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37章 黄叙越说越激动:小一一

第137章 黄叙越说越激动:小一一

带句话。就说,无论怎么说,他的事情我是不会参与的。”

路行一这才直起身体,点点头恩了一声。

这个时候,黄叙才发现自己的胸口已经彻底被她的泪水打湿了。苦笑道:“你都是大人了,感情还这么丰富,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这才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你才来帝都半年不到,就多愁善感,是不是雾霾吸多了。”

“诶,今天空气质量挺不错的,你怎么还戴口罩,不嫌弃热吗?”

黄叙欲要去摘她的口罩,大家好不容易见一次面,戴这玩意儿做什么,生分了不是?

可刚伸出手,路行一却想触电一般急忙将头缩了回去。

“怎么了?”

黄叙又伸出手来,路行一下意识地抬起左手一挡。

她今天穿得朴素,牛仔裤,白色长袖衬衣的袖子扣在手腕处。

这一抬起来,就露出小麦色健康修长的手肘。

在她左手手臂上,霍然有两条细长的鞭痕迹。

这鞭痕看情形应该没多少小时,又青又紫,狰狞可怖。

“丝”黄叙抽了一口冷气:“这是什么?”

“没事,没事。”路行一慌忙从黄叙怀里直起身子,使劲地拉着自己的袖口:“我锻炼的时候摔了的。”

“摔了,跑步,跑步能摔成这样?”黄叙心中发沉。

“真的是摔了的,老大,不要紧的。”

“什么不要紧,小一一,说实话。”黄叙大怒,粗鲁地扯掉她的口罩。因为用力过猛,连她面上的墨镜也被碰掉了。

眼前的路行一还是那副小嘴巴大眼睛的可爱模样,不过,和以前相比却想是换了一个人。

只见,她嘴唇已经肿了,鼻孔里有干涸的血迹,眼圈也变成了熊猫,又乌又青。

黄叙气愤地大叫起来:“这也是你摔出来的,摔能摔成这样?是不是被人打了,你说,究竟是谁,老大帮你报仇。”

“不要,不要啊,老大!”路行一大声哭起来:“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不该不听话的。”

黄叙好象已经明白了,厉声喝道:“是你父亲还是你的后母?”

“不怪他们,不怪他们,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果然是……路伟!”黄叙眼睛都红了:“我跟你没完……小一一,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他。我就不信,这天底下就没有说理的地方。”

第二百五十六章你永远都是我的老大

“可是,可是他是我的父亲啊……呜呜……”路行一使劲地拉着黄叙,不住地摇头。

黄叙心中气苦:“虎毒尚不食子,这个路伟还真下得去手。小一一,你也别说是你的不对,也别说什么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你已经是成年人了,自己的事情可以自己做主。还有,这是家暴啊!”

“真的是我不好。”路行一流着眼泪:“老大,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去找我爸爸,我不想你有事。”

黄叙:“小一一,你究竟为什么被打,说给我听听。”

小一一抹着眼泪,哽咽道:“昨天晚上,父亲回家之后就说你已经来京城了。我当时……当时听了好生欢喜。可是,我也知道爹爹讨厌我跟你在一起,就装着不在乎的样子道,哪有怎么样。”

“爹爹又问,你不想去见见他吗。老大,我这半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听到你的消息,只恨不得身上长了翅膀好飞过来。可是,我也知道爹爹和朱家人的厉害。我若是真的来找你,说不定就害了你。于是,我就说,爸爸,我不想见黄叙。”

“可是,爹爹却道,以前他是误会老大你了。其实,你是个非常不错的人。然后就在我面前说了你好多好话,听到爹爹这么说,我心中也是高兴的。然后,爹爹又道,既然误会已经消除,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毕竟他还是你的私人教练,又是好朋友。如果你要去见,爹爹也不阻拦。”

“这个时候,我次知道父亲不是试探,而是真的想让我来见你。当时,我就再也忍不住了,就问爹爹老大你住在什么地方,要怎么才能找到你。”

“父亲就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又给了你住所的地址。”

“我当时就激动了,立即跳起来要开车过来见你。可就在这个时候……这个时候……”

路行一:“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爹爹却拉住我,说,你要去见黄叙,可以。不过,得帮爹爹我办一件事。若是办好了,不但爹爹以后不管你的事情,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你你年纪也不大了,十八了吧,明年就会读大学。一般来说,只要念了大学,就可以谈恋爱。如果你喜欢那个黄叙,要和他在一起,爸爸也不反对。”

说着话,路行一的脸变得通红,声音小下去。

黄叙大皱其眉,怒道:“路伟真是疯了。”

路行一:“爹爹竟然说出这种羞人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接嘴,只沉默不语。父亲又道,小一一,实话告诉你,父亲这次接黄叙进京是要让他办一件大事。这事如果办好了,我朱家说不定就此尽复建国初年的荣光,就连你爹我也要做大官了。而你,就是真正的大家闺秀,豪门子弟了。可是,可是……”

“爹爹面上满是气恼的神色,我就忍不住问他可是什么。”

“爹爹突然一拍桌子,说,可是黄叙这人实在太不上道,得了我这么多好处,现在让他做事的事情却想开溜。而且,这人就是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根本就不受威胁……老大,这是爹爹说的,我可没骂你。”

黄叙:“你接着说下去。”

路行一:“爹爹说,看来,用强是不行的,只能换一种法子。小一一,黄叙是不是喜欢你。要不,你去找他,劝他留下来做我的左膀有臂。”

黄叙:“所以,你就找到我,要当说客?”

