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42章 孔琳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瞪圆了

第142章 孔琳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瞪圆了

啊,现在找人打架说穿了打的就是钱。那群人有二十多个,每人一千块辛苦费就是一大笔开销。而且,如五四这种高手,只怕不是几千块钱就能打发的。估计郭辉打的是从我这里敲诈了钱之后,再去支应。

却不想,五四他们被我给打跑了。

虽然吃了败仗,可你姓郭的该给的辛苦钱却一分也不能少。黑色会就是鬼,一旦被缠上,哪里有这么容易脱身?

不管怎么说,郭辉离开京城再不能来烦人,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黄叙一笑,道:“京城居,大不易。郭辉一个月也存不了多少钱,还不如回老家找个工作,好歹一家人再一起,也是件好事。”

白佳点点头:“是的。”

黄叙突然好奇的问:“白佳,有一件事我想不明白。既然你已经知道来征婚的是我,咱们这么熟,你怎么装着不认识我的样子,还想把我和孔大夫的事情搅黄。”

“啊!”听到黄叙这么问,白佳低呼一声,脸变成了白色:“我我我……黄叙,我……”

黄叙突然心中咯噔一声起了个奇怪的念头:会不会这个白佳是朝廷其他家族的细作……不会吧?

他严肃地看着白佳:“我需要一个解释。”

白佳咬着嘴唇:“我我我,黄叙,你也不要生气。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你不好。实在是,孔大夫的社会地位和身份实在太高,和你不合适。不不不,我不是说你,你别生气。孔大夫是不错,别说你,就算我见了也有好感。可是,可是,人家肯定是不会答应,又何必弄得自己伤心……”

竟有点语无伦次。

黄叙淡淡问:“还有呢?”

白佳:“还有……其实,黄叙你大约也是知道自己和孔大夫是不合适的。否则,也不可能用假信息骗人……不不不,黄叙你别误会,我不是责怪你,你的心情我理解……你连真实姓名都不敢用。还不是因为孔大夫知道是你,怕是连面都不会跟你见……”

“哦,这样啊!”黄叙悠悠道:“白佳,我提醒你,我是你的客户,在不违法的前提下,你们公司收了我的钱,把事做好就是,别的也无需操心。”

白佳突然勇敢地抬起头来,道:“黄叙,你是个好人。其实,这个世界上好的女孩子多了,我想,肯定有人会喜欢你爱你的。回去吧,不要去了!”

眼神中,似有波光荡漾,看着黄叙,久久不肯挪开。

黄叙心中一震:这小丫头是不是喜欢我,应该是的。玛德,我没有对她使《撩妹符》啊!

还有,我现在的麻烦已经够多了,白佳你不是在给我添乱吗?

黄叙语气恬淡:“白佳,我们是朋友,可也是业务关系,公事公办。至于黄某人的私事,好象你还管不着,希望你明白着一点,OK?”

白佳眼睛里的闪光熄灭了,暗淡下去:“好的,黄先生。”

说话间,汽车已经到了医院,远远就看到那个茶馆。

还好,门口有车位,被老板用两把椅子占了。

见黄开过去,问明白是来喝茶的,就把椅子挪开,指挥黄叙将车停好。

白佳:“黄先生,请跟我来。”

黄叙:“不用,你在外面等着。”

白佳:“可是。”

“别可是了,就这样。”等下黄叙和孔琳见面,要说得事情何等重大。可以说,病房里那位爷咳嗽一声,京城的地皮就会抖三抖,如何能够让白佳一起去。她如果在场,还怎么说事。

白佳依旧在坚持:“不行,按照公司的制度,第一次我们必须再场。否则,出了事,谁负责?”是的,黄叙猜得没错,她是喜欢黄叙,从见他第一面的时候就喜欢上了。

爱情这种东西,本就没有道理可讲。

第二百六十七章我也是医生

那天黄叙打电话去网站的时候,白佳和他都没有听出彼此的声音。实际上,二人也不过见过两次面,都还不熟悉。

等到黄叙注册帐号,上传了所有的资料之后,白佳心神大震,又难过得掉下眼泪来。

原来,他喜欢的是孔大夫,而不是我白佳。

也对,孔琳长得真的很漂亮,工作又好,又是本地人,谁娶了她那是前世修来的福份。和她比起来,孔大夫就是白天鹅,而我白佳只是一只丑小鸭。

如果我是黄叙,也肯定会去追求孔琳的。

抹着眼泪,又自怨自艾半天,白佳却有一种不甘心,就暗下决心,一定不能让黄叙和孔琳约会。

因此,她就装着不认识黄叙的样子,等他一打电话过来,就推说联系不上。

谁曾想,黄叙竟然直接跑到公司来理论,这才戳破这一点。

当时,白佳只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还钻进去,还险些丢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

