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25章 黄叙:伯母说得是

第25章 黄叙:伯母说得是

后面一排,小便就叫起来:“这什么歌,鬼哭狼嚎,关掉关掉。老三,你没事就别跟网友视频了。你就算要跟人视频要泡人家,也别唱歌啊!”

花柳嘎嘎一笑:“我倒是想泡她,可人家只怕看不上我。”

小便不服气:“老三,你这人虽然猥琐,可也不丑,工作和收入也拿得出手。什么女孩子这么不得了,看不上你,老子不服。你不是说烈女怕缠郎,只要你想,就没有上不了手的吗?”

花柳摇头:“普通女孩子我或许有办法,可小帆是什么人。人家可是大明星,生得那叫一个花容月貌,日进斗金,我算什么。也就追追星,当当粉丝。”

黄叙心中好奇:“什么小帆,我怎么没听说过。”

“就是……就是鲨鱼的主播啦!”

“什么鲨鱼的主播,没听说过。”

“老大,你out了。”花柳解释说,所谓鲨鱼就是一个全民直播平台,前身是个视频网站,提供一个平台,让网友自己上传最新上映的盗版影片和自制视频。后来国家严厉打击盗版,加上又得了投资。鲨鱼就逐渐转型成为一个直播网站。提供高清、快捷、流畅的视频直播和游戏赛事直播服务,包含英雄联盟lol直播、穿越火线cf直播、刀塔直播、美女直播等各类热门节目。

也不限制类型,玩家只需注册个用户号,提出申请,就可以成为主播。你想播什么都好,哪怕你在节目里什么都不干,只吃饭、喝水、睡觉,只要你足够有趣或者颜值暴高,都有人追捧。

一个名主播,一年上千万收入也不是难事。

小便插嘴:“原来是鲨鱼的主播啊,我知道我知道。”他喜欢打lol,也有收看直播的。

花柳又说,正因为主播这行现在实在太火热了,引得不少对自己颜值和才华有信心的男男女女投身于这一行业,想挖掘这个大金矿,女主播小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进鲨鱼直播的。

她本是本市银鹰电台交通频道的播音员,为司机播报什么地方,哪条街堵车什么的。

在鲨鱼开通直播之后,刚开始的时候也是干自己的老本行。说说交通道路,跟网友侃侃汽车、试驾。虽然吸引了不少粉丝,可效果还是不太好。

后来,小帆看这样下去不成。心一横,直接直播自己每天在电台的播音工作。下班回家之后,和网友一起唱唱歌,聊聊天,她的直播间的名字就叫着《下班唱歌呀》。

这一唱虽然不是很好听,却奇迹般地红了。

听花柳说完,黄叙就转过头去看了他的手机屏幕一眼,好象挺漂亮的一个女孩子,至少可以打八十分以上。而且,人家毕竟是播音专业,说话的声音也非常清脆好听。估计粉丝们之所以粉小帆,是冲着她的颜值和声音去的。

黄叙对于网络直播平台从不感冒,但作为一个现代人,他还是听人介绍过。网络直播之所以红,原因很简单。如小帆这种美女在现实世界中乃是女神级别,死宅们别说认识,只怕见都没有见过。可在网络空间中,你可以面对面和她聊天,送礼物,偏偏女神还得满面微笑地和你说话。这种感觉,自然是非常的暖心,也让网友们找到了存在感。

“是挺漂亮的,不不不,是美丽,草,真不错!”黄叙因为要开车,只看了一眼就将眼睛挪开。后面的小便却抽了一口冷气:“大丈夫,娶妻就得娶这种女人啊!”

花柳得意地说:“老二,我什么人呀,粉的主播能差吗?对了,你不是林妮娜的忠实粉丝吗,现在怎么移情别恋了?”

