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60章 虽然说这张《撩妹符》等于是浪费掉

第60章 虽然说这张《撩妹符》等于是浪费掉

,至于非人类物种……我可没那种爱好。

再说了,就算喜欢一个女孩子,你大可正大光明地去追求,用法术算怎么回事?

咦,我和巧巧的关系不是出现危机了吗,这个什么符大可在她身上试试。反正我这辈是非她不娶的,将符用到自己老婆身上也没什么呀!

这可是个宝贝啊!

黄叙大为兴奋决定明天就去公司见巧巧,挽回两人自己的感情。

在离开这里之前,他又在锦江里吸了一夜江水,得了二十万经验。空间在扩大之后,摄物的效率也增加了许多。

当然,这点水散落在岩石荒野上瞬间就看不见了。

这二十万经验可么支撑三天之用。

现在距离下次获取山川元气还有十来天。而自己身上只剩两条山川元气,无论怎么看都支撑不到那个时候。看来,在这个月中,我每过三天都要跑这里一趟,好麻烦啊!

这一日,吃过早饭,黄叙兴冲冲地驱车回到西南硅谷,停了车,又换乘了地铁兴冲冲赶到公司。

他准备找到巧巧,先用撩妹符,然后告诉她自己已经有房子的好消息。

如果一切顺利,这个春节就把婚礼给办了,劳资的人生就算是圆满了。

刚到公司,黄叙先到总务科露了个脸,晃着手中塑料袋,说他从乡下带了青菜和萝卜,放在停车场保卫那里,各位哥们姐们如果看得上,下班过去分。这是样品,大家先看看,等下叫食堂凉拌了吃吃。

说句实在话,自己的次元空间里现在已经有四十多亩小麦没有收割,在山川元气混合的化肥的滋养下,收成非常好,亩产大约七百斤左右。四十亩就是两万多斤,十多吨。萝卜亩产一万斤,总共二十吨;青菜亩产两千斤,五亩地共收获五吨。

这么多东西别说卖,就算是收割,以黄叙一人之力根本没办法完成,更别说卖出去换钱了。

他也是没有办法。

关键是自己次元空间中只有一百五十亩可耕地,今后未来获取经验值保命,需要不停耕作,这些已经成熟的庄稼如果不收割,把地占着了,自己以后只怕在没有地再播种了。

他下来之后也寻思过,实在不行,买台收割机好了。也就是二十来万一台,钱不是问题,问题是自己手头已经没多少现金了。

最麻烦的时候,现在还好,等以后空间扩大,可用耕地更多,自己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啊!

这事,实在是无解。

第一百零五章从生死相许到生死相许

黄叙在做生鲜生意,给c商超市供货的事情公司里都是知道的。大家都觉得他之所以从事这个第二职业,或许是因为林妮娜的关系,都是一笑。

看到黄叙手中塑料袋里的萝卜又白又圆,煞是喜人,就有两个小姑娘忍不住欢呼一声,抢过去,洗了,用水果刀削了皮。

这一咬,就叫了一声:“好好吃,大家都来试试。”

“真的好好吃。”

“哎哟,真好,这萝卜绝了,可以直接当水果吃。心里美算什么,根本这就不能比呀!”

“大黄,可以啊,有这样是蔬菜,你这生意做起来想不发财都难。”

于是,总务科都是叫好声和咀嚼声。

正在这个时候,岳总务进来,笑道:“你们这些小丫头,大冷天的生吃萝卜,也不怕吃坏肚子。哎,哎,你喂我做什么?咦,好甜,我吃了一辈子萝卜,还真没碰到过这么好吃的。”

她也是个喜欢吃的,眼睛就亮了。

听到大家夸奖自己种出的萝卜好吃,黄叙心中也是高兴:“岳姐,我带了不少过来,下班你赏个面儿带点回去。”

岳总务:“那就谢谢了,黄叙,你不是在三下乡慰问演出吗,大明星今天今天怎么得空来公司?”

