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19章 那就是不认识人了

第119章 那就是不认识人了

我以前服用了大量的暴力丸,幸好我前一阵子跟老章练拳击。有了暴力丸子,我的反应速度极快,能够躲避敌人的攻击。跟老章练拳击之后,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放倒郭辉他们。否则,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使用次元空间,今天可就惨了。

黄叙一呆:“我办什么暂住证,一张机票就飞过来了。”

警察一拍桌子,喝道:“一张机票就飞过来,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首都,可不是你们这些社会渣滓乱搞的地方。”

派出所位于医院大门外两百米地方,很近。之所以将派出所设在这里,那是因为这一届人民不行,经常发生医闹,一会儿是病人把医生砍了,一会儿病人家属又把护士给打了。

积水淖医院每天进进出出的人实在太多了,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属于治安案件高发区,仅次于帝都的几个火车站广场。

这个警察估计也被隔几天就出一次的医闹弄得烦不胜烦,看谁都没有好脸色。

他态度如此不好,黄叙也是火了。自从次元空间在手,自己认识的都是大人物,可以说这个世界对他都抱有极大的善意。即便是路伟这样的人物,也有求与他。

今天被人拍桌子厉声呵斥,还是第一次。

就淡淡道:“我又不是在帝都上班工作,也就是暂住一段时间,办什么证?再说了,也没有人通知我去办呀!”

警察喝道:“暂住,你都租房了。还有,你耳朵是聋了还是傻了,听不明白吗?暂住证,暂住证,暂时居住时要办的证。呵呵,没有这个证,不好意思,我只能按照治安处罚条例公事公办了。”

黄叙:“公事公办又如何?”

警察哼道:“黄叙,你聚众斗殴,按照条理,罚款五千,拘留五日。另外,你没有暂住证,在帝都非法逗留,按照条例,拘留十日之后,遣送原籍。两项合并在一起,罚款五千,拘留半个月之后,遣送回盆地省。”

黄叙怒了:“你纯粹就是莫名其妙嘛,我可是受害者,你看,我都被人打了,怎么你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处罚我,你这不是乱来吗,我要投诉你!”说着话,他指了指自己的颧骨。

今天也是倒霉,左脸颧骨连中两拳。现在已经有点肿,用手一摸,疼得钻心。

那个警察又是一拍桌子:“你还成受害者了,看看你把人家都打成什么样子了。你不说,我还忘记了,这医药费的事情你还得负担。还有误工费,营养费,看护费共计”

“共计至少一人一万。”郭辉插嘴:“得让他赔偿。还有,我女朋友的车和药费。”

“我我我,我不要了,这事是我的错。”白佳自从进了派出所之后,一直在低头抹泪。听到郭辉说起这事,忙道:“郭辉,还有警官,黄叙是个好人。我出了车祸,是他救的我。你们都误会了。”

郭辉道:“佳佳,你不要怕,一切有我还有警官替你做主呢!”

那个警官点点头,又喝道:“黄叙,分明是你撞了白佳,她的医疗费和车你得赔,就给两万吧。”

黄叙一听,气得头发都竖起来了:“你耳朵是聋了吗,白佳都说了,我是见义勇为,你倒诬陷上我了。”

警察怒气冲冲道:“住口,白佳胆小怕你下来报复,你以为我看不出来。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你就不会老实。”

说完话,就看了郭辉一眼,然后抽开抽屉掏出拷子要来拷黄叙。

看到他和郭辉交换了一个眼色,黄叙心中雪亮,暗叫:糟糕,这两人原来是认识的,难怪这警察不问情由对我喊打喊杀,又是要拘留又是要赔钱,还要遣送的。而且,按照法律程序,警察问案的时候至少得有两人以上在场。可我刚进审讯室,其他警察都借故离开,只留他一个人在屋里。再跟他讲道理,纯粹是浪费口水。既然你不讲究程序,对不起,我也不会束手就擒。

黄叙自然不肯让他将自己拷住,后退一步,躲开了。

郭辉三人幸灾乐祸地鼓噪起来:“警官,他在反抗,打他,让他见识法律的威严!”

黄叙冷笑道:“警官,你真的拘留和、遣送我?”

那警察叫道:“好大胆子,竟敢躲。”就提起明晃晃的手铐朝黄叙额头砸来。

如果被砸中,立即就会头破血流。

黄叙如何肯让他砸中,一边运动凌波微步躲闪,一边摸出手机,淡淡道:“能不能让我打个电话?”

“不许打,来人了,来人了,犯人要逃了!”那警察连扑了几次都扑在空气中,立即扯开喉咙招呼同伴。

“不要,不要!”白佳还在哭。

就在这个时候,一人走进来:“怎么这么乱,刁警官你这是要对犯人用刑吗,我要举报你屈打成招。不象话,还有法律吗?”