小便怒道:“难道就不可以多粉一个,我还粉大摄影家陈老师呢!林总是女神,是要供在心中的。至于小帆,则是小家碧玉,各有各的味道。”

“咦,今天小帆的直播放在户外,有点意思?”花柳突然惊讶地低呼一声。

听到叫声,黄叙又转头看了一眼花柳的手机。果然,那个什么小帆好象是站在一个什么古镇街上,正在唱《身骑白马》那首歌。

这首歌因为是女声歌曲,声调高亢,听起来倒是不错。

一刹那,网友激动了,满手机全是弹幕,有打字的,也有不少数字,什么“6666”“6666”也弄不懂什么意思,遮天蔽日,叫人什么也看不清。

花柳:“不对,小帆直播的地方好象就在太古里。老二,你眼睛尖,看看是不是?”

小便:“咦,是太古里。这地方我知道,gucci专买店门口。”

“靠!”花柳大叫起来:“我们不就是要去太古里吗,原来小帆就在那里,今天可算能看到活的了。老大,加油,加油,快快快,再迟小帆就要跑了!”

小便:“这个小帆实在是太漂亮了,我喜欢。哎,你这什么手机,太小了,看不清楚!”说着就从包里掏出ipad,坐在后面乐滋滋地看起来。

这丫除了是个健身狂魔,还喜欢玩游戏,无论走到哪里,手机就不说了,还随身带着一台平板电脑,一台psp,可谓是武装到牙齿。

黄叙:“急什么,车不给力,想快也快不起来。”

正说着话,电话响了,是高巧巧的号码。

黄叙接通了,那头照例传来准丈母娘的声音:“小黄,你到没有?”

“快了,快了,伯母,我马上到!”

这下,不用花柳病催,黄叙不停提速,见车被人超,终于在十分钟之后赶到了太古里停车场。

就看到高巧巧和她母亲正站在那里等着。

高母和高巧巧好象正在争辩着什么,两人都是气鼓鼓的样子。

“嘎!”一脚刹车下去,金杯车全身都在晃荡,有散架的趋势。

第四十四章分,必须分

太古里,c市最高端的商业地产,位于c市一环正中心的位置。从古到今,这里都是城市核心的核心。从这里朝西走是市委政府和省委省政府,向北是明朝的王宫,南面锦绣河就是杜甫《江畔独步寻花》的那条江。而东面则是c市的商业中心,林立着无数高楼,什么巴黎春天、老佛爷。

和周围的高楼大厦不同,太古里却是一片仿古建筑,都是西南民居形制,古色古香,已经成为c市的一处旅游经典和城市名片。但一入夜,这里霓虹灯闪烁,历史和现代、过去和如今交融在一起,让人有一种如梦如幻之感。

真因为如此,这里乃是c市的最高档最热闹的去处。

刚停下车,黄叙:“伯母,巧巧,对不起,对不起,路上堵得厉害,来晚了。巧巧,你昨天就回来了,怎么不说一声,我也好去机场接你?”

高巧巧见黄叙来了,停止和母亲的争吵,恢复成往日那副淡淡的神情:“公司安排有车去接的,昨天回来得迟,我也累了,就没给你打电话。”

“接我家巧巧,就你这车?”高母突然发出扑哧一声冷笑,指着黄叙开来的那辆锈得浑身迷彩的金杯:“我家巧巧什么人,坐你这车,她可以,我这个当妈的丢不起这个人。”

说着,就回头看了一眼旁边那辆迈腾。

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黄叙一楞。只见,金色迈腾里霍然坐着邓家明。如果没有猜错,高巧巧母女是他接过来的,说不好这三人还一起吃了晚饭。

顿时,黄叙的眼睛都红了,目光中全是杀气,他将拳头捏得咯吱着响。

邓家明一脸讽刺的样子,甚至还朝黄叙挥了挥手。

看到黄叙一脸狰狞的样子,高巧巧有点吃惊:“大黄,你别误会。我和妈正在这里吃饭,邓家明自己跑过来的。”

“什么自己跑过来的,是我打电话叫他来接我们回去的。”

高巧巧顿足:“妈,妈,你这是在干什么呀,你这不是让大黄误会我吗?”

