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3章 此刻

第13章 此刻

,浓烟袭来。

没办法,他只能和李工连连后退,退下去五级台级。

李工一脸惶急:“快快快,快想办法救人!”

黄叙:“这怎么救啊,快打119。”

“电话已经打了,可等消防队一到,只怕林总,林总她已经被烧成灰了。”李工急得直跺脚,面容惨然:“完了,完了……是啊,没救了!”

没错,且不说里面的高温,光这毒烟就能要人命。而且,这个时候冲进去,你什么也看不清,根本就找不着北。自身都难保,还怎么救人?这个时候,再让人进去救林妮纳,那不是害人吗?

黄叙一边和李工朝下退去,一边摆头,心中也是难过。

没错,他是和林妮娜有过节,为运费的事情翻脸成仇。可这不是他幸灾乐祸的理由,毕竟是鲜活的生命,难不成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烧死在里面?

太令人伤感了!

不对,我不是有次元空间,无惧水火吗?如果使用的方法得当,没准还能救她出火海。

直娘贼,娘希皮。生死事大,个人恩怨又算得了什么。先救人要紧,只要她活着。以后再跟老子作对,我黄叙也不是好惹的,咱们慢慢撕逼。

想到这里,黄叙一咬牙:“李工,我进去看看。”说罢,就要转身朝黑烟里冲去。

李工大惊,一把抓住黄叙:“小黄,不行啊!”

“滚犊子!老子今天就是要火中取栗,取美女!”事情紧迫,黄叙也管不了那么多,一脚飞出,将李工踢得一个骨碌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然后,深吸了一口气,低头钻进黑烟里面。

再次进入黑烟之中,说句实在话,黄叙心中还是有些慌乱,紧紧闭住呼吸,走了两步路,才清醒了些。

还好,里面的火势不大,空气的温度虽然高,却还在人体所能承受的范围之内。

不然,黄叙绝对会二话不说,转身逃出火场。

“林总,你在哪里?”

“林妮娜,林妮娜,听到应一声。咳,咳。”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估计得有几十米长的一段路吧,黄叙的气已用尽,急忙进入次元空间。猛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之后,再次钻出来。

“林妮娜,林妮娜,赤练蛇,你聋了,听到说话。我草你玛,熏死老子了!”

还是没有人回答。

又回次元空间换了一口气,黄叙再喊了几声,心中发凉,看来这个赤练仙子是挂掉了,急切之下,也没办法去找。罢罢罢,我已经尽力了。

正要转身回空间,寻个方向,好退出火场。

正在这个时候,前面的传来阵阵咳嗽:“我在……咳咳……这里,咳……你谁呀,骂什么人……咳咳!”

黄叙听到这声音,心中无限惊奇,不是林妮娜又是谁。

他寻着方向跑过去,脚下却踩中了具软软的东西,接着是一声低叫。身体猛地失去平衡,脑袋“咚”一声撞在墙壁上。眼前金星闪烁。一不小心吸进去一口毒气,让黄叙差一点昏厥过去。

定睛看去,在浓得化不开的黑烟最底下还有一丝没有被毒气侵袭的小角落,一个女子正趴在地上大声咳嗽,不是林妮娜又是谁?

原来,浓烟一起林妮娜就躲在房屋的角落里。烟雾上浮,贴着地面的地方还有一丝空气。靠着这点空气,她才坚持到现在。

只是,眼前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要想逃生却是没有可能。

黄叙急忙进入次元空间换气,因为怕把林妮娜搞丢,他这次不敢耽搁太久,只几秒钟就再次钻出来,手一伸,正好抓住林妮娜的手,使劲一拖,把她拖起来,就往来时的方向跑。

第二十一章****吧你

却不想,林妮娜手上一用力将黄叙甩开,叫道:“快快……快拉电闸……咳,咳……”就咳得声嘶力竭。

林妮娜是个运动达人,业务时徒步、登山,骑行,反正怎么把自己折腾得快要累死怎么来。加上平日里在工地也喜欢动手干活,是个身先士卒闲不下来的人。

她看起来虽然腰枝纤细,可身体中却蕴藏有巨大的能量。

黄叙一个宅男,如果是她的对手,顿时被甩得转了一个圈儿,险些跌倒在地上。

他紧紧抓住林妮娜的手,吼道:“林妮娜,快跟我走,保命要紧。都什么时候了,咳……咳……还管什么电闸……我知道出路,快走,快走!”

