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44章 那么

第144章 那么

的,她不像是这种人……可是,她能够做林书南的主治医生,难保不会是朝廷哪方势力的人。黄叙啊黄叙,你还是太幼稚了些!”

第二百七十章摄象头

进来的那两人又冲去卫生间,结果自然没找到人。

这下,二人都有些发愣。

其中有人沉声问:“人呢,去哪里了?”

另外一人:“会不会已经离开了?”

“不对啊,这才多长时间他就走了。难道感觉到什么地方不对逃了?”迟疑片刻:“这人的反侦察手段倒是高明,看来不是那么简单。”

“对,此人必定有鬼,得好好查查。”

此地不可久留,二人当下就出了茶馆,自回医院。

被人出卖的感觉很不好,黄叙心中无比气恼。本打算立即驱车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如果不找孔琳问个明白,这口气无论如何也顺不过来。

当即,他就下了楼,对还在车里的白佳道:“会开车吗?”

白佳:“当初进公司的时候,人事部门要求有驾照,所以我就考了一个。”

“那好,开上我的车先回去,我还有事要耽搁,等空了再去你那里取车。”这辆蓝博基尼实在太打眼,已经引起不少人围观。黄叙可不想让刚才那两个人家伙顺着这辆汽车找到自己,如果那样,不但自己,就两路伟他们也有大麻烦。

“你见到孔大夫了,刚才我见她回医院去了,说得怎么样?”白佳问。

黄叙心中焦躁:“这事不用你关心,。以后也不用你们公司了,回去多你们经理说,这事到此为止,答应他的中介费我会一毛不少地打到你们帐号上去。”

看他脸色难看,白佳:“是不是孔大夫回绝了你。”

黄叙咧嘴笑笑:“事情不是所想象的那样,也算是回绝了吧。快走,别呆在这里。”

先前还一脸苍白的白佳听到这话,眉宇间突然有掩饰不住的喜悦:“黄叙,以你的条件要想找到好的女孩子也不是什么难事,要不”

黄叙不耐烦了:“快走,快走。”

白佳:“可是你这才马力实在太快,我又没开过,好贵的车”

黄叙:“你的话怎么这么多,开就是了,撞坏了有保险,又不要你陪。”

见他脸色难看,白佳这才道:“好好好,我走我走,黄叙,孔大夫虽然拒绝你可恋爱这种事情都你情我愿,不能强求的。”

黄叙气笑道:“你当我什么人,人家不同意,还找她扯皮吗,走吧!放心好了,我不会做那种事情的。”

“好的,黄叙,你多加小心。”

目送白佳人开车离开,黄叙摇了摇头:这小姑娘真是麻烦。

他本打算找进医院看看孔琳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出卖之后的。对于院子里的安保人员,自己还真没放在眼里。就算遇到再危险的情形,自己也可以瞬间传送到次元空间中去。到那个时候,就算敌人是太上老君,也拿我黄叙没有奈何。

咦,次元空间,传送哎,黄叙啊黄叙,你真是个笨蛋,怎么没想到这出?

黄叙忍不住狠狠地拍了自己脑袋一记。

是啊,其实自己要想见到林老太太,直接使用次元空间传送进特护病房就是,又何必弄得这么麻烦。

现在,他的次元空间已经大得惊人。只需要心念一动,就可以进入小院里去。

一直以来他都不习惯使用次元空间,或者说他还没有这个概念。

想到这一点,黄叙找了个僻静的没有摄象头的地方,心念一动,就进入次元空间。

然后又传送到林书南小院的位置,定睛看去,这个院子不大,也就是个四合院。

此刻,和上次来的时候不同。不但这座院子,就连其他的几座特护病房也被征用。

整个特护病房区到处都是安保,在进入病区的入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了一个岗亭,里面坐着全副武装的卫兵。

另外,还有不少人进进出出。

黄叙心中叫苦,这才多长时间,这里就已经戒备森严到这种程度。看来,林老头果然是真的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正如孔琳所说,也就是这两三天的事情。

林老头的生死关系到朝廷的政局,元老院终于出手,派了大队人马过来,接管了安保工作。

可以想象,这一片里里外外不知道安了多少摄象头,要想见到林老太太,估计也难了。

罢,先看看这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形再说。

黄叙就四下观察,次元空间的妙用再一刻显示出神通了。他和外面的世界仿佛只隔着一道透明的玻璃墙,睁开眼睛,一切尽收眼底。

不过,还是有一点不好。他虽然可以看清楚外面的情形。不过,却没有透视眼,不能看到屋子里面去。

可是,他也不能这么闲着什么都不做。

就拿出纸笔画起了特护病房的草图,并在图纸上将摄象头的位置都标准出来。

整个特护病区的摄象头总共有二十一个,可以说全方位无死角。另外,安保人员有十四个。

黄叙心中忍不住想,自己手头这个次元空间真是一件神器啊!如果我去做特工,就算是阎王殿也可以闯上一闯,绝对可以成为史上最伟大的间谍。

说起间谍,黄叙心中突然一动:我看不到屋中的情形,可以借助设备啊!电影中的间谍不都有一个可以伸缩的针孔摄象头吗,要不弄一个从空间地探出去,直接伸进林书南的病房里。如此,不就什么都看到了。