好在黄叙人真好,还念着以前的情分,帮了自己一把,这让白佳非常感激。

刚才在路上的时候,白佳什么也顾不得了,大着胆子将自己的一缕思念全盘倾吐。心脏蓬蓬乱跳,脸烫得像是要融化了。

只要黄叙明白自己的心意,就算是死了也甘心。

可是,黄叙却装着听不懂的样子,一心要去见孔琳,这让她有种万念俱灰之感,特别是黄叙还不让她跟着进茶馆去的时候。

不行,我一定要去,我要亲眼看看孔大夫是不是对黄叙有意。

如果孔琳真看上黄大哥,我……我退出就是了。如果不是,白佳会对黄大哥好的。

黄叙见白佳一心要跟着上去,皱了一下眉头,心中烦躁。再按捺不住,喝道:“你就留在这里看车吧,我这车很贵的,如果被人磕了碰了,谁负责?如果你觉得不合制度,这样好了,我给你们经理打个电话。只要你们经理答应我的车如果有事,公司全权负责,你跟着去就好了。”

话说出口,黄叙才后悔了,这也太伤人了。

果然,白佳的神色黯然下去,颤声:“别别别,别打电话,会被经理骂的,我守车就是了。”

黄叙轻叹一声,“不好意思,我过一会儿就下来。”

孔琳在二楼的一个雅间里喝茶,看得出来,她显得很疲倦。日夜守护林老头,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

黄叙:“孔大夫你好,咱们有见面了。”

孔琳见是黄叙,一愣:“黄先生,怎么是你?”

“意外吧,世界真小啊!”黄叙微笑着问:“孔大夫你一个人喝茶啊?”

孔琳:“约了个朋友见面。”

黄叙:“约了朋友,是男朋友吧?我猜的,哈哈,孔大夫的男朋友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物。”

孔琳:“黄先生,这是我的私事,好象没有义务告知吧?”

黄叙:“对对对,私事私事。不过,黄叙以前学过周易八卦,懂得卜算,要不我算算你要等的那人姓甚名谁?”

孔琳乐了:“我还真没想到黄先生是跑江湖算卦看风水的大师呀!”她看了看腕上的那架欧米茄手表,道:“我今天只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等下还有事。现在已经过了半个小时,说不定我等的那人马上就要来了。黄先生如果没有什么事,等我马过这一阵自,咱们另外约个时间见面。”

像黄叙这种人她以前见得多了,不外是求自己帮挂个号或者帮做个手术什么的,烦得很。

“别,耽搁不了两分钟的,算一卦又不要你钱。反正你等大拿人也没来,权当是个乐子。”黄叙故意掐指一算,道:“我姓黄,今天见孔大夫一个人坐在这里喝茶,就不分青红皂白闯进来。那么,你等的那人姓红。不,不是红色的红,《百家姓》里可没这个姓。那么,就只能是洪水的洪了。孔大夫,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孔琳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瞪圆了,问:“你怎么知道?”

黄叙:“我是半仙儿呀,承惠,等下你开茶钱。”

孔大夫一笑:“好啊,我请客。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黄叙伸出手:“孔大夫,正式认识一下,鄙人黄叙,外号洪先生,今天你要等的那人就是我。”

孔琳一脸的惊愕:“你就是洪先生,你什么意思?”

黄叙:“孔大夫,对,你等的人就是我,《佳偶天成》让我过来的。”

孔琳愤然站起来:“对不起,我想我今天不应该来的,告辞了。另外,转告《佳偶天成》网,他们隐瞒约会对象信息,等着接我的律师信吧!”

黄叙见她要走,急忙站起来,手一张,拦住去路:“孔大夫,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采取这种方式来见你吗?”

“为什么?”孔琳见黄叙如此无礼,脸沉下去。她的眼神中满是鄙夷,心道:还能是为什么,不就是要追求我吗?

对于自己的美貌,孔琳还是非常自信的。实际上,任何一个长得漂亮的女孩子,从小到大都是在充满善意的世界中长大,在所有人的讨好和恭维中长大。期间,自然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异性的追求,什么样的套路没有遇到过。

只不过,她这人对自己将来要走什么样的人生道路非常清醒。加上醉心于医学,不想因为结婚生子的事情耽误了学业,一来二去就耽搁下来。到现在,如果不是母亲催得紧,她觉得好象还真没有必要谈恋爱。

女人需要男人,就好象鱼需要自行车。

之所以勉强答应来见,不外是完成一项人生任务罢了。

黄叙回手将雅间的门关上:“孔大夫,耽搁你十分钟时间,我有话同你讲,还请坐下。如果到时候你还要走,黄叙绝不阻拦。”

茶馆里都是人,孔琳也不畏惧,她点点头坐下,看了看表:“好,你说吧!”

黄叙:“林书南老先生的病情可好了些,还是更加严重。按照你们肿瘤科主治医生以前的诊断,他最多还有三个月的生命。如今,一个多接近两个月过去了,是不是已经到了最后时刻?”

“啊!”孔琳低呼一声,神色一凛,掏出了手记,冷冷道:“这也是你该过问的?”

她如何不知道林书南身体情况的重大关系,一瞬间,她几乎认定黄叙约自己见面,并直接打听林老先生的病情别有目的。

在接诊林书南之前,她已经和上面的纪律和安保机关谈过话。

上头也交代过许多注意事项和相关纪律,这一段时间,她甚至被关在小院里,吃住都在里面解决。只每日有一个小时时间出来处理私人事物,当然,她怀疑自己在这一个小时中肯定是受到监视的,说不定现在就有一双眼睛在不为人知道的角落盯着。

难道,这个黄叙是朝廷哪方势力派来的人?

