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43章 孔琳:黄叙

第143章 孔琳:黄叙

罢,就站起身来,朝门口走去。

见黄叙又要来拦,她脸色一沉,一挥手:“走开!”

见自己无法说话孔琳,黄叙心头也是急了,正要再说,又怕她大声闹起来。一旦惊动监视孔琳的人,自己的麻烦就算是真的来了。

可是……难道就这么放弃了吗?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孔琳一个趔趄。

黄叙不疑有他,一伸手把孔琳抱住。

温香软玉在怀,孔琳大怒:“流氓!”一记耳光朝黄叙的脸上手来。

黄叙的动作何等之快,堪称人类第一,一把抓住她的手。

就在这个时候,心中电光石火起了个念头:“说再多也没有任何用处,坐言不如起行。要想说服孔琳,就得让她知道气功是真实存在的。”

刚才孔琳坐在黄叙对面的时候,经过仔细观察,黄叙发现她肩膀右高左低不平衡。

如果没有猜错,她应该是得了颈椎病和肩周炎,病兆就在左肩。

像孔琳这种长期伏案,又长期俯身拿手术刀的人,颈椎和肩膀都有或大或小的毛病。

刚才她久坐颈椎压迫血管,突然站起来,大脑因为缺氧,身体就趔趄了一下。

在医学中,癌症、糖尿病、爱滋病都是现在的医学攻克不了的难关,就是所谓的不治之症。其实,不治之症不是都是要死人的,也不都是影响日常生活的,颈椎病就是这样。

这种病死不了人,也没有什么痛苦,可就是大脑经常缺氧,搞得人烦不胜烦。

既然孔琳得了颈椎病,不如我用气功帮她把病治好。

事实胜于雄辩,我也是笨了,刚才浪费那么多口水。

待到孔琳的手被黄叙抓住之后,她一用力,正要挣扎。

突然间就感觉黄叙的右手有一道热流蹿了过来,就好象是被人打了吊瓶。那热流顺着血管、经络瞬间冲上去。

右胳膊好象充了气似地大了一圈,可定睛看去却一切如常。

同时有麻麻痒痒的的感觉从骨子里生出。

顿时,她好象是过了电一般,身体软软地提不起力气,甚至连叫都叫不出声来。

震惊,无比的震惊。

这……就是气功,不科学,这不科学!

说是迟,那时快,那股气流蹿到孔琳的肩膀上,这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原来,孔林被黄叙抓住的恰好是得了肩周炎的左手。

她以前的生活习惯不好,一坐下,身体就习惯朝左边歪。经年累月下来,左半边身体就留了下了病根。不但颈椎难受得要命,肩胛处也隐隐发疼。

严重的时候,还真是头昏眼花,手都举不起来,给自己的生活造成了极大困扰。

做为一个医生,她也不是没有在医院里找同行治过。可无论是针灸、吃药还是物理治疗,也只能缓解一时,一碰到受凉或者天气变化,就回旧病复发。

黄叙这股热气输到肩膀上病灶的时候,很自然地被那地方挡住了,不得寸进。

不过,这热气却不放弃,就好象是一辆缓慢推进的火车头,速度不快,却不可阻挡。

瞬间,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积累在痛点处的淤血一类的东西被撞得粉碎,就连硬化、粘连的经络也断裂了。

痛苦不住袭来,虽然还在人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可孔琳还是疼得咬紧了咬关,额头上有汗水一颗颗渗出。

热,非常的人,好象直接把人丢进一锅热水里。

说来也怪,肩处的筋腱断裂之后,突然有新的肌肉经络生长出来,如藤蔓般相互纠结,最后,终于长在一起。

作为一个医学大拿,孔琳从来没有见过或者听说过有这么快的重生速度。

转眼,肩膀已经修复完毕,黄叙输入自己胳膊的那股热气也耗尽。

孔琳骇然看着黄叙:“你……”

黄叙:“别急,还没有完呢!所谓救人救到底。”

说话中,第二道热气又灌注进孔琳的身体。

没错,他用的正是紫气东来这项技能。

用紫气东来将山川元气注入生物体内,可以修复生物体破损的肌体,并将之改变。

就算是妖怪落到黄叙手中,也得让它脱胎换骨,更别说**凡胎的孔琳了。

真气一入体,这回特别的顺畅,孔琳也立即说不出话来。身体开始微微颤抖,面庞上浮现出桃红,显然如此的娇媚动人。

渐渐地,她呼吸急促起来,除了额头,就连鼻端也有微微汗光。

真气通过她的左臂之后,一路顺着颈项向上攻去,很快,就在后脑和颈椎连接的地方停住了。

这里才是孔琳的病灶的所在,黄叙明显得感觉到下面有两硬块。血液流动到此处之后,受到阻挡,变得慢起来。如此,她的大脑自然供氧不足。

黄叙提起精神,让真气在那两个硬块处反复冲刷、消磨、撕扯,花了足足十来分钟,三道山川元气,才打通这处经络,停下手来。

因为耗费了不少精力,黄叙感觉有些气喘。忙吞了一颗糖果,端起茶水喝起来。

还好他这段时间服用《静心丸》炼道家内丹,又学了内家拳,体内已经有先天之气,体质得到极大改观了。如果换成以前,已经累得浑身大汗了。

“孔大夫,现在感觉如何了?”

