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23章 这让他心中略微失望

第123章 这让他心中略微失望

动停息。

山羊苦力被一号他们圈在一起,用铁管子使劲地打着,一个浑身鲜血缩成一团,好歹老实下来。

至于那些黑鱼精们,一个个都衣服褴褛,云髻蓬乱,楚楚可怜。

“这是苦力吗,这是日本鬼子!”黄叙眼中冒火,“谷雨,你看如何处置?”

谷雨:“安规矩当杀,不过,念其初犯,就饿上三天。”

“好,就这么办。”黄叙点头:“还有,谷雨,一号二号三号四号五号六号,你们七人管教不严,这个月扣除这个月的山川元气福利。”

一号他们惨叫一声,气得眼睛冒火,殴打起山羊怪们下手更是凶狠。

第二百二十六章三十道元气催熟的仙桃

不管怎么说,在一号他们强力弹压下,次元空间里总算平静下来,恢复了秩序。

小千世界现在的总人口已经超过一百,食物问题现在还好,过一段时间绝对会变得紧起来。如今,最要紧的是开足麻利收割庄稼、制造饲料、养殖牛羊。

黄叙随便又用山元元气合了不少化肥和《吃睡长混合饲料》,到现在,他手头积攒的山元元气只剩五十来条,催熟蟠桃就需要三十条,剩余的在接下来起码半个月他什么也干不了。

为此,他特意跑了一趟市场,批发了大量牛羊,扔进空间让谷雨他们养着,以备不时之需。当然,他手头的现金也缩水不少。

好在金钱的问题现在已经不能困绕黄叙,盆地省那边的银行正源源不绝地向高巧巧主持的旅游集团公司放贷,几百万还不是什么问题。

现在黄叙最要紧的是尽快将《静心丸》给做出来,老这么跑上一百米就大汗淋漓,喘个不停,实在不方便。

帝都乃是天朝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什么样的东西买不到,对此,黄叙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首先他需要给蟠桃催熟,对此事黄叙还是非常好奇的。

在以前,他最多给蟠桃树催熟过四次。就那样,那一树桃子红的像火,粉得像霞,香气中人欲醉,也不知道催熟三十次之后又是什么情形。

现在已经是夏初,最早的那一树蟠桃已经被黄叙摘光,剩余几十颗在前一个月都开出了灿烂的花朵,美不胜收。如今,花朵已经落尽,枝头都结满了青忽忽的毛桃,估计还得一个多月才能成熟。

对于自然生长的桃子滋味和药效究竟如何,黄叙很是好奇,也仔细观察过。这一观察,心中不觉失望。跟普通的蟠桃没什么区别,就是长得好看一些,香味浓郁一些。估计就算成熟,也只能算是好一些的品种。

