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53章 这个时候

第153章 这个时候

来倒有点不好意思。

她的老妻去了山西,听说要在那边和熟人朋友聚聚,得一周才回。童师傅平日里被管束得严,现在总算可以得几天自由。

这个童师傅黄叙是知道的,好酒,好吃肉。练武之人平日里体能消耗大,必须大鱼大肉受用。据说他二十七八岁涨功夫的时候,一顿能吃两斤肉,干掉六个大馒头。现在老了,依旧食量不减少,说来也怪,竟然不胖,血糖、血压也正常。

黄叙就让一号在空间里捕了一条红鳟,又去超市买了一瓶酒,准备等下在童师那里练完拳,二人小酌几杯。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和二号开了车过去。

京城的天黑得早,下午六点就已经黑尽。

到十点已是暗得厉害,尤其是这一片都是老居民区,不少住户都已经搬走,人少,配套设施也差。一到地头,真是鬼影子也看不到一个。

黄叙让一号留在车里守车,自己则提着酒和鱼上了楼。

童师傅家住在三楼,今天也是郁闷,声控楼道灯坏了,黄叙连跺几次脚都没有反应。只得摸黑上了楼,刚伸手去拍门,门却开了。

原来,门虚掩着。

里面漆黑一片,没有开灯,就看到童师傅端坐在沙发上,闷着头的样子。

黄叙笑着走进去,道:“童师傅,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做什么,连灯都不开。”

童师傅没有说话,依旧低着头。

黄叙有点担心,走过去:“童师傅,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还是没有回答。

黄叙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肩膀,触手处却感觉非常异样。

现在是夏季,所有人都穿着露胳膊的短杉。

黄叙这一伸手摸去正好摸到童师傅的上臂,却感觉一片冰冷和僵硬。

“啊童师傅”

“扑通!”童师傅身体一栽,就倒在地板上。

黄叙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俯下身去,将手在童师傅鼻端一探,却是已经没有了呼吸。

同时,手指上还粘着黏黏的液体,有一种强烈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散发出来。

冷汗瞬间从千万颗毛孔里渗出,同时,有危险的感觉从心中生起。

黄叙也没有思考,几乎是下意识地朝前一跃。

在跃出的瞬间他还来得及回头看去,只见从里屋射出一条黑影,双拳无声无息,绵软无力地朝他刚才蹲下去的地方击来。

“噗嗤”声音不大,恰好落到童师傅胸口上。

接着,就是骨折的声音。

“杀手!”一刹间,黄叙立即明白过来。

那条黑影动作好快,两拳落空,身体如同弹簧一样弹起,又一拳朝黄叙的面门打来。

黄叙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双手捏拳,竖起双肘在身前一合。

敌人那一拳就打到上面,依旧是低低一声闷响。

声音虽然不大,可其中蕴涵的力量何等巨大。黄叙这段时间在童师傅这里学拳,算是初步入门,也懂得如何听劲。

知道知道敌人的拳脚是何等的厉害,这一拳如果落到实处,只怕自己两条臂骨都要被打折了。

就在这个电光石火的瞬间,他急忙使出一个卸力的技巧。

眼前的景物瞬间前移,背心又是一痛,这才停下来。

这个时候,黄叙才骇然发现自己已经被敌人一拳从客厅打到外面的阳台上。如果不是被栏杆挡住,自己只怕已经跌下楼去。

双臂的痛苦这才如潮水般袭来,竟有点提不起力气。

忙挥了挥手,发现没有大碍,心中稍安。

那条黑影被黄叙的双手一阻,停了下来。

借着外面的夜色,黄叙禁不住悲愤地低叫一声:“五四!”未完待续。appxsyd

第二百八十八章双风贯耳

没错,来的正是五四。

只一瞬间,黄叙就明白是怎么回事。

五四和他的师兄元豹肯定是得了索飞的命令,欲要置他于死敌。

这两日,二人还曾经闯进他的房间里。

客厅中的脚印就是他们留下的。

还好黄叙留了一手,每晚都藏在次元空间里。否则,说不好在睡梦中就被他们取了性命。

五四和元豹见在出租屋中找不到黄叙,也不知道怎么摸到他的生活规律,跑童师傅这里来死守。

想来童师傅就是被他们害的。

想起童师傅和自己的感情,黄叙眼睛都红了。

“别叫。”五四低笑一声,摆了摆手:“习武之人,生死相搏,被人打死只怪自己学艺不精。黄叙,是爷们咱们就拉开架子打一场。你如果乱吼乱叫,惊动其他人,嘿嘿……这屋里可有一条人命,到时候索大公子可就要栽到你头上了。”

“童师傅是你害的?”黄叙眼睛里似是要喷出火来。

五四点点头:“正是。”

黄叙:“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五四冷笑道:“小子,武林就这么大点,你一出手老子就看得出你的师门。太极拳小架,京城中也只有童师傅是个行家,想来你就是他的弟子了。咱们在这里一等,果然就等到你了。黄叙,你师傅被我给宰了,要想报仇就过来跟我打。”

说着,就捏住双拳,摆了个起式,低喝:“三皇炮锤,请教!”