因为心头大急,一不小心吸进去两口毒气,顿觉头昏脑涨,胸中烦闷欲吐。

可当着林妮娜的面,自己又不好钻进次元空间里唤气。

“不行,如果不拉电闸,任由……任由……这火就要烧起来,咳……楼房,这栋楼房就完了……咳……跟我来……”林妮娜不住咳嗽,面庞在滚滚黑烟中时隐时现,眼睛也被熏得泪流不止。

她手上一用力,就脱着黄叙朝前摸去。

黄叙被她拉着走了两步,几乎要窒息了。只感觉胸中灼热得快要沸腾,快要爆炸:“放开我,我不行了,我不行了,赤练蛇,你要害死我吗?”

危急关头,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一甩,把林妮娜甩到一边。趁机闪身进入次元空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眼前漆黑一片,那些烟雾如同张牙舞爪的恶兽在空间周围翻涌滚动,只看了两眼,黄叙心中一阵烦恶,“哇”一声将一口酸水吐在地上。

好不容易回过气,正要再次走出次元空间。

可定睛看去,心中却叫了一声:“苦也!”

原来在进机房之前,黄叙已经记住了来时的方向。可被林妮娜刚才这一番折腾,已是不辩东西。

现在贸然出去,乱走乱撞,只需再等上片刻,自己吸进去大量毒气,说不好就要死在这里。

突然间,黄叙心中有些畏惧,不肯再次钻进那黑色的毒烟地狱之中。只想就这么呆在次元空间中,静待这场大火过去。至于林妮娜是死是火,以及自己将来如何同别人解释,管他呢!

“林妮娜,不好意思,不是我见死不救,实在是你自己要找死,谁也没有办法。再说,老子跟你非亲非故,还有过节,也犯不着为你冒险。眼前是如此凶险,救你是情分,不救你是本分。”黄叙粗鲁地骂了一声:“再说了,我现在什么都看不到,鬼你知道你怕什么地方去了?”

看着外面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色,他摇了摇头,这么安慰自己。可是,心中却突然有点难过。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前方有火光闪烁,火势大起来。

那片火光距离黄叙的空间也就几米左右,就看到林妮娜黑糊糊的身影冲上去,一把拉了电闸,提起灭火器就喷出去。

火光一闪,熄灭了。

随着火光的熄灭,林妮娜的身体倒了下去。

“混帐,你这是要害死我黄叙啊!如果没看到你多好……”黄叙面色大变,一咬牙冲了上去。

是的,如果自己没看到林妮纳大可在次元空间里躲上半天,等消防队来了灭了火再说。可是,现在看到林妮娜,他却不能视而不见。难不成眼睁睁看这她死在自己面前,今后天天做噩梦,受到良心的熬煎?

至少他黄叙做不到这一点。

冲出次元空间之后,黄叙就地一滚,滚到林妮娜的跟前。

还好,贴着地面的地方没有烟,依稀能够看到她的模样。

这个赤练仙子已经被熏得泪流满面,咳得一张俏丽脸通红,既而转青。

显然她已经不知道吸进去多少毒烟,再这么下去,下一刻就要窒息而亡。

不但是她,就连黄叙也是咳个不停,脑袋已经开始嗡嗡乱响,眼见着就要晕厥过去。

此刻,最好的办法是将林妮娜拖进次元空间去,这对她对黄叙而言是唯一的生路。可是,如果叫她知道自己身上带着这么个诡异的平行空间,将来又如何解释。

对了,如果能够蒙住她的眼睛,让她什么都看不见就好了。

想到这里,黄叙伸出手去,想要蒙住林妮娜的双眼。

但手刚一伸出去,却被林妮娜一把抓住:“救我,救我!咳……咳……咳……”