他摘了几颗捣烂了,做成果汁服用之后,也没有任何效果。

仔细一想,道理也简单。以前的蟠桃之所以有那么大功效,纯粹是因为它吸收了山川元气的缘故。没有山川元气的滋养,也就普通的水果。

当下,他就将一缕山川元气附着在最早那颗桃树上。

天地山川元气散着千万光亮碎片融合进桃树之中,所有的树叶都同时舒展开来,贪婪地吸收这天赐的恩泽,仿佛能够听到它吮吸的声音。

在以前,吸收一缕山川元气之后,桃树需要三天时间才能开花、结果、成熟,等的时间实在太长。在后来,蟠桃成熟之后,黄叙又用元气滋养过三次。

这次,系统说明里说,可以一次性将所有的元气灌注其中。如此,蟠桃从开花的时候就能得到滋养,品质和药效果更好。

这是好事,黄叙本就是个怕麻烦的人,当下就将三十条山川元气尽数附着其上。

一条、两条、三条……刚开始的时候,那颗桃树看起来还很普通。渐渐的,树叶越来越绿,到最后,更是苍翠欲滴,闪闪发亮,就如同顶极翡翠一般。

绿光扩散开去,整个桃林都被绿色所笼罩,散发着树叶特有的芳香。

这样的异样引起了空间中其他人的注意,所有的精怪都停下手中的活转头看过来。

到第十条山川元气的时候,突然间,黄叙只听到一阵“*”的轻响。肉眼可见,所有的枝条上都有花蕾飞快地钻出来,逐渐长大,绽放。

转眼,已满树繁花。

这情形就好象电视中的快放镜头,看得人眼花缭乱。

黄叙一不做而不休,将第十一条元气注入。

此时,奇异的一幕出现。在吸收了这条元气之后,树上的花儿都是一收,合拢了。

“再来。”

第十二条元气。

鲜花展开,香气更浓。

“有意思,有意思啊!”黄叙不断将元气注入,那些花朵就如如同一张张小嘴,张张闭闭,无比生动。

待到第二十条元气的时候,花香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香得人整个身体都仿佛通透了,让人似是一眼就要被人看穿。

整个空间好象被笼罩在这粉红色的云霞中,醉得人不住摇晃,有种肋生双翼,欲要腾空而起之感。

放眼看去,远出的山羊怪们已经站不稳了,跌跌撞撞地在地上走着,时不时有人摔到在地。

突然,树上的花朵纷纷落下,空中全是纷飞的花瓣。

一颗颗细小的毛桃从枝头长出,在黄叙不断注入的元气中变大,变红,变成熟。甜香扑鼻,但脑子里突然清醒过来,一扫荡刚才醉酒般的状态。

让人感觉脑子从未有的清醒。

更诡异的事情发生,那些桃子开始逐渐膨胀变大,就好象是被人使用了膨大剂量一般,从拳头大小逐渐变成小甜瓜、然后是南瓜、西瓜。

“这也太大了吧?”黄叙愕然看着眼前的一幕:“这么大,起码十斤一个,怎么吃得了?”

不但如此,看蟠桃的架势,还要继续膨胀下去,这么下去可怎么得了?

黄叙不禁担心起来。

事实证明了这一点,等到第三十条山川元气灌注进去之后。

突然间,有轻微的爆炸声次第响起。

只见,那一树桃子开始不断爆炸,果肉和汁水满天横飞。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黄叙脖子一缩。

说时迟,那时快,香甜的果肉和汁水还没有落到地上,就幻化成点点闪亮的碎片,弥散在空气中,回归了天地。

“难道失败了?”

“还好,没有全炸掉。”

爆炸声终于停下来,还剩十分之一的蟠桃。

异象突生,那些西瓜大小的蟠桃猛地一缩,又恢复成先前拳头大小的样子。

但是,表皮的颜色已经变为赤红。

整颗桃树已经完全被如同实质的红色云霞笼罩,此刻,仙桃终于成熟了。

黄叙摘了一颗一口咬下去,感觉滋味比起以前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这美味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果肉多汁,却有脆爽富有弹性,咬上一口,就口中生津,浑身通泰。

可以想象,这种蟠桃比起以前那种,药效不知强大到什么地方去。

这才使用了三十条山川元气,如果用了三百条,三千条呢?

如果那样,没准还真变成吃了长生不老的仙桃吧!

第二百二十七章买药

实际上,下来之后黄叙实验了一下,吃了之后和以前也没有什么区别,只能够让自己透支的体力瞬间恢复过来,也就是味道好些。

这让他心中略微失望,看来,要想摆脱剧烈运动后脱力的危险,还得服用《精心丸》修炼内丹锻炼自己的肉身。

有了蟠桃《精心丸》的主药算是弄妥,接下来就是购买其他的辅药。

对此,黄叙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再他看来,这也就是普通的药物,京城乃是天朝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只要有钱,什么东西买不到?

