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24章 黄叙大惊:老三

第24章 黄叙大惊:老三

间里种水果啊,水果可比蔬菜贵多了。比如车厘子,就是澳洲大樱桃,一百过块一斤,算下来,一块多两块一颗,简直就是吃金子。只需种上几十亩这种水果,又是有机生态绿色产品,这价格还得往上涨。我真是笨啊,怎么没想到这个。

黄叙:“马老板,你这里有没有果树苗?”

“有啊。”

黄叙:“有没有车厘子。”

“这个还真没有,樱桃树打理起来很麻烦,又长不了多高,没办法造型。”

“这样啊,那么,你这里还有什么果树?”黄叙有点失望。

马老板:“桃树苗你要不要,我这里种了不少老桃树,胸径都在一尺左右,两米高。今天咱们是第一次打交道,就收你一万块钱一棵好了。”他一边说话,一边带着黄叙在苗圃里拐了个弯,就到一个用篱笆隔起来的苗圃田里。

一看到里面的桃树,黄叙就喝了一声彩:“实在是太漂亮了!”

里面大约有三十来棵老桃树,高约三米,一棵棵生得蜿蜒盘旋,黑黝黝的树干如同飞翔的苍龙。

虽然现在是冬季,可桃树却还长着绿叶,在阳光下看得人身心俱绿。

马老板也是个妙人,他在桃院里用竹子和茅草搭了个小亭子,又挖了条水渠,引来清水。水中有一群小鱼游戏玩耍,如若空悬其中。

可以想象,待到阳春三月,满树繁花摇曳落下,“桃花流水鳜鱼肥”又是何等的美景?

一时间,一想性格厚重沉稳的黄叙也激动起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也要在次元空间里照样弄个这样的院子。累了倦了,提一瓶五粮液,就一碟怪味胡豆,醉卧花下,偷得浮生半日闲。

现代社会的都市人心中都有一个归田园居的梦,这也是黄叙的第三个梦想。只不过,在寸土寸金的市,要弄这么一个院子,一个普通小白领也没有那个经济实力。

如今,这个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梦想就要变成现实了。

只不过,要实现这个梦想,需要自己一手一脚耕耘、建设、种植这又是另外一种乐趣啊!

马老板:“其实,这几年房地产热已经快要过去了,房价开始稳定。市的新开楼盘也没有以前那么多,我们的花木生意也比往年差了些,价格也下去了,正是入手的好时机。前年这些桃树开价就是两万,现在算是腰斩了。”

黄叙这才清醒过来,一万一棵,开玩笑?我手头总共才十五万,如果都用来买树,马上就会破产。而且,我有次元空间的山川元气在手,桃树想长多高就长多高,想长多大就长多大,需要高价买你的成树吗?

看着马老板热切的目光,黄叙也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就道:“恩恩恩,不错,不错,可以考虑。我先拍下来,回公司请示下领导。”说着话,就掏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又装出随口一问的样子,道:“马老板,我想起一件事,我家有个堂兄想搞种植业,说市的桃子不错,想托我给他买些小苗回去,你这里有没有。一客不劳二主,如果有,就从你这里买一点放车上拉过去。”

“有有有,咱们市的桃子全国第一,那是顶刮刮,你要多少?”市的龙山驿是全国有名的水蜜桃基地,味道非常好。马老板道:“对了,你要什么品种。我这里有啤酒桃、映霜红、金秋红蜜、永莲红。”

“我是外行,我那堂兄也就是叫我买些苗子回去,反正好吃、个大的就行。”

马老板:“其实,刚才我说的这几个品种虽然好,可种的人实在太多,也成果的价格一跌再跌,再种也没什么意思。我倒是有个主意,我这里刚栽了一批蟠桃,是从安徽那边进的种子,刚育了苗。蟠桃你知道吧,就是孙悟空偷吃的那种。哈哈,我叫工人给你把车装满。”

