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39章 黄叙看他在这么纠缠下去也没有任何用处

第139章 黄叙看他在这么纠缠下去也没有任何用处

不喜欢给自己给医院找麻烦的人,自然不会同黄叙多说废话。

黄叙看了看时间,正是晚饭时间,距离和老章约好去见那个内家拳师傅还有三个小时。他就开了车,去附近一个饭馆叫了一碗片儿汤。一边吃着,一边百无聊赖地拿出手机搜索起孔琳的资料。

这一搜还真吃了一惊,真没想到孔琳这么有名。

孔大夫作为国内肿瘤科的权威,在业界相当有名,上面的搜索条目竟然有好三万多条。

大概看了看,大多是她的履历以及在行医过程中的事迹。

看了半天,也不得要领。不过,有一条引起了黄叙的注意。

点开一看,竟然是个征婚网站,其中,孔琳的照片霍然挂在其中。上面写着孔琳的基本信息以及收入情况,要求男方相貌端正、为人正直,身高必须在一米七十二以上,大学本科以上文凭,年龄二十六岁以上,四十岁以下。京城户口,有房有车,月入一万以上等等。

黄叙看得不觉一笑:这个孔大夫要求倒是不高,其实,以她的情况,已经是下嫁了。

没错,孔琳长得非常漂亮,又是国内一流专家,年收入至少在五十万以上,学历也高,完全不用这样委屈自己。

却是怪了,难道她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怕成为大龄剩女,心生恐慌?

也不对,这不是她的性格啊!

不过……倒是可以试试,通过这个法子把她给引出来见一次面。

只要见着人,我就有办法说服她。

顿时,心中就有了个主意,黄叙就给网站打了个电话,通了。

“你好,我是《佳偶天成》网客服,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是个女孩子的声音。

黄叙提起了精神:“你好,我刚才浏览你们网站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子的信心,觉得不错,想请你们网站帮忙牵线搭桥,拜托,拜托。”

“好的先生。”那个女孩子道:“现在,你需要的是在咱们网战注册个用户ID,上传个人资料,然后交纳一定的费用。注册好ID后,选择你想要约会的对象,我们会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通过站短联系你。先生,如果你不知道如何注册,我会在电话上一步步指导你的。”

黄叙哈哈一笑:“我又不是落后时代的大叔,网络上那一套我懂的,等下我就注册上川个人资料。对了,这事我挺急的,能不能快点联系上我选择的对象,大家见一次面。”

网站的女孩子:“好的先生,我等下就联系对方,尽快让你们见上面。”

黄叙:“我注册上ID之后用电话短信发给你。”

女孩子:“不用了,我站拥护注册的时候都是实名制,需要用手机号码登录。先生放心好了,你的事情我会全程跟进的。拜拜!”京城“红娘网站”竞争激烈,业务压力大,她新得了一个客户。非常高兴,甚至忘记问黄叙的名字。

这无所谓,反正等下黄叙也要上传个人资料。

打完电话,黄叙也顾不得吃饭,放下碗开车跑去老章家。

老章看到黄叙,吃了一惊:“大黄,这么早就过来,那边约好是晚上八点的。”

黄叙:“我另外有事要用你的电脑。”老章平时没事除了去健身房练拳,唯一的爱好就是上网打撸啊撸,电脑配置非常好,还带了扫描仪和打印机。

正合黄叙使用,他在《佳偶天成》注册了一个号,有将自己的身份证扫描了传上去。

接下来就是填个人信息。

其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照实填报就是了。只在个人收入情况上写道:“职业,国家机关公务员,年收入二十万。虽然没有京城户口,但已经再申请了,不日就能拿下来。在帝都四环内有一套一百三十平方的豪宅,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个人爱好,健身、看书、听音乐……反正都朝好里写。

在备注栏上,黄叙写道:“最好能够立即和孔医生见面,越快越好。”

