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47章 我就不了

第147章 我就不了

我保管这小丫头屁颠屁颠地跑过来找我们玩。对了,老大,刚才所说的事情都是真的吗?”

黄叙:“什么事情?”

花柳:“就是考试作弊啊,我问你,除了高中毕业考试。如果换成公务员考试,能不能作弊?”

“公务员考试作弊,老三你难不成还想去考公务员。我劝你还是算了吧,你现在过得多滋润啊,年入百万。过得两年,就有车有房。又是hr,公司高管,威风八面。去当公务员,每个月几千块工资,当得了什么用?”黄叙笑道:“你可不能犯糊涂啊!不过,公务员考场也就比毕业考试的监管严些,对我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那就好,那就好。”花柳连连搓手,和小便对视了一眼。

两人眼睛里都是兴奋。

黄叙愕然:“你们不会真要去考吧?”

二人同时道:“怎么可能?”

黄叙严肃地说:“就算不是你们,换成你们的亲戚朋友也不行,我不会帮你们的,这是原则问题。”

两人摆手异口同声:“老大你误会了,没有的事情,我们就是问问。”(。)

第二百七十六章另外一个林家

路行一一言不合就驱车离开,搞得大家有点扫兴。

本打算大家在这家会所住一晚上,好好玩玩的,这些都没有心思,各自开车回家。

黄叙索性又去童师傅那里练了一会儿拳,小架功夫实在太精深,但一个起手就要练上几个月,要想入门却难。

每次和童师傅过招,在不瞬间提高自己速度的情况下,都会被他摔得满地找牙。

不过,挨的摔多了,黄叙已经朦胧地对太极拳中借力的工夫有一定认识。

练完拳,回到家,他又来到次元空间里,吃了一粒静心丸,打坐炼气一个通宵。京城危机四伏,黄叙怀疑自己已经受到监空,已处于危险之中。

要说安全,世上还有什么地方比得上次元空间。因此,每天晚上,他都会进入次元空间。要么睡觉,要么打坐修行。

这次打坐感觉很好,身体中的孱弱的内息终于壮大起来,身体也彻底恢复了。

修炼了一个晚上,黄叙不但不觉得有任何疲倦,反神采熠熠。

吃过六号做的早饭,黄叙出了空间,准备出门转转,消消食。

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黄叙在京城也就认识老二老三老章路行一几人,如果他们有事找,会直接打电话的,不会冒昧登门。

听到门铃响,黄叙莫名地心中一凛,手中就抓了一颗糖果戒备。

他走到门口,将眼睛凑到猫眼处朝外看去。

外面那人果然不认识。

是一个大约六七十岁的老头。

黄叙问:“找谁?”

那个老头问:“请问,是不是黄叙先生家。”

黄叙:“我就是,你是谁,什么事?”

“我是索家的管家索抗美,还请开门说话。”

“索家……”黄叙一呆,京城索家,不就是索伦吗?而路伟现在已经投奔了索家,也就是所,索伦是路伟的大老板。

索家的管家找我做什么,难道,索伦已经知道我这个人了?

黄叙满腹疑窦,他打开了门,放那个老头子进屋,然后定睛看去。

这一看,心中忍不住点了点头:这老头果然是世家大族的管家,好气派。

索抗美大约一米六十,不高,可却将身体站得笔直。他身上穿着对襟褂子,很整齐,乃是高级定做,脚上一双元宝布鞋,一头银发梳得一丝不苟。

还没等黄叙张口问他,索抗美就一拱手,从袖子里抽出一张请柬递过来,笑道:“今日下午两点,我家大少爷会在京西跑马场举办一场下午茶茶会,还请黄先生赏个脸光临。”

黄叙接过请柬,心中感觉有点莫名其妙:“等等,你说是你家大少爷相请,我又不认识他。”

索抗美:“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去的都是朋友。”

他微笑着客气地说:“是悬镜帝都集团公司的hr柳华先生推荐的黄先生,柳先生到时候也会出席的。”

黄叙:“啊,是柳华推荐的我,他什么时候认识索家的大少爷了?”话说出口,他才一笑。也对,悬镜帝都分公司怎么说也是一家大型国企,必然和京城中各大世家有往来。

这个花柳也真是,他叫我过去参加这个茶会做什么,又有什么用意?

不过,花柳这人的做事情黄叙还是非常了解的。他虽然看起来一副不正经的样子,但其实做事从来都有很强的目的性,绝不会无的放矢,不像老二小便,就是个夯货。

再说,黄叙对于索家人或者说对于京城中的所谓的政治世家有浓厚的兴趣。索家现在是路伟的后台老板,自己现在又被路伟被弄到京城来。步步危机,多了解些京城的政治动向也是好的。

于是,黄叙就点点头:“谢谢索先生,一定到。”

“告辞,告辞。”老头又是一拱手,离开的黄叙的出租屋。黄叙在楼上看得明白,老头下楼之后就进了一辆银色的劳斯莱司。

黄叙摇了摇头,索伦还真有钱啊,据坊间传言,这天朝能够排进前一百的富豪。以他的工资,可能吗?偏偏他在盆地做布政使的时候又是整顿吏治,又是抓赌,一副海瑞在世的样子,真叫人恶心。

没错,索家还真是有钱,贼有钱!

