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70章 好几次

第170章 好几次

娜眨了眨眼睛,表示同意。

黄叙:“我知道,你是手痒,想把自己的文章写完是不是?”

林妮娜又眨了眨眼。

黄叙这是彻底明白了,他有点气急败坏:“林妮娜,这可不是开玩笑,也不是使小性子的时候,容不得半点错啊!那头的枪手毕竟是一个考试机器,你要相信他,也要相信我,照我说的办。”

林妮娜一脸的无奈,只得再次眨了眨眼,同意了黄叙的安排。

黄叙这才松了一口气,缓缓念道:“文化品牌是产业发展的源泉,文化品牌是精神文明建设的核心,文化品牌文化软实力提升的关键。但是,我国目前文化发展存在诸多问题:如文化原创能力不足,文化创新人才匮乏,政府的扶持力度不足等,不仅不利于文化产业的发展,更不利于提升国际竞争力。因此,建立本土文化品牌,提升文化竞争力对我国至关重要。”

他一句一顿,这一段话念了很长时间。

林妮娜收拾心情,笔在卷子上沙沙地写着。

一段话写完,黄叙对照了一下,见没有任何问题,继续念道:“挖掘优秀本土文化是建立文化品牌的根本来源。民族的文化是民族精神的来源,而现今的本土文化必然由民族精神体现。儒家文化之所以流畅千古,正是由于其中蕴含的民族精神为使人称道……”

如此,差不多一个小时过去,终于到了最后一句话:“只有真正建立起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化品牌,才能切实的为提升国家竞争力添砖加瓦,才能在全球化的背景中脱颖而出,才能最终屹立于世界之巅。”

待到林妮娜一字不漏地誊录上去,黄叙心中欢喜:“大功告成,亲个嘴儿。”

再忍不住,从虚空里伸出嘴来,在林妮娜面上亲了一记。然后,飞快地将耳麦扯了回去。

林妮娜一时不防,低呼一声,一张脸变得通红。

考官道:“零零一九号考生,你有什么事情吗?”

林妮娜吸了一口气,平静下来:“考官,我卷子做完了。”

考官:“零零一九号考生,还有半个小时考试结束,本次考试规定,不能提前交卷,请坐在座位上等着。”

“好的,考官。”

这次公务员考试总算结束了,黄叙对辛博有强烈的信心,看来林妮娜这次是必中的。

看了看天色,已经黑了下去。

黄叙吃了一惊,现在才下午四点半,怎么就黑成这样?

现在,他还有一件事需要做——伏杀五四和元豹。

第三百二十四章圈套

帝都在天朝的最东面,天亮得早也黑得早。

一般来说,早晨四点过天就朦胧亮开,到下午五点就暗淡下去,六点时路灯就要亮起来。不像是在盆地省,八点才算是一天的开始,夏季时,不到晚上九点,天黑不下去。

本来,黄叙的次元空间也依照的是盆地的时间。可一到京城,就自动调整成这边的时间。

今天的天气非常不好,整日都下着小雨。等到黄叙回到次元空间,里面已经混沌不明了。

怪物们已经点燃了柴油发电机,整个次元空间里回荡着轰隆的马达声。基地的大楼、牲口棚、仓库灯火通明。

黄叙抬头朝大厦看去,只见从楼顶到楼下垂着一张长长的广告布,上面写着:“祝黄叙生日快乐。”

还用射灯照着,醒目异常。

另外,宝塔上还拉着彩灯,桃林中还挂着红灯笼。

作为生日庆典的主会场新修的大豪斯更是张灯结彩,室外的草地上摆放几张长条桌。桌上全是水果和啤酒、蛋糕一类的食物。

几个母山羊怪正在大烧烤架上烤着烧烤,她们不停将油和调料刷在上面。

哧哧声中,肉香扑鼻,在空间里回荡,中人欲醉。

黄叙还没有吃晚饭,闻到这个味道,只感觉口中唾沫大量分泌。

次元空间虽大,可这里的空气如此清冽,风又大。可想这肉香定然会传出去老远,五四和元豹嗅到,怕是抵抗不了这种诱惑。

黄叙大笑着走过去:“晚饭已经做好了,真香。”

一号走过来:“主人,你可算到了,大家都在等着想你祝寿讨口酒喝呢,可以开始了吗?”

