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14章 黄叙:巧巧你忘记了

第114章 黄叙:巧巧你忘记了

中倒是不惧,可真有事,父母怎么办?

小锐猛地跳起来,抓住黄叙的领口,面目狰狞:“****的,你还真是不念亲情啊!”

黄叙伸一抓,小锐顿时感觉手腕像是被钳子甲住一般,痛得大叫一声,虚汗就下来了。

黄叙一把将他扔在沙发上,冷笑:“先不说这事我帮不上忙,就算能帮,你这种态度,你觉得还拿我当亲人吗?”

“黄叙,黄叙,救救你三叔,他们说你可以的。我给你跪下了!”三婶起身,就要跪下去。

黄叙的母亲慌忙把她扶:“他三婶,你这是做什么,一家人,怎么能够这样?”

“嫂子,放开我,黄叙不答应我就跪着不起来。”

黄叙气得笑起来:“你们还真是要逼我呀,妈放开她,要跪就跪。”

说完,再不理睬,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掏出手机玩了大约两个小时,高巧巧的电话打进来。

黄叙:“巧巧,你才出差就打电话回来,是想我了呢还是查岗?”

高巧巧的声音听起来很急噪:“大黄,家里出事了。”

黄叙:“我知道呀!”

高巧巧怒喝:“黄叙,你知道还坐得住?”

如果能够看到人,估计高巧巧此刻眼睛里已经喷出火来。

黄叙淡淡道:“不坐着又能怎么样,我小老百姓一个,帮不上忙的。”

高巧巧突然哭起来:“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如果如果出了事情有个好歹,我跟你拼命……”

黄叙一阵莫名其妙:“我三婶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这么大反应?”

“什么你三婶,别说这些没用的,小舅舅和小舅妈他们现在在家里堆满了煤气罐,说是要自杀,你还不快想办法救人。”

“啊。自杀,我以为你说的是另外一件事,小舅舅他们是怎么了?”黄叙大惊,急问。

高巧巧哭道:“小舅舅他们家的老房子不是要拆迁吗,妈说过的呀!”

黄叙:“我知道的呀,拆迁补偿款和安置费不是都谈好了吗,八月份就搬,又怎么了,难道起了变化?”

据他所知道,高巧巧的小舅舅家在老城区有一套六十平方的老房子,是祖上传下来的平房,破得厉害。但因为位置城市核心区,价值不菲。

过年的时候市政府就说要棚户区改造,要拆,补偿款也算下来。总计要补充小舅舅一家六百多万,之所以这么贵,是将地皮一起算进去了的。

小舅舅一家都是工薪阶层,这才天上掉下一块大馅饼,一举进入中产阶级。为这事情,他们还请过客,全家人都替他高兴。

“变了,价格变了。”

黄叙:“补偿小舅舅他们多少?”

高巧巧道:“就在刚才,上头派人告诉小舅舅说,他那套房子是文物,典型的盆地清朝民居,不拆了,得挂牌保护。另外,这房子国家要征收。至于补偿,就按照实际使用面积,在三环外赔偿他们一套六十平方的房子。”

“啊,文物,那破房子是什么文物。”黄叙抽了一口冷气。据他所知道,那房子不过是民国五十一年建的,日本鬼子轰炸的时候还失过火,后来用红砖砌过。上前年的时候,小舅舅还在墙上贴了马赛克瓷砖。看起来典型的现代棚户区,跟文物可没有半毛钱关系。

“谁说不是呢,小舅舅就不干,和来的人对峙。又将家里用的煤气罐放在房间里,说是要一把火点了寻短见。”说到这里,高巧巧哽咽出声:“爸爸和妈都已经赶过去了,黄叙,你快想想办法呀!”

黄叙:“巧巧,你别急,我这就过去。”

通完电话,他穿好衣裳,匆匆下楼,正要出门,突然心中一动,心中冷笑:路伟,肯定是他,还真是处心积虑连番出手呀!先是将二十年前的陈年往事翻出来将三叔双规,接着让人的把高巧巧小舅舅家的房子收走。偏偏人家按照法律来办事,你也无何奈何,手段还真毒啊!

还一次比一次狠毒。

客厅中,三婶斜躺在沙发上,一副进气多,出气少的样子。

小锐也失去了精神,颓丧地坐在那里继续抽烟。

而母亲则一脸为难地看着黄叙。

黄叙摇了摇头,掏出手机拨通左秘书的电话。。

第二百零九章交换条件

“喂,左秘书,是我,黄叙。”

那头,左秘书发出低低的得计的笑声:“再呢,一直在等着黄先生你的电话。”

黄叙压住心头的怒火:“左秘书,除了我三叔,还有我女朋友小舅舅的事情也是你们做的?”

