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5章 原来你说的是吉祥鞋业集团公司

第15章 原来你说的是吉祥鞋业集团公司

,牛仔裤上那颗金属口子突然绷掉了。几乎来不及反应,黄叙的手直接伸进林妮娜的内裤,顺势将里外两条裤子直接拉到膝盖处。

虽然闭着眼睛,可他的手还是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掠过手背的那一丝柔柳丝绦。

“啊!”林妮娜也叫出声来。

黄叙心中如同响起一道大雷,急忙丢开林妮娜,一脸后退两步,扑通一声摔在床上。脑袋正好磕在床边的横枝上,疼得叫了一声,睁开眼,正好看到那一线春光。

就这样,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如中魔障。

好半天,林妮娜才猛地藏在床的另外一边,厉声喝道:“不许看,不许看。”声音中带着无尽惊慌。

“我不看,我什么也看到,我什么也没看到”黄叙意识到问题严重,急忙伸出右手捂住自己眼睛:“咳咳”

那光景委实惊人,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枝,完美得就好象希腊神话的女神,只需看上一眼,就再也无法忘记。

又响亮的水声传来,潺潺不息。

这声音实在太羞人,林妮娜忍不住小声哭起来:“流氓不许听。”这个时候,她已经从一个威严的项目经理变成柔弱的女孩子,楚楚可怜,又楚楚动人。

黄叙:“林总,我现在只有一只手,捂住眼睛就没办法捂住耳朵,叫人好为难。哈哈!”笑完,他将头一钻,直接钻进背窝里去了。

今天的经历可谓是惊心动魄,刚钻进被窝不片刻,他就睡死过去。

这一觉睡得不是很安稳,黄叙做了许多古怪的梦。一会儿梦见自己和高巧巧正在举行婚礼,一会儿新娘却变成了林妮娜。

一会儿,他又梦见自己抱着林妮娜以法律的名义滚床单。若非他还带着最后一丝清醒,说不好就元阳失守了。

这实在太惊悚了,黄叙叫了一声,从睡梦中醒了。

刚睁开眼睛,就看到林妮娜正躺在旁边那张床上转头看着自己。

黄叙:“林妮娜,你别这么看着我,怪吓人的,现在几点了?”

“现在早上七点。”林妮娜突然低声道:“谢谢!”

“谢谢,谢谢什么?”黄叙笑着说:“谢我帮你脱裤子,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要求。”

林妮娜秀眉倒竖,欲要发作,又想起昨夜那羞耻度极高的一幕,一张脸红如桃花,低声道:“谢谢你昨天不顾个人安危从火场你救了我。”

“哈,你不是给了我运费吗?咱们两清了,你也不要有别的心思,也不需要以身相许。”黄叙装住一副异常严肃的样子:“我是有女朋友的,心里再装不下别人。”

说来也奇怪,林妮娜却没有发作,反道:“你啊,就是喜欢乱说话乱开人玩笑,你这个性格将来是要吃亏的。”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正在这个时候,医生进来查房,见病房里的两个病人有说有笑,也不咳嗽了,他心中也是高兴。检查了半天,就道已经没有什么危险可以转去普通病房,观察几日就可以出院。

黄叙欢呼一声:“太好了,住这里实在太气闷,连厕所都上不了,好麻烦,还得帮人”看到林妮娜满眼的怒火,他才发觉自己失言,急忙闭上了嘴。伸手扶住林妮娜的手,和她一道转房。

还好,转病房之后,黄叙和林妮娜没有在同一个房间,也避免了不必要的尴尬。

安顿好之后,黄叙摸出手机,想要给高巧巧打个电话报平安。可想了,又罢了。工地上出了这么大一件事情,相必整个公司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她肯定已经知道,说不好已经在来看望自己的路上。

做为一个男人,这么点事情就打电话给女友哭诉,是不是太软弱了点?