黄叙不好意思:“岳姐你就别开玩笑了,我算什么大明星,也就是懂得一点魔术,小时候学了着玩的,我来公司有点事情。”

“林总今天可没有到公司,你事先不知道打电话吗?”岳总务笑着问。

办公室里众人都掩嘴偷笑。

黄叙大为尴尬:“岳姐你就别开我玩笑了,我跟林妮娜真没什么,我去了!”

“去吧,去吧!”

黄叙如蒙大赦,狼狈地跑了出去,自去财务部。

高巧巧在,她坐在电脑前正飞快地在报表上录入数据。办公室里还有两人,见黄叙进来,都小声一笑,说有事情出去,半小时内不会回来,给二人腾出空间。

“你还来做什么,我不是说过吗,你我之间的关系我要重新考虑。在此之前,咱们还是不见面的好。”高巧巧说话的时候也不抬头看黄叙一眼,手下十指如同穿花蝴蝶不停,她用的是机械键盘,用的力气很大,满屋都是噼啪声。

黄叙柔声道:“巧巧,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你妈妈一样看不上我不求上进的样子,也开出条件来。不过,我既然今天能够站在你面前,我就是下了决心的。”

高巧巧还是不抬头,语气平淡,问:“下了决心?”

黄叙:“你妈妈不就是让我买房吗,或许说,这就是你的主意。当然,当然,这事我能够理解。作为一个女孩子,想要自己的房子,给自己的未来一个保障,这没有错。”

高巧巧突然冷笑一声:“这么说来,你心中还是认为我在逼你,认为是我的错。”

“不不不,现在说谁对谁错没有意义,我们在一起六年了,六年了呀!我黄叙对你怎么样,难道你心中还不清楚。”黄叙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依旧平静地说:“巧巧,说句实在话,我今天来找你,一是实现我对你的承诺,另外就是要从你这里得个准信,想听听你说是怎么看待咱们这份感情的。”

黄叙这段时间认识的不是政府官员就是上市公司董事长一级的人尖,接触得多了,潜移默化地受到影响,说起话来,也铿锵有力,莫名地带着一种气势,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性子其实已经发生了变化。

在以前,黄叙在高巧巧面前都是唯唯诺诺,一副温和模样,今天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高巧巧一楞,顿时恼了,停下了双手,气道:“看待咱们这份感情,你倒是问起我来了,我到要问问你?你不是攀上林妮娜了吗,人家谁呀,公司高管,前程似锦,大美人一个。我高巧巧是谁,在你心目中又算什么,和我在一起,对你又有什么帮助?承诺,这个时候我又需要你什么承诺。你这个骗子,只怕同样的承诺你对你的林总不知道说过多少次。黄叙,真没想到你是这么个现实的人。走,马上走!”

说罢,就站起身来,满面决绝地指着门口。

看到她面上的表情,黄叙心中凉了。高巧巧这话已经说得明白,是要彻底和自己分手。

难道说,巧巧心中已经没有了我?

不,绝不!

黄叙猛地想起自己手头的《撩妹符》,心念一动,将一张符附到高巧巧身上。

“叮”一个系统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撩妹符实施对象高巧巧,原亲密程度生死相许,施术后亲密程度生死相许。”

“啊!”黄叙忍不住低呼一声。

他本以为经过这一阵自己和高巧巧的误会和冲突,彼此之间的感情已经降到冰点,内心中再没有爱情二字。刚才看到她的表情,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这个时候他才清楚地知道,巧巧心中一直爱着自己的,已经到了生死相许的地步。只不过她有着盆地女子特有的朝天椒性格,为人有刚强,不肯在自己面前表现出这一点而已。

装,你还装?

“走,你走!”巧巧依旧冰冷地呵斥着黄叙。

“哈哈!”黄叙突然笑起来,心中一阵狂喜:巧巧还是爱我的,至死不逾。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虽然说这张《撩妹符》等于是浪费掉,可至少证明巧巧对自己的爱情,这就够了。

当下,他也顾不得那许多,一把抓住高巧巧的手,就拉入怀中:“巧巧,巧巧,别闹了!”