来的人正是孔琳孔医生,她是个正义感爆棚的人。又在国外留学多年,最见不得实施法人员践踏法律,一张脸顿时变得铁青。

看到孔琳,那个姓刁的警察停了下来,显然有些畏惧孔琳:“原来是孔大夫,我在办案,还请你回避。”

“办案,有你这么办案的吗?”孔琳呵斥道:“人家要打电话,这是人家的权力,你怎么不让人家打?别忘记了,我们国家的法律实行的是疑罪从无的原则。且不说今天的事黄叙是受害者,就算是他的错,也不过是嫌疑人。”

“是是是,孔大夫说得是。”刁警官不敢得罪孔琳,连连点头。

做为孔大夫的邻居,孔琳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他自然清楚得很。

没错,孔琳虽然不过是一个医生,也没有任何家世背景,也不是官。可人家是天朝第一流的肿瘤科学术大拿,杏黄国手,认识的大人物多了。

人食五谷杂粮,都会生病。

尤其是这些年,帝都空气污染严重,生肿瘤的人多了。。

第二百一十九章柳总

我大天朝自有体制,国家大事借由七大长老制订、裁决。

住在西苑的大长老和达官贵人们饮食虽然有特供,可空气这种东西没办法特供。草民吸雾霾,长老们也得嗅汽车尾气。

该生瘤子的一样生瘤子。

而且,达官贵人们年纪都大,身体难免有恙。就算无恙,不也得找专业人士调养、体检?

所以,如孔琳这种第一流的专家名医,进西苑的机会还是不少的。大家对他们也是非常尊敬,因为你说不好自己什么时候就会落到人家手头,挨上一刀。

孔琳看起来确实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可她未必不认识人,未必没有能量,这种人物还是不得罪为好。

刁警官不住赔笑。

孔琳这才消了气,哼了一声,对黄叙说:“你要打电话,尽管打就是了,是不是要通知家里人?”

“好的,谢谢。”黄叙拿出手机,走到审讯室门外。

他略一思索,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看样子,这姓刁的是要诬陷自己,这种事情只能找个能够压得住他的,最好是官场上的人来最好。如此,姓刁的也不敢枉法乱来。

按说这事找朱建最好,这家伙可是路伟的人。路伟好歹做个副省级城市的市长,进过省常委,他在京城肯定有人脉。

可是,黄叙却不想找朱建,实在是懒得再理睬这个家伙。

他心中一笑:咳,不过是一个小片警,犯得着搬出路伟?随便找个认识姓刁所在派出所所长的人出来,说句好话,让姓刁的秉公执法不就行了。

想到这里,黄叙就给老章打了一个电话,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明白,就问:“老章,认识人不,过来保我。”

老章“哎哟”一声:“大黄,你一打三还大获全胜,厉害啊,我的哥。不愧是老章我训练出来的高手,我说什么来着,你跟我练一段时间拳击。一你的资质,打出一个最轻量级拳王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相信我,没错的。”

黄叙气苦:“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种废话。认识人不,过来保我出去?”

老章:“大黄,你别急,我这就去找人,你等着我。”

“那就是不认识人了。”黄叙苦笑。

老章:“你别急,我这就问问,看能不能找到人。放心好了,老章我在京城生活了一辈子,认识的人可多了。”

审讯室中,姓刁的警察和郭辉等人都面露冷笑。

白佳还在低声抹泪,孔琳开始不耐烦了:“黄叙,电话打完没有,我下午还有一台手术。出了这事,我是抽了时间过来做人证的,你别磨蹭。”

“快了,快了,我再打一个。”黄叙想了想,突然想起花柳和小便。这二人不是随林妮娜来了京城吗,自己这次来帝怎么看都非常诡异,所以,他就别没有告诉这两人,也让高巧巧保密。只等事情办完,再和他们聚聚。

这两人都在悬镜集团帝都分公司上班,悬镜司是什么地方,国家安全机关,强力机构。虽说集团公司和悬镜司政企业分开,两个部门也没有任何关系,可鬼知道他们有没有瓜葛。

老二小便就算了,他就是个夯货,即便有林妮娜提携,估计一个保安队长就到头了。倒是花柳鬼精鬼精的,说不定混得风生水起,不如问问他。

于是,他回头对审讯室应了一声:“再给我一分钟。”

拨通电话,黄叙道:“花柳,是我,黄叙。我现在在帝都积水淖医院派出所,和人打架要被拘留罚款,你过来给我送饭。喂,你那边怎么那么吵?”

对面传来花柳的声音:“我正在开车呢,啊……大黄,你什么时候来帝都了,怎么不事先说一声。”

“少废话,快过来,别告诉林妮娜。”

黄叙说罢,不等花柳说话,就挂了电话。

***********************************************

此刻,在京西的一处下穿隧道口前方岔路上,花柳正开着一辆装b神车辉腾拐过来。

“呼呼呼呼”六七辆超跑如风般从他车头前掠过。

花柳大惊,急忙一脚刹车踩到底,包括他在内,车旁的一个中年男子都同时朝前一扑,被安全带勒得肩膀生痛。

在后排的座位上,两个女子也被甩得同时将头撞在前面坐椅上,同时发出惊叫,激起一片莺莺燕燕。

中年男子指着前方气愤地大叫起来:“那辆车,就是那辆车,这个不省心的小畜生,柳总。”

花柳白了他一眼:“贾总,你这是在骂你儿子还是在骂我?”

