她低眉顺眼的样子,心中突然有些喜欢。感觉这姑娘有点像自己高中的同桌,一样的害羞,一样的温柔。当然,她要漂亮多了。

就忍不住笑着问:“那我叫你什么?认识一下,我叫黄叙。你是这个小区的业主吗,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多多关照。”说着就伸出手去。

小姑娘不好意思地跟黄叙握了握手。

触手处,冷得像冰。

“我叫宛约。”

黄叙:“婉约,婉约,宋词李清照、柳永、欧阳修的他们的婉约派?”

“不是啦,是宛若有约。”宛约还是柔柔地说:“我和方大哥约了,坐今天晚上的飞机去台北。”

“坐飞机去台湾啊,你得去单流机场,这里哪里有机场?”

“这里没机场,要去单流县?”宛约抽了一口气,低呼一声:“难道说方大哥故意让我来这里……不会的,不会的,方大哥不会骗我的。我们说好了去高雄的……黄大哥,你听,炮声,好多炮,北方来的大兵要打进城了,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黄叙侧耳听了听,一脸迷惑:“什么炮,什么大兵要进城了?”

宛约一脸的惊恐:“大兵要来了,方大哥说,他是建丰同志的学生,中正学社的成员。如果大兵进城,肯定会被枪毙的。已经开始攻城了,飞机应该已经起飞了。方大哥他……难道他真的骗了我……不……”有晶莹的泪珠顺着她清秀的面庞流下来。

建丰同志,中正学社,好熟悉的名词……这说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糕的东西……黄叙见宛约又哭又笑的,心中明白:难道这个小姑娘得了精神分裂症,傻了,可怜!

黄叙摸出手机:“物业中心吗,我是黄叙,我现在在134栋,这里有个女孩子好象不对劲,你们是不是派两个人过来看看。”

“女……孩子……”物业中心有人惊叫了一声:“你等等,我们马上过来。”

“得得”是上下牙齿碰击的声音,显然是吓得厉害。

打完电话之后,黄叙一抬头,却发现宛约已经不见了。

雾气依旧很浓,先前昏黄的地灯又变成了白色。

黄叙:“喂,喂,宛约,你跑哪里去了,别乱跑,我已经叫了人送你回家了。”

回音阵阵,又被夜雾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