“不不不,老大,我哪里能呢?”路行一急忙摇手:“家里的事情我清楚得很,特别是在这京城里,家族和家族之间都为了自己的利益争斗。大家好歹是开国时的元勋后代,还不至于撕破脸。可是,老大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真牵涉进什么事情中去,那才是真的害了你。老大,我能害你吗?”

“所以,我就摇头对父亲说,爸爸,老大的性格我是最清楚不过了,他决定的事情,谁去劝都没用。还有,你说朱家朱家,我可姓路,不姓朱。”

说着话,她的面上露出畏惧之色:“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阿姨跑进来了,指着我的鼻子就吗,说我就是一条喂不家的狼,果然没将大家当成一家人,强要分个朱、路。然后有骂爹爹,说他是个吃软饭的,没用的东西。如果不是靠着朱家,现在还不知道在那个监狱里关着。看看你,养的的什么小崽子,她是想把大家都害死呀!”

“爹爹被阿姨骂后,也火了,就一拳打到我的眼睛上……好疼……然后又抽出皮带不要命的抽……阿姨不但不劝,反也跟着动手……我本来是死活不肯做这个说客的。可是,我想,我还是得来见见老大你,劝你快点离开京城。老大,我这车加满了油,跑得也快。我当初答应过等我成了冠军,就送你一辆超级跑车的,现在虽然我不是明星,但还是可以实现这个承诺。老大,快走吧!:”

黄叙忙用手拍她的手背,安慰道:“小一一,别害怕,有我呢!走,咱们一起走。”

路行一:“一起走?”

黄叙:“对,我带你离开这里。还是那句话,你现在已经十八岁,是成年人了,自己的事情可以直接做主,不用依靠别人的。放心好了,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对于你父亲,我还没有怕过。还有,小一一,你不能在这样被人虐待下去。一切有我呢,不就是出国留学吗,老大帮你出钱。这不是施舍,这是借,将来可是要还的。”

“老大,你真要送我出国读书?”路行一眼睛亮了。

黄叙点点头:“我有这个决心,也有这个能力。小一一,你不用害怕。只要一出国,你父亲,还有朱家的权势再大,也拿你没有办法,难不成他们还派人去国外绑回来?小一一,你大约也知道老二老三他们也来帝都了,就算没有我,他们也会管你的。”

黄叙越说越激动:“小一一,你不是想做专业运动员吗?等出了国,想训练就训练,想参加比赛就参加比赛。以你的速度,还不把那群白皮鬼子给比下去。到那个时候,你就是世界第一快的女飞人,奥运会、世锦赛金牌拿到手软。到那个时候,你成了体育明星,每年上千万广告代言费拿着。再在长岛买套房,养几只狗,那日子,啧啧。老大我如果在国内混不下去了,说不定回跑去投奔你。到时候,你可不能人一阔就变脸,不认我这个穷哥们儿。”

先前还满眼泪水的路行一现在却扑哧一笑:“哪里能呢,你永远都是我的老大。”

第二百五十七章改主意了

她一笑,黄叙皱成一团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二人笑了又一气,路行一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喃喃道:“真好啊,如果有那么一天,真好啊!”目光中似有无限的向往。

良久,她却摇了摇头:“谢谢你,老大,可是……可是我不能跟你走。”

黄叙的心沉了下去,急道:“小一一,你再想想,你在想想,你这么下去是不行的,我也不放心。”

路行一用手轻轻地摸着自己的膝盖,伤感地说:“我如果这么走了,爹爹也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

黄叙气愤地笑起来:“小一一,你看看,你看看你父亲都把你打成什么样子了,他心中还当你是亲生女儿吗?”

路行一:“父亲也就是脾气坏点,手下没有轻重。我却知道,他心中还是有我的。只不过,这些年他和阿姨在一起,受了朱家许多委屈,有苦心中却说不出来。无论爹爹如何努力,做多大的官,朱家的人都觉得他是靠着他们家世的背景。这几个月,爹爹忧虑自己的前程,我明显地看得出来他老了很多……我这心里也不好受,也不忍心就这么一走了之。”

黄叙冷冷道:“愚孝,你这就是愚孝。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在乎这些?”

“不管里说什么,反正我不能走。”路行一语气坚定起来:“我不想看到他伤心的样子,还有,爹爹的脾气我最清楚不过,一遇到事就会怪罪别人。我一走,跑国外去,他肯定会找到你的。”

说到这里,她打了个寒战:“老大,我真的不想你有事啊!”