等到下午一点,黄叙提前到了京西跑马场的时候,还真有点大开眼界。

只见,这是一片西洋巴洛克式的建筑,早就有名媛贵妇到了。厅里好多人,茶点也开始准备,自然极尽精美之为能事。

在人群中,黄叙甚至还能看到不上熟悉的面孔。这些人以前大多出现在电影、电视连续剧,甚至新闻联播中,非富即贵。

黄叙在周围逛了一圈,没有看到花柳,就端了一杯香槟酒,立在窗户看着外面的风景。

下午茶发源于英国,当初,英国上流社会每日之吃两餐,早上一顿,晚上八点一顿,很多人到了下午的时候就饿得顶不住。于是,就有个皇后每天下午两到四点钟之间就回叫人泡上一壶红茶,吃几口点心——喝茶不算吃饭——后来又发了请贴请自己那些饿得眼睛都绿了的闺蜜过来充饥。

渐渐地,下午茶就成为上流社会的一种社交活动,蔚然成风。

下午茶分为两种,一种是纯粹的进食,点心的量非常足,管饱,在餐桌上用餐。因为餐桌高,所以又叫hitea;另外一种则是社交活动,注重礼仪。点心量少。因为是放在茶几上,很矮,所有又叫着lowtea。

黄叙今天参加的这个茶会自然是lowtea,也没什么东西可吃,但酒却不错。

黄叙后面有几个中年贵妇正在唠嗑,有女人的地方八卦自然少不了。

几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大,黄叙想不听到都难。

她们所说的内容,黄叙听了半天,禁不住摇了摇头:真是没营养。

不外是谁谁谁的老公在南海又买了个艘游艇,带这十几个嫩模出海,还都没穿衣服。结果被海上派出所的人碰到,简直就是丑闻呀!

谁谁谁家的上门女婿,平日来看起来多老实的一个人,这次出国到海牙开会,没有人管着就原形毕露了,跑红灯区去看艳舞,啧啧,还是我老公好,品行好。

谁谁谁,又刚在发国入手了一个葡萄酒酒庄。

“对了,知道吗,这马上里有不少好马的,但凡京城里有点身份的,都养了几匹,你是不是也弄一匹?”

“我就不了,我最害怕马儿了。”被问到的那人娇滴滴地回答,又道:“再说了,我刚入手了一只翡翠镯子,花了三百多万,手头已经没有闲钱买马。”

说着,那个妇女炫耀似地亮了亮手腕,自然引得众人的夸奖。

女人在一起就喜欢攀比,其中有个女人看那个妇女不顺眼,轻轻笑道:“三百万可买不到纯血马,你大概不知道这其中的行情吧?”笑声中带着一丝讽刺。

“不就是一匹赛马,难不成还上千万?”先前那个妇女不服。

“千万,千万算得了什么,也就是普通货色。知道吗,这里面最值钱的几匹马是谁的,又值多少?”

“谁的,值多少?”

“这里面最值钱的马一千多万……美金,其中索家的大公子索灿烂一口气买了六匹。”

“丝,这么多,一千万美金,都快亿了。六匹,索灿还真有钱啊!”

“另外,林家的大小姐也买了三匹同样的纯血马。”

“哪个林家的大小姐?”有人问。

黄叙顿时竖起了耳朵,京城林家,是不是林书南。也只有林老头的家族才算是豪门,才入得了这几个贵妇的嘴。

不对,林家的人不都是死球光了吗?

“还有哪个林家,自然是林克老爷子的林家啦!”

黄叙恍然大悟,原来是林克将军啊!

说起林克,人家可是真正的开国元勋,在共和国的开国史上可比林书南响亮多了。

林克乃是南方人,二十年代的时候就参加了大革命,他做军团长的时候,林书南还是个学生。到抗战的时候,林克是野战军的参谋长,林书南才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师长。中间还隔了纵队和集团军两级。

后来军队授衔的时候,林克是大将,林书南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少将。

在大革命期间,林克和另外一个后来摔死在草原的林大将军并成为双木,双木成林,来是部队有名的虎将。

只不过,那个林大将军后来更威风,建国授衔的时候被评为元帅。

林克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元勋真正的贵族,林书南真的还排不上号,两人根本就不在一个辈分。

只不过,建国之后,老帅和大将军门都受到政治运动的冲击,纷纷倒了大霉。旧人被一扫而空,林书南这才展露头角,进了元老院做了长老。

林克死得早,七十年代就因病离开人世。

但他家族的人很多,也出了些人才。虽然比不上老爷子在世时的风光,但在京城的各大世家中也算是排得上号的。

“原来是她呀!”一个贵妇道:“我听说今天不但索大少爷要来,就连林家大小姐也会到。”

“这是自然的,听说,这两人要赛赛谁的马好。”

“咳,这两个又有什么好赛的,分个胜负又有什么意义,说不好将来二人要成两口子的。”