出了次元空间,他先去了珠宝店,花了上百万买了一堆和田玉。然后通过网上搜索,去了一家药店。

抬头看了看药店的门楣,黄叙禁不住点了点头:“看样子是来对地方了。”

这家药店名曰《积庆堂》,取意“向阳门第春常在,积善人家庆有余。”乃是一家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老店。

店的第一任老板姓胡,清朝苏州人士,当是的首富,淮军大姥李鸿章的商业合作伙伴。

正因为是一家百年老店,《积庆堂》看起来古色古香。

它位于京城的琉璃厂古玩一条街最热闹的地方,独占一栋四层青砖碧瓦的明清老楼。

店中设了老式柜台,还放了椅子、茶几,客人一旦进去,就算什么不买,也可以坐在椅子上看外面的街景。

同样的,里面的人无论是伙计还是掌柜,都穿着老式对襟长衫,让人恍惚中仿佛穿越到一百多年前。

刚进得店中,就有一个伙计迎上来,问黄叙要买什么药,可有方子。

黄叙摸出事先抄下的方子,递过去,道:“劳烦,按照这个方子抓药。”

伙计刚开始的时候还一脸的恭敬,接过来一看,顿时变了脸。还给黄叙,道:“不好意思,没有。”

“没有,怎么可能?”黄叙不解:“这都是很普通的药物啊!你们不是京城最大的药典吗,连这些药都没有,怎么做生意的?”

伙计神色更是冷淡:“没有就是没有,要不,你自己去买。不好意思,您的生意小店做不下来,请!”

正在这个时候,柜台那边正有人抓药,一个伙计大声吆喝着对客人道:“您老的药已经配齐了,这味赤石脂主治久泻久痢,大便出血,崩漏带下,服用之后有可能便密,不用过于担心,停药两天就好。您老收好了!”

黄叙一听:雾草你马拉隔壁的,赤石脂不就是《静心丸》中的一味辅药吗,你这厮怎么说没有?

他淡淡一笑,看着身边的那个伙计:“小哥,你有生意不做,我还是头一回碰到。怎么,嫌我的钱比别人小还是怎么的,不好意思,我要打12315投诉了。”

伙计立即竖起眉毛:“不卖就是不卖,不好意思,你的生意我做不了,你去找别人吧?你要投诉,随便。”

黄叙恼了:“你什么态度?”

听到二人的争吵,一个大约五十出头的掌柜模样的人走过来,问:“怎么了?”然后又客气地对黄叙说:“先生,是咱们的伙计不对,你消消气,消消气。”

说完,他威严地看着那个伙计:“怎么跟客人说话的,没有规矩?”

黄叙:“掌柜的你来得正好,你们明明有药却不卖给我,这是什么道理?”

伙计看起来火气不小,就叫道:“掌柜的,他不知道哪里整得一张方子,全是虎狼药,吃了可是要死人的。如果真出了事,药是咱们这里抓的,这个责任谁负?”

掌柜的吃了一惊,忙对黄叙说:“先生,能否把你的方子给我看看?我也在中药行干了一辈子,基本的药理还是懂一些的。如果你的方子没问题,药自然会卖给你。如果真不能吃,或者方子有问题,我倒是可以给你推荐一个好医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他说得如此客气,黄叙也不好意思发作,就把方子递了过去。

这张方子黄叙自然没有写上蟠桃,如果让人看了,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接过方子,掌柜的戴起老花镜仔细地看起来。那个掌伙计也把脑袋凑了过去,气愤地叫道:“掌柜的你看,这些全是大毒之物,铅汞硫磺都使上去了,人一吃还不毒发身亡。也不讲究君臣佐使,根本就不合药理。这样的药,谁敢卖?”

掌柜的却抬起头看了黄叙一眼:“先生,你好象隐去了一味主药。”

黄叙吃了一惊,点头:“主药我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对了,那就对了。”掌柜的眼睛发亮,禁不住道:“这种方子,我也是五六十年没看到过了,有点意思。我手下的伙计没有见识,识不得,先生休怪。我这就给你准备,看能不能将药凑齐了。”

伙计不服气了:“掌柜的,这也是方子,你这是要杀人呀!”

