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27章 和他黑脸不同

第127章 和他黑脸不同

师?”林老头一呆,然后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全是讽刺。

林老太太:“老头子,你笑什么?”

“荒唐,荒唐,用气功治病,亏他路伟想得出来?”老头愤怒地大叫起来,眼睛都红了:“骗子,骗子。老太太,我真想不到你竟然也相信这一套。三十年前,这样的骗子咱们见得还少了。当年的气功热你也不是不知道,骗子横行,欺骗百姓,诈取财物,甚至聚众人滋事。这些骗子都该抓起来,统统枪毙了。你今天竟然还带这个人进来,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林老太太:“老头子,有的东西未必都能用科学来解释,不要把咱们都不明白的东西当成封建迷信。实话告诉你,刚才老太婆的这一条命就是这个年轻人救的。”、

“救的,怎么了,老太婆,你刚才怎么了?”老头满脸的紧张。

老太太:“刚才我心脏病犯了,差一点死掉。幸好有黄叙在,这才拣回这条命。”说着,她就把刚才的情形大概跟林老头说了一遍。

又道:“说来也怪,我能够明显地感觉到有一股气从手上伸起,然后一路流进心脏。然后心脏开始有力地跳动,就不痛了,然后就恢复过来。你还别说,经他这么一治,我精神好象比没犯病之前还要好。因此,我这才信了,世界上还真有气功和特异功能一说。只不过我们以前碰到的都是骗子,没有遇到真正的大师罢了。”

她一脸的激动:“老头子,你的病可以说已经被医生判了死刑了,现代医学也是毫无办法。不如让黄叙试试,死马当成活马医。”

“你才是死马。”林老头喝道:“还一道气呢,也要人信,你真当你自己是气球呀?”

他恶狠狠地看着黄叙:“你就是个骗子,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走,马上给我走。否则,我要将人把你抓起来了!”

说着,手中的手枪隔着窗户对着黄叙不停挥舞。

他手中的手枪扳机大张,看到他颤颤巍巍的手,黄叙背心有冷汗渗出。这老头已经老得不象话,拿枪的手已经不稳,别到时候走了火打中我才好。

我虽然有次元空间在手,可手枪子弹的速度何等之快,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还是快些离开为好。

任务已经完成,我还呆在这里做什么?

表面上,黄叙还是淡淡一笑,点了点头:“老人家,既然你不欢迎我,我就告辞了。你说得是,有病还是找医生的好。”

说完,就一鞠躬朝外面走去。

林老太太:“黄叙,哎,小黄,你等等。”

黄叙回头:“老人家,好好保重。对不起,不能帮上忙,让你失望了。”。

第二百三十五章病入膏肓

林老太太现在对黄叙是死心塌地地信任了,她也知道自己丈夫现在病得极重,坚持不了几个月。如果说世界上还有谁能救他的命,怕是只有黄叙了。

如果黄叙走了,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头子撒手人寰。

当下,她就急了,快步走了出来,一把拉住黄叙的胳膊:“你等等,小黄,我恳求你先别忙着离开。我家老头就是这种脾气,我再劝劝他。如果老头子走了,我也坚持不了几天。”

看不出来,老太太一把年纪,跑得还这么快。也对,人家毕竟是从战争年代过来的,体力能差?

林老头还在屋中大叫:“你要干什么,放开他,让他走,不象话,不象话!”

是非之地,黄叙如何敢留。留下来,说不好什么时候就吃枪子。

可是,看到老太太眼睛里的恳求之色和里面两点浑浊的泪光,拒绝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次元空间里有一个声音传来:“主人,主人……”

当然,这声音隔着一个次元,也只有黄叙能够听到。

他心念一动,神识落到空间里。

只见,说话的人正是一号。

他现在正在开一辆联合收割机收割地里的玉米。

收割机已经熄了火,一号抬起头望着天空,他的额头上有两条绿色的触角突起,就如同生出犄角。

这情形当初他在碰到方唯转世的何军的老婆时就出现过一次。

今天又是如此,难道……

一号:“主人,我知道你能够听到我说话。一号别的本事没有,可对于能量异常敏感上次能够看出方唯的转世,那是因为他转世之后还带着前世的记忆和魂魄,而魂魄,说到底就是一种能量。先前也不知道你去了什么地方,小人感觉到一种异常的能量波动。如果没猜错,应该是难得的天材异宝。”

黄叙心中一动,一号所感觉的能量波动应该就是在药铺子里看到的混元归云。

一号接着道:“方才在这里的时候,我有感觉到同样的能量波动。而且,这能量波动比起先前却是要强大十倍。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这东西对主人你肯定是有好处的。最好能够拿到手,对你也是有莫大好处的。”

“啊,混元归云!”黄叙禁不住叫出声来。

难道说林老头手头就有混元归云,还是那种没有失去药效的极品。

对于这味药物,黄叙是渴望已久了。

这才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如此看来,今天还真不能走了。

林老太太一脸的疑惑:“什么云?”

