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20章 真是装逼神车啊!黄故意感叹一声

第120章 真是装逼神车啊!黄故意感叹一声

不做笔录,就要关黄叙,还要罚款,什么意思?”

郭辉骂道:“你这个臭娘们儿,关你什么事,警官,把她关起来。”

刁姓警察:“郭子,你他妈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

孔琳被人骂臭娘们儿还是第一次,俏脸上带着寒霜:“臭流氓,你说什么?刁警官,原来你和这个痞子认识呀!呵呵,这就难怪了。”

刁姓警察一时失口,顿了顿:“也就是认识而已。”

“还而已。”孔琳冷笑着将一个u盘扔在桌子上:“这是我刚才考的医院摄象头拍下的视频资料,你自己看。看看是谁先动手,是谁聚众闹事。刁警官,我希望你别忘记自己刚才所说的话,一切按照制度来,秉公执法。否则……呵呵。”

“否则怎么样?”刁警察硬着头皮问。

孔琳冷笑:“否则,我就要向你的上级投诉你了。”

郭辉突然一把抢过u盘扔在地上,用皮鞋踩得稀烂:“刁警官,别听这臭娘们儿瞎咋呼,抓人!”

他突然来这么一出,顿时将众人都惊得呆住了。

就连一直在旁边默默抹泪的白佳也愕然地抬起头来。

孔琳气得一脸铁青,指着他:“你你你……”又指着刁姓警官:“刁警官,你就是这么办案的。”

突然,黄叙噗嗤一声就笑起来。

刁姓警察恶狠狠地看着他,怒吼:“你笑个屁?”

黄叙继续哈哈大笑:“郭辉啊郭辉,想不到你这么大年纪还如此幼稚。你毁了这个u盘又有什么用,医院的那边不还有录象资料,难不成你还跑医院去把监控室给捣毁了,那可就不是治安案件了。”

“啊,郭子,他说得对呀!”另外两个人同时醒悟过来。

白佳也忍不住笑起来,接着又开始低声哭泣。

郭辉气急败坏,一张脸红成猪肝色:“佳佳,你怎么胳膊肘向外拐,反笑起我来?”

孔琳也咯咯大笑,摇头:“幼稚,幼稚啊!刁警官,你可想好了,我可是要给黄叙做证的。人证物证俱全,我就要看看你如何秉公执法。今天你不给个说法,我就不走了。”

她今天是居了心要替黄叙出头,刁姓警察和她做了这么多年邻居,如何不知道这个孔大夫难缠得紧。一个不好,只怕自己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看来,今天的事情只能忍了。

他只得郁闷地说:“好了,既然孔大夫这么说,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黄叙也不需要付医药费,现在可以回去了。”

黄叙也在派出所呆得不耐烦,点点头朝门口走去:“谢谢孔大夫。”

孔琳一把将他拉住,喝道:“怎么,就这样走了?”

黄叙愕然:“还有事吗?”

“真是个没血性的!”孔琳使劲拖着他,对刁姓警察道:“不行,黄叙也挨了打,这三个人聚众斗殴,得陪医药费,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得拘留五日。”

“啊!”郭辉等人傻了眼。

刁姓警察:“这……”

郭辉气得大叫:“臭娘们儿,你想干什么,咱们没完!”

孔琳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谁怕你。”

刁警察:“郭子,他妈就不能少说两句,陪钱赔礼,然后马上给我滚蛋!否则,别怪老子翻脸把你关起来。”

“郭子,别别别。”白佳哭起来,站起身不住给黄叙和孔琳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郭子,你快给人赔礼啊,我们愿意出医药费的。”

郭辉只恶狠狠地看着黄叙,眼睛里全是怒火。

他也知道今天是遇到孔琳这个难缠的主了,只得闷闷地说:“对不起,我赔钱。”

刁警察:“好了好了,事情过去了,黄叙、孔大夫,你们看赔多少为好。”

孔琳:“给一百块吧!”