贾总很不好意思:“柳总,不是说你不是说你,刚才过去的那辆gtr就是我儿子的车。快跟上去,这个小畜生,他妈的,大白天飙车,如果被交警抓住,在被新闻一报道,我这张脸。”说到这里,他气得浑身哆嗦:“不省心的东西,我的这张老脸都被他给丢尽了。”

“对对对,柳哥,追上去。”两个女子娇滴滴地叫起来,面上都带着强烈的兴奋。

柳华转头白了两个女孩子一眼:“追什么追,又有什么好追的,幼稚!”

“不要啦,人家要飙车啦!”一个浓装艳抹的女孩子用手圈住花柳的脖子,娇嗔。

另外一人则装出关心的样子:“柳哥,被吓住了没有?”

这两个女孩子生得都非常漂亮,大长腿,前凸后翘,身材火辣得像是要喷出火来。

柳华拉开她的手,突然喝道:“你们都下车去/。”

“什么?”两个女孩子一呆。

花柳淡淡道:“怎么没听明白吗,都给我下车去。”

两个女孩子面色大变:“柳哥,你什么意思,赶我们走吗?”

“柳哥,你以后别来找我们了。”

两个女孩子气愤地拿起椅子上的爱玛士包,下了车,狠狠地将车门摔上:“柳华,你给老娘记住了!”

柳华不耐烦地挥手:“滚滚滚!”然后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他一边麻利地开着车,一边对旁边的贾总道:“老贾,不是我说你。你也太宠儿子了,这样下去不好。这里是什么地方,京城呀,可不比地方上,出了事情,大家都会给你面子。在这里,有的是大人物,真惹出乱子来,谁都罩不住。你这车怎么追得上gtr,那不是开玩笑吗?”

“是是是,柳总说得是。哎,可我就这个儿子……”贾总叹息一声:“他天天在外面鬼混,我工作忙,也管不了。也对,实在不行,等过几天我把他送回老家,免得出事。”

说到这里,他突然一笑:“柳总,刚才那两个妹子长得真漂亮,你也舍得赶走,不怕她们以后不理你了?”

“一般了,就是两个外围,算不了什么,这样的妹子在京城多了去,也不希奇,老贾你如果喜欢,我介绍两个给你认识。”

老贾:“别别别,我家母老虎厉害,惹不得。”

花柳点了一支极品古巴雪茄,哼了一声:“老贾你就是个趴耳朵,丢了咱们盆地人的脸。其实刚才这两个妹子我也挺喜欢的,这两个月下了不少工夫,每人身上都花出去五六十万。这次赶她们下车,要想再哄回来,还得破费大几十万。我一个月才两三万薪水,可架不住这种消耗,烦!”

老贾:“柳总手头如果紧,说一声就是了。”

“谁要你的钱,被大总知道还不剥了我的皮。”花柳唾了他一口。

老贾恭维:“柳总,谁不知道你是大总一等一亲近的心腹,贴心豆瓣,她怎么可能剥你的皮,说笑了。”

花柳将车停到一个临时停靠点:“好了,你在这里下车吧,我借用一下你的车,你自己打的回去。”

老贾一呆,面上带着屈辱之色。自己好歹也是个亿万身家的小富豪,柳华这么做,纯粹是不给面子了:“柳总,你什么意思,也要想赶刚才那两个妹子一样撵我吗?”

花柳缓缓道:“不是,老贾你误会了,咱们什么关系,说这些?我老大来了,出了点事情我得马上过去处理,你不方便在场。这里打车容易点,你在这里等等,不好意思了。”

老贾这才消了气:“柳总,你的老大不是林总吗?”

柳华笑道:“是啊,林总是我的老大,不过,我就不可以有另外一个老大吗?这个老大呀,林总也是认识的,关系嘛,咱就不跟你多解释了。”

“是是是,我多嘴了。车你尽管用,不用急着还。”贾总人精一个,他是最近才攀上了花柳这个靠山,也为他的能量而震撼,自然是曲意讨好。

苍天,柳总的林老大已经那么厉害,这又钻出的另外一个老大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贾总谄媚地说:“柳总,你们老大出了什么事,如果有需要老贾的地方,说一声就是了,愿意效劳。”

柳华::“不用不用,一点小事,我自己能够搞定。”

“是是是。”贾总连连点头,确实,人家是什么人物,轮得到我去帮忙?又小心道:“柳总,什么时候介绍你这个老大给我认识一下?”

柳华也不说话,只上上下下打量着他。

贾总被他看得心头发慌:“我先走了,柳总,咱们以后再聚。”

柳华点了点头,又拿出电话开始找人。

第二百二十章正直的孔大夫

派出所中,黄叙打完电话又进了审讯室。

那个刁姓警察一脸的讽刺:“打完了,托人情了,可找到什么大人物?你今天聚众斗殴,就算把电话打到西苑找人过来说情也不好使。我大天朝自有法律,一切都要按照制度来。你说说吧,你把人打成样,怎么说?”

还没等黄叙说话,孔琳就火了:“什么聚众斗殴,明明是这三个人打人家一个,还是先动手的,按照制度来就按照制度来,刁警官,你带人进派出所,一不问案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