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9章 就领着黄叙进了院子

第19章 就领着黄叙进了院子

样嘛!

本来这一带都是农田和茶院,随着这十年以来的经济发展,所有的土地都被圈了起来,用着开发。

不过,这里距离市中心实在有些远,配套设施也跟不上,班车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有。

宋青阳和石珍是县人,但他们企业所在的石板坝镇离市比离县城关镇要近得多,所以就将家安在市。实际上,县的大老板们的家都在市。反正两地相距也不远,开车也就一个小时,并不影响生活。况且,住在市这座国际性大都市,眼界和信息资源却又大大不同。

距离4项目经理部失火已经过去了四天,在医院呆了三日,医生经过详细的检查之后,觉得黄叙和林妮娜身体已无大碍,在二人的强烈要求下,只得同意他们出院。

经过病房那尴尬的一幕之后,林妮娜觉得黄叙虽然说起话来有的时候吊二郎当,其实品行很是不错,对他的观感也是非常好。出院的时候再次感谢了黄叙不顾个人安危救自己出火场,并说有机会请他吃顿饭。

黄叙哈哈一笑,道,吃饭的事情以后有的是机会,也不忙于一时,你还是先养好身体再说吧!

在火场中,黄叙一感觉身体不妥就跑回次元空间换气,就这样到现在肺管子里还火辣辣地难得很,更别说她了。

林妮娜只得点点头,说也好,等大家都彻底痊愈再聚,各自收拾好行装出院。

集团公司考虑到二人的身体状况,额外又给了三天假。

趁这三天的假期,黄叙决定先把石珍这件事情给办了。

融合了次元空间的山川元气的减肥药在小黑身上实验之后,效果只能用神迹二字来形容,对拿到这一百有十万花红,黄叙有强烈的信心。

当即就拨通了金健康的电话,打听在什么地方能够找到石珍。

听到黄叙问,金健康大为奇怪,说黄叙你找石董事长做什么。

黄叙回答说,健康,我前一阵子不是在经营一辆货车吗,还借你家那块地堆放过钢材。可惜啊,最近情况不太好,亏了不少,没办法,只得把卡车给卖了。你也知道,巧巧说了,我一天不买房她妈就不同意我们结婚。健康,我这段时间做梦就想着怎么赚钱。石董事长和宋董事长不是闹离婚,要把厂子给卖了吗?我寻思则鞋厂里肯定有不少用剩的边角余料,比如皮革、纺织品什么的。两个董事长急得卖厂,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单过,这些材料肯定是比市场上便宜。想买一些回去,吃点差价。

“谁说他们要卖成单过了,就算他们想离婚,县里的几个老大也不会同意的。”想起自己得罪石珍,吃了她手下保安一顿老拳,金健康就气不打一出来。又唠叨道:“大黄,你成天想着赚钱,都走火入魔了。做为老同学,我有机会得劝劝巧巧,实在没必要把你逼成这样。哎,房子、钱,依我看来都是虚的,易求千金宝,难得有情郎,你们这么多年,能够走到一起也是不容易。”

说了半天,金健康就给了黄叙石珍的电话号码,又给了现在这个地址。说石珍和宋青杨现在就住在这里,自从二人开始闹离婚之后,石董事长无心视事,整天呆在家中,只要过去,一准找着人。

黄叙立即拨通了石珍的电话,说自己是金健康的同学。

石董事长之所以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坐拥亿万资产,情智双商自然过人。那日打了安监局的人之后,她心中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就说你好你好,你有什么事吗?

黄叙自然不会再扯要收购鞋厂边角余料的事情,对付这种大人物,单刀直入最好。

就道:“石董事长,我听健康说过你的事情。其实,我即不是执业医师也不是修行人。只不过是出身于中医世家,得了师门和家族的传承,对于疑难杂症有些心得,想过来试试。如果你同意,说个时间。”

他是这么想的,石珍这样的人物自然精明得紧,疑心病也重,要想让她服药只怕不那么简单。你说你是和尚、道士、修行人,那么,拿你的身份证明给我看看。如果是医生,资格证书呢?