听到黄叙提到三叔二字,三婶和小锐同时直起了身体,定睛看来。

左秘书在政坛上是个老油子了,不回答他的问题,反意味深长地问:“黄先生你觉得了。”

黄叙:“看来,小舅家的事情就是你们做的了,亏你们想得出来,好得很。”

左秘书:“或许你对咱们有误会,这两件事和老板真没有关系。”

黄叙冷笑:“还不承认,这么巧,你要让人相信才好。”

左秘书:“真和我们没关系,不过,凡事脱不过一个理还有一个法字。你三叔如果真的清白,反贪局抓错人了,只要事情说清楚,应该就会放回去的。至于你小舅舅的事情,一切按照《文物保护法》来办。如果他家的老宅是文物,就算老板亲自打招呼也没有用了。如果不是古建筑,就属于棚户区改造的标准,该拆迁就拆迁,该补偿就补偿。”

黄叙:“你这是在胁迫我吗?”

左秘书:“黄先生,最近是否有时间走一趟帝都,考虑得如何了?”

黄叙:“我这人有个怪脾气,最不喜欢受人威胁。”

左秘书:“不不不,不是威胁,是请求,是拜托。黄先生,不要忙着拒绝,你再想想,我随时等你电话。”

放下电话,母亲和三婶还有小锐同声问:“怎么样了,找到人说情了?”

黄叙:“你们容我想想。”

三婶哭道:“别想了,别想了,你三叔那么大年纪,身体又不好,再关上几天,只怕就受不了辣。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我我,我也不活了。”说着话,她拉了儿子一把:“该死的,你刚才竟然粗声大气跟你哥说话,还不快道歉。他是你哥啊,想想你爸爸,想想你爸爸,你还要不要他活了。”

小锐本不愿意向黄叙夫软,可这人虽然是个中二青年,对自己父亲还算孝顺,顿时急了,眼泪就落了下来。哽咽道:“大哥,你帮帮爸爸吧。我知道我们家以前做得不对,对不起你,我向你道歉了。”

黄叙叹息一声摇头:“你也没什么对不起我的,要说对不起,就是对不起我爹妈,对不起四姑妈,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有意思。”

他又回到自己的房间,想了半天:三叔一家虽然可恶,但好歹是我的血亲。要说这家人,虽然叫人厌烦,品行也差,倒没有做恶。我如果见死不救,岂不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人了?还有,巧巧的小舅舅。

高巧巧的小舅舅比黄叙虽然大了十来岁,却张了一张娃娃脸,又二。他在黄叙面前丝毫没有长辈的样子,两人平日间也能玩到一起,关系密切。以前不管黄叙和巧巧起了矛盾,还是他受了丈母娘的气,小舅舅都会从中斡旋说好话。

这次小舅舅出了事,黄叙不能不管。

现在的问题是首先向路伟妥协,自己念头不通达,得狠狠敲他一笔才能消心头之恨。

另外,还得跟高巧巧说一声。

黄叙又拨通高巧巧的电话,电话只响了一声就接通了,显然她一直等在那里。

“黄叙,你到小舅舅家了……你怎么还在家,你脑子里究竟想的什么呀?如果舅舅一家出事,我要你好看。”

黄叙苦笑:“巧巧,我现在赶过去也没有用。”

“什么没有用,你说的什么话。小舅舅和你不是最谈得来吗,好歹你劝他的话他总是要听的。”

黄叙:“巧巧你不要急,冷静点。这事我是这么认为的,就算我今天过去劝住小舅舅,问题不是还没解决吗,下来之后,他如果想不通,不一样会寻短见。”

高巧巧怒喝:“那你就在家睡觉,什么也不管?”

“不是,不是,你听我把话说完。”黄叙:“这事的关键是他的房子被人认定为文物,不符合拆迁条件。现在的关键是找人找门路,说明白这房子不是什么狗屁文物,只有这样才能解决问题。”

高巧巧:“话是这么说,可咱们小老百姓一个,又不认识什么人。”

黄叙:“巧巧你忘记了,我那个小一一的父亲以前不是c市市长吗?”

“啊,我到是糊涂了,忘记他了,黄叙你还不去找他?”

黄叙苦笑:“我倒是想去找,可是,为了小一一的事情我和路伟闹得红脸。”

“去赔个礼不就结了,现在不是耍个性的时候。”

黄叙:“我也给他的秘书打过电话,请路伟帮忙。不过,路伟说让我替他办一件事,估计会离开c市一段时间。”

“那你就答应他好了。”

黄叙:“咱们不是还有二十来天就要举行婚礼吗,怕就怕耽搁了。”

“救人要紧,婚礼延期。而且,他叫你办的事只怕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和小舅舅的事情相比,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黄叙:“好吧,我再联系一下。巧巧,你放心好了,小舅舅一家会没事的。”

通完电话之后,黄叙又找到左秘书。

左秘书:“哈,黄先生我就知道你会再找我的,想清楚了?”话中隐约带着一丝讽刺。

黄叙强自压抑住心中的怒火:“叫人放了我三叔,还有,高巧巧小舅舅那边你马上叫人过去处理好了,今天晚上我要看到拆迁款打到小舅舅的帐上。”

左秘书:“我老板现在已经被免职,又不直接负责棚户区改造工程。还有,e县那边检察院他也管不住,一切按照党纪国法按照程序办吧!”

黄叙:“你!”