高巧巧一时间不防,顿时和黄叙扑了个满怀。她眼睛里全是愤怒的光芒:“放开,我要叫人了!”

可是,顷刻之间,她就被黄叙怀中的温暖和宽厚给淹没了,迷失了。

黄叙的声音传来:“真别闹了,咱们这样下去没意思,都是成年人。你我在一起六年,认识也有八年。八年了,已经不是青春少年。我们需要过平静的,幸福的生活。是我你我之前有过许多误会,可这有怎么样,没有意义的,不要再提了。此刻,只有你我,我们就这么在一起。在一起,那就是最好的。”

说完,就一口吻到高巧巧的唇上。

高巧巧僵硬的身体已经软了下来,激烈地回应着。

良久。

二人相拥在一起,巧巧用手轻轻摸着黄叙的脸,眼睛里沁着泪花:“大黄,我舍不得你。是的,我们要就这样在一起,在一起,那就是最好的。我这段时间也想过,其实我以前对你也太苛刻了。总拿你跟别人比,跟闺密的老公比。别人又是大房子,又是豪车,我没有,总觉得面子上挂不住。”

“在和你分开的这段日子,我突然发现,没有你,这日子……好难过。”

“其实,这个世界绝大多数还是普通人,你是,我也是。只要咱们在一起快快乐乐,别的又算什么?你放心好了,妈妈那里我会跟她说一声的。我嫁的是你黄叙,和别人没有关系。”

听到这话,黄叙心中更是欢喜:“巧巧,你妈妈那里,其实我……”

高巧巧突然哼了一声:“其实什么你别管妈妈,你说不过她的。那边我知道怎么办,还有,你和林妮娜以后能不见面就别见面,免得传到她耳朵里去,又生风波。”

黄叙大汗:“巧巧,我跟林妮娜真没什么,那天是食堂里真的是一场误会,是林总要……”他吸了一口气,忙将那事的原委同高巧巧说了一遍,又道:“下来之后,我根本就没和她见过一次面。这事还真是黄泥巴落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幼稚,黄叙,你为了气我,为了所谓的大男人的面子,竟然做出这种幼稚的事情。林妮娜还高管呢,我看也幼稚得很。”高巧巧看着黄叙诚挚的目光,内心中已经相信了黄叙的话,冷哼一声:“这事我也不想提了,那个什么主播你怎么解释?”

黄叙跌足叫苦:“鬼知道那小姑娘中了什么邪,我根本就懒得搭理。巧巧,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你还不知道吗?网红脸,不是我的菜。我喜欢的是你这种端庄的五官,杏仁眼,樱桃小口,柳叶眉的古典美女。”

听到黄叙夸奖自己,高巧巧大喜,抱着黄叙的腰:“确实,那个女主播的下巴太尖,整出来的吧?如果去挤公交车,司机一个急刹,还不把前面的人给戳了。”

黄叙苦笑:“巧巧,说话不要这么刻薄,她人还是不错的。”

“哟哟,心疼了。”高巧巧咯咯地笑起来。

黄叙额上出汗:“她就是个路人甲,我心疼什么。”

两人笑了一气,一直以来笼罩在他们之间的阴云在这一笑中弥散了,消失了。

笑了一气,高巧巧又道:“我家大黄喜欢古典美女呀,林总不就是。”

黄叙急了:“巧巧,你又来?”

“看你,急了吧,出这么多汗,心中必定又鬼。”高巧巧笑着松开黄叙,接了杯水递过去。

这个时候,就听到黄叙说:“巧巧,我有房子了,你妈妈那里,我自己去说,我实现自己的承诺了。”

“什么!”高巧巧手一颤,惊喜地叫了一声,手中的杯子掉在地上。

第一百零六章无稽之谈

“对,是我们有房子了。”黄叙向高巧巧点了点头。

高巧巧一脸的激动:“有房子了,在什么地段,多大?”