“对,就是要杀人,斩三尸。”

伙计:“什么叫斩三尸,掌柜的你的话我听不明白。”

掌柜的道:“所谓斩三尸,就是人体内部的三种恶欲,其原型是三种虫子。道书《梦三尸说》曰:人身中有三尸虫。具体包括上尸三虫,中尸三虫,下尸三虫,故称为三尸九虫。修道者要走上成仙之路,必须铲除和消灭三尸之根。上尸虫名为彭候,在人头内,令人愚痴呆笨,没有智慧。中尸虫名为彭质,在人胸中,令人烦恼妄想,不能清静。下尸虫名为彭矫,在人腹中,令人贪图男女饮食之欲。”

伙计更是迷糊,摇头:“不明白!”

掌柜的:“简而言之,就是修道时服用的神仙方。”

“啊!”伙计低呼,黄叙也忍不住抬头看着掌柜的,心中微惊:京城果然是藏龙卧虎,这老头连这都看得出来。

黄叙的目光和那个老头碰了一下,似是要碰出火花来。

掌柜的对黄叙道:“先生,自从我朝新创以来,这种东西已经被当成四旧给破了,我也是几十年没有碰到过,有点意思。既然是神仙方,你又准备了主药,那我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开门做生意,哪里有把客人往外赶的道理。”

说着,就将方子交给伙计:“照着抓就是了。”

“是。”伙计接过方子,又看了一眼:“掌柜的,不对呀,这药咱们没有。而且,闻所未来闻。”

掌柜的:“什么药?”

伙计:“就是这个,混元归云。”

黄叙和他这一通闹,药铺的其他伙计和先生都围了过来,听到这话,都同时点头:“对,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种药。”

“对呀,中药中带云字的药不外是云防风、大云、云田七、云苓,说穿了,只要是产自云南的药都可以带个云字。混元归云,这什么药?”

“无论是药典还是本草上,都没有这东西?”

黄叙一呆:“真没有这种药吗?”

掌柜的也楞住了:“咦,还真没有。先生,还请教。”

黄叙苦笑:“我如果知道是什么还来找你们买?”

他心中一凛,这个药铺中的人可以说一辈子都在中药行打滚,自然是极有见识的。尤其是这个掌柜的,居然连神仙房都识得。如果连他说都不知道这种药是什么,估计天底下知道的人也不多。

难道说,世界上真没有这味药?

不对,这方子可是次元空间系统给的,系统绝不会无的放失开我的玩笑。

就拿这个方子的主药仙桃来说吧,世界上不也找不到?

看来,只能慢慢寻了。

黄叙也是无奈:“掌柜的,你给我配好其他药,最后一味混元归云我自己寻就是了。”

掌柜的呆立半晌,突然一咬牙:“先生,要不你随我上顶楼问问我家老板,说不定他知道。”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大惊:“掌柜的,老板已经许多年不见外人了,你如此冒昧带外人上去不妥吧?”

“不行,不行,老板会责怪咱们不晓事的。”

听到大家的话,掌柜的脸上又红又白,但还是一咬牙:“试试,试试,如果老板真要责怪,我一个人受了。而且,老板一生痴迷药理,如此奇异的方子,他应该会有兴趣的。而且,老板珍藏的药物无数,说不定他手头就有这东西呢!”

众人都是摇头,却不说话了。

掌柜的一把抓住黄叙的手:“先生,请随我来。”

且不说自家老板,就算是掌柜的和这个店中的坐堂先生和伙计,谁不是药痴,不然,也不会聚在一起。

掌柜的自认在重要界混了一辈子,什么奇怪的药没听说过没见过。惟独这个混云归云是什么东西,他却不知道。

如果今天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