左秘书笑起来:“不过,我倒是可以打电话问问具体是怎么回事,有消息就给你个回信。”

这厮一辈子在官场上混,说起话来滴水不漏,叫人抓不到把柄。他并不直接答应什么,估计是防备黄叙电话录音。

黄叙听到这里突然醒悟,左秘书是代表路伟答应了自己所提出的条件,心中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就该提其他条件了。

实际上,路伟上次所提的条件已经非常优厚了,只要黄叙点头。无论是弄一快地皮,还是如股那什么门户网站,过得几年,自己前程自是不可限量。

所不动心也是假话。

但是,黄叙的头脑还是非常清醒的:和路伟这种政客还是别有太过瓜葛为好,那些条件都是虚的,干脆问他要点实在的东西。

那么,要什么呢?

正在考虑中,那头左秘书见黄叙久久无语,就问:“喂喂,黄叙,你还在吗,说话呀?”

黄叙:“还在,我在考虑不能这么便宜了你们老板,我还有其他条件。”

左秘书:“你说,你说,如果不过分,如果我力所能及的话。”

黄叙想了想,道:“首先a县我不是弄了个农庄吗,我想在那边高旅游,准备成立个旅游集团公司,需要和当地政府签和合约,把附近的整片山区整体打包给旅游集团公司开发。地方政府需要在交通等硬件设施上配合投入,另外,公司还需要一笔贷款。”

如果那边答应,这可是一笔好几个亿甚至几十亿的投入。

“没问题,你叫人弄个合同和计划书过来,地方政府和银行肯定会全力配合。”左秘书道:“最近经济不景气,a县那边正要搞旅游开发,在西部雪山山区打造3a甚至4a景区,今后会陆续大量投入。既然你们旅游公司要介入,就一个班子两块牌子,旅游开发区管理处和你们旅游集团公司合在一起筹建好了。国家不是一直说要大社会小政府,引入民间资本吗,领导也有这个想法。”

他回答得如此干脆,黄叙倒是吃了一惊。

其实,黄叙抱着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心思的。却不想,左秘书一点头,就是几十个亿的投入。

这个路伟权力好大,还有,他既然答应这样的条件,让自己做的事情必然小不了。

左秘书:“黄先生,你还有什么条件吗?”

黄叙:“第二,我父母年纪已经大了,身体一天天不好,医疗问题很让人操心,有的医疗资源并不是你有钱就能享受到的。”说到这里,他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和刚才几十亿投入的大手笔比起来,这个条件还真是不值一提。

左秘书也干脆:“没问题,可以把二老的退休人事关系转去老干部管理局,享受正处级待遇。还有什么吗?”

黄叙:“没有了。”

左秘书:“那么,黄先生什么时候可以去帝都?”

黄叙:“估计还有一阵子,成立旅游集团公司,办理相关手续也需要时间。”

“不用,明天就走,所有手续我会替你办的。”

黄叙吃惊:“这么急?”

左秘书:“黄先生你准备一下,明天下午四点,我会派车过来接你,再见。”

“喂喂,那两件事……喂喂……”。

第二百一十章狐疑

和左秘书联络之后,黄叙就静静地坐在书房里打开电脑,一边玩游戏,一边静等回音。

他心思不在游戏上,自然被人杀得满地找牙。

大约到了十一点的时候,电话铃惊心动魄地响起来,是高巧巧的。

高巧巧声音里全是兴奋:“大黄,太好了,太好了。”

黄叙:“怎么了?”

高巧巧:“小舅舅的事情上头来人了,已经和他达成协议,说是弄错了,他家的房子不是文物,如何拆迁条件,让他不要寻短见。小舅舅以为是骗人的,就是不肯开门,说他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后来,看到打到他帐上的六百万,这才相信了,放下打火机开门出来,和拆迁办签了协议。对了,黄叙,是不是你去找的路行一的父亲。”

听她这么说,黄叙松了一口气:“我刚才也就是打了个电话,做了点小小的工作。”

“少来,美得你。”高巧巧咯咯一笑。

笑毕,她低声道:“谢谢你。”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再说一遍。”

“住口,你还得瑟了!”

黄叙嘎嘎地笑道:“好好好,我不说了,两口子说这些做什么。”

“谁跟你是两口子,我这不是没嫁给你吗?”

黄叙:“你还能跑了去,对了,你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高巧巧:“刚才跟财务总监请了假,后天的飞机。”

“后天的飞机啊,我明天要去帝都。”

“去吧,去吧,玩开心点。”

黄叙:“巧巧,你把职辞了吧。”

“辞职,我倒是想,不过,还得等手头的事做完。这事我们不是讨论过吗,怎么又说起来?”

“农庄那边下来之后估计会很忙,你得招些人了。”

高巧巧:“一个小农庄,我一个人就能干完,招什么人?”

黄叙淡淡一笑:“你忙不过来的,回来就知道了,不说了,时间已经不早,我睡了。”

“好吧,早点休息。”

当天晚上,黄叙思绪联翩,睡得很不塌实。

第二日一大早醒来,正要去看看母亲把早饭弄好没有。

突然间,就听到下面一片哭声。

黄叙大吃一惊,忙跑下楼梯。

只见三婶正大声号啕着,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