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48章 元豹却不立即动手

第148章 元豹却不立即动手

四匹顶级纯血马到手。

黄叙在心中琢磨着等到自己在京城的事情办完,索性在国外注册一家公司,弄个养马场,培养一大批赛马。这四匹马两公两母,血统纯正。只要产下驹子,再以山川元气培养,卖出去,那才是大赚特赚呀!

据他所知,中东那些产油国的狗大户门最喜欢赛马了。还有,猎鹰将来也可以搞一搞。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马夫跑过来,喝道:“你在干什么,谁让你进来的,这里也是你能来的地方?”

黄叙忙道:“不好意思,我是索抗美索老先生请来的客人。听说索大少爷养了许多好马,过来开开眼。”说着就把请柬取出来递了过去。

接过请柬,那个马夫翻来覆去看了半天,又用对讲机和人核实之后才还了回来:“原来是索管家请来的客人,不好意思。另外,这里不对外开放的,还请快快离开。”

能够出席这场茶水的客人都是有身份有背景的,自然不好得罪。

黄叙松了一口气,道:“我这就走,这就走。”

刚转身走了两步,马夫突然大喝一声:“站住!”

“怎么了?”黄叙心中有鬼,如何敢留,脚下更快。

“我的马,我的马,哪里去了?”马夫惊天动地地叫了一声,猛地追上来,一把拽住黄叙的衣服:“你不能走!”

说着,就要掏出对讲机,向上头报告。

黄叙大惊,也不废话,身体一耸,使了个太极拳小架中的卸力的法子。

“扑通……啊!”那个马夫感觉自己就好象被一个巨大的弹簧弹了一下,就腾云驾雾地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第二百七十八章受伤

“漂亮!”黄叙忍不住为自己喝彩。

确实,这一招使出去之后,黄叙心中突然一动,感觉自己对借力的技巧的认识又上了一个台阶,这大约就是所谓的顿悟吧?

“抓住他,抓住他!”地上的马夫大声吼叫起来。

刚才他发现马厩里的马好象少了几匹,而且都是最好的纯血赛马。虽然不知道这些大家伙是怎么插了翅膀从自己眼皮子底下飞走,但隐约中还是觉得此事同黄叙有莫大关系。

必须把他给抓起来,否则,这事如果让索少爷知道了,自己这条命还要不要?

听到他喊,黄叙缉又加快了速度朝外面跑去。

马厩出口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只要出了甬道,看四下无人,他就可以直接传送回次元空间,然后就安全了。至于花柳为什么让他来参加这个茶会,也管不了啦!

刚跑出甬道,突然间,一条人影出现在门口。

那人竟然是五四,看到黄叙,明显地一呆,然后大吼一声:“是你!”

然后,一拳朝黄叙胸口打来。

和上次交手的时候使掌,而且软绵绵看起来好象没什么劲道不同。五四这次使的是凤眼拳,拳头前端用拇指和食指、中指捏成一个尖角。而且速度极快,风声竟在甬道中激起一阵呼啸。

这一拳的厉害黄叙是知道的,如果被击中,说不好要被人打扯胸骨,连心脏都要被打得停止跳动。

上次和五四交手之后,黄叙如何不晓得这人的厉害。严格说起来,五四是他长这么大所见过的武艺最高之人,传说中的武林高手。童师傅也算是不错的,但黄叙有种感觉,真生死相搏,童师傅只怕不是五四的对手。所谓拳怕少壮,棒怕老狼。格斗,靠的是力量、反应和速度,靠的是筋骨。童师傅强在理论,而五四则是实战打出来的。

好在黄叙速度快,他手一伸,圈在五四的腕口上,想要借力消力。

可右手刚一碰到人家的手臂,却好象是触电一般被弹了回来。若不是黄叙速度快,瞬间就被人家下了一条胳膊。

他惊得背心出汗,猛地收手,然后向后跃去。

看到黄叙速度快如鬼魅,五四大吼:“师哥,就是他!”

