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6章 当下

第6章 当下

泡个校花女朋友,别成天看动作片和左手谈恋爱。”小便一边打熬着筋骨,一边对柳华嗤之以鼻。

“我不是不能,而是不想为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所谓,隔着篱笆能够挤到奶,又何必去养一头奶牛。”柳华向小便抛过去一个不屑的眼神,又道:“老大,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吧,说了心中也好受些。咱们什么关系,如果有什么能帮上忙的,绝不推脱。”

小便也从地上汗津津地跳起来:“老大,有事你说话,我和花柳义不容辞。”

花柳就是柳华的外号,他和小便都是黄叙的同事。说来也巧,这二人都是黄叙大学时的校友,比他晚一届毕业。小便是体育系,花柳是外语系。

实际上,在学校的时候三人就已经认识了。黄叙和小便一起打过几场篮球,被这个变形金刚撞得七荤八素。至于柳华此人生得瘦小猥琐,相貌实在不怎么堂堂。可他这人却有着迷之自信,总觉得自己长得帅,喜欢去撩拨女同学,属于见到女孩子就走不动路的。、

因为他追求起女生来实在没脸没皮,所以,校园里莫名地有个传说,说的是外语系一个姓柳的男生,喜欢去风月场所,还染上了花柳病。

于是,别人见了他都是避之惟恐不及。至于女同学见了他,更是一脸的嫌恶,以被他追求、搭讪为平生最大的污点。也因为这样,柳华的名字被人倒过来,得了个花柳的绰号。

可花柳不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得意洋洋,人见人憎。

有一次,这小子好死不死去骚扰小便班上的女生,被小便一通痛打,鼻血都被揍出来了。黄叙怕再打下去出事,忙上前劝和。

那事之后,花柳竟然找上门来,说黄叙老大,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有恩不报非君子,没什么好说的,我别的本事没有,可就是认识的女生多。放心好了,你下半身的幸福就包在我身上好了,我帮你介绍个女朋友好不好。

可几年大学下来,这厮就没给黄叙介绍过一个女孩子。再说了,黄叙已经有了高巧巧,别的女生对他来说就如同浮云一般。

在公司上班一年之后,小便和花柳也毕业了。当时正碰到恒安集团急剧扩张,这二人也被招聘进了恒安集团。

如今,花柳在公司人力资源部做文员,hr那种地方全是女孩子,倒也对他的胃口。可惜因为太猥琐,又喜欢说荤段子,上班两年,还是单身狗一条,近水楼台不得月。

小便和花柳毕业被招聘进恒安集团之后,黄叙和他们一起合租了一套房子。因为是校友,又是黄叙推荐进的公司,所以黄叙是老大,小便老二,花柳排名第三。

“去去去,你们懂什么,这事还真帮不上忙。”大约是心中的话实在包不住,黄叙一边吃面,一边将高巧巧要让自己买房子的事情同二人说了。

小便听完,倒也干脆:“老大,这事我帮不上忙,当我没问。”

黄叙翻了个白眼:“我又不问你借钱,你紧张什么?”

“原来都到了谈婚论嫁这一步了,也对,你们都处了六年,也是时候成个家。”花柳难得地一脸正经:“买房子可是大事,你一个月才多少工资。是不是跟你爸爸妈妈说一声,看他们能不能资助些。我们班的同学也有不少买房结婚的,不都是这样。”

黄叙摇头苦笑:“我父母就是普通人,哪里有钱?再说,他们手头那点钱是要用来看病养老的,为人子,不但不能孝顺父母,反要让他们将养老钱都拿出来,我这个做儿子于心何忍?”

