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16章 快快快

第116章 快快快

,家族说不定可以重振开国时的容光。

朱家祖老太爷当年随太祖香南夏收起义,可谓是根正苗红。后来转战千里,战功赫赫,开国的时候被授予中将军衔。后来脱了军装之后,还出任过一省的提刑按察使,执掌政法,朱家也成为朝廷中几百个勋贵家族之一。

可惜,后来经过几次政治运动,老太爷在残酷斗争中实在忍受不了那种羞辱,用一把当年从鬼子手头缴获的南部式手枪寻了短见。

顶梁柱一倒,加上家中没有人才,朱家就此没落,家中的子弟混得极差。最差劲的甚至还有人在街上拉扳车,简直就是勋贵集团口中的笑柄。

所谓东边不亮西边亮,朱家的子弟不行,可女婿党却颇有能耐,尤其是路伟。当年,朱家小姐死活要下嫁这个二婚头的时候,家里人还都觉得丢人。可是,事实证明大小姐的眼光,路尾竟然从以农家子弟出身一路混上去。先是以农转非,然后进小集体、大集体、国营企业正式员工、车间主任,然后调去海关这种炙手可热的单位做中层干部。

这个时候,家族才发现这人是个人才。于是,就动用先祖残存的那点人脉关系全力扶持。

路伟也是争气,接着就做了海关关长,然后去s省山区市做市长。前些有去盆地省省会c市做市长,进省委常委。

当然,路伟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

他和大小姐生的儿子就改姓朱,改了宗。

这次如果能够进京,我朱家就要翻身了。

朱建虽然是远房子弟,却还是兴奋莫名。

听到左秘书透露这个消息之后,这夜当真是心潮澎湃,耿耿难眠。

他还是有点不明白老板进京任职和黄叙究竟是有关联,不过,既然他交代下来,照做就是了。

早年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老太爷被人整,他也整过人。开国的勋贵们分出去许多派别,朱家在京城也是有仇家的。

这些年,朱家出了个能干的女婿,必然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路老板即便远在盆地省,他的一言一行只怕都有人盯着,更别说在京城的朱家人了。

黄叙进京关系重大,他的位置既然已经暴露,就得抓紧换个住处。

到起床之后,朱建立即出去安排。

等他刚弄妥,黄叙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朱建沉声道:“什么事,没事别要打电话,我马上过去找你,有事当面说。”

黄叙:“通知你一声,我另外找了住处。”

“什么!”朱建失声叫道:“你你你,你怎么另外找地方住,谁给你的权力?”

黄叙淡淡道:“朱建你要弄清楚了,我来帝都可是路伟请来的,又不是你们的犯人。你这个四合院是好,不过就是太安静了,我这人啊可不是文情,最喜欢热闹了。住的地方要下楼就能打麻将、吃麻辣烫。地址我发给你,有事你来找我就是了。否则,咱们一拍两散,我马上订机票飞回c市。”

“你敢……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朱建气急败坏了。

等到见着黄叙,朱建额头不觉渗出汗水来。是的,这地方实在是太热闹了,热闹的就算自己想做什么都会有一百双眼睛盯着。

这里是老城区,一水的红砖筒子楼。

楼下一楼的住户都将墙壁打通了,变成门市。什么按摩院、发廊、火锅店、餐厅、麻将馆、网吧……密密麻麻一个挨一个,形形色色人流往来如织,从早到晚到黎明就没断过。

另外,这里还是早市。黎明三点,就有菜贩子将菜运来在楼下的空地上摆摊子,要到上午十点才会散去。

“好阴险!”朱建心中气苦。

正恼火中,黄叙的脑袋从二楼探出来,朝下面他招收:“朱建,在这里,快上来。”

黄叙房子倒是打,两居室,家中的家具电器一应俱乐全,就是有点暗。

见了面,还没等朱建发作,黄叙就一伸手:“拿来。”

“拿来什么?”

