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17章 为了练拳

第117章 为了练拳

心中暗想,不行,这么下去不行,那么,究竟用什么法子才能板回这一局面呢!

转眼,一分钟过去。老章皮毛未损,威风凛凛。

见那些穿紧身衣的美女看自己的目光中全是崇拜的光芒,老章更是得意。等到黄叙接下来的一拳打来,他一个旋步,转到黄叙身旁,伸出右拳在黄叙的背上打了一拳。

黄叙感觉到一股大力涌来,再承受不住朝前扑去。

“好!”所有人都在鼓掌。

眼见着自己就要扑在地上,突然间,黄叙身体不受控制地朝前一纵,电光石火中一个转身,右拳就狠狠地抽在老章的耳朵上。

老章脑袋一摇,感觉有点蒙,后退一步:“好家伙,我竟然被你这个外行人打中了。”

话还没有说完,黄叙揉身而上,一个刺拳朝他面门戳来。

老章下意识地将双肘朝身前一合,试图抵挡住着快若闪电的一拳。作为一个拳手,他自然知道这样的刺拳没有什么力道,真正的杀着在后招。

对付这样的刺拳,他有好几种方法应付。如果对手的实力比自己弱,可以横移,可以后退。如果对手很强,则可以朝前扑去,和他抱在一起,等着裁判喊停。

几乎不用想,老章身体就自然而然地做出反应。他一个后退,试图让黄叙这一拳落空。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勒下一闷,竟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此刻,“蓬”的声响才传来。

他才看到黄叙的拳头从自己勒下收回去。

老章大惊,险些呆住:黄叙什么时候转到我旁边去了,怎么可能这么快,这还是人吗?

这一呆,出大事了。

只见眼前一黑,斗大的拳头已经夯到他面门上。

老章大惊,也顾不得那许多,用尽全力:“呼呼”朝前挥出两拳。

黄叙就在自己身前,老章对自己的拳速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么短的距离,就算打不住对手,黄叙也会收拳防守。

只要他一防守,自己就可后退一步,脱离黄叙的攻击范围。

可惜都打到空气中。

这个大黄跑那里去了。

耳边全是围观群众的惊叫。

老章感觉自己背心又中了两拳,直被打得一个趔趄。

“该死!”

他悲愤地叫了一声,转过身,黄叙竟然又跑到自己身旁。然后,他肋下又中了一拳。

黄叙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落到他手上,简直就是三岁孩子碰到成年人,被动挨达,憋屈到了极点。

黄叙之所以这么快,道理很简单,就在先前自己背心中了老章一拳朝前扑去的瞬间,他身体自然而然地条件反射,将速度提到最高。

这个时候,黄叙心中有念头闪过:对啊,我对于拳击就是个外行,无论是技术还是力量都比不过老章。可我速度快呀,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快。只要跑起来,没有人跑得过我。对,就用这招对付这家伙。

他因为身体承受不住全力奔跑时的重负,平日里动作都很轻缓,刻意地压抑身体中的力量。这个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火力全开。

当真是快若闪电,拳头如同雨点一般落到老章的身上。

痛快,真是痛快啊!

黄叙心中大喜,正要笑,突然感觉一口气接不上来。身上的千万颗毛孔同时张开,有热汗猛地渗出。

他这才吃了一惊,知道时间到了。

忙一口将含在嘴中的蟠桃所制的糖果咬碎了,吞下肚子。

瞬间,就有一股清凉之气从丹田处升起,让他快要沸腾的血液平复下去。

据黄叙观察,自己全力奔跑只能维持九秒左右。

必须在九秒钟内把老章击倒,否则就麻烦了。

当下,他一个矮身,“咻”一拳打在老章的肚子上。

因为速度事实在太快,拳头发出轰隆的风声。

然后,一个转身,鬼魅一样跑到他的身后,又是一拳打到他的背心。

第三拳,直接一个摆拳,手臂如同鞭子抽在老章耳朵上。

老章已经彻底蒙了,大叫:“大黄,你练过吧……哎哟……草,你这是功夫不是拳击……犯规犯规……哎哟,不许打后脑,犯规……不打了,不打了……”

黄叙现在一心只想快速结束战斗,对老章的叫喊充耳不闻。

一时间,满世界都“蓬蓬”的声音,单真是拳拳到肉。

老章实在承不住,转身就跑。

黄叙不肯罢休,追上去,瞬间挡在他的跟前,一记凶狠的右勾拳打在下巴上。

下巴处有一条大神经连接着大脑,老章立即软倒,一屁股坐在地上,右手拍地投降。

看他狼狈成这样,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老章,遇到狠人了吧!”

“老章,你还吹牛说自己是准专业拳手呢,却被大黄这个外行人打得满地找牙,羞不羞?”

“老章,你就是个牛皮大王!”

第二百一十五章呼吧唧哎哟

老章委屈地说:“大黄跑得跟猎豹一样快,根本就打不着呀!还有,人家是练过武艺的,实战经验丰富,我不过是个体育爱好者,练拳击不过是为强身健体,又不是为了跟人打架,我能有什么办法?”

