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47章 就在要冲出去的瞬间

第47章 就在要冲出去的瞬间

呢,没有钱你说个j8呀!”这下,声音清晰起来,显得很是嚣张:“老子就算投降,不也要进里面呆上几年,哪比得上两百万到手快活?还有,你他妈长得油头粉面,一看就是人妖,老子看你不顺眼,你们警察怎么派了你这么个货色上来跟我讲话,听得老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换人,换人!”

“换人,换什么人,你喜欢什么样的人跟你们谈?”那个警察却不走,依旧嗲嗲地道:“我长得是清秀,可这也不是我的错。你看人家的手这么柔,腰这么细,难道你不觉得放心吗?如果换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上来,你们不也担心不是?”

“啊,我受不了啦,尚小东,快叫这个伪娘滚蛋!”又有一个绑匪的声音传来,显然正处于崩溃边沿。

这下,不但屋中的警察低声笑着,就连那个武警狙击手也是浑身乱颤,再握不紧枪杆子。

这可是现场直播,自己手下的取向和一般人不同这本是他的私事,可被整个c市人民看到,却有些丢人,周阳面色难看起来。

不过,他这个手下是个能人,以前也不知道处理过多少次这样的案子,对于他,周阳还是有信心的。

确实,他长得柔弱,不过正因为如此,却能让匪徒放松警惕。

果然,里面尚小东迟疑了一下:“好,我们就跟你谈。钱呢,见钱我就放人质,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正在来的路上,你放心好了,再过半个小时就到。你想啊,现在是晚上,atm机每天每张卡只能取两万块现金。就算关董再有钱,可他也没有那么多现金,筹措起来也需要时间不是。你们饿不饿,我下面给你们吃。”

“住口!”

“你们渴不渴,我找人送点饮料上来。你们喜欢百事可乐还是可口可乐,百事甜了些口感没可口好。对了,你们减肥不,如果在减肥的话,我叫下面送零度可乐上来。”

“草,住口,住口,住口!”另外一个匪徒彻底崩溃了。

“人是社会动物,总需要跟人交流的,反正等到关董送钱过来还得半个小时,咱们也无聊,说说话吧。”

……

下面花厅中,所有人都忍得难受,小帆已经笑得将身子弓了下去。

周阳大怒,喝道:“严肃点!”

“把谈判的警察给我撤回来。”突然,一个女警察走了进来。

周阳和所有人都回过头去:“你是?”

女警察:“我是市局派过来的谈判专家,将上面那人撤回来,我才是专家,我上去谈。”她一脸的鄙夷:“周局,刚才我已经听清楚了,你手下就是个外行。”

“咱们清北江的案子关市局什么事,我不同意。”周阳一脸铁青,这已经是对他,和整个刑警队的羞辱了。

“市局的专家来了,好好好,太好了,快快快,快上去!”关礼弟连忙喊:“周局,叫你的手下歇歇。”

“你……”周阳气得直顿脚,无奈之下,只得拿了喇叭,对着箭楼喊:“上面的人听着,既然你们要换谈判,好,警方答应你们的请求!”

对讲机中传来牛、范二人的欢呼声。

不片刻,女谈判专家就上去了。

先前上去的那个警察也回到花厅,黄叙好奇,定睛看去。此人大约四十出头,生得那叫一个皮薄肉嫩,清丽婉约,说起话来也是温柔:“周局,还好你把我撤下来了。那三个嫌犯中为首那个姓尚的据我观察,虽然是初犯,可显然和关董有私人恩怨,除了钱,估计还有泄私愤的意思,换谁去都谈不好。”

“私人恩怨,我又不认识那什么尚小东。”关礼弟一愣。

这个时候,小帆凑上来:“你好,我是清北江电视台《今晚八点半》的记者小帆,请问我可以采访一下你吗?”

“你是今晚八点半的记者,那节目我也有看的。等等,人家刚才脸上沾了灰尘,我擦把脸,对了,这里好暗,你应该打光的。”

周阳咳嗽一声:“老史,直播呢!”

那头,小帆正在采访,突然间,周阳的对讲机里又传来尚小东的怒骂:“滚,给老子滚。你这臭娘们跟老子玩心理战啊,说一千到一万,不看到钱,就不好使。老子要钱,老子要钱!”

“哇!”里面又有个孩子的哭声。不用问,自然是关礼弟的儿子。

“苞谷,我的苞谷!”关礼弟大叫一声,红着眼睛就要往外面冲。

好还被两个警察死死抱住。

“冷静,冷静,别伤害人质,我走我走。”女警察的声音传来。

不片刻,先前进到箭楼里的那个警察一脸气愤地走下来。

“怎么样?”周阳问。

女警察:“这就是个煮不烂切不开嚼不烂的老油子,而且心理变态,不能以常理度之……还说让我脱衣服穿三点式和他们说话,检查带没有带武器。”她已经愤怒到极点了:“臭流氓!”