孔琳先前又是疼又是涨又是麻,好几次感觉自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此刻,黄叙收了真气。血液瞬间顺畅地冲来,进入大脑。

眼前顿时亮了,周遭的一切都显得如此新鲜,就好象是刚被大雨淋过,清新得让人简直看不够。

同时,空气不断被吸进肺中,让人迷醉。

感觉自己大脑从来没有如此清醒过,精神从来没有如此振作过。

她欢喜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脖子,异常灵活,并不像从前那样转动困难,还发出“劈啪”声响。

这说明自己的颈椎病已经完全好了。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切难道在梦中?

孔琳又活动了一下左臂,然后弯到背后,在背心抓了抓。

这让她更是惊喜,在以前,她的左手只能抓到右肩胛骨。

黄叙扑哧一笑:“别抓了,已经好了,孔医生,你现在相信有气功这种东西,相信我黄叙了吧?”

“信!”孔琳激动地点了点头:“所谓科学就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既然已经证明了,那就没有假。厉害,厉害,想不到传说中的气功和特异功能都是真的。”

黄叙:“那么,你又该如何谢我?”

第二百六十九章病情

孔琳:“黄叙,你想让我怎么谢你?”

黄叙哈哈一笑:“挟恩图报非君,再说了,上次在派出所你帮过我一次,现在我治好你的病,咱两算是扯平了。我之所以出手,目的有二,一是,让你知道中医、气功是真正存在的,老祖宗留下的并不只是糟粕,其中还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你不知道,并不等于不存在;第二,我想证明,我确实是林老先生身边的工作人员,亲戚和保健医生。”

孔琳点点头:“谢谢你,我现在相信你了。看来,气功真的是存在的。刚才你治疗我颈椎病的手法,我大概也能看明白。我说说看,你听听是不是这个原理。”

黄叙:“你说。”

孔琳:“你所使用的手法就是将我肩膀和颈椎中硬化、粘连的筋腱撕碎,使其重新生长。就好象我们平时体育锻炼,先要用高强度的运动将筋肉纤维拉断。肌肉受到这个刺激之后,重新生长,会更加强壮。”

黄叙点头:“是这个道理。”

孔琳又道:“一般来说,人体破损的肌体要想重新长好,都需要一周时间,必要的时候还需要补充大量的蛋白质。我不知道你用的什么方法,让我受损的部分瞬间长好……”

她摆了摆手示意黄叙不要说话:“你也别跟我说阴阳五行真气一类的东西,我没有相应的知识储备,也理解不了。想来,你给林老先生治疗肿瘤大概就是使用同样的方法。先是用气功破坏肿瘤的组织结构,然后让里面正常组织生长壮大,和癌细胞抢营养。你这个手法,和放疗化疗类似/。不过,放疗化疗要杀死人体正常组织,使病人抵抗力下降。你高明就高明在,不伤害人体正常细胞。”

黄叙:“是的,是这样。”

孔琳毕竟是个专家,在见识到黄叙气功的特异之处,在强烈的震撼之后,很快就冷静下来,道:“那就对了,难怪林老先生进医院复查体检的时候,我发现他肝脏上的肿瘤变小了。而身体各项指标也大幅度恢复正常,比如蛋白数据开始恢复。这简直就是奇迹了……你知道人体白蛋白是什么吗?”

黄叙摇头:“隔行如隔山,我不知道。”

孔琳:“简单地说,人需要吸收蛋白质才能生存。而吸收蛋白质,则只能靠食物。食物在吃进肚子之后,需要肝脏才能合成蛋白质。当肝功能严重异常时,肝脏不能有效地合成白蛋白,可造成血中白蛋白的降低,会导致腹水,下肢水肿等症状。因此,如因肝脏疾病引起的血清白蛋白下降而引起的腹水、水肿,没办法,只能直接注射。”

“作为林老先生的主治医生,没有人比我更明白他的病情。他的肝脏已经完全坏死,已经失去了合成蛋白质的功能,可现在却突然恢复过来,整个科室都轰动了,这只能用奇迹来形容。”

“因为这事实在太怪,医院就建议老先生留院观察,我也弄不清楚他身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治疗的结果,哎……”

说到这里,孔琳突然长叹一声。

黄叙:“孔大夫你叹什么气?”

孔琳:“早知道是黄叙你在给老先生治病,我就不该留他住院子,这样反而是害了他。”

黄叙大惊:“林老先生究竟怎么了?”

孔林:“很严重……我留老先生住院之后……你也知道他的身份。上头很快就派人下来接收了所有的事务……老先生就被隔离了,连我每天也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出院子,说不好还被人监控……在这段时间里,老先生的病情有开始恶化了。各项数据指标都开始变得不正常……”

黄叙:“恶化了?”他心中也是惊骇,原本以为癌症虽然厉害,可自己输入了那么多道真气进去,应该一蹰而就才对。却不想,这些真气只是维持一时,并没有让他痊愈。

这究竟是怎么了,难道紫气东来对他的病情无效?