是的,她太清楚贵族世家的手段了。那些人眼睛里有的只是利益,只是成败,心中全是铁石,法律对他们这种地位的人来说几乎是不存在的。真要对付黄叙,那又是何等可怕的情景。

黄叙安慰道:“小一一,你放心,我不害怕的。”

“不不不,老大,我已经决定了,我不会跟你走,也不会出国,我不想给你带来麻烦。老大你虽然不怕,可你有家人,有朋友,他们怎么办?小一一不能太自私。”

她猛地一咬牙,拉开车门走了出去,凄然道:“老大,快走,开着我的车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不用为我担心,我会好好的。”

挥了挥手,泪珠又成串地落下来。

看到她此刻的神情,黄叙心中如同被刀子扎了一样难受。在以前,小一一就是一个阳光开朗的小女孩儿,遇到事,只是笑。仿佛这世间的事,没有什么不能被她的笑容所融化。

可是现在,她却如此凄楚。

为了免得给我黄叙造成麻烦,她竟然不肯走。

我黄叙如果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走了,岂不是辜负了她这份情义。而且,我这一走,小一一回家之后,又该如何面对她父亲的怒火。如此,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罢,既然她不走,我也留下。

黄叙索性也下了车,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喂,是不是朱建,我是黄叙。我没有路伟的电话,你联系一下他,告诉他,他说的事情我答应了。”

“老大!”小一一低低地惊呼一声:“不能啊,老大,不可以的!”

黄叙:“对,我答应了,如果有事情,我会再联系你的。另外,告诉你家主子,对小一一好一点,别再让我知道有人再虐待他。否则,嘿嘿……”

他一阵冷笑:“我黄叙的脾气你们大概还不清楚,你就对路伟说,这次我之所以答应他的,完全是看在路行一的面子上。他路伟,在我眼总就是个屁。”

“老大!”等黄叙打完电话之后,路行一又哭了一声,猛地扑进黄叙坏里,使劲地吻着她老大的嘴唇。

一刹那,黄叙几乎迷失了。

须臾,他猛地推开路行一,严肃地说:“小一一,看着我的眼睛。你要明白一点,我们是哥们。我比你大十岁,咱们不合适。还有,我是有女朋友的。等到此间事了,我就会回c市和巧巧结婚。”

路行一点了点头:“我知道,老大,对不起,我实在没有忍住,我不想和巧巧姐争的。不然,我还是人吗?”

说完话,她扑哧一笑:“老大,你想多了,我怎么可能喜欢你这个老腊肉。”

黄叙也笑起来:“对对的,我年纪大了,你能这么想最好不过。”虽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内心中还是有些许惆怅,黄叙掏出一支烟叼在嘴上。

路行一急忙从黄叙包里掏出打火机,帮他点上。担忧地问:“老大,爹爹让我劝你留下,究竟让你办什么事情?”

黄叙:“你不知道吗……也对,此事情关系实在重大,估计你父亲也不会让你知道的。”

路行一大为紧张:“什么事情,快说?如果真的不好办,你就逃吧!”

黄叙就大概将路伟所说那事情同路行一讲了一遍。

路行一如何不知道林书南是什么人物,惊得冷汗都出来了,攥紧拳头:“老大,这事你还是不参与吧。”

黄叙:“没事的,我现在和林老头已经很熟了。再说了,我又不做什么,只不过混在他身边,不定时把他身体状况告诉你父亲罢了。”

“可是……”

“别可是了,放心好了。”黄叙笑道:“如果我真能帮上你父亲的忙,等你父亲做了大理卿,到时候你可就不得了啦。妥妥的官二代。如果有好处,可不要忘记老大我呀!还有啊,我突然改主意想留下,也不完全是你。老大我也想奔个好前程,升官发财呀!”

所谓大理寺,就是天朝的最高法律机关,相当于外国的最高法院。而做了大理寺的头儿,路伟就相当与国外的终身大法官,三公九卿,天朝新贵。

真那样,小一一在权贵子弟的圈子里也算是公主级的人物。再加上她为父亲上位立下大功,在家中的地位又是不同。

她能够过得好,黄叙心中也是高兴的。

路行一幽幽道:“真到那个时候,风光的也是朱家的人,和我又有什么关系。老大,既然你改了主意,凡事小心。”

第二百五十八章积水淖

“对不起先生,你不能进去。”一个护士拦住黄叙。

黄叙:“我是大首长的亲戚,我要去看他老人家。”

“去去去,这里又不是机关单位,谁也不能进去。”护士很不客气,张开的双臂却不肯放下来:“上头交代下来,任何人都不能入内。”

黄叙:“真不能通融?”

护士用看傻瓜一样的目光看着黄叙,懒得回答,扭头朝里面喊了一声:“那谁,过来处理一下。”开玩笑,大首长的特护病房也是想进就能进的,也是能通融的,当这里什么地方?:

几个医院的保安提着橡皮棍子冲过来,看架势是一言不合就要打人。

黄叙不觉有点紧张,凝起精神,思索着该如何去进特护病房见到林书南。

这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