周阳:“专家,要不再换一个人上去跟绑匪谈。”

女警冷笑:“就连我这个谈判专家也谈不下来,别人行吗?领头那个叫尚小东的可是个魔术师,从事这种职业的人都眼明手快,智商也高,不是那么好对付的。那个混蛋东西手实在太快了,就连我带在身上的钥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摸了去。还好我没有带手枪,否则丢失枪支就麻烦了。以我专业的眼光来看,你手下的人不行。”

周阳:“问题是你也没招啊!对了,楼里面信号不好,我也没听清楚你们是怎么谈的。匪徒必须要见到钱吗?”见她吃憋,他心中一阵大快,感觉出了一口被蔑视的恶气。

气是出了,可人质还在歹人手头需要解救。

连续上去两个谈判人员,后面的那个还是市局派来的专家,结果都没有任何用处。

这下,众人都有种束手无策之感。

第八十一章出头

“钱,给他们钱,我有我有。”关礼弟大叫着。将手中的箱子打开,里面一捆捆红色的百元大钞:“我只要我的苞谷,要多少钱我都给!”

说着就要朝外面冲去。

关礼弟突然来了这么一手,花厅里的人都涌上去将他抱住:“关董冷静,冷静啊!”

“关董你现在冲出去不但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说不定还要刺激到歹徒,伤害孩子!”

里面如此热闹,可把小帆乐坏了,举着手机在纷乱的人群中穿梭,不住拍摄,并现场解说起来:“各位观众,各位收看我直播的水友们,关董的情绪非常不稳定。此刻,市局的谈判专家和周副局长内心只怕也是奔溃的。现在,谈判无法继续,强攻又不可能,案情可以说已经陷入僵局。就像那歌里唱的那样‘想逃离你布下的陷阱,却陷入了另一个困境,我没有决定输蠃的勇气。’”

刚哼了一句,突然想起自己现在是在电视新闻现场,而不是鲨鱼直播。就尴尬地轻咳一声,继续拍摄。

“我怎么冷静,我还怎么冷静?”关礼弟红着眼睛大吼:“换你们的孩子在上面生死未知,你们能够冷静吗?不过是一个臭耍魔术的,******,我就不信他就神通广大,连你们拿他都没有办法。他还成神仙了,你们和他谈不好,换我上,不就是要钱吗,给他们就是了。要多少给多少,只要能够换回我的苞谷。放开,周局你太让我失望了。还有那啥谈判专家,你也算是专家。放开,我亲自给区委书记和政法委书记打电话,这事我自己处理。出了问题,也不管你的事。”

关礼弟又急又气,竟骂起娘来。

这下不但周阳,就连那个女警察也是气得黑了脸。

听到关礼弟这句话,黄叙心中突然一动:魔法,魔法,嘿嘿楼上的主犯竟然是个耍魔术的,有意思。对了,我那次元空间吸收物体,不就好象是一个高明的魔法吗?其实,只要我上箭楼上去,心念一动,就能救出人质。而且,这一切都可以用魔法来解释,也不怕被人怀疑……只是,这事无论怎么说都有点风险。我究竟去还是不去呢?

去了,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

正犹豫中,箭楼里边又传来苞谷尖锐的哭声:“妈妈,爸爸,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以后听你的话了,我要回家!”

听到儿子叫声,关礼弟眼睛一热,泪水成串地落下来。

黄叙心中也是不忍,一咬牙,心想:就算关礼弟再渣,可孩子是无辜的。我是有能力救出那个小孩子,这事我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若是见死不救。一旦小孩有个好歹,以后就要受到良心的熬煎了。草,不管了,先救人再说。

就在要冲出去的瞬间,黄叙心中还是保留了最后一丝清醒。

这件案子如此重大,如果自己不管不顾地冲上去,如果人质有个好歹,那可是要吃官司的。就算顺利救出关礼弟的儿子苞谷,擅自行动,防碍公务,一旦追究下来,也够他喝一壶的。

那么,究竟该怎么办呢?

正想着,黄叙就看到身边的小帆。眼睛突然一亮:我怎么忘记这个小丫头了,她现在可是鲨鱼主播,网红。最最妙的还是电视台的记者,记者是什么,无冕之王,如果将这个小帆拉下水,又能顺利救出苞谷,想必周阳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记者是什么,说难听点,全靠一张嘴,一杆笔。只要她愿意,可以把死得说成活的,白得吹成红的。保持社会风气,舆论的喉舌。

就算你碰到那种没有职业操守的记者也是无可奈何,新闻自由嘛,你得让人家说话。

这个时候,小帆正在录像。

趁其他人正闹成一团,黄叙走到她身边,耳语道:“小帆,想不想进箭楼里去获得第一手资料?”

小帆转过头惊讶地看着黄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黄叙继续道:“我以前学过心理学,当年大学毕业的时候还想过去考警察呢!我有信心说那三个歹徒释放人质出来投降,你想不想跟我一起进去现场报到?”

听到黄叙这个提议,小帆心中大震。作为一个记者,主播,还有什么比亲临新闻现场,掌握一手资料更令人动心?可是,里面好危险……

黄叙:“放心,跟在我后面好了,不会有事的。”

不知道怎么的,看到黄叙并不伟岸的身躯,小帆突然有一种信赖的感觉,忍不住点了点头。

黄叙:“等下我数一二三,数到三后,你什么也别想,跟着我朝箭楼上跑就是了。记住了,别忘记直播。”

小帆:“怎么可能忘记呢,我可是记者啊!”