“对。”孔琳点头:“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办法,现在只能保守治疗,每天打几镇杜冷钉应付。老实说,真有挫败感啊!”

她神情抑郁,又开始长叹了:“作为一个肿瘤科医生,很多时候我都感觉如此的无力。既然是不治之症,还要我们医生做什么?”

黄叙见她如此颓丧,安稳道:“孔大夫,现在医学如此发达,新的手法不断出现,对治疗肿瘤也有不错效果的,比如标靶疗法就很厉害嘛!”

“你说的这个法子我已经在半年前对林老先生用过了。”

“真的,效果如何?”黄叙说完话觉得自己纯粹是多此一问,如果真有效果,林老头也不可能躺在床上等死了。

孔琳:“当时效果是非常好的,不然林老先生也不会回大红门里去。所谓表靶疗法,实际上就是一种基因工程,三言两语也解释不清楚。”

黄叙:“解释不清楚就不用细说,你继续。”

孔琳已经把黄叙当成同行,开始学术交流:“用了标靶疗法之后,老先生当时已经完全恢复过来。能吃能睡,更正常人一样。”

黄叙:“这么厉害。”

孔琳:“标靶疗法厉害就厉害在这里,可这里面却有个问题。病人如果不复发,跟正常人一样,生活质量也高,说不好能活上一二十年。可一但复法,连抢救的价值都没有,只能尽力减轻病人痛苦,做临终关怀了。”

黄叙额上有汗水沁出来:“这次老先生就是复发了?”

孔琳点头:“对,所以……老先生就被隔离起来,毕竟他的生死关系实在太大……”

黄叙突然一笑:“孔大夫,林老先生的病情可是天底下最大的秘密,你告诉我难道就不怕出事吗?”

“不怕!”孔琳:“因为我现在已经相信你是林老先生的贴身保健医生,而且,现在他的病情如此严重,说不好就是三五天的事情。我是无法可想,如果这天底下有人能够救他的话,说不定只有你了。医者父母心,在我眼中只有病人,可管不了他是皇帝还是普通百姓,就算他是个十恶不赦的犯人,只要做了我病人,我都要尽力抢救。”

说着话,她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圣洁的光芒:“黄叙,你在这里等等,我马上就去见林老太太,告诉她你就在这里,请她出面让你进去给林老先生治病。”

黄叙忙道:“多谢孔大夫。”

“别谢我,义不容辞。”

黄叙:“其实,你可以打个电话进去的,不用亲自跑一趟。”

孔琳:“没用,整个院子都被人用设备屏蔽了,所有电子设备在里面都没有用处,一点信号都没有。”说完,她就出了门,急冲冲地朝医院跑去。

黄叙见说服了孔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就端了杯茶坐在楼上窗户后面,一边品茗一边朝医院那边张望。

他接受的任务是混到林老头身边,将他的身体情况带给路伟。

这个任务比较含糊,实际上,黄叙也不需要做什么。

不过,看在林老头和自己关系还算不错。而且,自己偷了他的混元归云,怎么着也该还人家一个人情。再说了,见死不救不是黄叙的风格,说不得要伸手把林书南从阎罗王那里拽回来。

这一等,却等了老半天还没有回音,搞得黄叙都有点急噪了。想打电话过去,问题是那座院子的信号又完全屏蔽。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黄叙眼尖,就看到从医院那边走出来两个男人。

这两人大约三十出头,生得普通。如果是在从前,说不定就被黄叙给忽略过了。但是,自从跟老章学习搏击,又接受过童师傅的调教之后,黄叙一眼看出这两人的不同寻常之处。

此二人走起路来显得很是轻巧,就好象脚下安了弹簧,每一步都不会浪费一丝力气。

如果没有猜错,他们是学过格斗术的,功夫还不低。

来医院的都是病人,偏偏这两人健康得令人发指,又不是医院的工作人员。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林书南那边的安保人员。

顿时,黄叙就提起了警惕。

这两人出了医院的大门之后,敏捷地跳上门口旁边停车场上的一辆海狮面包车就不紧不慢地开出来。

等开到茶馆门口就刹车,朝茶馆里走来。

茶馆老板迎上去:“二位先生喝茶吗,这里不能停车的,交警要抄牌的。”

无论他怎么喊,二人只是不理,径直朝楼上楼来。

黄叙心中一惊,念头一动,瞬间躲进次元空间。

说时迟,那时快,二人蓬地一声就撞开了黄叙所在雅间的门。

见里面没人,他们一呆。

“喂喂喂,两位爷这是找谁呀?”一个伙计冲过来一脸不快地问。

“里面喝茶这人呢?”

伙计:“我怎么知道,你们想干什么?”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人问:“是不是去卫生间了?”

另外一人:“这里只有一条路,走,看看去。”

两人又冲了出去。

“果然是来找我的……”黄叙惊得寒毛都竖了起来,心中有是恼怒又是失望:“难道……是孔琳举报了我,不可能,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