写完之后,他又给网站的帐号上打过去登记费。

《佳偶天成》也是可恶,号称国内最高端的择偶网站,手头全是优质资源,收费也不便宜,二百八十八块八,又发发发发。

黄叙在填写个人信息的时候,老章就在一边看。

看了半天,他哈一声笑起来:“大黄,原来你是在征婚啊!靠,你这牛皮吹得也忒大了,还有公务员,还一百三十平方的房子,骗子,你TM就是个骗子。”

黄叙笑道:“管他呢,先骗到再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兄弟我再过两年就三十岁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心中发慌,感觉对不起父母啊!”

老章还要开口挖苦,他母亲就骂道:“你看看人家大黄,也知道父母为自己的事情操心难过,就算是撒谎,那也是善意的谎言,百善孝为先。你再看看你,你倒是有房子,结果呢?你就不能学学人家大黄,也给妈骗一个媳妇回来,我就算是死了也能闭眼。”

被母亲骂了一气,老章额上冒汗,就说:“大黄,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去见那个师傅吧!”仓皇而逃。

第二百六十一章内家拳师傅

下了楼,坐进黄叙的车里,老章感叹:“真是好车呀,大黄,你从哪里弄来的。”

“从一个朋友手里借的。”

老章:“什么朋友这么大方,介绍认识一下,我也借辆开着玩玩。”

“好呀,你想开什么车?”黄叙支吾几句,就把话题扯到其他地方去了。

正值晚高峰期间,车行得很慢,在路上磨蹭了半天,八点钟才到了地头。

据老章说,他介绍给黄叙认识的这个内家拳高手姓童,太极拳小架是祖上传下的功夫。他本是山西人,年轻时好勇斗狠,七十年代武术大潮的时候很出了点风头。二十出头的年纪,就学着电影里的高手到处找人切磋武艺,还收了一群乱七八糟的所谓的徒弟。

不过,正因为如此,却是惹下祸了。正好碰到国家动乱刚结束,社会秩序很乱。朝廷就下了禁武令,并严厉打击刑事犯罪,也就是有名的“严打。”

那个时代,朝廷用刑极烈,偷一辆自行车都能判上十年八年。调戏妇女,枪毙;抢劫,枪毙。甚至就连舞会的也被抓进衙门,判个无期。

童师傅有次在和人发生纠纷的时候忍不住气,一脚把人家的腿给踢断了。这下,事情惹大发了。直接以故意杀人罪抓进监狱,要判死刑吃花生米。

也是他的运气,正好省武警总队要请武术教官,不知道怎么的就知道有这么个人,找过来,把他从监狱里捞了出去。

于是,童师傅在武警总队干了十多年,在做教官的期间,他有和各路高手切磋,学了心意、八卦,武功已然大成。

后来,他又通过同事介绍和一个京城籍的女孩子认识,结婚,生子。

退休后,一家人又都回了帝都。

这事说起来还真有点传奇色彩。

童师傅经过这事之后,心性也收敛了,再不肯和人争勇都狠,性格甚至变得有些懦弱。

看他现在的样子,简直就是糟老头一个,看到老章和黄叙,说话都在哆嗦:“学什么武艺啊,没意思,没意思。学得再好,也不过给人当保安当保镖,一个月才几个钱?有那精神,干别的什么不好?我连自己的儿子、孙子都不教,你学来又有什么用,还是算了吧!”

老章:“童师傅,毕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是文化遗产,怎么能够在咱们这一代手头绝了?这样,咱们对得起先人吗?”