小便点点头,正色道:“对头,应该这样。为人子,孝字当头,怎么父母养我等长大已不容易,怎么还去刮他们的油。老大,你能够这么想,我敬你是一条好汉。所谓,女人如衣服,大不了以后换一件就是。父母却只有一个……钱我是没有,但我精神上支持你。”

花柳:“老二,你就是个直男癌。你的支持就是个屁,管不了用。老大,我有个主意。”

小便:“快说,快说,老大的事情,咱们必须给办了。”说着话,他却紧张地盯着自己丢在沙发上的钱包。

黄叙长叹一声:“哎,这可是一笔上百万的开支,你能有什么办法?”

花柳道:“还是那句话,不要为一棵树放弃一片森林。老大,你已经守了巧巧六年了,还不烦吗?女人嘛,长得再漂亮,时间长了,看得久了也就是那么回事,你得寻找新水源。我不是hr吗,大不了下次招聘的时候,我招几个漂亮的女大学生进公司让你挑。”

小便:“你原来是叫老大跟巧巧分手,有你这么帮老大的吗?花柳,别说我没提醒你,这话也就咱们在下面说说,千万别叫巧巧听到。否则,她非把你大卸八块不可。”

听到这话,想起高巧巧的厉害,花柳抽了一口冷气,缩了缩脖子,小声道:“我也就是说说,你们可不能不讲义气告诉巧巧。得,咱还是继续玩我的手机,对了,我最近在微信上勾了个妹子,看样子要成。正聊得高兴呢,不跟你们说了。”

黄叙被这两个活宝一通打岔,忍不住笑起来。他原本没指望二人能帮上什么,只不过是想找个人倾吐罢了,话说出口,心中就好受了许多。

吃完面,他洗了澡换了干净衣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用笔记本打了一盘cs,结果自然是被人虐成狗。

夜已经深了,那边传来花柳惊天动地的呼噜声,真没想到他那小身板竟然有如此大的能量。而另外一个房间中却传来小便的梦呓:“没啥说的,这个忙我帮定了,自家兄弟别客气……我没钱,真的没钱了……不花钱就是赚钱……老大,我什么人啊,袍哥人家,义字当头……”

听到小便的的梦话,黄叙忍不住笑着摆了摆头,心道:其实,小便也就罢了,和我一样每月也就三四千块前工资。至于花柳,情况好些,跑工地,额外还有一两千块辛苦钱。即便如此,在这花红酒绿的大都市,活得不比我轻松。他们手头那点积蓄又派得上什么用场,他们以后那个心就好,我也不好意思去借。

在沙发上打了半天网游,黄叙睡眼惺忪,就回到自己房间睡觉。

可是,一躺到床上,脑子却一刻也不得放松。想起先前在巧巧家的情形以及那个古怪的次元空间,心念一动,那个灰蒙蒙的异世界跃然而出。

第十章这玩意儿究竟有什么用处

<

“地主:黄叙,男,26岁。”

“等级:一级地主。”

“经验:222,下次升级所需经验值778,人民币1000。”

“领地面积:五十平方米。”

“金钱:253.5。”

“冷却时间:0秒。”

照例弹出来一个对话框,如果是一般人,估计看上一眼就忽略过去,继续去探索这个次元空间的其他功能。不过,黄叙是一个细心的人。在总务科上班,细微和耐烦是最重要的素质。而且,和财务人员一样,对于数字有着不同常人的敏感。

只看了一眼,黄叙就发现自己这个空间的数据和上一次在高巧巧家卫生间看到的时候又有所不同。自己的等级还是一级地主,但经验值却从123涨为222。

黄叙记得,从卫生间出来之后,他只是将高巧巧的粉底化妆盒和内裤硬送到邓家明手里。也就是说,只这两个动作,就为自己获得了101的经验值。

由此可以肯定,只要自己不断使用这个次元空间,将乱七八糟的东西往里面塞,就能获取经验,提升等级。

只是不知道,升级之后,这个次元空间又会有什么变化?