黄叙也没有了力气,坐在他的身边不住喘气。

他伸出手跟老章握了一下:“老章,你的拳力好强。”

“那是当然,这发力可是有技巧的。大黄,你速度快是快,却没多大的力量,出拳的肢势也不对。其实,你该练练的,不然浪费你这速度了。”

黄叙到是动了心:“还请教。”

老章:“你出拳的时候只手上使劲,这人两只手能有多大力量?专业拳手出拳的时候,腰腿都是要用力的,所谓立从脚生。还有,你脚步移动的时候步伐也不对。如果把步伐练好了,速度还能快些,而且还能节约体力呢!”

黄叙:“要不老章,你教教我?”他心中暗笑:艺不压身,练练拳击,今后如果遇到危险,也多个反击的手段。我这次来京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有种不好的预感。

老章大喜:“就等着你这句话呢,老实说,我一个人练拳也没什么意思,早就想拖几个人下水。”

黄叙:“好请老章你多教我几手,不许藏私哟。”

老章:“怎么可能,放心,以你的反应速度,有我的训练,最多两年绝对把你操成最轻量级拳王。”

旁边的人都“嘁”一声:“老章你脸皮真够厚的,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做人师傅。”

老章面红耳赤,下来之后,还怪黄叙:“当着那么多美女的面,你怎么把我打得这么惨,多少也得来来回回好几个回合再说呀,老章我这张脸丢大发了!”

黄叙心中唾了一口:还来来回回几个回合,这种高速冲刺,劳资一回合都撑不住。

下来之后,黄叙就开始跟老章一起练拳。

他是个彻底的外行,得出基础的步伐开始。为了纠正自己的肢势,他甚至还让人把自己练习的过程拍下来,没事的时候就反复观摩。

为了练拳,前一段时间熬制的蟠桃糖果也吃得没剩几颗。无奈之下,只得又做了一批。

在帝都这半也月他也没有闲着,花了一笔钱弄了个小型菜油发电机组。用的是玉柴的的设备,输出功率八百千瓦,额定电流一千四百a,整个机器组长四米,高一米八,总重量三点八吨,已经算是一个小型发电站了。当然,价格也不便宜,消耗的柴油也多得叫人心疼。

不过,发出的电多得自己也用不完。

有电之后,粮食加工厂也造好了,饲料厂顺利远转。粮食也收获了几岔,勉强足够牲畜食用。养大的牲畜,足够怪物们一日三餐。

另外,自己每日所扣的那八万多经验值也不值一提了。

空间的消耗和产出总算达到平衡。

通过不停的生产和建设,此刻黄叙的经验值已经达到惊人的一千二百万,早就可以升级了。

不过,他实在没有升级的动力。而且,心中有种预感,空间绝对不会让自己这么顺利下去。说不定下次一升级,就会给自己找大麻烦。

一动不如一静,暂时不管才是上策。

现在,黄叙乐趣完全在拳击上面。他发现这玩意儿的实战效果真的非常好,随着技巧的进一步纯熟,他现在一拳打在沙袋上,以前这个纹丝不动的玩意儿都会呼一声荡开。这种体验相当不错,给人一种快感。

老章说黄叙在拳击上有天分,如果真有兴趣,过一段时间还可以去练练泰拳和格斗。

黄叙说:“那好啊,过一段时间就去学。”

之所以没有直接答应,黄叙主要是觉得自己一但提高速度,就累得不行。单靠吃糖,也不是办法。

那么,究竟开怎么解决这一令人烦恼的问题呢?

内丹他依旧在练,每天都会静坐半个小时,依旧没有任何气感,始终跨不进去那个门槛。

再说了,他在京城已经呆了这么长时间,路伟那边还是没有消息,就如同把他给彻底忘记了一样。除了自己的手机时不时莫名其妙自动开启gps,告诉黄叙有人在跟踪他之外,这日子过得就好象在度假一般。

眼见着距离五一还有一周,黄叙决定不再等下去了,无论如何得回c市一趟。

他就主动打电话给朱建,说自己要回盆地省结婚。如果没事,就回去呆上半个月,等过了五一再回来。反正你们这里屁事没有,看架势,短期内也是没有屁事,干脆大家都放假,轻松轻松。

朱建没想到黄叙主动打电话过来,他迟疑了片刻,回答说,老板那边还是没有任何后话,这样好了,我去请示一下,估计也没有什么问题。

“那好,那好,就这么说定了。”黄叙一边骑着电瓶车,一边拨着高巧巧的电话,准备报告她这个喜讯,让她把婚礼的事情准备一下。自己明天就订回c市的机票,后天就去民政局把结婚证办了。

这辆电瓶车是老章的,如今已经被黄叙给征用了。

老章本地小土豪,自有一辆卡宴,电瓶车太low,放在楼道里吃了两年灰尘。

到帝都之后,黄叙喜欢到处跑,没有车,交通非常不方便。本打算买辆车或者租辆车的,但京城的政策不允许。

这里毕竟是我大天朝的首都,自十年前经济大爆发之后,几乎家家户户都买了私家车。车多,交通设施跟不上。很快,首都就变成了首堵。大量汽车尾气排放的结果是,整个北方雾霾严重。