黄叙:“你师兄呢?”

五四:“小子,上次我是不小心中了你的邪法,这次再来给我来这一套,只怕没有这么容易。对付你,包括你师傅,我一个人就够了。少废话,来吧!”

话音刚落,人就朝黄叙弹了过去,双拳一合朝黄叙头两侧的太阳穴击来。

招式非常普通,就是一个双风贯耳,但接下来肯定会有厉害的杀着。

像五四这样的国术高手和人对手,一招就能分出生死。

黄叙知道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敌人那边还有一个更厉害的元宝也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当下心中就萌生去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童师傅的仇早晚要报,但不用急于一时。

他心念一动,立即在空间里卷出一物,拦在自己身前。

三皇炮锤,修身先养一口津,定气再把两仪分,定住八卦分四象,玲珑变化散周身,乃是道家内家拳功夫。使拳时沉稳刚劲,内力充实;快猛巧捷,飘忽轻灵。发力气劲合一,刚柔相济,气势勇猛。

就好象利斧破柴,一往无前。

五四这一拳尽显平生所学,和那天被黄叙用石头砸得满头是包的时候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蓬”低沉的声音传来。

感觉自己的双拳顺利击中黄叙的脑袋,将里面的颅骨都打折了。

然后就有热辣辣的液体喷出来,淋了他一头一脸。

“姓黄的可算是完了!”五四心中欢喜,刚投靠索公子,第一替他办事竟如此顺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本来,那日他被二师兄元豹抓住,强令他投靠索飞之后,心中还有点不愿意。

出师之后在市井混了这几年,欺男霸女,收保护废,花天酒地惯了,也不喜欢给人约束。在他看来,给投靠大人物,左右不过是给人当保镖,没多大意思。

可自从进入索家,他才发现其中的富贵是何等之大,这才铁了心要在新主子面前好好表现。

姓黄的触怒了飞公子,杀了他,自己算是从此入了索家眼了。

可是……不对……

收了拳,眼前的情形让他大惊失色。

只见,手下的黄叙已经变成了一只山羊。

这个时候,楼下穿来汽车马达咆哮的声音。

低头看去,黄叙已经钻了那辆跑车里,打着了火。

五四心中一阵混乱:“这头山羊是从那里来的,这么大东西怎么可能随身携带?还有,黄叙又是怎么下的楼,他不怕摔死吗?”

当下,顾不得多想,若在迟疑,敌人就要逃走了。

五四低喝一声,猛地朝楼下跳去。刚落到二楼的时候,右手如同猿猴的臂膀在二楼伸出的雨棚上一搭,横向飞出去,落到跑车后面:“哪里逃……啊!”

这个时候,他背心一疼,竟被一物打得一个趔趄。他刚才人在半空,旧力已尽,新力未生,却是失去了平衡。

“呜!”跑车已经冲了出去。

五四回头一看,又是一只山羊正咩咩的叫着。

原来,刚才打得他一个趔趄的正是这头大畜生。

姓黄的哪里来这么多山羊?

卑鄙的家伙!

五四气得差点将一口血吐出来,一脚将山羊踢飞,提了一口气发足朝跑车追去。

刚跑不两步路,又有一块豆大的石头朝他背心砸来。

好在五四这回有了提防,一闪身,躲了过去。

石头在地上蹦了几下,飞到路边,将一个垃圾捅撞翻,垃圾撒得满地都是。

五四心中更惊:“这黄叙又是山羊又是石头,这些东西他是怎么带在身上的,邪术邪术!”

这不是邪术,没错,刚才在楼上五四双拳朝黄叙头上打来的时候。黄叙心念一动,立即就从空间里摄出一物挡在自己身前,然后朝楼下跳起。

黄叙现在是肉体凡胎,从三楼跳下去,不死也得摔断腿,他也是慌不择路了。等到半空,心念一动,进入次元空间,然后再把自己传送到地上。

接着就跳上跑车,驾车疯狂地冲了出去。

今天晚上他是真正见识到五四的厉害,这就是一个大方家。使用石头偷袭可以不可再,敌人肯定有防备的,再使这样的法子,未必能够奏效。

至于刚才五四在楼上打中那物,黄叙当时本打算摄一快大石头过去的。大约也是因为心慌,再加上有几只羊不知道怎么的从圈里逃了出来,被黄叙随手扔了过去,做了五四拳下亡魂。

汽车动起来,黄叙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看着后面追来的五四,他禁不住心中好笑:你当自己是神行太保,追超跑,不懂科学!

车上,一号:“主任,那个是敌人吗,让我下去吃了他。”

黄叙摇头:“不了,是非之地不可久留!”

就在这个时候,后面的五四突然掏出对讲机吼了一声:“师哥,点子出来了,白色跑车,拦住他!”