黄叙:“房租啊,押三付一,三千块钱一个月,你先给我一年的吧?哦,没现金啊,网银有吧?”

第两百一十三章越发古怪

看着满面铁青下楼的朱建,黄叙:“朱哥,有空过来玩,楼下就有家麻将馆,搓两把。”

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

他倒不是很在乎这点房屋租金,主要是谁让我不痛快,我就让谁不痛快。

为了防止自己不在房间的时候被人偷偷安装摄象头,黄叙琢磨着自己不在的时候是不是把谷雨放出来看屋。

想了想,谷雨的事情实在太多,还真脱不了身。自己一时间也找不到其他的鬼魂,至于一号他们,放在家里太吓人了,你也不敢保证房东大妈什么时候就会开门进来,真那样,事情就大发了。

朱建这一走就是一周没有出现,对黄叙也不闻不问。

黄叙心中奇怪,路伟把我弄到帝都说是让我替他办一件事,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还不来。

管他呢,他不来最好。大不了我玩上一阵子,事情黄了之后,自己回c市就是了。

毕竟是个年轻人贪玩,黄叙在这一周里将京城各大景点玩了个遍。

自己的手记也时不时莫名其妙地开启gps,他也懒得去管。

至于高巧巧那边,黄叙依旧每天和她通一次电话。

高巧巧这阵很是兴奋,说她已经辞了职,如今都呆在农庄那边和景区管委会的人呆在一起,筹建那个旅游集团公司。

她又说,银行那边有人来联络了,贷款会陆续发放下来。

另外,人手不够,需要招人。

她叹息一声,说,花柳在就好了,他是hr,有他在,自己也少许多麻烦。对了,大黄你到京城之后和花柳还有小便他们联系没有。还有你的梦中情人,大美女林总。

黄叙大汗,说巧巧,我和林妮娜真没有关系,你怎么还提这事,我到京城之后一直在城中乱逛,可没找过他们。

高巧巧说,好了好了,看你急得,你就算去找林妮娜我也不知道啊,再说我是那种小气的人吗?

黄叙:“我这次来京城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不方便去找老二老三他们,你没跟他们说吧?”

高巧巧:“你不是叫我别告诉他们吗,我肯定不会说的,夫唱妇随嘛!”说完,就咯咯地笑起来。

确实,高巧巧最近大气了许多。

女人,其实还得有自己的事业,有了事业,心胸就豁达开朗了。

这一点从她的微信朋友圈里就可以看出来。

微信上高巧巧发了不少图片,其中大多是在工地上。一会儿出席剪裁议事,一会儿提着一把铲子奠基,一会儿又出席当地政府的旅游招商会议。在照片里,高巧巧面带自信的笑容,和半年前判若两人。

她那边事业顺利,黄叙这头却无所事事了。

一周之后,朱建还是没有出现,外面也没有什么好旅游的。黄叙渐渐地和楼下的商贩、麻将老板和住户混熟了。时不是陪他们唱唱歌,撸撸串,喝喝酒。当然,麻将是不打的,没兴趣。

如果算上银行下来的贷款,他现在也是亿万身家的人了,当然,都是负资产。一场几百块输赢的麻将实在无聊,提不起精神啊!

又是一周过去,不觉他已经在京城呆了半月,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黄叙心中不耐烦,打过电话给朱建,他根本不想跟黄叙废话,只回一句:“等着。”

至于左秘书那边,那厮好话说尽,陪了不少小心,最后才苦笑:“老板一直不说什么时候到帝都,我也不敢问,只能委屈你等着了,难不成黄先生你还能回来?”