于是,京城先是开始限号通行。见没有效果,直接开始限制私家车。你要买车,可以,先摇号。反正每个月也放不出几张号牌,你慢慢摇上三五年再说吧。各大租车行,对不起,直接给我关了。

实在等不到摇号,为了方便,于是大家就转而求其次,买辆电驴子对付着。这玩意儿用电力驱动,既不是摩托也不是汽车,属于打政策的擦边球。

既然老章不开,电瓶车就归黄叙了。

靠着这辆电驴子,除了的大明门那条十里长街,他这二十来天几乎把整个京城都丈量了一遍。

还没等黄叙把电话拨通,只听得“呼”“吧唧”“哎哟”三声。

就见着一辆电瓶车带着一个少女以风驰电掣的速度,从身边那辆suv旁边飞了出来,重重地撞在黄叙的车头上。她也直接从车上飞出去,摔在地上。

“呼”是风声。

“吧唧”是人摔在地上。

“哎哟”自然是那女孩子的惨叫。

第二百一十六章碰瓷吧

这个时候,黄叙也顾不得这事是谁的责任。忙下车走过去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女孩,问:“你没事吧?”

女孩子没有回答,显然是一被撞蒙了,只不住呻吟。

黄叙本欲伸手去扶,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停了手。基本的急救知识他还是懂的,这个时候着急去扶人。如果女孩子受了伤,说不定会受到二次伤。

这种事还是留给专业人士吧,忙转过头喊:“谁打一下120救护车!”

黄叙住在闹市区,到处都是人。见出了车祸,立即就围上了一堆人。

听到黄叙喊,不少人都掏出电话喊个不停。

黄叙这才又伸出手去,扒开女孩子的眼皮,看了看,瞳孔没有放大,应该没多大问题。

不然,这姑娘自己还有力气不住呻吟。

放下她的眼睑,黄叙又看了看她的面孔。禁不住在心中微微点头:长得还挺漂亮的。

这女孩子大约二十三四岁的模样,小鼻子小眼睛,典型的小家碧玉,温婉可人,可以打七十分。只可惜她额头上带着一陀青肿,破坏了她那种古典的美。

黄叙又问了一声:“你没事吧,放心好了,救护车马上就到。”

说着话,他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电瓶车,心中叫一声“草,这得多大力量啊!”

只见,自己的电瓶车的前轮已经被撞得扭到一边,翼子板已经变成了塑料碎片。

如果再挪一公分,自己的腿就麻烦了。就算不断,也得被撞击得血流不止。

姑娘总算痛过了劲儿,呻吟着道:“我没事,手脚都能动,没断。”不过,估计是吓得厉害,她一身颤个不停,面容煞白,有种六神无主架势。

“没断就好,放心好了,120马上就到,我送你去医院。”黄叙安慰着她:“你没有外伤,等下去医院照个片,如果没有问题,院都不用住,直接可以回家。”

“谢谢。”小姑娘低低地谢了一声。

旁边,麻将馆的一个认识黄叙的大妈提醒道:“黄叙,这事咱们看得清清楚楚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的车也坏得不严重,就别搀和这事了,小心被人碰瓷。”

说着,就拿出手机,开始全程摄象。

听到大妈这么说,小姑娘有种要哭的样子:“我不会碰瓷的,不会的,你们要相信人。”又对黄叙说:“大哥,对不起撞坏了你的车,我会赔的。”她的手用力地抓着黄叙的衣服,颤个不停,眼神中有依赖的神色。

这也可以理解,一个小姑娘遇到车祸,肯定吓得够戗。

黄叙安慰道:“美女,你放心好了,我不走,我送你去医院。”

然后又对麻将馆老板一笑:“没事的,我不能见死不救。”

大妈朝黄叙竖了根拇指:“大黄,你是个爷们。”

正说着话,救护车“呜啊呜啊”地开了进来。帝都雾霾大,污染严重,又堵,但公共服务却非常便利。

护士大概检查了一下女子的伤势,然后就用单架将她抬上车,黄叙也跟了上去。

不片刻到了医院,这里是帝都老城区,医疗条件便捷。这所医院名曰积水淖医院,在天朝排名前十。其中,肿瘤科乃是全国第一。

黄叙跑去挂号登记,这才知道,女孩子姓白名佳,不是本地人,今年二十三岁。以前在帝都一所三本大学读书,毕业后就留在京城打工。

“你的身份证,还有住院费押金去交一下。”今天也是白佳运气好,碰到一个专家在急症室坐诊。

这个医生是个女性,大约三十出头,身高腿长,五官靓丽,属于一看就让人心跳加速的美人。

黄叙一呆:“还要我的身份证啊,这事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就是个吃瓜群众。押金倒是可以垫付。”

女医生面容冰冷:“病人是你送来的,她在京城有没有家属,不找你找谁。很多治疗手段和检查项目都需要有人签字的。”

黄叙只得掏出身份证:“好好好,我给你登记就是了。”

这个时候,坐在一边的白佳抱歉地对黄叙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