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18章 抱住黄叙那人急了:老九

第118章 抱住黄叙那人急了:老九

一声:“谢谢你,押金倒不用麻烦你,我有医保卡的。”

白佳已经恢复过来,可以自己走路了。

女医生:“早说嘛!”

这个时候,白佳的电话响了,她接通电话。

也不知道那边打电话的究竟是谁,估计是白佳的亲戚或者朋友。

她说自己出了车祸,大概说了一下经过,又道:“不说了,我还有去检查呢,再见!”

既然进的是大医院,又是车祸,医生也不敢大意,开了检查单子,让护士领着白佳去体检。

反正不外是ct、x光什么的。

黄叙作为硬载在自己头上的“家属”只得在单子上签了字,接下来就是坐在急症室外的凳子上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闲着无聊,黄叙打开手机,搜索了一下这个女医生的资料。

这一看,禁不住吃了一惊,这还真是个名医啊,学历和履历堪称完美,难怪能够在积水淖这种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医院做主治医生。

女医生姓孔,名琳,今天二十九,未婚。她毕业于帝都协和医学院,毕业之后,又读硕士,然后留学德国,攻读博士学位。每年都有研究成果发表在《柳叶刀》杂志上,是国际上有名的肿瘤科专家。

此人最擅长给人开刀切除肿瘤,是积水淖医院的一把刀,在使用标靶药物治疗癌症上是国内的权威。经她手治疗的癌症病人三年期和五年期存活率比起国内同行要高上那么几个百分点。

孔琳医术高超,收入丰厚,人生得又美,可脾气实在太坏,因此至今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没办法,她实在太不通人情了,换任何一个男人都受不了。

因此,就这么耽搁下去,成了一个所谓的“剩女。”

看到这里,黄叙禁不住一笑:“是啊,这人实在不可爱。而且,据说医生看人,眼睛里只不过是一堆肉,琢磨着从你什么地方下刀最好。时刻被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悬挂在头上,担惊受怕,谁做她的男朋友,不得神经病才怪。一旦和她闹翻,人家一口气刺你几十刀,刀刀避开要害。最后警察来了,也不过是轻伤,你又岂奈她何?”

很快,白佳就检查完毕回来。

黄叙忙迎上去问:“怎么样?”

“怎么样可不是你说了算。”一边的孔琳不等白佳回答,抢过单子,看了看,这才点点头:“没事,就是软组织挫伤,你是吃药呢,还是不吃药?”

黄叙一呆:“什么个意思。”

孔琳哼了一声:“没问你。”

白佳:“我知道啊,医生,我听你的。”

孔琳:“你软组织受伤,估计会发炎,不妨吃点消炎药,换其他人估计会让你住院打吊瓶。不过,我个人是不赞成滥用抗生素的。而且,咱们医院床位紧张,你还是回家去吧!”

白佳倒是呆住了:“怯生生问,就这么回去?”

“不然怎么样,还想我请你吃饭呀?”孔琳再不理睬,直接转身回了急症室。

黄叙哈哈一声:“孔医生还真是好医德,那么,白佳人咱们回去吧,我去给你叫的士。”

白佳柔柔道:“黄叙,谢谢你,你那辆车我会帮你修好的。”

黄叙:“不用了,值不了几个钱。而且,那车放楼道里吃两年灰尘,如果我不骑估计再搁上两个月就要扔垃圾堆里去了。”

白佳还是连连道歉:“黄叙,要不这样,我们加个微信,我下来请你吃饭。”

“加微信可以,吃饭就免了。”

黄叙刚掏出手机,突然,有三个男人风一般地冲过来:“佳佳,你怎么了,是谁,是谁?”