“好,一……二……三!”

话音刚落,黄叙突然一伸手,抢过关礼弟手中装钱的箱子,大吼:“跑!”

就率先冲了出去。

“啊!”所有人都发出一声喊。

叫声尚未落下,黄叙和小帆已经跑到前方的箭楼下,大喊:“尚小东你听着,我是警方派来的谈判专家。这是两百万现金,如果你同意,我就上来和你交易!”

说着话,他打开箱子,举过头晃了晃。

楼上的窗户里有人影一闪而过,不用问定然是尚小东。

按说,这正是狙击手狙击的好机会。不过,所有人都被黄叙和小帆给震惊了,那个拿着狙击枪的武警大张着嘴,竟是忘记了击发。

须臾,尚小东的声音才从楼上传来:“好,你们果然讲信用。你们上来,我得验验钞票。你休想用伪钞骗人。否则,老子就不客气了。”看到这么多钱,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音,显得非常激动。

同时,里面那两个姓牛和姓范的同伙也发出欢呼声。

“哪能,哪能呢!”黄叙连声说:“这可是两百万,两万张一百面额的钞票。你就算想要伪钞,一时间我们也没地方弄。”

然后就给了小帆一个眼色,示意他别拍了,快点跟自己上楼去。

……

“草!”花厅中,清北江公安局副局长刑警大队队长周阳气愤地骂了一声,回头用要吃人的目光看着关礼弟:“关董事,你手下竟然越过警方跟歹徒交易,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们?”

关礼弟也处于震惊之中,听到周阳骂,心中也是恼怒。也不解释,回嘴:“周局,刚才你们的表现可好得很啊!既然你们救不出我的儿子,那成,换我的人上。妈的,你们今天除了添乱还能干得成什么事!”

“你……”周阳气得一口老血,顾不得和关礼弟吵,连声下令:“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严密监视楼上的歹徒,注意保护人质和谈判专家还有女记者的安全。狙击手就位,必要的时候可以开枪,可以开枪!”

第八十二章外面那些妖艳的贱货

周阳和关礼弟的对话因为没有小帆在,自然不会播到电视和网络上。

可是,黄叙和小帆这边却是全程直播的。

此刻,在清北江公安局应急指挥中心,指挥中心里坐满了人,都是区政法委的头头们,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到对面的大屏幕上。

就有一个胖胖的中年皱起了眉头:“刘局,你们局先前派人去谈判没有任何作用。我请市局的专家过来,还是没有用处。看来,匪徒的心理素质很好,是个累犯。他现在已经是铁了心要和警方对抗,下一步说不定还会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采取其他行动了?可惜,你们怎么还派人上去谈判,难到你的人还比市局专家强?如果激怒了罪犯,引起不必要的后果,你承担得起这个后果吗?”

“高书记,我……”姓刘的那人身着警服,正是清北江公安局的局长。至于高书记,则是区委书记。刘局长本想说“这应该是下面的人自作主张,我真不知道。”想了想,自己把责任全部推给下属,以后手下该怎么看自己,还指挥得动他们吗?

就小心道:“高书记,再试试,再试试,强攻没条件,只能谈,不然还能怎么样?”

高书记哼了一声:“刘局,话可是你说的,希望你能够负起这个责任来。”

刘局长心中一紧,知道事情麻烦了。如果等下不能解救人质,致使人质有个好歹,自己这个局长只怕也干到头了。

……

与此同时,在黄叙的出租屋内。

“老大,我的天啦,老大跑去和歹徒谈判,后面还跟着小帆现场直播!”花柳眼尖,禁不住大叫起来:“他看热闹就看热闹吧,跑到前线……疯了,疯了!”

小便:“啊,果然是。”

“快让开,快让开,让我看看老大!”路行一推开两人,尖叫起来:“果然是他,你们快看快看啊,好勇敢,好帅!”

花柳:“小四,老大都这么危险了,你还说什么帅不帅什么的,真是的?你们女孩子脑子里不知道装的什么?”

小便:“别闹,老大开始上楼了。”

黄叙和小帆突然抢了装钱的箱子冲出去,这突然发生的一幕让电脑上面猛地一静,老半天也没有人说话。

眼前是一条长长陡峭的楼梯在眼前晃动,和黄叙沉稳的步伐。

正在收看鲨鱼直播的网友们显然已经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惊呆了,起码有两分钟没有人说话,电脑视频画面上一片清爽。

须臾,突然间,所有的水友都爆发了,整个画面被弹幕占满。

“小帆现场直播和罪犯谈判,好勇敢!”

“女神,请收下我的膝盖吧!”

“不说了,小帆加油,你是我的偶像!”

“我家小帆简直就是战地记者。”

“强,太强了!”

一时间,火箭、飞机满天飞,这一晚,小帆也不知道得了多少打赏。

“对了,金杯哥不是富家公子,隐形富豪吗,怎么成了警方的谈判专家了?”

“口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