想到这里,黄叙来了兴趣,他有种强烈的预感,这个次元空间对自己而言是一次难得的机遇。

反正也没办法再睡了,黄叙立即坐了起来,召唤出那道毫光,朝自己的移动衣柜一罩。光芒一闪,无声无息中,那个柜子顺利进入次元空间之中。房间的地板上只留下一个一平方左右的痕迹。

与此同时,空间的对话框中黄叙的经验值涨成了422,也就是说,只因为搬运了一个两立方左右的衣柜进去,自己就得了200的经验,相当于他在巧巧家所获的总和。

黄叙心中一动:难道说装进空间的东西越多,分量越重,获取的经验值越多,一定是这样的,我再试试。

当下,他扫视了一下自己的房间,看了看,房间中最重的家具当属靠着窗户的书桌。这张桌是香樟实木,重达百斤。估计房东也是嫌这玩意儿搬起来实在笨重,加上又破旧,索性就留在屋中懒得理睬。

当下,他就催动毫光,朝那张桌罩去。这个时候,黄叙又有新的发现。他看到,那道用于取物的光芒可以随着自己的心意变大变自动适应物体的尺寸。

“真是不错呀,宝贝宝贝,随我心意,收!”黄叙大喜,口中念动法诀。

“咻!”书桌动了一下,只升起不过一寸,就笨重地落了下去,这一次竟是没能成功。

“啊!”怎么会是这样,黄叙傻了眼:“难不成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他重新朝对话框里的数据看了一眼,这才笑起来:“原来是这样,忽略了,忽略了!”

原来,对话框的最后一栏中:“冷却时间:12秒。”

这数字并不是静止不动,而是不住闪烁,并开始倒数。

作为一个游戏玩家,这一幕黄叙并不感到陌生。比如植物大战僵尸中,玩家每种一个新的植物,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新种一株同样的植物。至于玉米大炮,在发射过一次之后,也需要等上半天才能再次攻击蜂拥而来的敌人这就叫着冷却时间由此可见,这个次元空间并不是可以无限制地使用下去的。单次使用之后,都需要等上片刻。而且,冷却时间也将随着吸进去的物质的重量不同而不同。

正想着,12秒的冷却时间已经结束。

这次,黄叙立即引动毫光将书桌吸了次元空间中。自己的经验值又长了300,变成722。距离下次升级只剩178的经验,这点经验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只需像先前在巧巧家卫生间那样吸些马桶、内裤什么的进去就可以了。

一想起高巧巧那条花蕾丝边内裤,黄叙心中一荡,招呼而出的毫光顿时失去了控制,声势大张,将整个房间都笼罩其中。

脑海中“咻!”一声,却见,房屋正中的那张大床、床头柜、台灯、放在地上的笔记本电脑、六七双鞋子,以及扔在门后已经一星期的臭袜子瞬间进入。

只剩黄叙孤零零一人立在屋中,瞠目结舌,着声不得。

“糟糕,使大了!出来,出来!”黄叙连声在心中喊。

问题是,这一次因为吸进去的东西实在太多,冷却时间变成了两分钟。无论他如何运用念头,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窝在空间里不肯动弹。

“叮”一声,脑海里有响声传来,弹出对话框:“经验:1431,是否升级,需人民币1000,是,否?”

“嘿嘿,竟然升级了,有点意思了!”黄叙哑然一笑,心中一动,点了个是。

又有一个对话框弹出来:“金钱:253.5。金钱不足。”

黄叙回过神来,这个空间的金钱可是和自己微信钱包挂钩的,而自己上面只有两百多块钱。

在没有弄明白这个空间究竟能够给自己带了什么实际好处之前,黄叙自然也不肯把钱浪费在这上面。他现在还有个疑问,看来这玩意儿吸东西和重量关联,东西越重,冷却时间越长。只不知道,一次能收纳多少物品,这还真得试一试。

他也不急着将里面的东西取出,立即就走进客厅,看了看,客厅大约有二十平方大小。这里的东西更多,有一组合三加二加一大沙发,有一个电视柜和杵在上面堪称古董级的四十二寸显象管电视,有一个大茶几,还有就是小便的宝贝台式电脑。