“啊,一百?”黄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后扑哧一声大笑:“对,就赔一百块。”

钱他不缺,想得就是出一口恶气。叫他陪一百块,已经形同侮辱了。

果然,郭辉一张脸更红,丢下一张钞票,带着白佳和另外两人狼狈地离开派出所。

白佳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黄叙一眼:“对不起,是我的错,谢谢你先前送我来医院,我我我……”她又羞又气又是愧疚,眼泪成串地流了下来。

……

出了派出所,立在医院门口,黄叙看了看正在上车的白佳,摇头叹息:“卿本佳人,怎么认识这样的痞子?孔大夫,谢谢你。对了,你让郭辉陪一百块医药费这一手真是漂亮,孔医生你是个打脸的小行家啊!”

“打什么脸,你一点伤都没有,回家自己吃点消炎药,一百快都用不着,我不过是就事论事而已。”

黄叙:“孔大夫,有时间请你吃饭。”

“不需要,我没工夫认识你这样的臭流氓。”说完,孔医生头也不回就走了。

“我什么时候成臭流氓了,误会啊,孔大夫。”黄叙摸着鼻子苦笑。

旁边,急症室的小护士小心地对黄叙说:“你叫黄叙,孔医生就是这个脾气,她最恨医闹了。上次,一个病人家属跑医院来闹,见人就打,吓得我都躲办公桌下去了。孔大夫却一点都不怕,冲上去,一输液瓶打在闹事那人头上,直接把他给瞧晕过去。好厉害,跟你一样。”

说到这里,小护士小脸苍白。

黄叙吃惊:“孔大夫这么勇猛?”

小护士:“恩,她跟你一样,都是勇敢正直的人。黄……叙,加个微信吗?”

黄叙这才发现小护士一张小脸羞得通红,说句实在话,这小丫头还真有点小家碧玉的味道。就道:“相识是缘分,人都会生病,和你们医生护士搞好关系是必须的,我号码你们有记录的,用号码加就是了。以后我如果找你,可要帮忙哟!”

小护士:“好的好的……”声音越来越低,头就低了下去。

正在这个时候,一辆车停到黄叙跟前。车窗玻璃降了下来,有熟悉的声音传来:“老大,在把妹呀?哟,是小美女啊!”

“讨厌!”小护士羞不可当,一阵风似地跑了。

好可爱,搞得黄叙都不想跟她说话,只扔过去一张《撩妹符》。

第二百二十一章故友重逢

这声音黄叙如何听不出来,正是老三花柳。

他侧头看了看坐在车中的柳花,笑道:“老三,你牛啊,开的是一百多万的辉腾。”

花柳忙从车上跳下来:“老大,帕萨特,帕萨特。”

“真是装逼神车啊!”黄故意感叹一声,骂道:“你小子,我这头事情都处理完了你才跑来,真是个不中用的。真遇到紧情况,黄花菜都凉了,看来你还真是指望不上。”

花柳叫起来:“老大,这京城堵得厉害,听到你出事以后我就打电话找人。然后心急火燎赶来,一个小时出去了。老大,你如果再要怪我,我立即一块豆腐撞死在这里。”

“好了好了,你这家伙,事情已经了结没问题了。”黄叙伸出拳头打了他一记。

花柳呲了下牙,抽口冷气:“疼疼……哎,老大这事你是怎么解决的?不会是赔了钱吧,马拉隔壁的,这口气我咽不下去,你等着,我去将场子找回来。”

“怎么可能赔钱,我是谁呀?”黄叙拉开车门坐进去,皱了下眉头:“怎么这么大烟,臭死了。”

花柳也坐回驾驶室,听黄叙把刚才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道:“也是啊,这京城里藏龙卧虎,特别是这些医生,你还真别小看他们,人家认识的大人物可比你我多的多。城中的大脑壳们,轻易是不会得罪这种手里拿着手术刀的。老大,古巴雪茄,来一根。”