黄叙闻言吃了一惊:“五四还有帮手,是他师哥,糟糕了,这里地势实在太狭窄。一个五四我应付起来已然吃惊,再来一个可如何是好?”

“呼!”说时迟,那时快。

一条黑影突然矮身从甬道那边钻过来,看他的速度也不快,可脚下的步伐很是古怪。一转,一旋,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黄叙身边。

然后双掌一合,无声无息地朝黄叙背心压来:“躺下吧!”

没错,这人就是五四的二师兄元豹。

没有风声,也感觉到不什么力道,但黄叙知道绝对不能让他的双掌碰在自己。

这个时候,黄叙将速度放到最大,滑冰一样又是一退。

元豹的双掌间不容发地从黄叙身边掠过,轻轻压在旁边关马的钢制栅栏上。

依旧没有任何响声。

黄叙连续退了两次,已经退进马厩里。

他心中也是焦躁,这里根本腾挪不动。光一个五四自己已经应付不了,又来了个更厉害的人。问题是,自己又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逃回次元空间里。

正在这个时候,黄叙感觉身上一紧,竟被人狠狠箍住,立即动弹不得。

原来,他这一退,已经退到倒地马夫身前。

那马夫猛地从地上跃起,将黄叙给抱住了:“我抓住他了,我抓住他了!”

“杀!”五四和元豹眼睛里同时闪过凶光,一拳一掌闪电般袭来,欲要对黄叙痛下杀手。

“完了!”黄叙心中一凉。那个马夫的力气何等之大,被他箍住,根本就脱不了身。

可在这危急关头,他念头一动,瞬间从马夫怀里消失,然后又在瞬间出现在马夫身后。

不用问,他就在这个刹那将自己传送进次元空间里,然后又传送出来。

思想乃是这个世界上最快的速度,就在这个时候,一拳一掌就全部落在马夫的胸口上。

“喀嚓!”有清脆的骨折声响起。

马夫惨叫一声,口中涌出血来。原来,他的胸骨已经被元豹和五四打折了,受了极重的内伤。

五四一呆,显然被黄叙给吓住了:“你怎么脱身的,世界上哪里有这样的武功夫?”

“好!”元豹突然又是一掌印在那个马夫的胸上。

黄叙此刻正贴在马夫的背上,或者说刚才马夫被这二人一拳一掌打得和自己撞在一起。

元豹这一掌印来,软绵绵好象没有任何力道。

可是,黄叙感觉到有一股高速的震荡瞬间袭来,整个五脏六腑都被震得酥了。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看起来好象很厉害的样子。

黄叙也不迟疑,脚下一蹬,瞬间后退一米,堪堪躲过。

他现在可谓是世人速度最快之人,元豹的掌力就尽数落到马夫身上。

那马夫身体一软,如同米口袋一样瘫软下去,口鼻中全是黑血流出,想是活不成了。原来,元豹用的是隔山打牛的内家工夫。瞬间,就将马夫的五脏六腑打碎了。

看到地上的尸体,黄叙寒毛都竖了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被杀,这这这,这两人也太凶恶了……心中震撼,想叫。

口一张,就有一口逆血涌上喉头。

原来,元豹这一掌虽然没有落到实处,但黄叙还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可想而知,元豹的武艺高明到何等的地步。

五四看到黄叙吐血,惊喜地大叫:“师哥,宰了他,宰了他!”

