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13章 黄叙只是不理

第113章 黄叙只是不理

府机关跑,衙门里现在都都议论这事呢!”

黄叙:“只要路伟不来烦我就好,至于他们这些大人物将来要当什么官,和咱们没关系。”

不管怎么说,路伟不在出现对黄叙来说也是一件喜事。最好路伟这次换届被选下来,无法连任。

黄叙笑道:“巧巧,你想要多大的钻石戒指,想去什么地方玩,马代还是毛求?”

高巧巧一呆:“什么钻石戒指,什么马代、毛求,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黄叙:“你忘记了,你妈答应我们五一结婚的。这结婚不得买戒指,选地方度蜜月吗?还有,婚宴定在什么地方,请哪些客人,都要提前准备,没多少时间了。”现在是四月二号,距离结婚还有一个月,想到这里,他心怀一阵激荡,忍不住握住高巧巧的小手。

高巧巧面上浮现着幸福的红晕:“你这是要向我求婚吗,讨厌,人家都没有心理准备。还有,你这人实在太混蛋了,求婚也不知道事先准备戒指。”

黄叙连忙倒了声歉,说:“我也想买个戒指的,就是不知道你喜欢多少克拉的,什么品牌,这不是来问问你吗?等你选好了,我再正式向你求婚好了。”

高巧巧:“黄叙你实在是太不懂爱情了,这事还来征求什么意见,你这一征求,还有什么惊喜。人家一辈子只结这次婚,被你这么一弄,真是扫兴。”

说到这里,她一脸的郁闷。

黄叙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细心抚慰,劝了半天才让高巧巧开心了些。

最后,高巧巧咬牙道:“算了,看在你态度还算诚恳的份儿上,这次我不跟你计较,但也不能便宜了你。下周五下班,你陪我去珠宝店,我选个大的钻石,心疼死你。”

黄叙:“怎么下周那么久,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这事哪里能这么马虎?”

“那好,就明天好了。”

“明天不行,下周五吧。”

黄叙心中奇怪:“怎么了,拖这么长时间?”

高巧巧:“忘记跟呢说了,我明天要出差一周,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黄叙:“出差这么长时间啊,正是烦人。巧巧,干脆辞职好了。”农庄那边已经开始产生利润,每月都是几万块入帐。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年入百万也是很简单的事情,不比在公司里上班强?

而且,高巧巧前阵子用动过这个念头,她确实是喜欢农庄那份事业。黄叙又转了两百万在农庄的帐上,她是摩拳擦掌准备大开一场。

说来也怪,最近经济不景气,房地产和制造业萎靡不振。可餐饮、娱乐、旅游业却异常火暴,农庄算是赶上好时候了。时值春末,据高巧巧说,农庄那边天天暴满,当地政府准备皆黄叙农庄的东风带动当地的旅游产业,准备投入大量资金把道路整治出来,弄几个古镇、古村落景点。

到时候,也不知道农床会火成什么样子。

高巧巧打算建几个农家院子,增加接待能力。

另外,山上还要栽些果树。

高巧巧:“我倒是想辞,一心去干那个农庄,不过,好歹也得等半年奖到手在说。而且,大黄,这几年我们吃了这么多同事的喜酒给出去这么多红包,这次结婚咱们得将份子钱收回来。”

说到这里,她扑哧一声笑起来。

黄叙的大汗:“巧巧,你的套路很深嘛!对了,忘记一件事,咱们的结婚证还没办呢!”

“等我回来再去民政局吧,大黄,我不在这一周,你去找我妈看需要买些什么东西。还有,把酒席定了。另外,你和几个老人商量一下,看到时候请什么客人,拉一个名单出来。”

“好,你放心好了,一切有我呢!”黄叙拍着胸脯保证。

等到高巧巧出差,黄叙就开始准备结婚的一应事项。

很快,他就和未来的丈母娘将酒席定了下来,又买了所需的东西,拉出客人清单。

结婚这件事关系到两个家庭,还得同父母商量商量,黄叙打算亲自回老家一趟。

除了这事,还得把老家那边的请贴送了。

刚掏出电话,母亲的电话就打过来。

黄叙笑道:“妈,我正要给你打电话的,我明天回老家来看你和爸。”

母亲的声音听起来很急:“不用了,黄叙,我已经在来你哪里的高速公路上了,是小锐开的车,你三婶也在车上。还有一个小时就到,我们在你家里汇合。”

“他们怎么来了?”黄叙听到三叔一家也来了,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母亲:“你三叔出事了,被人抓了。”

第二百零七章一万块

黄叙吃了一惊:“被抓了,为什么?”