黄叙接过来点了一支:“花柳,一直没有跟你联系,也不知道你和小便现在怎么样了?看你现在的样子混得不错呀,开的是一百多万的豪车。”

“这算什么豪车,听说老大你来了京城,我跟一个熟人借的,也方便些。”花柳一脸的感激:“老大,自从进京之后,这几个月我感觉好象是在梦中一样,从来没有想到过我花柳也能过上这样的生活。”

原来,花柳和小便跟着林妮娜到帝都之后,进了悬镜集团帝都分公司。

林妮娜出任分公司总经理,花柳依旧干他的老本行hr。只不过和以前在恒安集团做普通职员不同,他摇身一边成为人力资源部部长,兼工会主席,在公司排名前十,妥妥的高管。

公司招募人员、工资核算、项目人员安排,都由他一言而决。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他是林妮钠带来的心腹,说话很有分量,特别是在这种半公半私的企业中,权力大得惊人。场面上的人都会给他几份面子,身边随时都有不少私企老板围着转。

看到花柳意气风发的样子,黄叙也替他高兴,又问小便现在如何了?

花柳这人虽然浪荡,可人家好歹也是在恒安公司历练了多年,情商很高,其实还是有些能力的。黄叙担心的是小便,这家伙和老章一样有点二,也不求上进。从大学毕业之后,一直都在干保安,可自身能力还是有些问题的。

花柳笑道:“老大,不用为老二担心。林总什么人,有她罩着还能混得不好。不然,那不是辜负了你的提携吗?人家现在混得可好了,下面一个部门的经理,年薪五十六万,这厮是个吝啬鬼,天天在公司蹭饭,住的是员工宿舍,说是要存钱在帝都买房成家,还整天缠着我让给他介绍个女朋友。说是最好介绍一个有钱的,可以少奋斗十年。”

黄叙:“结果呢?”

花柳叫道:“我哪能够做他的介绍人,这不是害了他吗,老二可是个老实人。”

黄叙忍不住笑:“是的,你认识的都是妖艳贱货,是不方便介绍给他。”

花柳就叫起屈来:“老大,你还说我,你不也是这样。刚才这个小护士怎么回事,还有,你说那什么女医生帮你出头,长得怎么样,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哈哈,老大,这种事情我还真佩服你。以前在c市的时候,先是巧巧,然后是那什么小帆,然后是林总,你就是我的偶像啊!你这才来帝都几天,就勾搭上两个了。”

黄叙:“你可不要乱说。”

正在这个时候,黄叙就看到那头派出所里刁姓警察和几个同伴急冲冲地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喊:“黄叙,站住,站住。”

黄叙不禁皱了下眉头,心中恼火:“还有完没完。”就要开车门下去。

花柳一把抓住他的手,冷哼一声:“这些鸟人还真不给面子啊,老大,别理他们,我来解决。”

这几个警察纠缠不休,确实讨厌。

来的有三个警察,等到几人跑到车边,黄叙眉毛一扬,淡淡道:“刁警管,事情不是已经处理了吗,怎么还不肯让我走,想要拘留罚款。”

刁警察讷讷道:“黄先生,先前是个误会,我我我……这案子已经查清楚了,都是郭辉他们的错,我怎么可能再……”

花柳打断他,喝道:“你就是郭辉,真是莫名其妙嘛,你们官所长来没有?”

“我就是官富。”来人当中一个中年人道:“请问你就是柳总。”说着话就伸出手去。

花柳随意跟他握了握:“我就是柳华,官所长,你带这么多人追过来做什么?”

官富:“这事是我的错,我想了想,觉得还是亲自想黄叙先生倒个歉的好。”说完,就横了刁姓警察一眼:“还站在这里做什么,你是木头人呀?”