黄叙深吸了一口气,道:“也罢,救人一命如造七级浮屠。医者仁心,我不能见死不救,否则良心上过不去。既然老太太你这么说了,在下也只能勉强一试了。”

老太太面露惊喜:“谢谢你,谢谢你!”

屋中,林老头愤怒地叫起来:“谁同意你自作主张的,让他走,让他走!”

黄叙:“林老先生,不要固执,你让我看看你的病究竟是怎么回事好不好。我又不让你吃药打针,又不会开什么乱七八糟的偏方,你让我看上一眼又没有什么损失。”

“滚!”老头也不知道是什么病,这个时候显然是有痛楚袭来。他再也无法忍受了,抬起手,将手枪对准黄叙。

黄叙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用手枪指着,头皮都麻了。

但形势已经容不得他退让,当下用尽全身力气朝屋里一扑。

百米九秒以内的速度何等之快,只听得风声轰隆,他的身子已经在空中幻化出一道虚硬。

只半秒,他就出现在林老头身边,抓住他的手一拧,就把手枪抢了过去。

“你?”老头一呆:“好快!”

等到黄叙把手枪交给跟着进来的林老太太,林老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不错,不错,能够下我枪械的,你还是第一个,有几分本事。我最喜欢有本事的人了,倒不急着赶你走。小子,你是不是练过功夫。妈的,退回去五十年,有你这种身手的人,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一定要让你做我的警卫员,好好调教调教。”

看到老头不生气,老太太终于舒了一口气。

黄叙:“我这不是什么功夫,也不懂任何武艺。老先生,实话对你说吧,我这就是特意功能,是法术。”为了让老头相信自己,再想办法从他手中弄到混元归云,黄叙只能信口开河。

这个时候,他才看清楚了林老头的相貌。这一看,心中禁不住赞了一声:“好个精神的老头!”又暗自抽了一口冷气:“没救了,死定了!”

不过,黄叙又转念一想:“其实,这事也不难。林老头不外是肝硬化,上面长了恶性肿瘤。大不了将山川元气注入他的肝脏里,改造其中的结构,使之恢复功能。我连妖怪都能改造,还不能让人的肝脏恢复生机?”

老头身高一米七十左右,这还是九十岁高龄。可想他年轻是起码有一米九十,一个威风凛凛的大汉。

此刻他瘦得只剩一个骨架,看起来就是个骷髅。面庞也很黑,没有半点光泽,按照中医的说法,就是“死气。”

和他黑脸不同,老头眼睛却黄得厉害,应该是得了很重的黄疸。

即便黄叙再外行,也知道老头得了很重要的肝病,搞不好是肝癌。

这一点从他高高坟起的腹部就能看出,这已经是很严重的肝腹水了。

一般来说,肝癌病人到了这一步,最多只剩两三个月的寿命。

林老头瞪了黄叙一眼:“什么特意功能,什么法术,你少骗人好伐。没错,我得的是肝癌,没治了。你可想好了,这是不治之症,老头子随时都可能死。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你可跑不掉。我也不知道你和路伟那小子有什么目的,官职还是金钱,但是,只要我一死,你们两个都要跟我一起陪葬,党纪国法饶不了你们。”

黄叙淡淡一笑:“老先生,你怎么就不相信我。你现在不是还好好活着吗。还是刚才老太太那句话说得对,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用科学来解释的。”

林老头:“看来你是不死心,想要给我治病了。不过,我是什么人,如何肯让你在我身上乱整。你说你是法术,有特异功能。好,我就考较考较你。先过了我给你出的题目再说。”

黄叙点头:“老先生不信任我,要考验我,我也能理解。好的,老先生你出题目吧!”

第二百三十六章考较

“好,我今天就要狠狠地打击封建迷信,打击你这个骗子。”老头戎马一生,刚才被黄叙缴了枪,不但不生气,反对他有点欣赏起来。

如他这种统帅过千军晚马的人,通常都比较爱才。

但是,对黄叙说起话来,还是非常不客气。

林老头左右看了看,喃喃道:“该给你出什么题目呢……对了,就是这个。”

他拿起桌上一个吃剩的空药瓶,将一张写了字的纸条团了,塞进去,旋上盖子。递给黄叙:“你就给我表演一个隔空取物吧!”

“表演隔空取物?”黄叙一楞。

“怎么,做不到?”林老头得意地笑起来:“在三十年前,那些骗子跑我这里来说他有特异功能,不最喜欢表演隔着药瓶子取药吗?当时还真把老子给糊弄住了,最后,才知道其实他们使的就是魔术,在之前就偷偷勾结了我身边的人,悄悄在身上藏了药丸。娘希匹,当我是傻子呀?小子,你现在马上把纸条给我弄出来。弄不出来,你就是个骗子。就别怪老头子我不客气了,立即让人把你抓起来。”

黄叙无奈:“我试试吧!”