他身上和头上都包扎着纱布,看起来好象是一具木乃伊,在纱布上还凝着黑色的血块。

黄叙:“哈哈,还没说,真有点饿了。一号,你的伤怎么样了?”

一号苦着脸,故意大大地呻吟一声:“回主人的话,还是疼得紧,手脚都提不起劲来,没有十天半月好不起来。”

黄叙:“其他受伤的人怎么样了?”

一号:“都在床上休息,他们伤得更重,估计一样要休养个十天半月。”

其实,怪物们有强大的再生能力。就算受再重的伤,吃点东西,睡一觉就能好得完全。黄叙和一号之所以说这样的话,是要诱五四他们过来。一号早已经好囫囵了,却故意包着纱布,还在上面洒着牛羊的血,示敌以弱。

黄叙装着吃惊的样子:“这样严重,草他妈的!”就忿忿地坐在椅子上,拿起一瓶啤酒大口大口地喝起来,满面都是烦恼。

他却不知道,就在距离大豪斯远处的尚未收割的玉米地里,有两双已经被饥饿折磨得发绿的眼睛正炯炯地看过来。

没错,着两人就是元豹和五四。

“咕咚!”五四用力的吞了一下唾沫,声音在寂静都听到一丝虫叫的玉米地里是如此清晰。

元豹恼怒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低喝:“小声点,你想让妖怪们发现咱们吗?这些怪物耳朵尖得很,真让它们抓住,咱们说不好会变成大公子被人家连皮带骨吃个干净。”

一听到这话,五四心中一寒,禁不住缩了缩脑袋,哆嗦着嘴唇:“是是是,我小声点就是了……可是师哥,我是真的要饿坏了,已经好几天没有正经吃过东西,再这么下去,可扛不住了。”

“扛不住也得扛,不想变成妖怪们的口中食,就得忍受,难道你想变成第二个大公子?”元豹哼了一声。

他想起索飞被怪物吃掉的一幕,身上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元豹的武艺甚是高强,已经达到宗师级的水准。正如掌门师兄所说,只差一步就到了以武入道的层次了。不过,他的武艺虽强,可心性却甚是浮躁。武艺大成之后经受不了俗世荣华的诱惑,下山投入索家。在做了索家门人的这些年里,手上不知道沾了多上条人命,看到死人原本没有那么大反应的。

可就在前几日他们饿得实在顶不住出来寻食物的时候,本的打算去石块旷野抓几条鱼的,却发现了索飞的汽车。

悄悄摸过去一看,脑袋顿时大了一圈。

只见,几个妖怪正围着一具人的尸体大口啃食。他们先是吃那具尸体的内脏,已经将那人吃成了空腔。

其中有一个浑身金色鳞片的怪物咬开死人的头盖骨,正用手一点一点地挖脑髓。再看那个死人,不是索飞索大公子又是谁。

饶得二人胆大,也被吓得魂飞魄散,再顾不得捕鱼,飞快的逃了。

提起索飞,五四面色大变,只吸了一口气,强自忍受。

可是,远处传来的烧烤香味实在太浓郁,简直让人无法抵抗。

五四忍不住又道:“师哥,这没吃没喝的,咱们就算扛,也扛不多长时间。”

元豹没好气地道:“不扛又能如何,这几日咱们不是没有想过办法。可这里的警备实在太严,好没等咱们靠近,就被人发现了。再说,就算弄到牲畜,也没办法生火,难不成还生吃?”