“是这人吗?”为首那人大约二十出头,相貌倒是普通。也知道是什么人,带着很重的地方口音,也听不太懂。

他态度甚是蛮横,眼睛里全是怒火,手指对着黄叙指指点点,大声骂着什么。

黄叙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想要解释,却屡屡被人打断,根本就插不进去嘴。

见情况不妙,白佳忙横在黄叙和那人之间,大声喊着什么,说的也是听不懂的地方方言。黄叙听了半天,只知道这为首这人叫什么精诚。

大概过了不到一分钟,突然间,那个叫精诚的人突然饶过白佳,一拳打在黄叙的颧骨上。

“敢撞我的佳佳,老子打不死你!”

这一句黄叙听懂了。

他一时不防,只感觉眼前金星闪烁,脑子里嗡嗡着响,须臾才有剧痛袭来。

老实说别看为首这个男人表面上瘦瘦弱弱的样子,其实拳头挺有力量,显然这小子平日从事过体力劳动,而且打架经验丰富。

好在黄叙这段时间天天和老章在拳台上苦练基本功,既然是基础训练,他也不好意思开始speed模式。如此一来,就只有被动挨打了。通常一场训练下来,都会被老章揍得头昏眼花。

摆他所赐,黄叙的抗击打能力得到极大提高,受了这人一拳,倒不至于立即趴下。

他后退了两步伐,摇了摇脑袋,瞬间清醒过来:雾草,碰瓷……还讹上我了?

这才好心没好报啊!

第二百一十七章鼻血

为首这人突然动手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顿时,急症市中一片惊叫。前来就诊的病人纷纷躲避,小护士尖叫着,小脸煞白。

白佳忙伸出手去拉那人:“郭辉,别……”

原来这人叫郭辉,他大吼一声:“走开!”手一用力将白佳甩开,又是一拳朝黄叙右眼打来。

黄叙的腮帮子吃了郭辉一拳,心中顿时有火拱上来。当下也来不及多想,身体瞬间做出条件反射。

他左手一抬,向上格挡。

这下,他毫无保留,速度快得惊人。加上本就力大,顿时让郭辉的身体失去平衡地一个趔趄。

与此同时,黄叙的右勾拳瞬间打在郭辉的下巴上。

郭辉顿时承受不住,竟被打得腾起来,落到急症室的办公桌上,直接将电脑显示屏砸翻。杯子、本子滚落一地。

“吼!”几乎来不及多想,黄叙的右手手肘朝下一杵,正好杵在郭辉的鼻梁上。

在手肘打到他鼻子上的时候,黄叙电光石火中醒过来,忙收了力道。

人体的鼻梁非常脆弱,这一肘下去说不定就要将他的鼻梁给打断了。到时候,那可就是严重伤害,性质就不同了。而且,一个不好,说不定还将断掉的鼻梁骨直接杵进对手的脑子里去,那就是一条人命了。

这里是帝都,天子脚下,首善之区,正出了人命或者严重伤害的刑事案子,自己将会有机大的麻烦。

“噗嗤”有红色的血标出来。

郭辉吃痛不住,叫一声,眼泪都流了出来。整个人也躺在桌上,号个不停。

见动起手来,随郭辉一起来的其中一人一拳朝黄叙打来。

说句实在话,黄叙以前是个脾气很好的人,还从来没有跟人打过架。这次见了血,顿时一楞。于是,这一拳依旧打到前中拳的颧骨上。

两重伤害,当真是痛得钻心。

就在这一楞间,第三个人扑来,在背后抱住黄叙。

这人身材魁梧,起码一百八十斤。被他抱住就好象被铁箍箍住一样,黄叙急切之中竟是挣扎不脱。

第二个人挥舞着拳头继续朝黄叙脸上打来。

黄叙吃过两次亏,如何还能再吃第三次。

他瞬间将头一偏,躲过这一拳。

第二个人一拳落空之后,收回手,继续第三拳,依旧让黄叙躲了过去。

第四拳,第五拳,第六拳……都在千钧一发之际被黄叙躲了过去。

躲闪是一个合格的拳手、格斗士的基本功,可以说是从小练到大的看家本事。曾经有个甑的轻量级拳王上电视节目的时候,站着不动让主持人打自己的脸。

可怜那主持人一连打出去十几拳,竟然连人家的寒毛都没碰到一根,反把自己累得够戗。

黄叙自然没有这个本领,可他速度快,天下工夫惟快不破。

只见,此刻的他面带微笑,只悠闲地将头一偏,就将对手的拳头让过去。当真是气定神闲,从容潇洒。

满屋的人都惊呆了,先前那个不住尖叫的小护士也安静下来,眼睛里全是亮晶晶的星星。

抱住黄叙那人急了:“老九,你他妈傻了,打他肚子!”