“误会,真误会了才好。”高母冷哼:“黄叙,我今天把你还有家明叫过来,就是要当着大家的面把话说明白了。你可巧巧已经认识了这么多年,巧巧和你的年纪也大了,按说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黄叙:“伯母说得是,我对巧巧是真心的,只要你老人家同意……”

“同意什么?”高母怒喝:“同意你们结婚,小黄,你又凭什么娶巧巧?”

高巧巧:“妈,妈……”

“住口,这事你别管,妈帮你做主。”高母横了女儿一眼:“黄叙,我就这么一个独生女,你一无所有,难不成我让她跟你吃一辈子苦。你说你对巧巧是真心的,对不起,我怎么看不出来。今日,索性把话说开了。我觉得你和巧巧不合适,分,必须分。”

“妈,大黄。”巧巧突然红了眼睛,里面有泪水沁出来。她平日里在黄叙面前很强势的样子,其实这是盆地女孩子的通病和秉性。可其实,说到底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柔弱的没有主见的女孩儿。被母亲一通呵斥,只顾着流泪,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到巧巧如此伤心,黄叙心中一痛,忙对高母道:“伯母,是的,我黄叙现在是没有什么成就。如果巧巧有好归宿要和我分,为了她好,黄叙也没有什么话好讲。爱她,就是要给她幸福。可是,别人还好,邓家明人品有问题,那天打麻将的时候,他还偷巧巧的……这不是变态吗?”

听人提到自己的名字,坐在迈腾里的邓家明又得意洋洋地朝黄叙挥了挥手,腕上那枚金表简直闪瞎了人眼。

“人品?黄叙,难道你人品就能好到哪里去了?”高母突然铁青着脸喝道:“你别以为老娘眼睛是瞎的,那天我记得清楚,人家家明从到我们家之后就没上过卫生间,一次都没有。还有,在你进卫生间之间,老娘看到巧巧的内裤挂在里面觉得不雅,还想着收起来。可你们催着叫我打牌,就没有管。后脚只你一个人去解过手,然后,巧巧的内裤就钻到家明的包里去。不是你搞的鬼还能是谁,老娘可不傻?”

黄叙吓了一跳,他万万没想到高巧巧的妈竟然是如此一个心细如发之人。也对,麻将高手谁不是这样,不然还怎么在赌坛上混下去,这是必备的职业素质。

顿时,黄叙一张脸都涨红了。

“看看,我说什么来着,果然是他。”高母亲大声对身边的女儿道:“巧巧,这种人,妈怎么放心把你交给他,分,必须分!”

高巧巧不说话,只是抹眼泪。

黄叙忙道:“巧巧,都是我的错,可这也是不得以啊!换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身边钻出了一只苍蝇嗡嗡乱飞乱转,都会这样的。否则,那还是爷们吗?”

“黄叙,我警告你,别骚扰我家巧巧。”高母严肃的声音传来。

黄叙:“伯母,是的,这事是我不对,我可以向你向巧巧道歉,也请你们理解。不过,伯母,你老人家可是答应过我的,只要我在年前买一套房子,就答应让巧巧和我结婚。”

“是,我是说过这话,可现在改主意了。我等不了,巧巧等不了。家明既然已经洗刷了身上的冤屈,就可以列入考察对象中。说起房子,人家早就买了,可比你口中的保证现实。还有,我可不想看着巧巧坐你这辆破车。如果这样,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说着,高母轻蔑地看了黄叙那辆破金杯,又看了一眼邓家明的迈腾。仿佛是在说,这样的车才配得上我女儿。

黄叙:“伯母,说话可得算话。是的,我现在是一无所有,可我有信心,我能够保证,在年前一定能够让巧巧住上新房的……”

话还没有说完,旁边有一个机械的字正腔圆的声音传来:“亲爱的《下班就唱歌呀》的水友们大家好,么么哒!小帆刚才一口气唱了好几首歌,口已经干了,先休息一下。接下来带给大家的是一款都市伦理感情大剧……”

随着声音看过去,黄叙就看到一张网红脸。

来的正是高举着手机的鲨鱼……《下班就唱歌呀》的女主播小帆。

我草,直播呀!