是啊,难不成还能回去,黄叙禁不住暗叹一声。如今旅游集团公司已经开始启动,银行的第一批一千万的贷款已经打到公司帐户上,已经被高巧巧花了出去。如果现在撂挑子不干回c市去,路伟立即就回翻脸,到时候,等待自己的就是无尽的麻烦。自己倒是不惧,可高巧巧就要受到牵连。

黄叙现在还真是骑虎难下,只能耐心等待了。

……

“快快快,打我,打我!”一个健壮的拳手挥舞着戴着拳套的双手,不住对着黄叙喊。

他赤着上身,浑身都是闪亮的汗珠,大声呼喝着。

黄叙正在旁边喘着粗气举铁,见他喊,就停了下来,接过毛巾擦了擦额上的汗水:“老章,你这是做什么,哪里有叫人打自己的,这不是受虐狂吗?”

最近,黄叙总算找到乐子了,那就是健身。

在京城住了大半个月,郁闷得要死。

黄叙发现距离所住的地方一公里的地方有个大厦,大厦十一楼开了家健身房,顿时如同老饕发现了美味。

他自从得了次元空间之后,长期在里面劳动,渐渐地爱上了体育锻炼。

锻炼这种事情好象有瘾,一段时间不练,浑身都发痒。

当然,他也可以买健身器材放在次元空间里自己锻炼。问题是,健身这种事情其实需要严谨的科学态度。你自己在下面瞎练,不但起不到健身效果,说不定还真把自己的身体练出问题来。

而且,里面人多,热闹,还有美女可看,何乐而不为。

老章就有看美女的爱好,他是健身房资深会员,当年之所以来这里是奔着美女私教的。

老章名字中虽然有个老子,年纪却不大,也就三十有二。只不过长得着急,看起来甚是沧桑。正因为如何,他以前的美女私教嫁给了别人。

他是黄叙新认识的朋友,也是房东大妈的独子。

老章这人很有意思,和黄叙撸过几次串之后就当他哥们,但凡有活动都要叫上黄叙。

只不过,这人最大的问题是有点二。被前任美女私教伤害过之后,至今未婚,也没有女朋友,也不急。

他家好歹是京城土族,有三套房子,算起来千万身家,自不用去上班。没有工作和家庭拖累,浑身精力都挥洒在健身房里。

看到他不断“蓬蓬”地双拳互击,黄叙笑着摇头:“谁跟你打,我又不是练拳击的,没兴趣。”

老章,跳过来,挥拳在黄叙的肩膀上狠狠揍了一下,装出凶神恶煞的样子挑衅道:“怎么,怕被我奏得满地找牙,胆小鬼!”

他的拳击技术不错,身体底子也好,在健身房练体能的时候还同时在一个拳击会馆训练。二货就是二货,自从当黄叙是哥们之后总想拉他一起赔练。

如果黄叙不答应,就直接下手。

今天也是如此,当然,隔着厚实的拳套,也不疼。

黄叙:“真没兴趣,老章,别打搅我举铁练肌肉。

老章又是拳打到黄叙的肩膀上:“你是怕了吧,哈哈,别练了,你跑上几步路就喘个不停,就算弄出一身腱子肉来,也是外强中干。依我说,还是跟我练练拳。我告诉你,练拳击耐里长得快。”

说到这里,健身房里的人都小声笑起来。

黄叙老脸禁不住一红,心中也是烦恼。

第两百一十四章电光石火

确实,这事倒是叫人很恼火啊!

自从服用大量《暴力丸》之后,黄叙短跑速度快得连他自己都怕,一百米轻松跑进九秒且不说了,简直就是飞人,弄得他都想去参加奥运会拿个金牌。做个体育明星,每年赚他上千万广告代言费。

可是,瞬间提高速度的后果是严重的。身体在高速运动的时候需要消耗大量体能,而且还无法散热。持续一段时间,他就会因为身体过热挂掉。

刚到健身房之后,黄叙还不死心,上了跑步机,慢跑的时候还好。一旦加快速度,不过几秒钟就浑身大汗,气喘如牛,倒叫老章他们吓得够戗。

最后黄叙也是没办法,只得去练力量。

他这事实在太奇怪,在健身房中传为怪闻,都说黄叙身上患有怪病,是个痨病鬼。

健身房中穿紧身衣的美女们一看到黄叙都是畏之如蛇蝎,避之惟恐不及。

此刻听到大家笑,黄叙毕竟是个年轻人,骨子还有着一股血气,顿时就火了,他站起身来:“老章,你也别扯你的拳击,不过是打架罢了。我是不想,而不是不能。真让我戴上拳套,绝对打得你满地找牙。”