说干就干,很快,苗圃的工人们就把黄叙的那辆金杯车后排坐凳放平,把两百多根蟠桃树苗装了进去,最后还洗了车,服务很是不错。

还好树苗不贵,一颗六块五,总共一千二百元。

谢绝了马老板留自己吃豆花饭的邀请之后,黄叙把车开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心念一动,将所有的果苗收入次元空间内,自己也迫不及待地进入其中。

这些苗子可不能放太久,得尽快种下去。

次元空间现在有一百五十亩地大这两百根蟠桃树也用不了这么大地方。黄叙想了想,种树需要水源吧,就将苗圃设在那口半亩地的水潭边上。

如果不出以外,黄叙将来会在水潭边上搭和凉亭,再起个房子,装修了。等到三九和三伏天的时候进来住上几天,度假。

他以前也没种过地,不知道该怎么鼓捣。只得提起锄头挖一个坑,就埋一根树苗进去。

这些蟠桃树木有一米高,铅笔粗细,按说种起来也不麻烦。

但黄叙是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小白领,体能不太好。上次在4工地扛塑料扣板上六楼,虽说有次元空间作弊,来回跑,回家之后脚肚子还是酸痛了好几天。

一口气种了五十多颗桃树,只感觉腰都快直不起来了,手臂也软得没力气。再加上次元空间里的气温恒顶在二十六度左右,浑身都被汗水给泡透了。

身上的衣裳再也穿不住了,黄叙索性脱了个精光,跳进水潭里美美地泡起澡来。反正这片悠悠天地就他一个活物,也不怕走光。

泡了半天,看着剩余的苗木,黄叙有点发愁。自己平日里也没有怎么锻炼,光这点活就让他累得够戗,等所有的果苗种完,还不直接瘫软在地。

这才是开始,今后如果再种其他中午,把一百五十亩地全种满,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再说了,我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和闲心弄这个?

诶,我也是笨了,怎么只想着自己弄,干嘛不用机器?

想到这里,黄叙急忙从水里跳出来,穿好衣服,驱车再次回到那个小镇,找了农机门市,买了台手扶式拖拉机,一台播种机,一台潜水泵,一台柴油发电机,再买了一桶柴油,扔进次元空间里。

盆地多山,农田分割得很碎,不适合大规模集约式耕作。所有的农机都是单人操作,显得很袖珍,正适合黄叙使用。

现在问题就简单了,只半天,黄叙就学会了如何用小型手扶式拖拉机把地翻了,然后将盛夏的蟠桃树苗插了下去。然后用潜水泵抽了水,浇树,齐活。

机械是节约了许多人力,但还是有点累。当然,看到黑土地在拖拉机后面的犁铧下如同浪花一样翻涌,看着树苗如同士兵整齐地对自己致意,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乐。

将这个不毛之地的次元空间开辟成世外桃源,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黄叙已经爱上了这个工作。看了看手机,已是下午五点。

最后就是将手头的最后一条山川元气施在蟠桃树苗上,等到硕果累累的丰收。

<

第四十二章妖雾又重来

次元空间里手机也没有信号,等黄叙从里面出来,手机不住震动,点开一看,好十条信息,有小便,也有花柳打过来的。

不过,还是没有巧巧,黄叙略微有点失望。

这两个小子和黄叙同处一室,每天早晚见面,又在同一个公司同一座大厦上班,有什么事情一般都是当面说的,难道家里出了什么事这么急打电话过来?

小便这人脑子不是太好使,遇到事情也说不清楚,黄叙也没理他,直接拨通花柳:“老二,这么急,怎么事呀?我有事在城外。”

花柳:“老大,大场面呀,你还是快点回来吧!”他的声音里有种压抑不住的兴奋。

黄叙一惊:“是不是那盆仙人掌又怎么了,你跟我视频吧,切个镜头给我。”他有种预感,镇室之宝又有了不得了的变化。那么,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难不成它还再疯狂生长,这还有王法吗?