另外,这个客厅和饭厅是连在一起的。那头还有一张大饭桌和六把椅子。

林林总总,加一起六七百斤分量,正好拿来练手。

两分钟冷却时间到,毫光闪烁,这一次,黄叙没有任何保留,竭力将光芒张到最大。

却见,那道光柱子仿佛是从虚空而来,逐渐变粗,逐渐将整个客厅笼罩其中,还不断朝旁边蔓延,甚至将小便和花柳的房间也一道吞噬了,这才停下来。

黄叙想起,自己和小便、花柳租住的这套房子有七十来个平方。如今,起码有八成面积被毫光笼罩。八成就是五十平方,也就是说,自己这个次元空间只有五十平方大小。一次,也只能装这么大体积的物品。

正用将所有的东西吸进去,做个实验。黄叙突然一拍脑袋,喃喃道:“差点犯了个错误,我这一吸不是把小便和花柳二人也给整了进去。先不说下来该怎么向他们解释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次元空间里究竟是什么情形鬼才知道,若是有危险那才糟糕。

黄叙忙一点点收缩那道毫光,恰恰将客厅和饭厅罩住。

仙法一起,只瞬间,客厅和饭厅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再看次元空间中已经被家具挤得满满当当,再没有一丝空隙。

与此同时,对话框中黄叙的经验暴涨,已经升到了2060。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咯吱一声,就看到小便从他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黄叙这整个人蒙了圈,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得躲一躲。

这个念头一生,又是一道毫光朝他当头罩来,瞬间把他也给吸了进去。

黄叙这一惊非同小可,只听得扑通一声,自己就一头跌进了那次元空间的地上。

却见地上都生着厚实的青草,绿油油一片如同一张厚实的垫子。有微风吹来,暖洋洋清新的空气沁人心脾,让人有一种置身于阳春三月之感。

原来这地方不但没有危险,反是一个冬暖夏凉的风水宝地。

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黄叙再不害怕,他好奇地伸出手去摸了摸这个小空间的边沿那一股股翻的涌的运起,只感觉隐约有阻力袭来,不得寸进。

又朝空间外面看了看,整个出租屋的客厅一览无余。

只见,小便微闭着眼睛,梦游般地朝卫生间挪去。他一边走,一边伸出手朝前摸索,似乎是想去扶家具。可惜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摸着。只得失望而迷糊地进了卫生间,不片刻,里面传来响亮的水声。

这个健身狂魔中气真足啊!

又过了半天,小便关灯出来。摸到自己门口,喃喃道:“搞什么,这客厅里的东西呢,怎么都不见了?”

接着就狠狠地摔上了门,不一会儿,梦呓又起:“我没钱,我没钱,对不起老大呼呼呼呼”

等到小便睡下,黄叙笑了笑,忙从次元空间出来,催动心念,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取出来,放回原地。

虽说这一次吸进去的东西实在太多,又需要一件件摆回原地。但事情倒也简单,也不需要花费太多力气。只需心意一动,那些东西就会凭空出现在它应该出现的位置,简直就是时空穿越、瞬间移动。当然,这一切也只能限定在五十平方米的范围之内,在这五十米的空间,他就是绝对的主人,绝对的王者。

被小便吓了一跳之后,黄叙不敢在呆在客厅里。

回到房间之后,就着自己屋中的东西反复实验。一会儿进,一会儿出,这事倒也有趣,鼓捣了半天,直到实在顶不住了,才昏昏沉沉睡死过去。

第二日,竟起得迟了,花柳已经回公司上班去了。小便今天休假,大约是没有借钱给黄叙,心中愧疚。这个吝啬鬼难得大方一次,把自己的泡面贡献出来:“老大,请用膳。”

“恩,朕心甚慰,跪安吧!”黄叙挥了挥手。

“啧!”小便打了个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