可是,等了一天,小便和花柳和往日那些和自己没什么交情的同事都过来看过自己,还是没能等到巧巧。

黄叙不觉有些气闷,这一实在是在病房里呆不住,就一手用架子挑着输液瓶,走出病房在医院的院子里晃荡,随便瞧瞧有没有养眼的美女可看。

也是黄叙的运气,就看到一群女中学生来医院体检。翠翠红红,莺莺燕燕,唧唧喳喳,尽显青春的靓丽,看得人心怀大畅。

正东张西望中,突然就看到一个被纱布缠得像印度阿三的人也跟自己一样朝那边打望,眉宇间带着猥琐。

这人好生面熟,不是金健康又是谁?

黄叙大叫一声:“戒指,看美女呢?”

这一声喊惊动那群女生,回头看到金健康的脑袋缠成那样,同时发出咯咯的笑,掩嘴如穿花蝴蝶一般飞走。

听到黄叙这一声喊,金健康回头一看:“我草,大黄,是你,你怎么搞成这样?”

“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呢!”黄叙笑这擂了他肩膀一拳:“我这是工伤,工地失火,吸了点毒烟,已经好完全了,过两天就能出院,你这脑袋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样,被人给打了呗。”金健康见到黄叙,心中也是高兴。忙走过来,两人坐在院中的花坛边上说起话来。

黄叙:“被人给打了,你一个公务员,又开着宝车,威风得很。全世界的人走知道开别摸我的人不好惹,只有你们打别人的份儿,谁敢碰你?”

“靠,我们开宝马车又怎么了,难道就等于素质低?开什么车的低素质司机都有,凭什么只说我们宝马车主,还不是记者为了制造噱头乱写。再说了,我这车是父母买的,还是最低档次最低配的三系,一共也才三十来万,还比不上一高配途观,威风个屁”

“行了,行了。”黄叙看他激动得头上的缠头都要膨胀了,忍住笑:“我知道你是高素质人群,健康,再怎么说你也代表国家和政府。国家是什么,那可是暴力机关,谁敢打你,想造反吗?”

“哎!”听黄叙问,金健康叹息一声:“什么暴力机关,不过是一个服务机构罢了,被人打了也就打了,还能怎么着?而且,打我的人咱也惹不起。只能报一个工伤,得几天假而已。”

黄叙吃了一惊:“什么人连你们都惹不起。”

金健康哼了一声:“年销售收入十亿元,实现利税两亿,同时创造一万个劳动就业岗位的制造业老板,你说我惹得起吗?”

“啊,是个大人物啊,确实麻烦。”黄叙点点头:“不过,就算对方来头再大。可也不能不**律吧?”

“那又能怎么样,总不可能走法律途径吧?”金健康道:“这家企业实在太大,又为我们县解决了那么多人的就业问题。政府要维稳,笼络他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在这事上较真。再说,打我的人说了医药费他愿意负责,并且还会陪我六万块误工费和营养废。”

“既然赔钱,也算是有诚意,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黄叙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健康,看不出来你这脑袋还这么值钱。”

黄叙这一摸,金健康就叫了一声:“疼疼,别摸我。”

“我偏摸。”

两个老同学闹了一气,黄叙好奇地问:“健康,你县人怎么跑市来住院?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家企业在石板坝镇,离市近。”

“原来你说的是吉祥鞋业集团公司,确实,石板坝离我们这里是要近得多。”黄叙恍然大悟。

金健康点头“正是吉祥鞋业集团公司,最近他们那里出了点事情,我和同事去处理,结果一言不合就被人家给打了出来,就连单位的车也被工人给砸了。事情是这样”

他从怀中掏出一包中华烟,给黄叙发了一支,自己也点着了,郁闷地向老同学倒起了苦水。

县县城和市距离一百公里,这十年来依托市,县作为卫星城,经济非常繁荣。其中石板坝最为发达,镇中有十来家年产值过亿的企业,两家上市公司,就其城建规模甚至超过县城。

原因很简单,这里距离市只有十五公里,两地的厂房和建筑物都连成一片分不出彼此。正因为如此,有小道消息说,市整备把石板坝镇划到自己名下,并入清北江区。这事,县自然是不干的。你市是西南地区的经济中心,整合了西南的所有资源不知道反哺其他兄弟县市,怎么还朝咱们身上动刀子割肉?