“就是,就是,听说索大少爷正在追求林大小姐,今天这场茶会咱们可都是陪客,人家是为林大小姐准备的。”

“咯咯”众妇人都小声地笑起来。

第二百七十七章索家

听到这些话,黄叙心中一动,索伦所在是索家在勋贵世家中只算普通,在开国的时候根本就排不上号。虽说索伦现在是封疆大吏,还积极争取进元老院。不过,就其资历还稍显不足,世家们未必心服。

而林家可算是幸村的勋贵中的旗帜,如果索家能够和林家联姻,索伦进元老院当不在话下。

政治婚姻,大凡都是如此,关键是利益交换。至于家中子女的个人幸福啊,爱情什么的,根本就不在考虑之中。

以前索伦在盆地做布政使的时候,为政苛刻,积累了不少人望。当初,黄叙觉得这人虽然不近人情,倒也算是个好官,至少名声还算不错。

那个时候的黄叙不过是个普通人,对于上层社会的事情自然一无所知。这次来京城之后,眼界开阔了,才知道一切都不过是表象。

索伦不但不是个清官,人还贪得很。

至于他的儿子,更是人中吕布,标准的人渣。

索伦的长子叫索飞,人如其名,飞扬跋扈。以前索伦在江南某省做布政使的时候,他跟着过去开了一家投资公司。

不过,这个索飞嫌正经生意来钱慢,又费精神,就走起了偏门。

当初在江南某省的时候,利用父亲的职权,专一用低得离谱的价格收购优质资产,然后高价卖出套现。比如,他知道某地有个价值二十亿的矿山,就找上门要以一亿的价格并购。如果你不答应,对不起,你们的矿山在安全上不合格,需要停业整顿。另外,还地罚款。矿主被逼无奈,只得低价卖出。

矿山倒手之后,索飞又让一个国有企业以五十亿的高价收购自己刚到手的矿山。如果那个国企的老总不答应,对不起,咱们换个能够拍拍的人来做这个总经理,你老人家就回家养老去吧。如此一进一出,先后不过一两个月,就有三十亿纯利润到手。

其中有一次,索飞去一家五星级酒店住了一晚,觉得这地方不错。就让人去查酒店老板的背景,找了个茬让警察把他给抓了,所他在十年前在建酒店的时候因为拆迁和当地农民发生冲突,至人重伤。这是严重的刑事案件,得重判决,对不起,你老要去监狱里呆上十五年。而且,进了监狱之后,你要死要活,就是我索飞一句话。也不需要多大动静,一个同牢房的犯人就能把你给做了。

酒店老板没有办法,只得将酒店拱手送上,这才逃得这场牢狱之灾。

靠着这样的手段,索飞在江南敛聚了亿万身家,听说手上还粘了几条人命。可惜因为索伦权力实在太大,这些事情自然是不了了之。

别的权贵子弟,利用父母的权势开公司,赚钱,也是常事。毕竟,他们手头掌握着普通人无法掌握的资源,消息也灵通。稍微利用一下,弄个项目,财源滚滚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个索飞吃相如此难看,也没有技术含量,提起他,京城的勋贵子弟颇多不齿。

后来,索伦欲要在政治上更进一步,觉得儿子闹得实在不象话,对自己仕途也有所影响,就勒令他回到京城,老实呆着。

可索飞是个浪荡惯了,在京城的时候也是走马玩鹰,自号京城第一少。

林克英雄一世,他的后人要嫁给这样一个渣滓,真是瞎了眼睛。

想到这里,黄叙禁不住摇了摇头。

接着又是一笑:政治婚姻,跟感情没有任何关系。两个家族不过是相互利用,再说了,就算索飞是一陀屎,跟我黄叙又有什么关系?

几人说了半天,黄叙倒是听得有趣。

贵妇的话题转移了,转到暑期到什么地方避暑的事上。有人说要去京北的避暑山庄住一阵子,有人说要去南半球购物,甚至还有人说要坐科考船到南极玩上一个月。

黄叙听得无聊,加上肚子里装满了茶点,喝了水,涨得难受,就离开客厅朝外面走去。

对于赛马他还是非常有兴趣的,也想看看这些传说中的价值一千万美金纯血马。乖乖,一匹马都的钱都可以造一辆坦克了。

如果有机会,干脆弄两匹在空间里养着,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啊!

也不算是偷,索家都是不义之才,我黄叙劫富济贫,替天行道。

想到这里,黄叙来了精神,就朝马厩那边走去。

那边,远远地就看到一个偌大的马场,又不少马儿正被马夫牵着在里面溜弯。说句实在话,那些马还真是漂亮,皮毛顺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脖子和腿都细长的想一个美人,与黄叙以前在乡下看到的那些拉煤炭的马匹根本就是两种生物。

在更远处,就是马厩了。

除了马夫外,还有不少得到邀请的客人在看马,试马。

黄叙走进马厩,掏出手机搜索到赛马的信息和图片,一匹一匹地对照,看什么马最值钱。

这一查,还真查到了好几匹。

当即,黄叙也管不了那许多,手一挥,豪光一照,就将其一一收进次元空间里,让谷雨好好照管着。

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