她虽然刚强,可毕竟是个女孩子,生死关头,突然软弱下去,眼神中却是哀求。抓住黄叙的手也在剧烈颤抖,感觉到无限的依恋。

“不要怕,我会救你的,我会的!”胸中那一口气就要用尽,黄叙甩开她的手,心中一动,猛地有了个主意。

他躺在地上,解开自己的腰带,把长裤脱了下来。看了看,就扔到一边。

然后,又一把扯下自己的内裤。

林妮娜虽然年纪比黄叙大上两岁,可这个女学霸以前一心读书,从来没有谈过恋爱,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男性的隐私部位。顿时惊得瞪大那一双迷人的丹凤眼,张圆了樱桃小口,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机房的浓烟因为温度高,热空气上升。因此,在贴近地面的地方有一个没有被烟雾笼罩的大约三公分的空隙。

为了避免被毒药呛到,黄叙和林妮娜都斜躺在地。

一个张开小嘴,羞得满面通红,一个昂阳威武,场面诡异邪靡。

“流氓!”林妮娜愤怒地叫起来。

黄叙这才意识到不妥,急忙将内裤捂住自己下面,用尽全身力气朝里面排尿,怒喝道:“我这也是为了救你,否则……否则……咱们都要被憋死了……草泥马,要不你脱裤子自己弄……咳咳……”

听到黄叙咳得上气不接下气说出的这句话,林妮娜这才明白他此举的用意。

她是个野外生存行家,自然明白,黄叙是用用打湿的布条捂住鼻子。如此可以隔绝外面的毒烟,让人不至于被熏得昏迷过去。

实际上,在火灾中绝大部分死者并不是直接死于烈火,而是因火灾所产生的浓烟窒息而亡。

最近天气实在太冷,黄叙上身穿着厚实的羽绒服,下面则是一条厚牛仔裤,想来想去,也只有内裤合用。

看来,自己是错怪他了。

可是,一想到要被黄叙肮脏的内裤罩在脸上,林妮娜却不愿意。可是,如果自己脱裤子当着黄叙的面撒尿,她是死也不肯的。

“不要,不要!”林妮娜看着黄叙手中湿淋淋的内裤,心生大恐惧,尖叫着跳起来。

她这个动作实在太大,一下子钻进黑雾之中,目不能视物,心中一乱就吸了一口热辣辣的毒气。这下,只觉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

再倒下的同时,手下意识地一抓,却抓到一物。

恍惚中,只听到黄叙惨叫一声:“别乱抓……”

然后,二人同时倒了下去,滚做一团。

林妮娜浑身上上再提不起一丝力气,心中冰凉:完了,爸爸,妈妈,对不起,女儿先走一步。

突然间,一个水淋淋的破布袭来,直接把她的脸整个地盖住。

鼻中有腥膻之气袭来,臭得厉害。

不用问,这自然是黄叙那条撒了尿的内裤。

接着,她感觉周遭的空气一凉,隐约有空气从湿淋淋的内裤里透来。虽然细微得可以忽略,却如同甘泉滋润着干渴的土地。

她却不知道,原来,黄叙在用内裤捂住林妮娜的脸之后,瞬间将她带进了次元空间,脱离苦海。

赤练仙子的身体自然异常健康,乃是阳光御姐。只需吸进去一丝新鲜空气,身上就恢复了力气。

“放开我,放开我!”她用力地挣扎着,浓重的尿味使她又惊又怒又羞。

“啊,啊,啊!”黄叙还在大声惨叫,他快坚持不住了。可再痛苦,也得不能放弃。不然,这条赤练蛇一旦挣脱开来,自己只能一辈子把她禁锢在这个空间里了。他只能紧紧地抱住林妮娜,用力地捂住她的眼睛。口中急迫大吼:“放手,放手,我草……疼疼……救命啊!”