就接过药瓶子,看了看,他实在想不出用什么法子将那张纸条弄出来。

没办法了,只能用紫气东来试试。

想到这里,他心念一动,一股山川元气脱体而出,朝玻璃瓶中灌去。

可是,等到一股元气用尽,瓶中的纸条依旧是纹丝不动。道理也很简单,山川元气作用的是活物,又不是罡风、真气,也没有武侠小说中的掌风。

退一万步说,就算勉强推动纸条,也无法在不弄坏玻璃药瓶的前提下把纸条弄出来。

这才是平白浪费了一股山川元气,黄叙手头现在只剩三十几条元气,用一条少一条,等到下个月收获元气,还得等上十来天。

看到黄叙一脸大库地摇头,林老头又是得意又是生气,对妻子道:“老太婆,我说这就是一个骗子吧,不外是跑得快些,你却相信啦。去叫人,把他给抓起来。”

林老太太:“他真的是有特异功能的,不要乱抓人。小黄,你先别急,再试试,再试试。”

“愚蠢,也只能哄住你。”

黄叙额头微微出汗,看来,今天不将纸条弄出来还真是脱不了身。

正急噪中,他心中突然有了个念头。哈哈一笑:“林老先生,林老太太,我刚才是看气氛太紧张,给你们逗个乐子。怎么样,可轻松了些,可否取纸笔一用?”

“你要纸笔做什么?”老头好奇地问。

黄叙:“只管拿来就是。”

林老太太就拿了只铅笔和一张纸条出来,递给黄叙。

黄叙背过身去,在纸条上写了几个字。

然后回过身来,将两只手罩在药瓶子上,口中念念有声。

须臾,才大喝一声:“现在是见证奇迹的时候!”

双手就猛地分开。

“啊!”林老头和林老太太定睛看去,却是大吃一惊。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瓶中的纸条已经被取了出来,摊放在一边,上面赫然是老头的字迹。而再看那个药瓶子,盖子依旧盖个严严实实。

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隔空取物,那张有着林老头写字的纸却是做不了假。

林老太太一脸的惊喜:“老头子,你有救了。我就说,小黄是个高人,有特异功能吧,你还不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下你信了吧?”

林老头喝道:“魔术,这不过是魔术而已,骗不了我。不行,我还得试试,再来一盘。”

黄叙淡淡笑道:“还请老先生你出个题目。”

他心头却是打鼓:刚才这一关过得好生惊险,若不是我灵机一动,还真就糟糕了。这老头实在促狭,也不知道会出什么古怪的题目整人。没办法,只能见招拆招了。谷雨,做好准备。

此刻,在次元空间中,谷雨正一脸无奈地做在电脑前不住摇头。她面前的电脑桌子上正放在一张纸条,上面豁然写着一行字:拧开瓶盖子,取出里面的纸团,然后盖上盖子,我马上来取。

没错,这就是黄叙刚才想出的法子。

他是不能当着林老头的面开盖取里面的纸条,可次元空间里的人可以啊。

就在他刚才用两只手盖住药瓶的时候,瞬间将瓶子传送进次元空间,直接落到谷雨的面前。次元空间和外界隔绝,这样一来,在林老头和林老太太眼中,这无疑是不可思议的隔空取物。

不过,林老头身份尊贵,自大惯了。又先入为主地认为黄叙是个江湖骗子,却是不肯相信他身怀异能,还有出题目考较黄叙。

黄叙现在已经没有退路,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林老头:“这里地方小,我身体又不好,太复杂的题目也出不了。刚才你使的就是魔术,别以为我不知道,不然,你怎么用手罩着药瓶,必然是用了什么手法。这回,老子的不会再让你碰到任何东西,你站一边去!”

“好的,老先生,我绝对不碰任何东西。”黄叙后退了两步,摊开双手:“请出题。”

林老头想了想:“要不,你就猜字吧?”

“怎么猜?”

林老头:“你这个骗子,这不是你们最喜欢的项目吗,怎么还问我。简单啊,就是我在纸上写几个字,然后折了,让你摸摸,然后告诉我里面写的是什么字。这就是所谓的透视术了,你不会吗?当然,为了防备你使魔术,这张写字的纸,我是不会让你碰一下的。”

黄叙心中微惊:不好,这可难办了。

“我当然会了,好的,老先生,就依你。”心中有在琢磨该怎么猜出老头写的究竟是什么字。

要不……给谷雨下一个命令。

可是,女鬼又不能看到次元空间外面的事情,又如何看得出林老头写的究竟是什么字?

看到黄叙表情古怪,林老头又得意起来:“做不到吧,哈哈,认输吧!”他现在已经有和黄叙斗气的架势。

黄叙心中又是一动,当即就大笑起来:“老先生,这算什么难题。但写就是,放心,我不但不会碰纸条,我还会离你远远儿的。这样,我到屋外去好了。就算隔你再远,我也能看到你究竟在写什么。”

说完,不等老头说话,他就咻一声从屋里跑出去,然后跃进次元空间。

只有到次元空间,他才感觉到安全。从里面朝外面看去,可以轻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