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34章 黄叙一愣

第34章 黄叙一愣

她今日只穿着一件运动衫,灯光在她身后勾勒住妙曼的剪影。

严格说来,她长得就就八十分左右,不算是国色天香,至少不能跟林妮娜和高巧巧这种大美女比。不过,人还没到,那青春气息就逼人而来。

黄叙还不觉得什么,花柳这鸟人眼睛就直了。

老三有个优点,就是脸皮厚,搭讪起女生来胆子也大。

就将一瓶可乐递过去:“美女,渴不渴,要不喝一口?”

小美女显然被花柳吓了一跳,脚下顿时一停,气息就乱了。她笑着摇了摇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柔柔道:“谢谢,教练说了,不能喝碳酸饮料。”

小便:“啊,你是专业运动员,同行啊!”

小美女有点惊奇:“你也是运动员,练什么的?”

“健美!”小便鼓了鼓三角肌,大概还觉得不过瘾,就要脱衣服。

黄叙慌忙拉住他,对小美女说:“一瓶可乐能有多少热量,多跑几步路就消耗掉了。再说了,这热量能够你们的营养餐比吗?听说你们运动员每天都要补充大量的蛋白质,牛肉论斤买,鸡一整只一整只吃。”

小姑娘大约是出汗太多,口渴得厉害,大大方方地接过可乐,旋开盖子,一气喝完。

黄叙让老板加了个座添了副碗筷,请小姑娘坐下:“黄叙,冯宜轩,柳华。对了,你是练什么的?”说着,就夹了一块鲍鱼放到她的碗里。

“我叫路行一。”小丫头也是大方,将鲍鱼放进嘴里,轻轻咬着:“我不是运动员,就跑着玩。”

“原来是跟风呀!”三人同时说:“名字不错,知行合一。”

说着话,一个女白领脖子上围着毛巾从四人面前经过。

这白领大约二十六七岁,身材喷火,典型的御姐,花柳的眼睛顿时直了。

看他模样又要去搭讪,黄叙急忙咳嗽一声,提醒老三不要找麻烦。以他的经验看来,这种中干范的女人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正在这个时候路行一突然响亮地吹了一声口哨,那女白领大怒,回头狠狠地盯了黄叙一眼:“臭流氓!”

黄叙无辜地摊了摊手。

三人都大笑起来,始作俑者路行一甚至笑得直锤桌子。

大家边吃边聊,黄叙这才知道这个孙行一是市四中高二的学生。

四中可不得了,乃是市的重点中学。

市有三个全国重点高中,分别是四中、七中和九中。这其中,四中历史最悠久,可以上溯到两千多年前西汉武帝时期的府学,就连司马相如都在里面读过书。如果司马不因为有四中的文凭,估计卓文君也不会鸟他,算是路行一的学长。

据说,四中高考的升学率是百分之百,而且,每年有八成的毕业城考上青华、帝都大学这种超一流重本,你如果考个普通的985加211都算是失败者。

不过,惟独这个路行一是个例外,这小丫头就是个学渣,贪玩好耍,从初中开始就吊车尾,据说,明年高考只怕连个二本都考不上,搞不好要进职业技校,简直就是四中之耻。

她之所以没有被赶出四中,估计是体育上有特长吧?

小丫头倒不隐瞒自己的情况,提起这事也是落落大方,叫人不觉对她大生好感。

说了半天话,吃完盆菜,看时间差不多了,大家都上了公交车回家。

黄叙的金杯车经过这段时间的折腾,终于趴窝了,没办法只能叫租车行拉了回去。他现在手上也有一百多万活动钱,就琢磨着是不是买辆新的。元旦节可是要去自己那座农场的,那地方实在太偏僻,如果到时候抛锚当了山大王,那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在车上,路行一还跟黄叙等人交换了电话号码,加了微信。小丫头说自己平日里吃得不好,清汤寡水的,以后如果有这种大吃大喝的机会喊一声,分分钟到。

黄叙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着说:“吃吃吃,你可是要以制霸四中体育界为目标的女人啊,吃成胖妞以后还怎么跑步。对了,我们会经常来湖边吃盆菜,看你的样子每天都会过来跑步,实在想吃,凑过来就是。”

小姑娘吐了吐舌头,不依:“这是摸头杀呀,大叔,不许摸我脑袋,人家这脑袋要留给初恋的。你这么老,我如果喜欢上你,不是很吃亏。”

花柳和小便笑得直接趴在前面椅子的靠背上。

在内心中大家都把路行一当着邻家小妹,能够认识这么个朋友,三人都非常高兴。

“抓小偷,抓小偷呀!”正当巴士靠站的时候,突然间,前面有个抱着小孩的女人大叫起来:“我的包,我的包!”

黄叙抬头看去,只看到一条黑影闪过,有个中年猥琐男人跳下车,就不要命地朝旁边的小巷钻去。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身边的路行一就动了,整个人像是一根弹簧弹起,“咻”一声也跟着追了下去,口中大喊:“小偷,你站住,站住!”

真没想到她一个小姑娘说起话来温温柔柔,一但喊叫起来,却如此响亮。

黄叙三人陷入呆滞。

花柳:“老大,这可怎么好?”