黄叙笑道:“巧巧,你冷静,冷静。房子地方有点远,却也不算偏,在二环外,面积有一百多,复式房,小区环境和物业也好。也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叫西南硅谷,周围都是高科技企业,房子升值空间也大。”

“什么地方,西南硅谷。”高巧巧却皱起了眉头。

黄叙:“怎么了?”

高巧巧:“黄叙,我知道你和c商有业务往来,靠着林总的关系,想必也赚了些钱。”

黄叙:“你又提林妮娜,我和她真没关系。”

高巧巧:“你这房多少钱买的,这钱应该不少吧。你才做生意没两月,哪里来那么多钱?”

说话中,她眉宇间隐约有些担心,生怕男友被自己母亲逼迫,从事不法勾当。

“巧巧,你放心好了,都是正当收入。”黄叙解释说:“那天的电视直播,就是关董事长的独子被歹徒绑架那次,我不是靠着魔术中的障眼法救了他儿子一命吗,是关董对我的酬劳。他在西南硅谷有一套房子没人住,就送给了我。”

“哦,原来是这样。”高巧巧松了一口气。

黄叙心中有点得意:“巧巧,你什么时候过去看看房,很漂亮的。对了,带上你的爸爸妈妈,也让他们给个意见。”

高巧巧突然摇头道:“我是不会去的,黄叙,你能不能想个办法把房子卖了……哎,估计也卖不掉。”

黄叙心中大奇:“卖什么卖,多漂亮的房子,怎么就卖不掉了?”

高巧巧:“你啊,你啊,太老实了,总是被人骗……”她欲要发作,可想想,因为自己的急性子,以至和黄叙的感情出现了危机,实在是划不来。就柔声道:“黄叙,我问你,咱们公司是做什么的?”

黄叙:“我们恒安公司是做房地产的,怎么……那房子产权上有问题?”

“产权上没有什么问题,就是不值钱,也卖不掉,那个楼盘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些。前一阵,妈妈不是要逼你买房吗?下来之后我是这么想的,实在不行,我就把自己这些年存的钱拿出来和你凑一凑,凑个首付,咱们结婚后慢慢还。所以,我那阵子跑了很多楼盘,看过不少资料。这个西南硅谷,我也是打听过的。”

黄叙心中感动,握住她的手,良久无语。

高巧巧:“就那个地段的楼盘,一般来说,房价都在三万靠上。你猜,西南硅谷多少?”

“多少,两万?”

高巧巧竖起一根手指。

黄叙低呼一声:“一万,怎么可能?”

高巧巧:“一万八千八,还没有人买。”

黄叙:“那地方既然产权上没问题,价格有这么便宜,为什么没有买,是不是建筑质量有问题?”

“不是。”高巧巧道:“黄叙,我听小道消息说,那地方闹鬼。每到夜里,总听到有女人哭。也业主夏天半夜在小区散步的时候,还碰到过一个穿着红衣服,披头散发的女人,喊了一声,那女人一抬头,七窍都有血流出来。”

“这事当时闹得颇大,开发商还请端公道士去做过法,结果毫无用处。”

“消息一传出,这个楼盘就卖不出去了。买了的,也纷纷要求退房。到现在,那里一百多栋楼,只住了二十几户人。到后来,因为闹鬼闹得实在厉害,那二十几户人干脆就把房子空着。”

“黄叙,我觉得你这是被那什么关董事长给骗了。要不,你找下关礼弟,把房子还给他,让他折成钱给你。”

黄叙:“把房子退给他,折成钱,道理上说不过去呀!这是人家对我的感谢,又不是欠我钱抵帐,怎么开得了口?还有鬼神一说,纯粹是无稽之谈嘛!”话虽然这么说,他心中却咯噔一声。

他受到这么多年唯物主义教育,对于鬼神本是不相信的。可是,现在自己手上就有个神奇的次元空间,这又该如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