如果说自己是中医,又是家传的医术,倒也可以避免身份上的麻烦。

那头,石珍沉吟了片刻。她打了金健康,感到不好意思,看在他的面子上,就道:“好,你可以过来试试。如果真有效果,我也不吝惜包一个大红包作为感谢。”然后就和黄叙约到今天见面。

在确定好此事之后,黄叙事先还得做好准备。

首先那一版减肥药就得处理一下,虽说上面都是外文,可石董事长手下那么大一家公司,自然不缺人才,只需找人一看,就知道这东西的来历,也显不出黄叙的手段。而且,这些胶囊实在太有现代感了,和玄幻高妙的中医根本就不搭嘛!

所以,黄叙索性将那九颗胶囊里的药粉抖了出来,以三颗药粉一包用黄纸包了。最后,又弄了点朱砂,用毛笔蘸了,仿照网上道家的鬼画符画了上去。然后又去古玩店买了个赝品青花瓶装了,倒显得高大上。

弄好药之后,个人的行头也需改换一换。否则,一身西装跑上门去,怕是要被人当成推销保险和办信用卡的银行职员,也无法获取石珍的信任。

于是,黄叙就找人做了一身唐装。

佛要金装,人靠衣装,他一身青色对襟褂子,脚踏元宝布鞋,手中把玩着一把折扇,倒也显得儒雅英俊。

可惜走到别墅区门口的时候,保安看他的目光却没有任何尊敬之意,喝问:“找谁?”

黄叙忙说自己是石董事长约来的,又报上石珍的门牌号和自己的姓名。

“等着!”保安拿起电话给石珍打了过去,问了半天,确定有这么回事,才一挥手放黄叙进去。

黄叙谢了一声,忙找里面走去,背后传来几个保安指指点点的声音:“又来了个骗子。”

“恩,这几天,165栋的业主怎么尽招些乱七八糟鬼眉鬼眼的人进来,一会儿是道士,一会儿是和尚,一会儿是风水先生?”

“对了,听说165的两个业主正在闹离婚,昨天晚上还打起来。估计是女的那个觉得家里的撞了煞或者风水不对,找人过来看看。”

“应该是的,对了,165栋今天很热闹,一大早就来了不少人,听说等下还有个什么龙门派的大师要过来,听说这位大师是咱们市玄真宫的宫主,都八十多了,看起来跟活神仙一样。”

“啊,玄真宫的老大都被请过来了,这得多少钱呀?听说,这个大师头发胡子都白了,老帅老帅的,人家那打扮,那年纪,那身份,才能把人给忽悠了。刚过去的这人三十岁都不到,也想过来骗钱,可能吗?”

“扑哧,想钱想疯了!”几个保安小声地笑起来。

“龙门派,道家,他们的祖师爷好象是射雕英雄传里的丘处机。”黄叙听到背后的议论,一愣,心道:“石珍果然了不起,连这种人物都请得来。再家上今天她家里有不少人,竞争真激烈啊!”

当下,就凝下神来寻路。

从外面看,这个别墅小区确实偏僻,周围跟大农村一样,但一走进去,黄叙这才被里面的景物惊得呆住了。

只见别墅区中道路阡陌交通,有汽车道,有步行道,在花树、修竹中蜿蜒盘旋。

通常是走上几步,穿过一片树林,眼前一亮,就是一座低缓的小丘陵。

顺着石台阶翻过丘陵,下面却是几个大水塘如同几颗绿宝石点缀在视野里。水塘里种着睡莲,虽然已是冬季,没有花,可叶子依旧一片碧绿。几只黑天鹅在水中玩耍嬉戏,见黄叙过来,长鸣一声,联翩飞上天空。

这哪里是别墅区,分明就是座大公园嘛!