童师傅摇头:“先人的东西要绝就绝了吧,也没有了不起,不符合时代的东西传下去也没有意思。咱们学的都是杀人的本事,要说杀人,武功比得上枪械吗?真杀起来,一颗原子弹,神仙也得死。你们啊,真要学,学学散打,学学泰拳的不好吗?就算再不成,也可以在拳馆里当当教官,混点工资不是。不像咱们内家拳……真比画起来,肢势很丑的,不好看。”

老章还在劝,说过来说过去,都是诸如老祖宗的东西不能失传,这是咱们的传统文化云云。

自然没有什么效果,老头是被当年的事情弄怕了,惟恐自己教出去的徒弟惹了祸牵扯到自己身上,只不住摇头。

直说得老章口干舌燥,眼睛喷火,说童师傅你不够意思。

黄叙看他在这么纠缠下去也没有任何用处,知道光靠劝说纯粹就是浪费时间。眼珠子一转,环顾四周,顿时有了个主意。

他一笑:“好了,老章,童师傅,你们都冷静一下,听我说一句话。”

童师傅:“小黄你说。”

黄叙道:“童师傅,我是真的想学你的工夫,你放心好了,学费的问题我绝不小气。这样好了,如果你肯教我真本事,每月我给你五万块学费。一旦出师,另有二十万红包。”说罢,就拉开皮包,将两叠钞票拍在茶几上:“一点见面礼,还请师傅赏脸收下。”

他进屋的时候看了看童师傅家的陈设,发现里面的家具都非常破旧,显然这家人的经济条件不是太好。

童师傅家面积大约七十平方,虽说京城这一段的房子每平方达惊人的五万之巨,也就是说这房总价三百多万。可是,这是刚需,又不可能买了换成钱改善生活,不然,全家人住哪里去?

先前黄叙听老章说话,童师傅老两口的退休金加起来每月也不过四千来快,儿孙都是普通人,收入微薄,日子过得清苦。

其实,在帝都想他这样的人家占绝大多数。房产确实非常值钱,可都是纸面财富,实际上并不能让生活发生任何的改变。

武功高手又不是神仙,也要食人间烟火的。

古人也有一句话说得好,钱到用时方恨少,一文钱憋死英雄汉。

童师傅想必也不能免俗。

看到钱,老章恼了:“大黄,你这是什么意思?童师傅可是世外高人,你这不是侮辱人吗……童师傅……你……”

就在这个时候,童师傅突然伸出手把钱抓起来,拉开抽屉,小心地放了进去,又用钥匙锁了。看他的模样,显然是不想做出两袖清风的世外高人。

童师傅看着黄叙:“教我肯定是会教,而且也不会藏私。不过,学艺这种事情得讲究天赋。你也过了学武的最佳年龄,我可不包会。”

黄叙喜道:“就算学不会,我也不会怪童师你。”

老章:“好了,既然童师傅愿意收大黄你,咱们是不是弄个拜师仪式。”

童师傅道:“不用了,不用了,就当是学堂里的老师和学生吧,不用弄得那么复杂。黄叙,咱们下楼去,让我看看你现在程度如何?”

三人下了楼,立在院子中的空地上。

这是个旧式的单位小区,周围的房屋都显得很旧,起码有五十年以上历史,但院子却很大。

“黄叙,你先出手了!”童师傅朝黄叙招了招手。

“好的。”黄叙也想试试童师傅是否有真本事,当下也不客气,呼地一拳朝他面上打去。

黄叙的速度何等之快,拳头竟然激起风声。

童师傅眼睛里就有光芒一闪,在这一瞬间,他瘦小佝偻的身体一挺拔,焕发出强大的气势,竟好象换了一个人。

待黄叙的拳头即将打到他鼻子的时候,童师傅右手一伸,五指合拢,如同鸟喙,间不容发在黄叙脉门上一啄。

黄叙感觉手腕好象被匕首刺了一下,又痛又软,手上的力气瞬间消失。

这个快的速度,这么大力量,竟然被这一啄就破了,真是不可思议。

黄叙心中一阵狂喜:内家拳,这是真正的内家拳!