那人恍然大悟,蓬一拳打到黄叙的肚子上。

黄叙感觉五脏六腑都在沸腾,一口气竟接不上来。

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不秒,是的,刚才他放倒郭辉,被人抱住,然后到腹部中拳,说起来很长,实际上也就几秒钟的时间。

自己已经将反应速度提到最高,很快就要力竭。再过得两秒就会变成弱鸡,真当那个时候就惨了。

问题是身后这个大个子的家伙力气实在太大,怎么也摆脱不了。

其实,我只要瞬间进入次元空间就能从这危险的窘境中脱身。可是,这里这么多人,我如果来个凭空消失,岂不是惊世骇俗?

难不成今天要被这三个混蛋东西揍成猪头?

开玩笑,我黄叙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吃这样大大亏?

想到这里,他心念一动,思绪进入次元空间,搬起地上的一个大石头就朝大个子的肚子上撞去。与此同时,他做出一个屁股向后顶的肢势配合。

那块大石头何等坚硬,撞得大个子眼珠子都快迸出眼眶来。吃痛不过,只能松开黄叙。

黄叙瞬间将石头收回空间,一记刺拳打到他的鼻子上。

这一拳他含愤而出,只听得一声脆响,鼻梁骨断了,满天都是血点子。

大个子凄厉地叫了一声,捂着脸软倒在地,失去了战斗力。

“还有谁?”黄叙打发了性,一声怒吼,怒视刚才打自己肚子那人。

这一声吼,声音竟然哑了,身上火热,有汗水涌出来。

原来,黄叙的极限到了。

他忙掏出一颗糖扔进嘴里,用目光怒视那人。

打黄叙肚子那人被黄叙的神威惊住,他在这三人中脑子最灵光,知道今天栽了。

他倒也干脆,乘黄叙低头吃糖的这个机会,叫了一声,突然从急症室冲了出去,逃之夭夭。

“想跑,没这么容易!”黄叙刚才被他在颧骨和肚子上各打了一拳,肚子还好,毕竟上面长着腹肌,可以作为缓冲。颧骨就惨了,只一层皮,后面就是骨头。此刻已经痛得火烧火燎,想必已经肿了。

今天不打得连他妈都认不出来,我黄叙改姓文。

那人刚冲出急症室,就感觉身边向是刮过一道狂风。疾风扑面,竟然有种热辣辣的感觉。

就看到黄叙笑眯眯地站在自己身前一米出,好整以暇地微抬右脚,将脚板心对准了自己。

他一呆:这人怎么跑我前面去了,怎么可能这么快,苍天!

他的感叹到此为止,因为冲得实在太快,收势不住,整个人对着黄叙撞去。小腿迎面骨直接撞在对手抬起的右脚掌上。

剧痛袭来,立即失去平衡,直接摔在地上。

人在打架的时候,一旦倒地根本就没有再站起来的机会。

黄叙热血已经上头,也管不了那么多,提起脚不住朝敌人踢去,脸上、鼻子上、肚子上,满世界都是蓬蓬巨响。

“啊啊啊!”那人的鼻子和嘴中不断有血撒出来,居然哭起来。

“别打了,别打了!”被惊呆了的白佳这才恢复清醒,哭喊着冲出来拉黄叙。

“让开!”黄叙甩了她一个趔趄。

白佳泪流满面:“都是误会,我不是要碰瓷,我不是要碰瓷……”

黄叙气眼睛都红了,对白佳自然没有什么好客气的,怒吼道:“你眼睛瞎了,都这样了,还说不是讹诈?”。

第二百一十八章拉偏架

听到黄叙骂,白佳一呆,又哭起来:“不是的,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是碰瓷。”

黄叙还要再打,一个声音传来:“住手,这里是医院,要打到外面去打,不象话,报警!”