“没事,没事,那盆仙人掌还是那鸟样。”花柳换成了视频。镜头中,那一大丛仙人掌依旧和早晨那边大小,没有任何变化。

这让黄叙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不过,隔着手机的屏幕,黄叙还是发现不对。这盆仙人掌已经被移植到楼下院中的花坛里。几个老头老太太正围着花坛指指点点。

黄叙大惊:“老三,你是不是向电视台或者报社报料了,这有意思吗?”

“老大,你回来就知道了。”花柳一脸色的严肃。

黄叙痛心疾首:“老三,这事你糊涂啊。等一上了电视或者报纸,咱们会被世人当成正龙拍虎的骗子的。到时候,你我还怎么见人,还怎么去上班,那不是有成为同事口中的笑柄吗?”

次元空间是黄叙心目中最大的秘密,自然不希望被人发现。

花柳:“老大,电话里说不清楚,我这里信号不好,你还是快点回来吧!”

黄叙心急火燎地一脚地板油下去,可惜十五年车龄的金杯实在不给力,马达声是声嘶力竭,可速度怎么也快不起来。在路上跑了一个小时,总算到了家。

预料中的记者、摄影机和大两围观群众并没有出现,仙人掌已经移植到院中花坛里,看不出有任何异样。

黄叙松了一口气,跑上楼,开了门,小便和花柳都在客厅里。

花柳如往常那样斜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小便则坐在台式机前玩lol。好不容易把碍事的仙人掌挪走,终于可以玩网游了,小便打得满脸狰狞,音箱的声音开得很大。

黄叙:“你们两人没叫记者啊,这么急叫我回来做什么,什么大场面,害得我晚饭都没有吃,神经病嘛!”

“吃吃吃,都什么时候了老大你还吃得下去饭。”花柳收起收机,正襟危坐,难得地严肃道:“老大,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你可得有个心理准备,不许生气,也不许难过。”

黄叙:“你在说什么,都听不明白。”

花柳:“巧巧她,她……”

“巧巧怎么了。”黄叙问。

这个时候,突然,正在打游戏的小便猛地转过头来,厉声呵斥:“老三,话不好乱说的,出了事情你负责!”

花柳气道:“纸包不住火,反正老大早晚都会知道的,咱们瞒他又有什么必要。可恶,高巧巧实在太可恶了。”

黄叙更是莫名其妙:“究竟什么事呀,巧巧怎么了?”

花柳:“老大,其实……其实巧巧昨天就已经回c市了。”

“什么,昨天就回来了,不可能吧,我昨天中午还跟她通过电话,问她如何,巧巧说她正忙着呢!”黄叙一呆:“老三,你是不是弄错了?”

“弄错什么,昨天巧巧就回公司去了,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当时你不在。”花柳气得脸都红了。

黄叙心中一个咯噔,又有些惆怅:“巧巧去g省出差之前和我吵过一架,看来到现在她还没有原谅我,就连回家也不跟我说。女孩子嘛,总爱发点小脾气,巧巧和人在一起六年,她的性子我最清楚。下来说几句好话,陪陪她就过去了。”

“你还去找巧巧呀,老大,别白费力气,人家都有人了。昨天下班的时候,老二看到一个男人开车过来接巧巧。”花柳的脸由红转为铁青:“老二,把你偷拍的照片给老大看看。”

黄叙脑袋里嗡地一声就炸了,接过小便递过来的手机,好半天才看清楚上面的照片。

这一看,心立即像被大雷击中,整个人都蒙了。

却见,照片上是一辆迈腾,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拉开车门,正殷勤地请高巧巧上车。那人,赫然正是邓家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黄叙才感觉到小便正不住摇着自己的身子:“老大,老大,你怎么了,别吓我!”