在那些绵延起伏的小丘陵的山腰和山顶散落着一栋栋别墅,都是红瓦白墙,一排南欧田园风光。

作为在地产界混的,黄叙对这个楼盘略有耳闻。据说,这里的别墅价格贵得离谱,起步就是五百万一套,最贵的两千多万。

“住在这种地方,住在这样的房子里,那才叫生活啊!黄叙,加油!”黄叙捏了捏拳头,顺着路牌,找到了石珍的房子。

165栋位于一个小丘陵的顶上,站在门口,视线极为开阔。

这是有一栋四层楼的别墅,大户型,从外面看过去,至少有五百平方,价值两千万吧。这还不包括装修,如此大的面积,装修费至少千万。

对了,不止五百平方。这栋别墅应该还有两层地下室,用做娱乐室、酒窖和车库。

走到门口,同一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家政说明来意,那个大妈道:“哦,你就是黄叙。石董事长刚才已经跟我说过,你跟我来。”

就领着黄叙进了院子。

院子又是另外一番风景,正中是一个大游泳池。游泳池边上则是一个西式风格的凉亭。和一般亭子里放着石桌石椅不同,里面只一个洁白的浴缸,里面放满了水,有热气氤氲而起。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入户温泉。

在市呆了三年,以前也跑过不少楼盘,黄叙自认为也算是见多识广,可还是有些点吃惊。

他笑眯眯地问:“大姐,石董事长这家不小啊,她起床了吗?”

黄叙今天的打扮不错,而且,严格说来,人也不丑,看起来很精神。大妈对他颇有好感,低声笑道:“还没起来呢,石董和宋懂昨天晚上吵了一架,差点动手。闹到半夜,两人都没有力气。抱着哭笑了半天,又亲了嘴,就回屋去睡了,说是要等会儿再来见你们。”

大妈显然是个很八卦的人,不住摇头:“你说这有钱人是不是都怪,明明打离婚,都变仇人了。可还在一起亲热,这不是小孩子胡闹吗?”

黄叙笑了笑,突然就感觉她话中有什么不对,忙问:“你们这么说来,石董和宋董家里还有其他客人?”

“你进去就知道了。”

推开大门口那扇巨大的沉重的金丝楠大门,黄叙眼睛顿时一花,实在是太亮了。

客厅很大,起码上百平方,所有的氛围灯都开着,照得地板和红木家具闪闪发亮。整个别墅是复式结构,站在客厅正中抬头看去,可以直接看到四楼的楼顶。上面是全玻璃结构,阳光投射而下,加入进灯光中,让客厅亮得纤毫毕现。

一切,都显得如此富贵暴发户式的富贵奢华。

客厅中有一溜小牛皮沙发,上面坐满了人。有道士,有和尚,有穿着八卦衣拿着罗盘的风水先生,甚至还有个鸡皮鹤发的老太婆手中拿着一个插满签子的竹筒。

奇形怪状,让人恍惚间如同置身于武侠之中。

第三十四章好火暴

靠,这么多竞争对手?

看到乌泱泱一片人,黄叙走到角落里:“麻烦,挤挤。”就在那一个年轻道人的白眼中,一屁股把他给拱开。

年轻道人翻了个白眼,正要发作。旁边那个老道大约是他的师傅,“法器什么的准备好了吗?”

年轻道士不耐烦地回了一声:“准备好了,这话你从起床到现在就不停地问,烦不烦?”

老道人:“今天这趟活儿啊精神给我提起来,千万不能出了问题。等做完法事,我给你买辆奥拓。”

年青道士满面气恼:“我还以为你要给我买奥迪,结果是奥拓,像你这种小气的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不行,不行,这可是一百万。草泥马,必须是奥迪6。”

老道:“你说什么,6,那可是五六十万块钱。草你玛,总共才一百万,你就要分去一大半,凭什么?”

两人开始低低地争吵起来,听到黄叙在旁边一阵大汗:这还是出家人吗,搞不好是水货,而且看这两人是临时组合,也不是真正的师徒。

一百一十万,这对普通人来说可是一笔天文数字,谁能不动心?