这个吉祥鞋业公司是六年前建成投产的,承接了沿海地区过剩的制造业产能。虽然创造的利税在整个大市地区甚至县也算一般,可人家是劳动密集型企业,解决了上万人的就业问题,功劳甚大。

一旦这个企业有个三长两短,一万多员工,包括家属在内,好几万甚至十万人没有了生计,是会出社会问题的。

如今,吉祥鞋业遇到了大麻烦,说不好要破产解体。

第二十六章是非都因肥胖始

吉祥鞋业的是一家夫妻店,独资企业,男的那个姓宋,名青杨,老婆姓石名珍。

宋青杨今年五十一岁,石珍四十六。

夫妻二人年轻时原本是县一家机械厂的普通工人,宋青杨这人其貌不杨,却是个塌实肯干吃得苦的人。石珍当年是机械厂的厂花,听人说生得那叫一个花容月貌,我见尤怜。

和别的美女不同,石珍很是干练,在厂供销科也算是顶梁柱。

在上个世界末最后十年的企业破产大潮中,夫妻二人很不幸成为一名光荣的下岗工人,心若在梦就在,我不下岗谁下岗。拿着厂子发的几千块遣散费,顿时没个着落。

日子虽然难过,但生活还得继续。

于是,这夫妻二人先是在街上摆摊卖粽子,接着就是卖衣服,辛苦了几年之后有了点积蓄。

两人琢磨着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就开始从事采矿。

县本是西南建材基地,山上的矿藏丰富。也是他们的运气,石珍老家的村子里出产玄武岩。于是,他们就将村子里的矿山承包下来。

经营了十多年,恰逢天朝经济大发展,乘上了这路东风,二人十年前承接了东南沿海转移来的过剩的制造业产能,创立了吉祥鞋业,专门加工阿迪、耐克,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在县的富豪榜上虽说不能排进前三,但前十还是勉强能够挤进去的。

前二十年夫妻二人忙事业,现在一切走上正轨,时间多起来,矛盾也产生了。

事情是这样,宋青杨好歹也是亿万身家的富豪,就算他人再正直。可你不去惹事,别的女人也会主动过来撩拨。况且,作为一个成功人士,有些场合他也不能免俗。渐渐地,风声就传到石珍耳朵里去了。

石珍和丈夫感情不错,可人到中年,加上这些年心情好,人到中年,身体就如同吹气球一般膨胀起来。到现在,曾经的厂花,大美女,一米六的个子体重达到惊人的七十五公斤。

于是,石珍就怀疑宋青杨是嫌弃自己胖,就同自己先生三天一大吵闹,两天一小吵。

吵到最后,直到有一天宋青杨在和妻子争吵的时候一不小心说了一句“死肥婆”。这触到了石珍的逆鳞。

宋青杨也是个执拗的人,虽然自知道失言,却不肯赔礼,两人顿时闹得不可开交,直到感情破裂,闹起离婚。

如果是普通人,离婚就离婚吧,大不了写个协议,分了行李,你去取你的真经,我回我的高老庄,从此萧郎是路人。

但是像他们这种有着亿万身家,手上直接关系着上万人饭碗的富豪,可不是说离就能离的。这其中吉鞋业的股份、债权、债务,固定资产的交割,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最最要命的是,这两人这一闹离婚,鞋厂也不想干了。直接找了个外省的买家,要将所有的设备变买换成现金,夫妻两拿钱劳燕分飞。