“对,这个办法好!那么,这玩意儿什么地方有卖呢干脆找路伟好,这家伙上绝对有。况且,他让我混到林书南身边,不就是想知道林老头什么时候死,什么时候被人抢救过来吗?我只要能够把消息第一时间传出去,就算是完成任务,又不用呆在病房里。哈哈,如此看来,这事倒也简单。”

想到这里,黄叙就离开了病房,从次元空间出来。

刚走不了几步,就看到白佳开车过来,倒把他吓了一条。

黄叙吃惊地问:“你怎么还没走,不是说好了我下来找你取车吗?”

“黄叙,我我我,我觉得还是不放心。”白佳有点口吃。

“好了,好你,我送你回去,你这人啊,真是的。”黄叙不住摇头。

一路上,白佳的情绪很高,不住地同黄叙说话。可惜黄叙没有心思,有一搭无一搭地应着。

等到送白佳回了公司,黄叙就给路伟打了个电话。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路伟说。

黄叙一愣:“我草,你什么意思。”

路伟:“打错了。”然后挂上了电话。

黄叙抓了抓脑袋,半天回不过神来,再打过去,那头已经关机。

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过来,是座机,传来的是陌生的声音。那声音是冰冷的电子音,显然是经过变音处理的:“黄叙,什么事?”

黄叙自然知道是路伟,气道:“你什么意思,转着不认识我的样子,还把自己的声音弄成这样?”

路伟:“别喊我的名字,你的电话说不好已经被人监控了。以后换个号码吧,什么不想换,也好,你以后如果有事找个公用电话打我给你的那个号码。对了,你找我干什么,事情办得如何了?”

黄叙:“打听到一点消息了,目标现在病危,也就是这两三天的事情。”

“那么,我问你,混到目标的身边没有?”

黄叙:“混不进去。”

路伟恼了:“你说的都是废话,全京城的人都知道目标不行了。元老院都接管了病房的安保,这么大动静也瞒不住人。你是干什么吃的,拿这种大路消息来应付我?”

黄叙冷冷道:“你什么态度,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放心好了,我保证,如果那头有什么消息,你第一时间就会知道。而且是全京城第一个知道的人。”

“保证,你拿什么保证,我凭什么相信你?”

黄叙:“你爱信不信。”

路伟气得半天没有说话,良久,才道:“黄叙,混到目标身边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黄叙忍不住问:“什么办法?”

“这也是你能问的?”路伟讽刺地一笑,还是解释道:“目标病危,按照咱们天朝人的传统,在这个时候,家中的亲戚都会来最后送上一程。你到时候会以亲属的名义去的,一旦老头子有个好歹,你就过来报信。”

黄叙苦笑:“亲戚,他有什么亲戚元老们不知道吗,也骗不过人。”

“我有办法的,你不用操心,还有什么事吗?”

黄叙这才想起自己找路伟的目的,就将要摄象头的事情说了,路伟说:“好的,你就在附件找个地方等着,两个小时以后我派人给你送过来。”

黄叙找了个咖啡馆坐了半天,朱真就过来了,将一套非常袖珍的设备递给黄叙。

这东西很不错,就是一根两米多长的,笔杆子粗细的金属软管,一头连着笔记本电脑,一头则连着一个微型摄象头。伸缩自如,相素极高,非常好用。

最妙的是,还带录音功能。

黄叙实验了几次,觉得非常不错。于是,就带了摄象头到了医院,再次进入次元空间。

这次一,他直奔林老头的病房,将摄象头从屋顶探了进去。

自己则坐在空间里仔细观察。未完待续。

第二百七十一章恶寒(一)

只一看,黄叙心中又惊又喜。

喜的是,林老头果然在里面,而林老太太也在。

惊的是,林书南的病情果然已经非常严重,已经处于弥留阶段。

这个病房很大,有大约四十平方。里面放满了仪器,窗帘都拉拢了,光线显得很暗。一个工作人员坐在一边守着,另外一个护士模样的人正麻利地给林老头插着鼻吸管。

大约是觉得很不舒服,病床上的林老头皱起了眉头,喘息道:“不要,不需要。”

和上次见面时相比,林老头又瘦了一圈,整个人已经完全变成了皮包骨。在灯光下,他一双眼睛完全变成了黄色,一张脸则全是黑色,浮现出一层死气。

和他瘦小的身躯不同,肚子却高高的坟起,腹水又变得严重起来。

在他肚子上还插了一跟引流管,估计是在涨得难受的时候用来排泄腹水的。

听到老头子说话,林老太太眼圈就红了:“老林,听话,我知道你很难受,我心里也难受,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

“难受,我连死都不怕还怕难受?”林老头:“当年多少战友牺牲在战场上,我多活了这几十年已经是赚了,也是时候去见他们了。”

林老太太眼泪落了下来:“老林,别说丧气话,你不会死的。”

林老头:“我都快九十的人了,早就该死了,这是自然规律。就算死了,也是喜丧。哭哭哭,你哭个什么劲,你就不能让我开开心地走吗?”

