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50章 到现在

第150章 到现在

黄叙叹息:“我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人家都是勋贵市家。而且,世家联姻涉及何等之大,我又做得了什么?”

“不不不,还是可以的。”柳花眼睛发亮:“只要老大你点头,我保管有法子让索飞绝了娶林总的念头,死了这条心。”

黄叙一震:“你说。”

柳华:“只要林总能够考上公务员,老大,你忘记了,上次我们和小一一吃饭的时候问过你的事情。”

黄叙:“作弊,你是想让我帮林妮娜在公务员考试的时候作弊?”

花柳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这样。老大你不是会一手高明的魔法吗,如果能够知道考试题目,然后将题目带出来。我们在外面找答题高手一一做好,然后你再把答题带进考场,带给林总就是了。”

黄叙:“这是也不难,可是就算林妮娜考上公务员又有什么意义?她现在已经是悬镜公司京城分公司的董事长,难不成考上公务员还能去做基层小干部。人往高处走,她却偏往低处流,你把我都弄糊涂了。”

“什么基层公务员,你还真把林克家族看轻了。”花柳冷冷地笑起来:“我朝太祖建国以来,全天下有几个元帅,几个大将。十大帅,十大将,这二十个姓氏才是我朝真正的豪门。如今,这二十家经过这七十年的斗争,还剩几家?”

“林家这几年之所以衰落,那是因为家里没有人才。林家的老大,也就是林总的父亲无心仕途,只肯在大学教书育人。而且,他的政治能力也差,就是个学究。至于其他人,都是不成器的。大多是林海洋这种纨绔子弟,只顾着寻欢作乐,没有任何追求。”

“说起来,这林家也就林总算是个人才。只不过,她以前没有表现出来罢了。如此,林老太爷就算想扶持家中子弟,也不知道该扶持谁。”

“老大,如果林总能够考上公务员,我敢保证绝对能够入老太爷的法眼。只要林总说服老太爷,事情就好办了。”

说到这里,花柳猛地刹停汽车,道:“老大你大概还不知道,如今悬镜司的头儿出缺,不少世家子弟都在争取。这个机关虽然职位不高,却非常要紧,那就是锦衣卫、东厂。如果林老太爷点头,这个司长林总肯定不成问题。我有信心,能够说服林总去参加考试的,只要你答应帮她这个忙。”

“啊!”黄叙一脸的震撼:“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花柳道:“没错,现在林家和索家联姻,不外是想利用索伦入元老院的权势,保持家道不至于中落。其实,林家这几年也有衰落的迹象,不得不采用这样的手段。没办法,家里没人才能够将这个家业撑起来。这半年来,林总在公司的表现很是抢眼,老太爷对她很是满意。如果林总能够考中公务员,说不定就会让老太爷突然醒悟,其实,林家的第四代还是有人才的。”

“如果林总能够做悬镜司的头儿,朝廷元老院换届,都要给林家的面子。再过得十年二十年,林总在那里把根基扎牢了,林家将会重振家威。林老太爷肯定会立即醒悟过来,咱们林家本就是世家,本就是豪门,根本没必要牺牲家族中最强者去讨好索家。”

花柳一把抓住黄叙的手,激动地说:“老大,帮帮林总吧,你可以的,我我我,我也不忍心看到她将来嫁给索飞那个畜生之后郁郁一生。不,我不忍心,你忍心吗?”

黄叙突然一笑:“老三,你刚才不是急着要给我买飞机票吗,现在又让我留下,你究竟是让我走还是不让我走?从头到尾,我都没说过要离开京城。还有,老三,我黄叙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但凡弟兄们求的事情,从来不回推辞。”

花柳大为惊喜:“那么老大你这是答应了,好好好,太好了,我下去得合计一下,看看这事该怎么弄?”

黄叙:“对了,林妮娜的公务员考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又是什么时候报名?”

花柳:“十天之后,明天下午五点是网上报名截止日期。”说到这里,他面色大变:“我得快点去找林总,说服她尽快报名。”

黄叙:“你就别送我了,快回去吧。”

花柳:“可是老大你刚才都被索飞的两个打手打得吐血了。”

黄叙:“我不要紧的,自己能动,这就去医院。”

“好吧!”

等到花柳离开,黄叙还是感觉身上一阵阵难受,有种想呕吐的感觉。他心中有点害怕,怕自己受了内伤。急忙就近找了家医院,照片、ct下来。医生告诉黄叙说就是一点轻微的内伤,不要紧的,吃点药,顺便挂点水养得几天就好。

黄叙心想,我都被人打吐血了还不要紧。

自从次元空间到手之后,他接触到一个神奇的世界。道术、武功、神话传说中的鬼神精怪,而小千世界本身就是不可思议的存在。

自己的身体经过科学仪器检查虽然没有大碍,但他心中还是不塌实。至少,他现在还是感觉疼得厉害,且身体阵阵发虚。

又吃了医院开的药之后,他觉得还是去见童师傅稳妥。

黄叙中的是内家拳中最著名最神奇的隔山打牛,而童师傅就是内家拳好手,专业的事情自然要请教专业人士。

于是,黄叙就开了车径直去童师傅家。

等车停到他家楼下的时候,黄叙已经疼得快直不起腰了,心中烦闷,“哇”一声又吐了出来。好在这回吐的不是血,而是清水。

童师傅正和几个老太太在院子里聊天磨牙,见黄叙的车进来,有个老太太就开玩笑地对他说:“老童,你的大款徒弟来了。咦,往日间小黄都是晚上才来的,今天怎么大中午地过来,也不嫌热。”