即便这里的空气新鲜得中人欲醉,但黄叙还是泪流满面。

林妮娜在挣扎了半天之后,又吸进去了不少空气,脑子总算清醒了些,她这才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

原来,方才她心中慌乱,至始至终右手都抓着一物,就好像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死活也不肯松手,这也是人遇到危险时的本能。

“啊!”林妮娜什么都明白了,急忙松手:“流氓,流氓!”

耳边传来黄叙带着哭腔的悲愤咒骂:“倒打一筢,你这个流氓,流氓!****吧你……不,吃尿吧你!”

……

就这样,黄叙用尽全身力气箍住林妮娜,四下张望寻找出路。

可眼前黑漆漆一片,又如何找得着北。

没办法,只得从次元空间里出来,屏住呼吸,侧耳聆听,直到一口气用尽,就再一次回去唤气。

如此再三,这一次,当他抱住林妮娜出来,耳边终于听到远处隐约有人声在喊:“里面有人吗……有人吗!”

“有人,我们在这里!”可算是找个去路了,黄叙大喜,忙松开赤练仙子,拖着她大步找前冲去。

这一冲,脚下一虚。

二人同声高呼,咕噜噜朝下滚去。

第二十三章第一桶金到手

原来,黄叙在黑烟中折腾了半天,已经摸到了楼梯口。

这个时候,李工和一群消防员正扯着水喉跑来,口中大声呐喊。

但见斜刺中,一个没穿裤子的男人抱着一个美女从妖雾之中跃将出来,这简直就是西游记中的场景:是时,唐僧师徒在车迟国斗法求雨。悟空在天上事先安排好雷公电母云娘风伯,按下云头回到高台之上。他一举棒子:“云聚!”登时阴云密布再举棒子:“风吹!”登时狂风大作。三举棒子:“雨来!”一个光屁股小英雄从半空钻出,骨碌碌几个筋斗落到台上:“大圣有何吩咐?”

再定睛看去,不是黄叙和林总又是谁。

只见,林总衣衫凌乱,俏脸通红,呼吸急促,眼神中又羞又恼。而黄叙下面更是索性不着寸缕,这情形,就如同两个正在偷情的男女。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手脚无措,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黄叙一口气滚落了十几级台阶,只感觉四肢百骸无一不痛。看到众人,知道终于得救,心中大喜:“你们总算来了,快快快,咳咳林总,别趴在我身上,我快要死了咳!”

林妮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黄叙四肢交缠,而且这姓黄如此衣冠不整,当真是羞不可当。她猛拉到面上**的来尿布,只感觉恶心到极处。正要破口大骂,却见着黄叙将一口血咳出来,喷得她满脸都是。也不知道是被烟雾灼伤了肺还是摔出内伤了,再顾不得那许多,高声喊:“李工,快快快,快叫救护车!”

这一喊,喉咙剧痛,嗓子哑了下去。

说话间,黑烟弥漫过来。

见形式紧迫,李工和几个工人一涌而上,抬着黄叙和林妮娜就朝楼下跑。与此同时,消防员打开水喉,白亮的水柱朝黑烟中标去。

黄叙吸入了太多毒气,脑子已经发蒙。不过,他还是喊了一声:“裤子,我的裤子。”

耳边传来李工的声音:“裤子,谁拿条裤子过来”再接着就是救护车刺耳的尖啸。

黄叙迷迷糊糊地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救护车,他和林妮娜吸了几口氧气之后,总算恢复了情形。

可这个时候,嗓子眼里却是又干又疼,疼得说不出话来。

到医院,经过一系列检查,医生说两人问题不大,也就是吸了些毒气,气管被轻微灼伤。怕就怕感染,需要住院几日,等到炎症消下去就可以回家去了。

医生说这话的时候啧啧称奇,道,像他们这样,如果一般人在火场中呆了这么长时间,气管早被灼热的毒气烧得一塌糊涂。即便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