不然,他前次怎么找到林书南的小院子门口,说他是林家的亲戚,直接朝里面闯。

对的,肯定是这样。

也怪自己当初心软,出言相救。

早知道这人如此难缠,那次就该让安保人员把他抓起来好生审问。

这种事情,我是不愿意介入的。却不想黄叙竟然通过征婚机构骗自己出来见面,若是让上面的人知道,这才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孔大夫最大的人生理想是治病救人,对于朝廷的事情也没有任何兴趣,对这件事她的态度是公事公办。可你不关心政治,政治却要来关心你。

顿时,孔琳立即掏出手机,准备向安保人员汇报。

黄叙如何不明白她要干什么,猛地伸出手去,一抹,瞬间将那只手机摄入次元空间。然后瞬势抓住孔琳的手,笑道:“孔大夫这是要给人通风报信吗,何必这么紧张?”

触手处,一片温润。

孔琳的长得略微丰润,人也白皙。双指肚显得饱满,抓在手中,当真是滑若凝脂,叫人心中不觉一荡。

“放开!”孔琳这还是第一次被人抓住手,脸一红,甩开黄叙,低喝:“把手机还给我,我的手机呢?否则,我要喊人了。”

黄叙收摄好心神,道:“孔大夫,你何必要打电话报告上头呢!我黄叙说话算话,只借用你十分钟时间,你答应我不打电话,我就把手机还你。”

孔琳点头:“好,我答应你,电话还我。”

黄叙手一张,电话瞬间出现,然后递了过去。

孔大夫眼中有神采一闪而逝:“魔术?”

见黄叙点头,就道:“不错,很精彩,你有什么话快说吧。”又看了看表:“你还有五分钟。”

黄叙道:“孔大夫你大概是误会了,觉得我是朝廷什么大人物或者势力的手下,想混到林老先生院子里去。那天我真没骗你,我确实是林书南身边的工作人员。”

孔琳头也不抬地看着表:“你还有四分钟时间,尽快。”

黄叙苦笑:“孔大夫,你又何必这样呢?我真是他身边的工作人员,这是我的通行证。”

孔琳看也不看:“你继续。”

黄叙:“实际上,我是林老先生和林老太太的保健医生。对的,我们是同行,我是个医生。”

“你是医生?”孔琳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他的脸,顿了顿:“不可能,国内的肿瘤科专家我都认识,没听说过你这个人。”

第二百六十八章现在相信了吧

是的,林书南是什么身份,他身边的保健医生怎么也得是国内第一流的专家。

而孔琳作为肿瘤学的顶级医生,业界的大拿她都认识,平时也经常在朋友圈里聊天,探讨学术。世界虽大,但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很小的。

黄叙是谁,她可从来没有听说过。

黄叙:“孔大夫,或许你误会了,我不是肿瘤科医生。”

孔琳:“中医?”神色却颇多不屑。

实际上,在医学界中,西医一样看不上中医,觉得这玩意儿一会儿五行八卦,一会儿阴阳平衡,虚无飘渺,简直就是伪科学。没错,中医开的药方中有些药是对病情有一定治疗作用,可草药的有效成分实在太少,怎么比得上经过工业化生产提纯的西药威力来得大?

况且,中医的药方讲究实在太多,君臣佐使,分量也各不相同。比如治疗感冒发烧把,一抓就是十几味药,满满一大包,简直就是打大包围,反正总有一味药对症,病人吃了难受不说,搞不好还有副作用。不想西药,一颗黑加白搞定。

现在国家虽然也有中医学院,可学生学的却大多是西医临床那一套,可以说,中医已经有名存实亡的趋势。

黄叙听到孔琳问,点点头:“可以这么说。”气功疗法、推拿按摩也算是中医。

孔琳冷哼一声:“你还有一分钟。”

黄叙:“林老先生经我治疗,病情已经有了起色,不能半途而费,这事我得插手。还请孔大夫帮帮我的忙,让我进那座院子里去给老先生诊治。”

孔琳冷笑:“可能吗?”

黄叙:“我也知道这事让你为难,这样好了,请你该林老太太带个信,就说我黄叙在这里等着她。如果她想林老先生病好,又相信我黄叙的话,请她过来与我见面。”

孔琳突然恼了:“病好,能好吗?都肝癌晚期了,现在只能使用保守治疗,尽力减轻病人的痛苦。好好好,我倒想请教你用什么办法治疗林老先生。如果真将晚期绝症病人挽救回来,没啥说的,今年的诺贝尔医学和生理学奖就是你的了。”

黄叙严肃地说:“气功,我用的是气功疗法!”

孔琳愣住了,一脸愕然地看着黄叙。须臾,就咯咯地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沁了出来:“气功气功,还特异功能呢,你怎么不说用鸡血疗法……黄先生,你这个笑话就没意思了。那日你见义勇为,我还敬你是个正直之人,想不到你竟然是个骗子,真是看错你了。对不起,十分钟时间到,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