又有一人道:“这个小黄,喝了酒吧,还开车,不要命了?就算他没问题,被交警抓到,可是要拘留的。”

“黄叙,你怎么了?”童师傅看黄叙面容煞白,知道不好,一个箭步冲上去,扶住黄叙。摸了摸他的脉门,沉声问:“和人交手了?”

黄叙点了点头。

童师傅脸色难看起来:“八卦掌?好厉害!”

黄叙强道:“不知道是不是,还是隔了一个人就被震伤了。”

童师傅脸色铁青:“大方家啊,用这种狠毒的手段对付你这个刚入门的新手,还要不要武德了。大黄叙,快上楼去。”

就扶着黄叙上了楼,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让他脱了衣裳趴在床上,用药酒不住推拿。

黄叙:“童师傅,我的伤很重吗?”

童师傅点点头:“很重,你现在感觉如何?”

黄叙:“不对呀,童师傅我刚才去医院拍过片,医生说没有内伤,骨头也没事,吃了药养几天就好。”

童师傅冷笑:“隔着一个人就能够把你打成这样,还说没事。你也别不放在心上,这一掌伤的是你的经络,如果不管,用不了几天就会五痨七伤,让你变成一个废人。嘿嘿,好狠毒的手段,这是要取你的性命啊!”

黄叙一惊:“童师傅,这可如何是好?”

童师傅:“不要紧的,我用药酒给你推宫活血,疏通了脉络之后养上一阵子就好。这几天,你每天都过来让我治治。另外,你不是在练道家的内丹术吗,那门功夫正可化解你身上的暗疾。”

黄叙大为惊喜:“内丹术也可以治这伤?”

童师傅:“自然,对了,跟你动手这人的功夫还真是俊啊!这么多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人物,黄叙,你是怎么惹上这么个人物的?”

是的,练武其实在这个时代并不是个好的选择。尤其是内家拳,四岁开始打底子,没有二三十年练不出来。就算你武功大成又能怎么样,难不成还去做杀手杀人。

就算你是个绝顶高手,到了劳动力市场,也最多给人当当保镖,前途无亮。

黄叙:“一点小冲突。”

“一点小冲突就下死手?”童师傅摇了摇头,也不多问。京城藏龙卧虎,天底下的高绝之士都集中在这里,就连黄叙不也让人觉得神秘?

第二百八十三章说客

黄叙和童师傅在一起的时候,两人虽然有说有笑,相交莫逆,可他从来不跟童师傅谈起自己的事情。

到现在,童师傅对黄叙的来历依旧一无所知,说到底,两人不过是补习班老师和学生的关系。

黄叙问:“童师傅,我想问问,如果我下一次碰到这个对手,该怎么样才能打败他?”

童师傅道:“要打败他,好办呀!”

黄叙精神大振:“快说快说。”

童师傅:“很简单,用枪。任他武艺再高,总不可能高到刀枪不入吧,一枪下去瞬间就能把他给结果了。”

黄叙面上的笑容凝结了:“童师傅,你是开玩笑吧?”

童师傅:“当然是开玩笑的,我朝禁枪。私藏枪械可是大罪,怎么也要判上十年八年;杀人,那可是死刑。”

“杀人死刑?”黄叙不以为然,他想起先前死在元豹和五四二人手头的那个马夫。这不过是一个小人物,死了也是死了,估计索飞也就随意给死者家属百余万抚恤金了事。家属也不敢报案,刑不上大夫,尤其是对索家这样的勋贵世家。

童师傅:“黄叙,你才学了几天内家拳,刚刚入门,人家可是个大方家。听我的劝,下次碰到他,又多快逃多快,千万不要逞强。”

黄叙自己有多大本事自己也是清楚,点了点头,又问:“童师傅,你的武艺比起这人又如何,谁强谁弱?”

“没比过,不知道。”童师傅心中打了个突,刚才从黄叙的话中得知,动手那人大约四十不到,正是一个人体力的颠峰。且不说拳怕少壮,自己已经是快七十的老头,根本就打不过人家。单就内家拳上的造诣,这人可高明得很。隔山打牛,那可是宗师级的手段。

暗中不觉感叹: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如此手段,简直就是传说中民国时代的杜心武、孙禄堂一类的高手,想不到今天却是碰到了。

手下慢慢用力,传来响亮的鼾声。

定睛看去,躺在床上的黄叙已经睡着了。

童师傅嘿嘿一笑,拍了拍黄叙的背心:“醒醒。”

黄叙睁开惺忪的眼睛:“怎么了童师傅?”