刁姓警察被上司一声呵斥,一张脸涨得通红,眼神中全是屈辱。他朝黄叙恭敬地鞠躬:“黄先生,刚才是我的不对,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黄叙冷冷道:“刁警官,你不问青红皂白就要用手铐拷我,还要拘留我十五日。今天如果不是有孔大夫仗势执言,如果我黄叙是个普通老百姓,还真要坐你的冤狱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天朝首都,法制之地方。刁警官,我提醒你,你这样下去,迟早是要受到法律的严惩的。”

“我我我,是是是。”

官所长:“黄先生,一切都是我这个做领导的管教无方,我在这里向你道歉了。”

花柳一摆手:“算了,这事我也不想再说,我和老大大半年才见一次面,可没工夫在你们身上浪费时间。”

说罢,一踩油门冲了出去,留刁姓警察和官所长他们在后面吃土。

黄叙:“老三,刚才这几个人跑过来道歉应该是你找的人打电话过来了?”

花柳哈哈一笑:“当然,知道我找的是谁吗,这个区的区政法委书记,他们还想不想披身上那张皮了,敢不巴巴儿跑过来赔礼吗?”

黄叙吃了一惊,据他所知,京城有六个大区,每个区都是地级市行政编制,政法委书记可是正厅级干部。而且,这里可是帝都,天子脚下。区里的干部比起地方上的市级领导的权力更大,更威风。

花柳连这样的人物都搬得动,好大能量。

这……怎么可能。

不等黄叙问,花柳又笑着说:“老大,我们悬镜公司在区里搞了一个两个多亿的项目,我和他们很熟的,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这样的解释并不能让人信服,花柳也不想再谈,接着又道:“老大,咱们总算在一起了,我马上打电话给老二,咱们三兄弟聚聚,喝一台大酒。”

说好了地点,到了一家四合院会所,刚停下车,老二就过来了,好大阵仗。开头一辆玛萨拉迪suv,中间是宾利,后面跟着一辆奔驰大g,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那个大亨请客人吃饭。

车上下来一大群人,有男有女。这群人当中有花柳的部下,也有小便部门的的。

小便跳下车,一把抱住黄叙,眼睛里就泛出泪花:“老大,老大,你总算来了,我还以为你忘记我们这些苦哈哈的弟兄了呢!”

黄叙也是眼睛一热,叫道:“行了行了,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不象话啊,老二你浑身都是肌肉,箍得我好难受。”

老二这才松开黄叙,用手擦着眼睛:“是是是。”然后又一鼓眼睛,对手下吼道:“不张眼睛的东西,这位是我的老大,过来叫人。”

众人都一涌而上,纷纷喊:“老大好。”然后恭敬地将名片递过去。

花柳却恼了,呵斥小便:“老二,咱们和老大聚会,你带这么多人过来做什么?”

小便好象意识到什么,讷讷道:“我我我……我们不是要喝酒吗,等下吃了酒,也没办法开车,不带人过来,吃完饭怎么回去?”

花柳摇头:“算了,我就不说你了,老大好不容易来一趟,别扫了兴。”

小便回头看了众人一眼,喝道:“我和柳经理在里面吃饭,你们自己找个房间解决,没事别过来打搅。还有,今天的事情不许跟任何人提起,我说的是任何人,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

进了一个包房,小便请黄叙坐下,对花柳道:“老三,要不给林总打个电话,就说老大来了,让她也过来聚聚,林总不是一直想要嫁给老大吗?”

花柳:“老二,你怎么就管不住嘴,少说这种不着调的要死呀?老大就要结婚了,你再叫林总来,这不是添乱吗?如果让巧巧知道了,还不闹起来。”

小便讷讷道:“我也就是随口一说,不喊就不喊,你急什么?”

黄叙不疑有他,笑道:“老二,林妮娜什么时候想过要嫁给我了。我虽然魅力出众,可和她却是两个世界的人。再说,我这次在京城的事情忙完之后,就会回去和巧巧结婚,你们也要过来喝喜酒啊!”

“对对对,要来的。”花柳道:“我已经接到巧巧寄来的请贴了,本打算五一回c市的,到时候咱们一起去。”

黄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