看来,在座各位都是奔着钱来的。

又看了看客厅里的其他人,一个胖大和尚正一边捏着念珠,一边低声念经。时不时抬头看众人一眼,目光中全是贪婪和警惕。

那个那着罗盘的风水先生则正襟危坐,装得道貌岸然。

至于那个算命的老太婆,则尽顾着吃茶几上的茶点,连竹筒掉在地上,签子散落一地也顾不得了。

黄叙看得心中好笑,心中也是安稳了。看这些人的样子都不是正经人,说不好是来浑水摸鱼的骗子,光靠看风水、算命、做法师就能让石珍瘦下去,可能吗?

本来,作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受唯物主义教育多年的大学毕业生,对于怪力乱神一类的东西,黄叙是不相信的。可即便连次元空间这种怪事他都碰上了,这个信念也动摇了:或许,这天地间确实有着普通人所不能理解和观察到的神秘存在吧?

如果石珍真的靠非常规的手段,靠着如道法仙术这种东西瘦下去,自己今天岂不是白来一趟。

可看这几个所谓的高人污七八糟,不成人形,只怕骗子的成份居多。如此,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旁边,“师徒”二人还在小声争执。

“不行,不行,奥迪绝对不行,要降一个档次。”

“还怎么降,以往做法事,所有的生意可都是我去找的。”

“你找的又如何,可发事却是我主持的,这才是核心竞争力。降降,否则老道我扭头就走,你怎么搞定,自己赚那一百万。”

“哼,那就降降,奥迪4。”

“不行,不行,3。”

一老一少两个道人讨价还价,一路从奥迪6降到1,才算达成协议。

正在这个时候,一直低头念经的大和尚霍一声站起来:“宋总!”

包括黄叙在,所有人都抬头朝上面看去。

只见,从楼上蹬蹬蹬走下来一个穿着大衣的中年人。如果没有猜错,此人应该就是吉祥鞋业集团的两大董事长之一,石珍石董事长的丈夫宋青杨。

他满面气恼地指着客厅里的众人对家政喝道:“这怎么回事,家里怎么来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人,把他们都给我赶出去!”

那个家政一脸为难:“老板,这些客人都是石董请来的,如果都赶走了等她问起来”

宋青杨大怒:“我问你,这家里谁说了算,你要听谁的?”

主人态度不好,那个风水先生轻咳一声站起来,唱了个大诺:“这位可是宋先生,我看你这屋中的风水布局大有问题。入口位于东北角二黑土,进屋之后,先要拐至正东六白金,这原本是好的。可一旦进入中宫,老夫却发现有个大问题。你看看你这八百中的穹顶,四楼连通,还如何聚气。这人的运势若是一散,那就是挽不回来了。”

说着话,他手中的罗盘还在宋青杨跟前左右晃动,上面的指南针滴溜溜乱转。

宋青杨显然是个有主见的,他经商一辈子,什么样的骗子没有见过。眼神就凌厉起来:“你说我家风水有问题,跟我婆娘长得胖有什么关系?”

风水先生:“正气随着你家这穹顶弥散,邪气自然进入,想必是进了石董事长的体内,这才让石董事长胖起来了。要想破了这局,得将给这个天井装上楼板。”

“笑话,你因为你一句话,我就要大兴土木。你们这种诈骗犯我见得多了,滚!再废话,报警抓你判几年刑。”宋青杨铁青着脸暴喝,伸出手去,直接将风水先生从地上提起来,朝外面一扔。

传来扑通的响声。

黄叙听得大觉同情:这风水先生还真是装逼不成反被草啊!

将风水先生轰了出去之后,宋青杨恶狠狠的目光有落到念佛的那个大和尚脸。

像他这种大人物,亿万资产,手头管着上万员工,身上自然而然地带着威严。大和尚脸色大变,手上的念珠断了,滚得客厅里到处都是。

放过大和尚,宋青杨转头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