他上次在黄叙手下吃了大亏,此刻满头是包,额上还贴着纱布,疼得厉害。

元豹却不立即动手,反朝黄叙一拱手,道:“元豹,你学的是太极和心意把?有点意思……速度快成你这样的,世间难逢。恩,也不算是功夫,原来你是修道的。刚才这手缩地成寸的功夫还真是不错。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不好意思,你得罪了我师弟,今天只能取你的性命了。”

武学练到一定的程度,内息自生,已近于道。所谓万流归宗,到极深处,功夫和修行都没有什么区别,走得都是同一条路子。

说着话,就抬起了右掌。

而五四则朝旁边跨了一步,封住黄叙的腾挪空间。

对于他们两人,黄叙并不畏惧,也不觉得他们就能拿自己怎么样。

可刚一提气,却发现身上发软,竟没有力气。

内伤开始发作了。

黄叙大惊,先向口中塞了一颗糖果,却没有任何作用。

正要不管不顾地逃进次元空间,甬道那边有女人的声音低喝:“住手!”

第二百七十九章故人敌人

听到这个声音,元豹和五四如闻圣旨,同时收起双手,俯身立于一旁,恭敬地说:“是,大小姐。”

这声音是如此的熟悉,黄叙转头看去,又惊又喜,来的正是自己时常在梦中梦见的林妮娜。

只见,今天的林妮娜身上穿着一件猎状,脚下一双鹿皮鞋,手中还拿着一根鞭子。如果没有猜错,她应该是来骑马的。

在她身后还跟着一群人,有男有女,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其中,花柳还也在。

黄叙喉咙里塞着一口血,没办法说话,朝林妮娜笑了笑。

花柳见黄叙脸发白,心中吃惊,忙一个箭步走上去扶起他,急问:“老大,你怎么了,是不是被人打了?”

黄叙摇了摇头,又朝林妮娜点了点头。

林妮娜见是黄叙,目光中闪过惊喜:“黄叙,你来了,我也是昨天才听柳华他们说起这事。你进京这么长时间,怎么不和我见面。”

黄叙终于忍不住,道:“你那里门槛高,我可攀不上。”

话刚说出口,“哇”一声就将一口血吐了出来,直吐得满身都是。

花柳叫道:“老大,老大,你怎么了,别吓我!”

吐了口血之后,黄叙突然觉得胸口的烦闷好些了,力气也回了点,就站起身来,道:“我没事,应该上午受了点内伤。”

话虽如此,不过,见黄叙短袖白衬衫上全是殷红的血,林妮娜还是吓了一跳:“谁打的,是你们两吗?”

她用鞭子在元豹和五四身上戳了戳,喝问,眼睛里又煞气闪过。

元豹和五四如此高人,听到林妮娜呵斥,不敢反驳,只恭敬地缩着身体,道:“我们我们……”神色中竟带着畏惧。

林妮娜:“好大胆子,这事怎么说?”

“我我我……”二人额上有汗水渗出。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同样穿着猎装的男子,走上前来,“妮娜,怎么了,发这么大的火。几个下人闹着玩,由着他们去。走,我们骑马去,比比谁的马跑得快。别让这里的事坏了咱们的心情。”

林妮娜冷冷道:“闹着玩,有这么闹着玩的。索飞,你管不好下面的人,我帮你管。”

黄叙闻言大骇,原来这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就是索伦的大公子索飞。

忍不住定睛看去,只见这人方面大耳,一张脸长得跟他父亲一样,倒有几分威严。只不过,他眼皮浮肿,目光中带着狠毒,脸也显得苍白,一看就是酒色过度淘虚了身子。

见林妮娜不依不饶,元豹用哀求的目光看着索飞:“大少爷,我们不过是江湖人士切磋武艺罢了。”

索飞见林妮娜当众让自己下不来台,目光中带着一丝不快:“妮娜,这里好脏,咱们也还是走吧,多大点事。”

说着,就伸手要去牵林妮娜。

林妮娜一巴掌拍开他的手,面带寒霜:“索飞,放尊重点。”

索飞恼了:“林妮娜,你什么意思,怎么,就为了这小子让我下不来台。不过是一个家奴罢了,值得吗?”