说的人正是孔琳孔医生,她显然已经被这一混乱的场面气住了,俏脸铁青地呵斥黄叙:“怎么,还不肯住手,你快没力气了,血糖已经降到危险的程度,吃颗糖缓缓吧!”

黄叙这才感觉自己心脏跳个不停,浑身都是如浆而出的汗水。

他已经说不出话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胸口一阵接一阵发闷、恶心。

确实,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危险的程度,不能再打下去了。

忙坐在旁边椅子上,掏出一颗糖果,剥了扔进嘴里,大口大口地嚼着,慢慢调匀气息。

见黄叙这么能打,郭辉三人也不敢再上前。都气愤地站在一边,任由战战兢兢的护士给他们包扎伤口。

急症室和走廊的墙壁上到处都是血点子,看得人惊心动魄。

好多病人跑过来围观,医院的保安也提着橡皮棍过来了,堵的走廊水泄不通。

“你不要紧吧,糖尿病,低血糖?”孔琳冰冷着脸伸出手去摸黄叙的脉门。

“没事,谢谢孔医生。”黄叙客气地朝她点点头,又笑:“你一个西医,怎么学中医望闻问切?”

孔琳冷哼:“废话不少,这才打了一两分钟架,就累成这样,你有病,还很严重。”

黄叙:“我可没病。”

突然间,孔琳面上浮现出震惊之色:“你竟然恢复过来,怎么可能?”

只见,这个叫黄叙的人脉搏平稳宏大,气血比正常人还健康。再看他红润的面庞和结实的肌肉,显然是经过长期科学的体育锻炼。一句话,这人比正常人还正常。

可是,刚才他怎么累成那样,这不对头。

而且,最诡异的是,前一刻黄叙还热得毛孔大张,汗如雨下,气喘如牛。下一刻,他的呼吸就平稳悠长,毛孔都已经闭合。

这已经不是正常生物了。

黄叙也感觉到不对,眼前这位女士可是国内第一流的名医。自己的身体非常古怪,如果被她发现其中的不对,引起有关单位的注意,自己还不被抓进研究机构当成小白鼠。

他一把甩开孔琳的手,故意笑道:“孔大夫,我虽然长得帅,可你也不能不停吃我豆腐啊?这事得你情我愿,得考虑人家的感受。要不,下来你请我吃饭?”

“无耻,流氓!”孔琳目带寒光,秀眉倒竖,右手拇指、食指、中指捏成一撮。

似是在想究竟在什么地方下刀即能给这个流氓一点颜色看看,又不给他造成大伤害。

黄叙心中一冷,忙闭上嘴巴。

“谁报的警?”

“让开,让开!”

和电影里一样,架打完了,警察才会出现。

“姓名?”

“黄叙。”

“年龄?”

“二十八。”

“性别?”

黄叙气得笑起来:“我是男是女你看不出来了。”

警察:“看不出来,问你问题好好回答就是,不许你耍态度!”

“哎,我身份证给你,你自己看吧?”

“哦,不是帝都人,暂住证办没有?”给黄叙做笔录的那个警察抬头盯着黄叙,目光犀利。显然,黄叙不老实回答自己的话,让他很是恼怒。

实际上说警察姗姗来迟倒也是冤枉他们了,从报警到他们出现,总共才用了不到十分钟。只不过,黄叙和那三人打架的时候处于高度兴奋状态下,只几个回合就分出了胜负。就算警察有缩地成寸的功夫,也赶不过来。

其实,真遇到这种事情,报警也没有什么用。等他们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黄叙心中叫了一声好险: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