第四十五章MD智障

说句实在话,这个鲨鱼主播长得挺漂亮的。她个子不高,大约一米六十左右,是标准的盆地女孩子身材,纤细窈窕。

今天的小帆上身穿着一件鹅黄色的薄羽绒服,下面是一条牛仔裤,黑色小皮鞋,披肩长发如同清汤挂面,看起来如同邻家小妹那样可爱。

只那张网红锥子脸给人一种古怪的感觉,下巴尖得可以撞沉泰坦尼克。

这种五官和相貌也不是不好,喜欢的人喜欢到极点,比如小便,比如花柳。可黄叙的审美品位比较传统,他还是喜欢那种鹅蛋脸、杏眼或者丹凤眼的女孩子。

虽说如此,黄叙还是被她的美晃得有点睁不开眼睛。

见黄叙和高母高巧巧一愣,小帆款款上前,将挂在手机下的那个小话筒凑到当事人面前:“小哥,阿姨,我是鲨鱼直播的主播小帆,正在做都市休闲类的节目。请问,我可以采访一下你们吗?”

高巧巧是知道视频直播平台的,也知道这种网络直播惊人的收视率,尖叫一声:“不可以,不要采访!妈,快走,快走,我们换个地方!”

黄叙也回过神来:“巧巧,伯母,要不,这事我们换个地方说……去你家吧。”就要跳上金杯。

是啊,看高母今天的情形是肯定要自己拿个说法。而他黄叙就算脾气再好,可在涉及自己终生幸福的事情上,那是绝对不会退让的。必须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如果实在打动不了巧巧的母亲,说不好要跟她撕上半天。

自然是不肯叫其他人看到。

可就在这个时候,高母却一把拉住黄叙,叫嚷道:“黄叙,你跑什么?不行,今天这事我们必须说清楚了,就算上电视,老娘也不怕。我就是要让全c市的人看看,你黄叙凭什么娶我家巧巧。”

她也不知道直播平台是什么东西,以为是电视台的。却不知道,等下如果直播出去,不但c市,只怕全国的网友都会看到。

“谢谢阿姨,你们继续撕!”小帆微笑着谢了一声,高举着手机继续拍。

一边,高巧巧还在哀求母亲:“妈,走吧!”一边,黄叙心头大急:“拍不得,伯母,换个地方好不好?”

高母就是不依,死死拉住黄叙不说,还一巴掌抽到高巧巧伸过来的手上,继续喝道:“买房买房,你说得轻巧,现在c市的房价你又不是不知道。黄叙,我问你多少钱一个月,两千还是三千,一套看得过去的房子算下来,怎么也得两百多万,还得装修,还得买停车位,你有钱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前一阵子做生意亏了本,欠了四十多万块外债。”

黄叙:“我什么时候欠外债了?”

“老大,老大,网上好热闹啊,你看!”花柳兴冲冲地从金杯车上跳下来,将从小便手头抢的ipad凑到黄叙跟前。

花柳和小便先前见高巧巧母亲大发雌威,心中畏惧,躲在车里不敢下来。此刻,见网上闹得厉害,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再也认不住,怪笑着下车。

ipad屏幕大,这下,黄叙看得清楚。

只见,里面霍然是自己和高母那张愤怒的脸。

整个屏幕上全是弹幕在飞:

“23333。”

“6666。”

“原来是老丈母和女婿撕b啊,我喜欢!”

“咦,女主角好美,女神,收下我的膝盖吧!”

“放开那个姑娘,换我来!”

“辣鸡!小帆才是真女神!我不是针对谁,我的意思是,你们所有的人都是辣鸡!”

“对了,那男的真丑。这年头,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黄叙只看了一眼,气得鼻子都歪了。

花柳看得直乐,不过,他的笑容很快就凝固了。

又有水友弹幕:“那个举平板的,猥琐相当猥琐的那个走开,别挡道,什么都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