“家奴?”林妮娜冷冷地笑了一声,一把扶起黄叙,“他是我的朋友。”

然后问:“大黄,可要紧?”声音中带着关切和怜爱。

就算再笨的人也看得出来,林妮娜喜欢黄叙。

“什么狗屁朋友,说穿了也是个外人。林妮娜,咱们可是一家人,你为了他要跟我翻脸吗?”索飞气愤地大叫起来。

林妮娜声音更冷:“懒得理你,大黄,你还能走吗?”说着,就和花柳一起扶起了黄叙。

黄叙闻言心中大震:“一家人,你你你,你和索飞……”

林妮娜:“对,你猜对了,我就是林家的大小姐,也是索伦的未婚妻。”

黄叙胸口好象被人用大锤打了一下,疼得厉害:“我没事,能走。”

林妮娜点点头:“好,跟我来,我让一起过来的家庭医生帮你看看,如果没事就算了。实在不行,我送你去医院。”

说罢,再不理睬索飞等人,和黄叙一起径直走出马厩。

只留气得浑身乱颤的索飞立在一旁。

从头到尾,林妮娜看都没看他一眼。

等到林妮娜和黄叙、花柳三人出去,索飞这才狠狠地一拳砸在旁边的马厩阑干上。

“叮”一声,上面的锁头掉了下来。

原来,这个阑干先前被元豹打了一掌,锁头已经被那股阴劲震得酥了,吃了索飞这一拳,立即断裂,掉了下来。

全帝都的人都知道林妮娜是索飞的未婚妻,婚期就定在下个月。只不过,林家一直没有让林妮娜和他去领结婚证。估计那头也在看索伦是否能够顺利地进元老院做长老。

方才,就算是瞎子也看得出林妮娜对黄叙的满眼柔情。

勋贵世家中的贵胄子弟们男女关系混乱,大人物养情人互相私通也是常事,见惯不惊。可为了体面,这中事却藏着掖着,惟恐被人知道。至于自己的配偶,也是装着不知道的样子。实际上,世家的婚姻和感情没有任何关系,更多的是利益。

元豹和五四自然知道这种事情,不敢说话,都俯身立在一边。

锁头掉在地上之后,听到这叮的一声,索飞定睛看去,只见那粗粗的栏杆上有些微微的弯曲。

心中一动,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问:“这是谁弄出来的?”

元豹:“回大少爷的话,是我一掌拍出来的。”

“不过,功力大进啊!”索飞微微点了点头。

元豹不知道索飞是在夸奖还是讽刺自己,小心地说:“当不起,小的靠这个吃饭,身上的功夫一日也不敢丢下。”

“这么说来,就连你们师兄弟的武艺也不能将刚才那小子拿下了?对,刚才那姓黄的杂种武艺如何,师出何门,比起你们又怎么样?”

这个时候,五四插嘴:“大少爷,这小子也不算是咱们武林中人,就是速度快些罢了,实在可恶。”

元豹:“对的,禀大少爷,这厮动作实在太快,看起来好象学过几天道术,会缩地成寸的手段,确实其滑如油。刚才我和他过了一招,感觉他好象学过太极拳小架和一点心意功夫,还非常正宗,有点像京城童威的弟子。”

索飞:“不要说这些没用的,我就问你们,能不能杀了他?”

元豹一呆:“杀了他?”

索飞:“对,杀了他,越快越好!”

元豹之所以发呆,也是有原因的。刚才他发现林妮娜和黄叙关系密切,而林妮娜是什么身份,她的人能动吗?自己得罪了林大小姐,林家报复起来,自己可承受不起。那才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况且,这些贵族们好象对被人戴绿帽子的事情不怎么在乎,甚至还有种莫名其妙的风气——自己女朋友或者妻子另外有情人,这说明她有魅力——这风气和十八十九世纪的法国宫廷贵族有些相似,实在叫人无法理解……这些大人物啊,都是闲的,日子好过了,心理都变态了。如果因为吃醋就杀人,对索大少爷的名声却是有损。

元豹也算是在入索家做门人很多年了,如何不知道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