“废话,追!”黄叙一边喊,一边跟着跑了下去。路行一不过是一个十五六的小姑娘,对方可是一个成年男人。怕就怕那贼子狗急跳墙,伤了路行一。

“对,行侠仗义是我辈的责任!”小便本就是干保安的,肾上腺激素大量分泌,跑起路来,直踩得地皮轰隆着响。

第六十章跑废了

c市是一座典型的消费型城市,市民生活悠闲。城中什么不多,就饭馆、消夜摊多。等到天黑,随意走进一条巷子,总能找到几家食铺。只要看到亮灯的店铺,不用问,必定是饭馆。

小偷逃进去的那条街显然是这一带的夜市,只见街边都是卖麻辣烫和烧烤的,一条街坐满了正在大快朵颐的食客,加上卖花的小姑娘,提着吉他唱歌请赏的歌手,当真是沸反盈天,挤得水泄不通。

那厮动作也快,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黄叙等人跑下车去,一见,就叫了一声晦气,喊道:“行一,别追了,找不着人。”

夜光中,黄叙只看到那小丫头的两眼有犀利的光芒一闪,好象发现了什么,双手一推,分开两个行人,不退反进,速度比起先前还开上三分。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买冷串串的小老板正端着一口大铝盆过来,里面都是刚洗的菜。路行一跑得实在太快,已经没办法收住脚,蓬一声就将那人撞在地上,盆中的菜也滚了一地。

看不出这小丫头个头如此之小,下盘却稳,力气还大成这样。

街上顿时乱起来,那小老板大骂着想要去抓路行一,却抓了个空。

黄叙没办法,只得掏出一张钞票塞在他手中,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哥子,对不住了!”

这一耽搁,黄叙就落到后面。

只见,前方路行一已经追到那小偷身后。

那人突然停下来,立在两个青年身前。

两个年轻人一个染着头发,一个染着黄毛一个是绿头发,典型的乡村杀马特打扮,正坐在一个烧烤摊前撸串。

黄叙耳朵尖,就听到那二人问:“老国,怎么回事,跑成这样?”

原来那小偷姓国。

国姓小偷:“被人盯上了。”

听到三人之间的对话,黄叙叫了一声苦也。如果没有想错,这三人是一伙的,这才是一头撞进贼窝里来了。如果这三个小贼狗急跳墙,悍然行凶,事情就麻烦了。

打架这种事情,自己虽然不惧,可这三个混混可是在街上长大的,说不好还带着凶器,等下生死相搏,自己三兄弟未必就斗得过他们。

况且,还带着路行一这个小姑娘。

果然,听姓国的一说,那两个杀马特同时叫了一声“草!”就扔下手中串。绿毛随手抄起屁股下的折叠椅,而黄毛则直接掏出了匕首,狞笑着朝路行一和黄叙逼来。

看到闪亮的刀子,街上一片惊叫。

黄叙忙喊:“一一,小心。”

可路行一好象没有听到的样子,只朝前一扑,喊:“还有法律吗?”显得很气愤的样子。

话音尚未落下,已经一脚踹到国姓小偷的背心上。

国姓小偷的身体如同风中纸片飞了起来,直接冲翻两个食客,在地上一口气滚了两米才停下来,浑身上下粘满了腻腻的地沟油。

黄叙一愣,真没想到这小丫头片子这么能打。看她的架势,应该是在拳馆练过的,这一腿就很有咏春鞭腿的意思。他也不懂武术,不过,以前在逛论坛的时候看过相关的文章和视频资料,有一定的认识。

“蓬”说时迟,那时快,折叠凳已经砸到路行一的背上。打得小丫头朝前一晃,扑到桌上,直将上面的碗儿、盘儿扑了一地。

见路行一被打倒,另外一个黄毛的匕首已经朝她的腰上捅去。

这一刀歹毒无比,直奔小丫头的肾脏,如果落到实处。路行一不死也得在icu躺上十天半月。

黄叙没有打架经验,现在就算要救,也来不及了。

难不成眼睁睁看着她被歹毒刺倒在地?

不!

千钧一发之际,黄叙也来不及多想,手中的豪光一闪,就将那个使匕首的黄毛吸进次元空间里去。然后,又在瞬间将其扔出来。

因为次元空间里正是黑夜,没有灯,伸手不见五指。黄毛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又是一亮,就莫名其妙地躺在地上了。

说时迟,那时快,黄叙又吸进去三个啤酒瓶,然后次第扔出。

当当当,梅花间竹,准确地敲在绿毛的后脑勺上。

第一个啤酒瓶砸下去的时候,绿毛还想回头去看谁在偷袭自己。等到第二瓶落下,他眼睛一翻。第三瓶,直接就软倒在地,脑袋上有红色的血流了一地。

这一连串的动作实在太快,别人也没看出究竟。只瞬间,绿、黄二人就已经倒在地上。

国姓小偷一看形势不妙,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又朝前逃去。

路行一从桌上直起身来,“老大,武艺不错诶,什么时候教我两手。”