这厮冲得如此之快,说起话来竟然不带喘息。

第二百八十九章黑夜激斗

听到五四的大吼,黄叙心中吃惊,看来,那个元豹果然来了。

这可是比五四更厉害的角色,还好,我已经上了汽车,也不怕他们追上。

不对……

黄叙记得童师傅所住的这片小区房屋非常拥挤,只有一条长长的巷子,如果元豹把路一堵问题就严重了。

果然,刚想到这里,只见前面有刺目的灯光射来,然后是响亮的刹车声。

一辆皮卡从旁边钻出来,在前方一横,将巷子堵死。

这一片以前是老厂区,根本就没住什么人,路等也早就被人弄坏了,非常安静,当真是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这些,再冲不过去了。

黄叙也是干脆,直接停下车,跳出去,从空间里摄出一块脸盆大小的石头朝皮卡扔去,同时对车中的一号叫道:“一号,前头我负责,后面那人交给你,宰了他!”

“蓬”石头砸在皮卡车驾驶室顶上,有弹开。驾驶室顿时瘪下去一大片,也不知道里面的人中招没有。

话音落下,一号兴奋地叫一声跳出来:“主人放心,交给我!”

然后转身朝后面的五四迎去,脚步轰隆,在巷子里激起一片回声。

看到冲过来的一号,五四明显被他魁梧的身材吓了一跳。这黑家伙的个子比他还还高一个头,简直就是一头牯牛。

一号也不废话,提去沙锅大的拳头就朝五四的脸上砸去。这一拳去得好快,荡起一片呼啸。

作为国术高手,五四还是比较骄傲的,觉得一个非洲来的黑哥们不外是力气大点,身上的肉厚实点,倒不用放在心上。

可这一拳轰来,听到尖锐的呼啸,就吓了一大跳。

能够一拳激出尖啸声的,一般来说都是顶尖的外门好手,这点见识他还是有的。

不过,为了试试对方的深浅,五四还是一咬牙抬手架了上去。

两条铁铸般的胳膊碰在一起,五四竟被震得身体一歪。心中震撼:这人的力气怎么大成这样?

心中虽然惊骇,但他的后招还是来了。脚一抬,瞬间就踢中一号的下阴。

这一脚踢实,五四心中欢喜。再他看来,这人应该是黄叙请的保镖,估计是练过拳击的外国人。拳击手力气大,抗击打的能力也强。不过,再强下阴中了这一腿,也会让他瞬间失去抵抗力。

可是,这一脚虽然落到实出,可感觉却不对。

就好象踢到皮球上面,一般男人该有的零件,却是一样也无。

黑大汉的身体只是退了退,然后又是一拳打来,直接打到五四的肩膀上。

剧烈的痛楚袭来,五四大骇,肩膀收了收,卸去这股力,勉强保住自己的肩膀里的骨头不被人家一拳轰碎。

但人却被打得腾腾腾,一连后退了好几步。

还没等他站稳,黑大个继续冲来,又是一拳,五四只得再退。

一力降十会,在一号绝对的力量下面,五四这个高手竟然没有还手之力。

说起来长,其实前后不过一瞬间。

见一号死死地压制住五四,黄叙心中稍安,暗想:我上次也是笨了,用什么石头砸呀,早知道就让一号出来把他给收拾了。也是,当时我并未想过要取他姓名。进次,这杂种害了童师傅,我与他不死不休。

前面的皮卡还停在那里,驾驶室凹下去一大块。

可定睛看去,里面却没有人,驾车的元豹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元豹可是一个比五四更厉害的角色,按照童师傅的说法,此人的武艺已入化境,和民国时的国术大宗师同一水准。

自己吃他隔山打牛一掌,差点没活着回家。

对上这种凶恶的敌人,由不得他不小心。

黄叙提起精神慢慢靠过去,只待元豹一露头,就一阵石雨砸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皮卡车那头传来元豹的声音,似是恨铁不成钢:“五四,你一练内家拳的人和黑大个比什么力气,那不是以己之短攻彼之长,掌门师兄教你的武艺你都忘记了吗?”

“着!”黄叙大喝一声,觅着方向,将一快大石头砸了下去。

“蓬!”地上腾起一片灰尘,在昏黄的路灯灯光中,有水泥碎片飞上半空。

显然,这一石落了空。

同时,身后传来一号的大吼。

黄叙忍不住回头扫了一眼。

就在这个瞬间,后面的战局又发生了变化。

只见,一号一拳打出去,五四双掌一摊用掌心接了这一拳,身体也被打得退到墙边。

好个五四在这刹那使了个云手,化解了这犀利的一拳,右腿蹬在墙壁上,稳住身体。

然后一转,右手在一号的手轴处一拉一甩。

一号使老了力,砰一声,整张脸就撞在墙壁上。

太极拳云手,很漂亮的借力使力的工夫。内家拳发展到现代,经过现代高度发达的信息传播,各家各派的拳术几乎没有秘密可言。只要你想学,无论是在网上收,还是直接去书店买本书,就可以照着学,学的还是正宗工夫。

当然,国术届有种说法,假传万卷书,真传一句话。各门拳术中使力的法门,还得靠师傅口传身授。

问题是,到五四他们这种程度的高手,一法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