老章咧嘴一笑:“那就来试试啊,大黄,我看你的步伐就是个外行,别说我没提醒你,真上了台,你只怕连我的身都挨不着。”

黄叙:“你别激我。”

老章哈哈笑道:“那就来试试,打一场,三分钟。这样好了,咱们下个彩头,一百块一个点数怎么样?”

黄叙摇头:“我不赌钱的。”

“哈,你还是死活不肯呀?”老章:“这样好了,你如果赢了我,我找人把空调给你换了。”

“真的,就这么说定了。”黄叙眼睛大亮,马上就是五月,京城虽然在北方可热起来比盆地还厉害。今年的天也是邪了,热得这么早。加上出租屋有当夕晒,到了晚上竟然跟蒸笼一样。

屋中的空调已经装了十几年,都已经老化了,制冷效果很差,还时不时自由切换到热风模式,当真让人苦不堪言。

黄叙找过老章的妈,问是不是把空调给换了。实在不行,我自己花钱好不好?

房东老太太却不干,回答道,算命先生说过了,我今年运势不好,不能动土,所以,空调不能换。

搞得黄叙都想退房另外租一间屋了。

之所以没搬,主要是自己和老章关系太好,面子上抹不过去。

黄叙这人有个大毛病,就是太重人情,有的时候宁愿自己吃亏,也不好意思让朋友心中难过。

当下,黄叙就喜道:“事情就这么说定了,只要我赢了你,你就答应换新空调。”

老章也是欢喜:“好,来吧!”

当下,整个健身房的人都围过来看热闹,都在喊:“老章加油,我们永远和你站在一起。”

黄叙郁闷:“怎么没有为我加油的?”

老章:“你跑几步路就喘,大家都不看好你,来来来,造起来吧大黄!”

黄叙一边请人给自己戴拳击手套,一边道:“我耐力是不成,可格斗这种事情胜负就在一个瞬间,花不了多长时间。老章,输了不许哭爹喊娘哟!那谁,帮个忙,去我包里拿颗糖,谢谢!”

为了防止等下身体过热,黄叙预先将一颗蟠桃糖果含在嘴里。

“嘿,牛皮吹得不小嘛!”老章双拳互击:“来吧,互相伤害吧!”

一个健身房的拳手自告奋勇充当裁判:“开始!”

黄叙也不客气,一拳朝老章的脸上打去。为了空调,他也是拼了。

他一出拳,健身房的内行和外行都“切”一声。看得出来,黄叙这一拳软弱无力速度满不说,步伐也笨拙,对上老章这种好手,能打到人才是怪事。

果然,老章几乎没有用大的动作,只头一偏就躲了过去。

然后顺便后退一步,避过黄叙接下来的第二拳。一个侧移,黄叙第三拳又落到空气中。

他哈哈大笑:“继续,继续,不要停。”

黄叙嘴中含着糖果,心中大怒,偏偏又说不出话来。只得挥舞着拳头不住朝前砸去,刚开始的时候还左勾拳、右勾拳、直拳、刺拳、摆拳,有路有数。

打到后面,已经乱了章法,形同街头斗殴的王八拳了。

只见眼前的老章不住移动,快得惊人,身形仿佛已经幻化成一道道虚影。

使足了力气,每与拳却落到空气中,这感觉真叫人丧气。

老章这丫还不住调笑,挑逗着黄叙。健身房众人都笑成一团,他们的哄笑虽然没有恶意,黄叙还是非常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