话音还未落下,人已经追了出去。

这个时候,小便和花柳才跟了上来,两人同时扑在绿、黄两毛身上,一个倒剪把他们擒住:“老大威武,我们只服你。”

“你们看着这两个小偷,打110,我去帮一一。”黄叙叫了一声,抄起一把椅子也跟着追了出去。

他前一段时间经常呆在次元空间里,受到天地精华滋养,再加上每日摘桃,感觉身体比以往健壮了许多,身上有使不完的精力。

这一追起来,当真是足下生风,椅子提在手中轻飘飘如同一根鸿毛。

本以为以自己现在的状态,要想追上了可恶的贼娃子还不手到擒。

可跑了几百米路,等到国姓小偷拐到左手那条街上,自己距离他和路行一还有百来步,死活也撵不上。

只见,这二人一前一后,步伐迈得极大,,这么百米冲刺下来,竟听不到喘气的声音。

黄叙心中骇然:这才是强中自有强中手,路行一天天在锦官湖边夜跑,耐力出众还好理解。这个小偷竟然也如此能跑,真叫人意外。想来这厮以前被人追的次数多了,渐渐就练出来了吧?

又跑了一两百米,前头两人又朝左边一拐,进了另外一条街。

再接着,继续左拐。

眼前一片大亮,好多灯好多人,间或无数闪光灯。

这个时候,黄叙这才愕然发现三人又回到先前那个夜市街上。

原来,c市老城区的街道规划是典型的棋盘格子,城市被分割成无数的方块。大家跑了这么半天,又回到了原点。这一段路大概计算了一下,起码有一公里。

这精彩的一幕吸引了食客,所有人都掏出手机拍照的拍照,摄像的摄象,闪光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前头,小便和花柳还骑在两个杀马特身上。

两人都张大嘴巴,显然是没想到黄叙他们又跑回来了。

黄叙大喊:“老二,老三,快,拦住小偷!”

这一喊,气泻了,脚下一绊,顿觉两腿发软,呼吸开始沉重。

国姓小偷“呼”一声从二人身边掠过,接着就是紧随其后的路行一。

黄叙没有办法,只得强提起力气跟上去,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不在小偷对路行一行凶时的情形。

这一跑,又是一圈。

三人都跑昏了头,都机械地朝前冲,全然没有意识到大家都在转圈。

等到再次回到夜市,黄叙只觉得脚下绊蒜,眼前阵阵发黑,每吸一口气进去,都感觉肺管子里辣辣的好象有火在燃烧。

他也不是没想过使用次元空间擒下国姓小偷,只不过两人相隔实在太远。而且,小偷和路行一隔得实在在近,如果悍然动手,说不好把小丫头也给摄了进去。

况且,这一路上全是拿着手机拍照发朋友圈的食客,黄叙又如何敢让他们拍了进去。

以黄叙的体能,跑上一千多两千米原本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三人都在使用百米冲刺,特别耗费体力。

顿时,黄叙再承受不住,跌跌撞撞几步,实在跑不动了,只得放慢脚步。

一个老头见他实在难受,再看不下去,将一瓶水递过来:“小伙子,你歇歇再跑吧。不用担心,这是一条死路,小偷逃不掉的。”

“谢谢!”黄叙将提在手中的椅子放下,一屁股坐下去,大口大口喘息,嘴巴里全是青铜的味道。

正在这个时候,有人高喊:“过来了过来了!”

所人都抬起头朝后面看去,只见那个小偷又过来了,背后还是不抛弃不放弃的路行一。

这是第三圈,小偷已经快被跑废了。这人在长跑上天分不错,虽然喘气的声音大如水牛,可脚下还是很快。

他已经被路一一追急了眼,口中发出一阵接一阵无意义的叫喊:“啊啊啊啊!”

看起来,他内心是崩溃的。

至于跟在后面的路行一,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泡透了,头上全是腾腾而起的白气。当然,这丫头毕竟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口气高速冲刺了三千米,也顶不住,呼吸紊乱,脚下的节奏也乱了。

黄叙皱了一下眉头,如果再这么跑下去,说不好她还真跑不过国姓小偷。只可惜,他现在更惨,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好!”有人鼓掌,接着所有人都大声喝彩。

“加油,加油,加油!”

“小姑娘,加油,我看好你!”

“小姑娘,我永远支持你,跑瘫那丫!”

“三千米都保持冲刺,小姑娘你厉害啊……小偷的体力也很不错,估计是练过的。”

……

黄叙不住地喝水,他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再多说一句话。

至于小便和花柳已经忘记了堵截国姓小偷,瞠目结舌地看着这惊人的一幕。至于被他们骑在身下的黄、绿两毛也没有挣扎,同时昂起头观摩这场比赛。

“水,给我水。”路行一大张最小口吐着粗气,远远地就朝黄叙伸出手来。

“恩。”黄叙正要勉力站起来把矿泉水递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心中一动,提起最后的力气朝后面一缩。然后将一颗异香扑鼻的蟠桃塞在路行一手中。

“谢了。”路行一接过桃子,一边大口大口地啃着,一边继续追击。

……

“来了,来了!”

“第四圈了!”

又有人在大叫。

“草,太能跑了,也不知道他们还会跑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