次元空间说起来大,其实也小。尤其是在夜里,只要一生火,那些怪物在楼上一望,就能轻易看到。接下来,就会集合人马杀过来。

这些妖怪的武艺稀松平常,可力气却大得出奇。单单对付一两个,他们自然是轻松愉快。可只要对手人一多,把他们一围,那怀菜了。

好几次,他们师兄弟二人被人包围,差点没能逃掉。

到现在,经历过大小几战之后,两人身上都带着伤,搞得很狼狈。

“生吃,不不不!”五四连连摇头,这几日,他们不敢生火,就吃了一条生鱼,生啃了几只老玉米棒子了,体能下降得厉害。

到现在,一说话,满嘴都是清水。

再不吃点正经粮食,会疯掉的。

今天看情形应该是姓黄的过生日,他要在这里搞个宴会庆贺。

来了这么多怪物,按说这里非常危险。可嗅到了食物的香味,二人像是中了魔法一样身不由己地跑了过来。

五四舔了一下嘴唇:“师哥,你说,等下姓黄等下会不会喝酒,那些妖怪估计也会喝点。只要他们喝醉了,咱们不就可以过去弄点吃的。”

“不行。”元豹摇头,冷笑道:“这就是个陷阱,姓黄的当我们是傻子,这么弱智的计策要想骗过咱们,可笑!”

听到他的话,五四一愣,接着咳一声:“对啊,师哥你说得是,这肯定就一个陷阱。你想啊,换咱们是那姓黄的,自己家附近藏了这么厉害的两个对手,哪里还有心情吃喝玩乐庆祝生日。还搞得大张旗鼓,这才是欲盖弥彰呀!”

“恩,是这个道理。”元豹点了点头,从玉米秆上扯下一个棒子递过去。

五四接过去,小口小口地啃着,声音含糊地问:“师哥,说起自己家,这他妈什么鬼地方啊,怎么还有妖怪。我还以为妖怪只存在于传说和小说你,想不到还真有这玩意儿,不可能不可能呀!”

“什么不可能,掌门师兄的神通你是见识过的,简直就是翻江倒海。即便连大师兄这样的神仙都存在于世上,有妖怪也不奇怪。只不过,你我以前没有看到过而已。至于这里是怎么鬼地方,谁知道呢……”

五四:“恩,对的,也不奇怪呀!对了,师兄,你说,咱们莫名其妙被姓黄的弄到这里是不是中了他的法术或者法宝。”

“肯定是中了法术,被他弄到自己的洞府里来了。”元豹分析道:“传说中有大修为的真人都有自己的洞府,这种真人在修行的时候最怕别人打搅,一般都会在洞府周围布下迷阵或者结界。想必咱们也碰到了,不然,怎么一跑到边上就好象撞到玻璃墙上,无论使什么办法,都逃不出去。”

“对对对,肯定是的,我以前去见大师兄的时候,恰好大师兄正在闭观修行。一进了他老人家的院子,我转了半天也找不到出路,最后回到原地,就好象是碰到鬼打墙一样。”

元豹点头:“是的,和掌门师兄布下的阵势一样。”

五四继续啃着老玉米:“师哥,我们已经在这里几天了,老是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怎么才能出去呀?”

“你问我,我又去问谁?”元豹也有点丧气。

不过,他还是强提精神道:“五四你也不用担心,再过得一两天,肯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救我们,谁来救我们?”五四好奇地问。

“你这个蠢货连这个道理也想不通?”元豹冷笑道:“你想啊,索大公子失踪了,死在这里。他是什么样的身份,如果索家发现大公子失踪,能不着急,能不调查吗?一查,不就查到黄叙身上去了?”

五四:“可是,查到黄叙身上去和救咱们脱困又有什么关系?”

“我说你是笨蛋你还不承认?”元豹气道:“姓黄的武艺不成,可法术却强,索家派出的人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必然会再去请高人。这世界上的高人,又有谁比得上咱们的掌门师兄?况且,咱们遇到黄叙之后,突然失踪,如果掌门师兄撒手不管,门派颜面何存。所以,我敢肯定,掌门师兄必然出手。”

“啊,对对对。”五四大为惊喜:“掌门师兄神通广大,有他出手,姓黄的必然灰飞湮灭,咱们不就德救了!”