“不可能,不可能,巧巧回家怎么不跟我说,还有,她怎么可能和邓家明在一起。”黄叙深吸了一口气:“一定是你们误会了,对的,肯定是。你们看,巧巧的表情一脸的不乐意。”

花柳冷笑:“都是老同学了,巧巧我们还不知道,对谁都是一张冷脸。昨天咱们忍了一晚上没跟你说,现在实在是憋不住了。”

小便:“对,我也憋不住了。草,老大,你这头上可有点绿。****仙人板板,老大你认识这个男的不,说一声,老子去锤他一顿。”

“不用,不用,一定是什么误会,我给巧巧打个电话。”黄叙定了定神,感觉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对于自己和高巧巧之间的感情,他还是有信心的。

电话通了,却是高巧巧母亲的声音,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和恼怒:“黄叙,你还好意思打电话过来,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再骚扰我家巧巧了。”

那头隐约传来高巧巧哀求的声音:“妈,妈,你让我跟大黄说一句吧!”

高母:“说什么,又有什么好说的,婚姻大事可是关系到一辈子幸福的。这种人,你跟了他那可是要吃苦的……也对,有的事情当面说清楚最好。黄叙,你要想见巧巧也可以,我们现在在太古里吃饭,你有话过来说。”

声音很响,震得黄叙耳朵一疼,心中好象也明白了:看来,还是巧巧的母亲从中作梗,我说呢,巧巧和我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可能说移情别恋就移情别恋。看来,巧巧也是受了她妈的逼迫,逼她和邓家明交往。我只需拿出诚意,打动老丈母就好。

想到这里,黄叙心中一松,急忙开门朝外跑。

小便和花柳在身后大叫:“老大,等等我,等等我,千万别冲动,千万别冲动。”

“我们也去……护驾,护驾!”

三人挤在金杯上,一路黑烟朝太古里奔去。

黄叙心中窝火,高巧巧的母亲看不上他,这一点自己也可以理解,谁叫我黄叙以前混得不如人。可是,那邓家明有什么好,不过是一个小经理而已,算得了什么。你要让自己的女儿换男朋友,换别人都好,怎么又去找邓家明。

这算什么,当我黄叙什么人,这不是给我上眼药吗?

第四十三章下班听歌呀

闷着头开了半天车,黄叙心中的怒火在渐渐平息下去。他这人为人宽厚,脾气也好。大约是因为在总务科工作了这几年养成的职业习惯吧,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会下意识让自己冷静下来。

从电话中得知,这事或许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样。自己和巧巧那么多年的感情,她肯定是不可能和自己闹分手的,一切都是未来老母所为。不然,刚才她为什么死活不肯让高巧巧和我黄叙通电话?

一想到高巧巧的母亲,黄叙就大觉头疼,也不知道该如何对付。

车中三人都没有说话,气氛仿佛要凝滞了。

花柳有点经受不住,忍不住叫了一声:“草,不就是失恋吗,搞得跟死了人似的。天涯何处无芳草,兔子不吃窝边草。老大,我早就叫你寻找新水源,你以前就该先谈几个备用。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高巧巧这口竹篮子里,风险实在太大,现在麻烦了吧?”

黄叙:“什么失恋,我失恋了吗?”

小便:“老三,老大是个专情的人,别当人人都跟你一样是花心大萝卜。你这个人,只要是个女的都行,再这么下去,估计以后也找不到真爱。”

“得,你们两张嘴,我也争不过。”花柳打开手机,点了半天,有一个女孩子的歌声传来:

“……其实很简单其实很自然

两个人的爱由两人分担

其实并不难是你太悲观

隔着一道墙不跟谁分担……”

说句实在话,唱得不太行。这是一首男声歌曲,由女孩子来唱高音的部分还可以,低音就有点难看了。又干又涩,简直就是两片纱纸在相互摩擦。叫人听了,感觉就好象被人在嗓子眼里塞了一把牛毛,咽不下又吐不出。

黄叙禁不住皱了一下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