林老太太连忙伸手擦了擦眼泪:“我不哭,我不哭。”

林老头:“我死之后,元老院肯定会追悼会,设灵堂,放哀乐,说不好还得弄一群孝子闲孙来号上两天。他妈的,没意思啊,我最见不得这种事儿。到时候,你告诉他们,别弄这一套。就算要整,也得依照咱们老家的规矩来,搞个流水席,请个戏班子唱大戏剧,大家吃吃酒乐和乐和,这样,我在上头看了也开心。”

黄叙在次元空间里忍不住一笑,这个林老头倒是豁达,果然是人中之龙,佩服佩服!

“是是是,就依你的。”林老太太连连点头,当然,她也知道,真到那一天,上头肯定不会同意的,这也太不严肃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把老头子哄住再说。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林老头脸色一边,手紧紧地抓住床单,牙齿咬得咯吱响。只剩一层皮的脸上全是黄豆大的汗水。

林老太太紧张起来:“老林,可是又疼起来了。”

“疼,实在太疼了,手枪给我,对着我的脑袋开火。”林老头强自忍受,不住地抽着冷气。

“老林,你说什么呀?”林老太太眼圈又红了:“你忍忍,我这就去叫孔医生过来给你打针。”

“不要,不要,我看孔大夫也没有什么好的法子。我不想打镇痛针,打了之后脑袋会边迷糊的。”

林老太太:“老林,这个时候你还顾得了这些。这个孔大夫,我看也不怎么样。早知道就留在家里让小黄给你治组织也是混帐,说这是封建迷信,说人家小黄是江湖骗子不准咱们出门不说,连电话都不许打,这不是软禁吗?我们又不是犯人,不行我要找元老院要给说法。”

林书南:“你要相信组织,一切都要听组织的。”

“组织,组织,组织这是要你死啊!如果你还留在家里,说不定还真被小黄给救了,可是”

“同志,我提醒你,不要说这些违反纪律的话。”林老头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

林老太太:“好好好,我不说了,我这就去叫孔大夫。”

听到这两人的对话,黄叙心中一冷,又是大为震惊:原来,林老头和林老太太也相当与被软禁了,林书南以前可是元老院的长老啊可见这元老院,这朝廷的政治斗争激烈到何等程度不行,我还是得找个机会和林老太太见一次面,和她说说话。林老头人不错,我不能见死不救。

黄叙就收了摄象头,目光追随着林老太太寻找着和她见面的机会。

可是,林老太太走了半天,黄叙还是无法可想。一来,这一路上全在监控的范围之内,没有死角二来,林老太太出门之后,立即就有一个工作人员跟在身后。

很快,林老太太就进了旁边一座院子,就要进一个房间。

门口,一个工作人员拦住老太太,恭敬地说:“高同志,您现在不能进去。”

原来,林老太太姓高:“怎么了?”

工作人员:“高同志,组织上正在和孔大夫谈话,请问你究竟有什么事吗?”

林老太太:“我过来请孔大夫过去给老头子打针。”

工作人员:“请稍等一下,谈完话孔大夫就出来。老先生要紧不,急吗?”

林老太太叹息一声:“还是老样子,不急,组织上的事情要紧,我在这里等着。”

工作人员:“已经谈了半天话了,很快的。这样好了,我进去问问。”

林老太太:“麻烦你了,谢谢。“

黄叙在次元空间里不明就里,这个孔琳究竟在里面和上头的人说什么呢?

没办法,只得找了个缝隙,将摄象头伸进房间里去。

就在这个瞬间,里面传来有人拍桌子的怒喝声:“孔琳,老实交代你的问题,不要和组织对抗”

黄叙忙定睛看去,只见才两三个小时不到,孔琳那张美丽的面庞就变得憔悴了。

她坐在椅子上,对面是一张桌子,桌子后面则是两个凶狠霸道的男子,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特护病房的安保人员。

孔琳:“我刚才已经重复过许多遍了,那人是佳偶天成给我介绍的对象,约了我在茶楼相亲,今天是第一次见面。至于他以前是做什么的,是什么人,我一无所知。如果你们不信,可以去网站里查。”

“你还不老实!”桌子后面,一个魁梧的好象是军人出身的中年男子又一拍桌子:“你当我们是瞎子还是笨蛋?老实跟你讲,我们在网上查过你那个对象,他留下的资料全是假的,国家机关里可从来没有这么一个人。倒是姓名是对的,叫黄叙,是盆地省人,以前在一家地产公司上班,中产阶级,也算是小有身家。如今,又是一家旅游服务公司的董事长。他不好好地在盆地里呆着,跑京城来,又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