看到他面上欢喜的表情,元豹心中却隐约有点不安。暗道:这姓黄的道术好生高明,单就这里的结界而言,只怕掌门师兄也布置不出来。如果掌门师兄不是姓黄的对手,又该怎么办?

第三百二十五章时间到了

只不过,他这话不好对五四明讲。

甚至在心中安慰自己,掌门师兄一定会来救我的,一定会打败那姓黄的。

这个姓黄的究竟是个什么人,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啊!

这不是洞府,不是,如果真要比拟,那就是地狱,至少对我和五四如此。

……

正想着,那边,黄叙的生日宴会已经开始。

大别墅外面的草地上聚满了奇形怪状的妖怪,有的浑身金色鳞片的,有的头上生角像一头黄牛,有的则长着一张羊脸下颌蓄着长须。

有的怪物会说话,上前就端起一杯啤酒,敬到黄叙面前,高声道:“小的祝主人万寿无疆,富如东海。”

有的则只能发出一声怪叫,只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

那姓黄的抱着一个喷火女郎,得意地大笑,也不推辞,接过酒,就一饮而尽。转眼,一箱子啤酒下肚,他也显得醉眼朦胧。

那女郎元豹自然认识,乃是负责伙房的怪物头子。

他和五四去伙房偷东西的时候碰到过,自然知道这女子也是个妖怪。只不过,这女妖法力还行,已经修出了人身。

看起来前突后翘,叫人直流口水。

今天的她只穿了一件比基尼,露出活宝的身材。

她先是在水潭里游泳,待到宴会开始,就缩进姓黄的怀里,媚眼如丝,极尽挑逗之为能事。可惜姓黄的好象对酒食更感兴趣,每喝一杯酒就吃一个串,口中直叫爽利,对女妖视而不见。

女妖无奈,娇嗔一声,只得撅着嘴用手给黄叙按摩腿部。

“这姓黄的真是个饭桶,吃了这么多肉,还喝了这么多酒。”五四看得双目喷火,又狠狠地咬了一口老玉米。

是的,今天那些家伙吃了太多东西。

转眼,黄叙和众小妖就吃了两头烤羊,十几箱啤酒。

很快,他们就醉得东倒西歪。

有小妖怪实在顶不住涌来的酒意,趔趄地跑到旁边去,哇一声大吐特吐。

吐完之后,就身体一歪,倒在地上沉沉睡去。

不片刻,地上就倒了一大片。

那姓黄叙的咯咯笑着,摇晃着身体站起来:“好醉,好醉,六号,扶我回屋,我要好好地睡一觉。”

“好的,主人。”

进屋之后,因为没有拉窗帘,元豹和五四就看到黄叙直接躺在一楼房间的大床上,好象人事不醒的样子。

那个女妖替黄叙盖上被子之后,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侍侯。

一时间,喧闹的宴会安静下去,四下响起怪物们此起彼伏的鼾声,酒气和着呕吐物的味道随风漂浮,臭不可忍。

唯有半拉羊还放在火上烤着,上面的油脂一滴滴落进火上,冒起一股小小的青烟。

再看那个烤肉的小妖也已经醉得睡死过去,长长的山羊胡搭在火上,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偏偏他还恍然未觉。

这下,五四再也忍不住了:“师哥,敌人都醉了,机会正好啊!咱们索性杀过去,把那姓黄的给干掉了。”

元豹冷笑:“演得真好啊!”

“演,什么演?”

元豹:“姓黄的这是在演戏,他装醉想要引咱们过去。五四,你信不信,只要咱们一进那间屋,地上的妖怪都会醒过来,把咱们堵在房中。到时候,你我还真是插翅难飞了。”

“啊……不会吧……”

元豹:“生死关头,不可不防。如果真那样,里面没有腾挪地地儿,被那么多妖怪一堵,咱们已经好几日没有吃东西,身上没有力气,也坚持了不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