眼见着每年上亿的税款就要飞走,上万人的饭碗被砸,这已经是很严重的政治事件了。县的和县长急了眼,跑去给夫妻二人说合。可惜,两个老板这次是气顶了心,誓死不从。宋青杨说,要和死肥婆和好也可以,先减四十斤再跟我谈,老子一看到她一身五花肉就恶心石珍闻言大怒,离,坚决离。至于减肥,肯定是要减的。老娘当年也是校花、厂花,瞎了眼睛才看上了宋青杨这个陈世美。等到老娘减了肥,找个年轻二十岁的小鲜肉。

两人都是成功人士,大老板,领导着千军万马的,谁也不肯让谁,当着县一二号领导的面,竟骂起街来。

和县长清官难断家务事,手足无措,只得给民政局下了指示:不许给宋青杨和石珍办离婚证,否则,立即开除。

再接着,县长又派出安监局进驻吉祥鞋厂,名义上是进行安全生产大检查,实际上是叫他们把厂子给我看好了。

安监局的相干人马和吉祥鞋厂打了多年交代,按说这个面子,宋、石两人还是要给点的,着也是一个简单任务。

于是,作为一个刚进单位的新人,金健康就被派到吉祥鞋厂。反正每天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在各科室串串门,跟办公室的美女们嘻嘻哈哈。

吉祥鞋业公司供应处新来了一个女大学生,长得很是不错。金健康就动了心,反正没事就跑她那里搭讪。

一来二去,两人也混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

这一天,两人不知道怎么地就说到宋青杨和石珍离婚的事情,又提到石珍的体重,恰好被路过供应处的石董事长听到。

这下,石董事长近日积压在胸中的怒火顿时爆发出来,立即冲进来对那个女大学生一通呵斥,又命令人力资源部的人给她把这个月的工资结算了,立即拎包走人。

金健康护花心切,刚开始的时候还上前去劝,最后实在是忍无可忍,就和石珍骂起娘来。

再然后,一群保安冲进来,对着金健康的人就是一通拳脚。

若不是金健康机灵,今天还真要交代在那里。不过,安监局的小车却被石珍砸了。

“这女人好厉害,健康,你伤得怎么样,严重不?”听完金健康的话,黄叙深表同情,又摸了摸金健康的脑袋。

金健康:“也没多大事,就破了一道口子,逢了几针。我看这市的医院也是操蛋,这点伤竟然用了几卷纱布,根本就用不着吗?”

“人家大夫也是有绩效考核的,其实这样也好,你看起来伤得越厉害,回单位之后也好交代。”

金健康苦着脸:“好交代个屁,这次如果吉祥鞋业被卖,搬迁去外省,我说不好要当背锅侠。”说着他气愤地道:“石珍,死肥婆,母老虎,难怪你老公不要你了。换老子,早十年就离了。”

“你还是先找个女朋友吧,还离婚呢!”黄叙笑了起来:“对了,难道那什么石董事长这么多年不知道减肥吗?他们有钱人对于保养身体最是看重了,其实,减肥这种事情只要有毅力,也不甚难。之间坚持个一两年,就算是二师兄,也能减成孙悟空。”

“减了,怎么没减,都减了五六年了。”金健康回答说这个石珍具体来说是六年前开始发富的,毕竟人到中年,皮下脂肪堆积乃是正常的生理现象。石珍也发现不对,就高价请了个私教,整日在健身房里挥汗如雨,且开始暴力节食,每餐只喝一杯清水,吃一个苹果。但即便如此,她的身体还是如发面馒头一样膨胀,怎么也遏制不住。

这个时候,石珍才慌了神,去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医生说她的身体健康得很,但是代谢上好象出了问题。然后就说了许多叫人听不懂的话,大概意思是石董事长的身体比较奇特,属于吃什么都能完全吸收转化,但新陈代谢的速度极慢,代谢不了的热量都变成了脂肪。最后下了结论:反正你这体重是减不下来了,不过,不用担心,不影响健康的。

怎么能够不担心,因为这体重都影响到夫妻感情,要离婚了。

石珍却不肯死心,既然体育锻炼和药物都减不下来,咱不问苍生问鬼神。

盆地自古都是佛教圣地,道教的三十六洞天之一。于是,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