第二百六十二章十式

黄叙口中丝丝有声,不住地甩着右手:“好厉害,童师傅是有真功夫的,服了。”

童子师傅眼睛发亮:“不错,黄叙,想不到你竟然有这么快的速度。咱们传授武艺,徒择师,师傅也选徒弟的。按说,你身体条件也不是太好,又过了最佳习武的年龄,我是不太看好的。”

“但是,你有这速度,也算是难得的天分。这人只要有天分,有禀赋,就好说。”

“而且,刚才我用鹤嘴破你快拳的时候,感觉你身体中好象有一道内息,你是不是练过气功?”

老章:“练过气功,大黄,我怎么没听你说过?”

黄叙道:“也不叫气功,童师傅,我是盆地人。你也知道,盆地那边别的不多,就是名山大川多,寺院道观洞天福地多。我耳濡耳染,也修过几天道,学过道家的内丹术。你说的,大概就是我练的道家吐纳功夫吧!”

“那就对了,其实咱们内家拳的法门和呼吸方式都学自道家,你有这个基础,学我的拳法也容易多了,说不定还真能继承我的衣钵。”童师傅有点激动,道:“什么修过几天道,像你这种程度的内力,起码花十年以上工夫,不用太谦虚。”

他如何知道黄叙之所以练出内息,全靠《静心丸》,也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天材地宝。这倒不方便在童师傅面前提起。只得点头:“我家和一位道长很熟,我从小就在道观里行走,跟那位师傅学着玩的,也没当回事。”

童师傅很是高兴:“我就说嘛,好好,如此,你打基础的过程也可以省略了,咱们现在开始吧!我先教你几式吐纳的架子。”

说着,身体一勾,双手前抱,如同一头老熊。

他介绍说,这就是心意把中的老熊抱树,然后又解释了其中的呼吸方式。三长一短,开声。

黄叙学着他样子站好桩,开始反复练习。

不片刻,老熊抱树练完,接着童师又换了个肢势,双臂和身体舒展开了,形如一只仙鹤,这是鹤形,又换成三短一长的呼吸方式。

鹤形之后,就是虎形。这式的呼吸方式是四长,间隔也长。

大量吸如空气,黄叙的眼前冒出金星来,感觉有点不适。

好在下来换成龙形桩,呼吸边成两长两短,让他恢复了正常。

童师傅教授的是心意十式,都是动功,模拟的是自然界中十种动物的体态。

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动作要配合呼吸,黄叙还真有点顾此失彼。

还真别说,这十式虽然动作缓慢,却非常累人。老章刚开始的时候还在一旁跟着比画,几式下来,就热得浑身大汗,喘着气坐在一边喝起茶来,再不肯偷师。口中还怪叫道:“真奇怪,这动作如此舒缓,我怎么像是和人打了一架那么累。啊……黄叙,你耐力真好……天,你是不是怪物……”

童师傅横了他一眼:“别闹,别闹,否则我要赶人了!”

老章这才乖乖地闭上嘴巴。

黄叙也有点不好受,不过,自从那天见识到五四的内家拳之后,他对功夫有了强烈的兴趣。再加上又感觉受到极大的威胁,就咬牙坚持下来。碰到累得不行的时候,就吃一颗糖,瞬间恢复体力。

如此再三,一转眼就两个小时过去。

黄叙的身体和呼吸终于协调起来,一招一式缓慢游戏动,心同意合,意于身合。每次呼吸,他都感觉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动了起来,金木水火土五行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身体中以前产生的那股气流也流动得顺畅许多,还带着忽暖忽凉的感觉,说不出的舒爽。

他心中大喜欢,如果这么练下去。内家拳的呼吸发加上道家内丹术,自己修炼的速度将会快上许多。今天来这里拜师,还真是来对了。

刚开始的时候,黄叙因为动作不协调,童师傅还时不时出言纠正。

渐渐的,他就不说话了,眼神中转为欣慰,接着就是狂喜。

黄叙将这心意十式使完,还觉得不过瘾,又要从头来过。突然间,感觉心口一闷,却又点透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