童师傅:“你还在我家睡着了,起来了。你被人打得阻塞的经络我已经给你疏通,现在该你自己打坐练气了。”

黄叙:“我正睡得舒服,不想动。”

童师傅:“不行动也得动,你经络穴位都受了伤,现在必须马上用内力修复。否则,再等上一会儿,又该出问题了,我帮你推宫过血不过是治标不治本。”

听他这么说,黄叙吓了一跳:“好好好,我马上就练。”

于是,他强忍着睡意坐起来,把两腿盘在一起。

童师傅:“黄叙,你自己练着,我上菜市场买只草鸡,再买点三七炖了给你补养身体,晚饭就在我这里吃吧。”

黄叙心中感动:“谢谢童师傅。”

等到童师傅出去,黄叙想起他刚才所说的话,心念一动,暗道:童师傅刚才说我经络受损失,十天半月都恢复不过来,这可不妙得很。这段时间,五司两师兄弟肯定会上门来找我晦气,到那个时候岂不是没有还手之力?《暴力丸》不是有修复经络和神经的作用吗,效果还非常好,连阳痿都能治疗,干脆我服用几颗。

虽然知道服用这玩意儿后患不小,但此刻的黄叙也顾不得那许多。

就掏出一颗吞进肚子里,抱元守一,默默运动道家的内丹心法感受身体中流动的内息。

****************************************************

此时,京西跑马场的下午茶已经结束。

满满一停车场的豪车如同出动的蜜蜂,瞬间散了个干净。

一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奥迪A4正缓缓地形势在回城的路上,速度不快,显得很稳甚至有点故意磨蹭的意思。

开车的正是花柳,他悄悄地看了下后世镜。

镜中,林妮娜正捧着一个笔记本,正在打着字。不用问,自然是在处理公司里的事务。

这半年来的经历对于花柳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美梦,林妮娜到京城做悬镜集团分公司董事长的时候,他当时也没想过其他。只觉得这是一个机遇,如果抓住了,自己的人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于是,他和老二就商量了一下,决定通过老大黄叙的名义前去投奔。

林妮娜果然够意思,也记得老大的情分,带他们来了京城,作为天子门生进了新公司。

这个时候,花柳才发现自己的人生彻底变了。原来,林妮娜竟然是天朝排名前十的豪门林克家族的嫡系子弟,而自己和老二则摇身一变成为豪门的门人。

此间风光,自不待言。正如他先前和黄叙说的,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这般的荣华富贵。

和老二是个单纯的人,只能下到公司里做部门经理不同。花柳是个人精,到京城之后立即入了林妮娜的眼。现在的他简直就是林总的贴身秘书,工作生活都由他一手操办。不但如此,还因为和林家人混得熟了,又得了家族中人的信任,已经介入到家族事务中去。

也许过得十来年,他就会成为林克家族的大管家。

不得不说,林妮娜是个警觉的人,感受到花柳的目光,她抬起头来,皱了一下眉头:“柳华,你是不是有事要说,关于黄叙的?”

“是。”花柳应了一声,对于林总,他从不隐瞒,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这才是做门人的本分和必备素质。

林妮娜道:“我知道你今天把黄叙带到跑马场来,是想让他跟我在一起,又想着让他脱离京城这个旋涡。他如果要回C市,也不难办,我会跟索家打声招呼的。路伟已经投入索家门下,既然索家说了话,他也不敢反对。至于我和黄叙在一起的事情,谢谢了。其实,就算我愿意,黄叙也不肯。”

说到这里,林妮娜的面上带着一丝欣赏:“黄叙这人是个真正的男人,他既然已经有了巧巧,对人家有了承诺,就不会反悔。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当得上我的青眼。我的婚姻,其实自己也做不了主的。就算现在大黄同意和我交往,也不行了,我也不是没有给过他机会,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柳华心中忍不住一痛,是啊,当初林妮娜是给过黄叙机会的。可是,老大那脾气,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林克家族乃是海内有数的大族,可家中实在没有什么人才,渐渐衰落下去,对于子弟的事情也不怎么管,或者说已经死心了。林家的老太爷曾经说过: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将来要走什么路,由他们去,只要过得高兴就行。

也因为这样,林妮娜大学毕业之后,因为对建筑业有莫大兴趣,就隐瞒了身份跑恒安集团来求职。

她也是厉害,只几年功夫就靠业绩挤进了公司高层。

如果不出意外,也许过得几年,省内就会出现一个女强人,女企业家。

后来,恰逢元老院换届,七大长老中有五个到了年限要下去。

这次换届变动实在太大,用政治地震来形容也不为过。任何家族都不能置身事外,而且一个不小心就要被卷进旋涡万劫不复。

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躲就躲得过去的。

也如此,林妮娜被家族调回帝都,准备和索飞完婚。

当初自卫反击战的时候,林妮娜的父亲和索飞的父亲索伦是战友,当时两家就有婚约。这个时候,两大家族都有需要倚靠对方的地方,决定旧事重提。

当然,如果这事林妮娜执意不干,家里人也拿她没有办法。所以,在离开C市的头一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