母亲:“一时也说不清楚,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回去?”

黄叙:“妈,我在妈那里……哎,我在巧巧家,正在商量结婚的事情呢!这样,你先去我那里,我马上回家。”

挂上电话之后,黄叙跟高母说了这事。

高母:“亲家母来了,要不到我这里好了,一家人吃顿饭。”

“不了,还有其他人,妈,我先回去,明天再过来和你商量。”三叔一家人品行恶劣,黄叙可不想把他们引到巧巧家里,别到时候弄得自己没脸。

虽然对他们非常不感冒,黄叙先前还是决定结婚的时候请那一家子来出席自己的婚礼。他们来不来是他们的事情,无论如何,以后大家是不会来往的。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黄叙心中奇怪,三叔好好的保险公司的一个经理当着,马上就要退休,怎么就出事被人抓了,难道是经济上出了问题被双规了。

不对啊,出了事他们跑c市来做什么?

不会是想在c市这边找关系好捞人吧,这个可能性很大。

你说你们来c市就来c市吧,带上我妈做什么,又跑我家去,没道理的。

从高巧巧家回去要穿过半个c市,路上又堵,竟然花了一个半小时。

等到了地头,停好车,眼前的情形让黄叙大吃一惊。

只见,三叔家的奥迪a6已经换成了一辆破烂的奥托,看样子是租的。

来的只有三人,黄叙母亲、三婶和小锐。

三婶一脸的憔悴,正站在车旁不住抹眼泪。而小锐则一脸的苍白,闷着头不住抽烟,扔了一地烟蒂。

黄叙母亲挽着三婶的胳膊,低声劝慰着什么。

看到黄叙回来,母亲一脸的责怪:“黄叙,你怎么才回来,咱们都等半天了。”

“黄叙回来了。”三婶看到黄叙,眼圈通红地打招呼。

黄叙也不理睬她,只对母亲说:“妈,这c市今年买新车的人实在太多了,路上堵得厉害,等久了吧,吃饭没有,要不,咱们出去吃?”

黄叙母亲:“不用,不用,别浪费钱,自家随便弄点就好。黄叙,你怎么不招呼三婶。”

黄叙只是不理。

看他这个态度,三婶很是尴尬,忙戳了一下自己的儿子:“小锐,叫大哥。”

小锐闷闷地应了一声:“大哥。”

黄叙开了门:“来者都是客,进来吧!”

进屋之后,母亲立即给三婶和小锐倒了杯水,柔声道:“他三婶,小锐,你们坐下喝点水休息休息,我去做晚饭。不要难过,也不要担心,事情会过去的,他三叔一定会没事的。”

听到她劝,三婶低声哭起来,而小锐又掏出一支烟点着了。

黄叙可没心情陪他们说话,上次大家可以说是彻底翻脸了,话不投机半句多。就说了一声:“我还有点工作没有做完,妈,做好饭叫我。”

母亲:“这孩子……哎!”

黄叙到了书房,依旧如往常一样打坐。今天他思绪烦乱,死活也无法入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饭做好了。

吃饭的时候,黄叙只拿着刀叉飞快地对付盘子里那份牛排,准备尽快搞定。

和他刀叉飞舞不同,小锐还是在抽烟,却不动筷子。而且三婶却又开始哭起来,黄叙母亲没办法只得继续劝:“三婶,想开点,想开点。黄叙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小孩子,他能有什么办法。”

三婶的声音大起来:“黄叙有办法的,他们都说,如果黄叙愿意帮忙,他三叔就不会有事。”

黄叙一呆,停了下来。他心中好奇,忍不住问:“让我帮忙,我能帮什么忙,还有,三叔究竟出什么事了?”

他不问还好,一问,三婶就号开了:“黄叙,你是不知道啊,你三叔好好儿的,还有几个月就好退休了。可就在大前天,你三叔出去钓鱼,到晚饭的时候还没有回来。我们等到八点钟的时候,反贪局的人就上门来,把咱们的家给抄了,房本、存折、银行卡还有汽车都收走了,说是,说是……你三叔已经被抓进局里关起来,让他交代问题。”

“啊,抓了。”黄叙一阵大快,接着心中又咳一声,暗想:三叔虽然可恶,但毕竟是我的血亲长辈,我这么幸灾乐祸好象不太对,哎,可是我就是高兴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黄叙:“为什么抓的,这就怪了。三叔以前虽然是公务员,可已经二十多年没上班了,现在又是在企业上班。反贪污反贿赂也反不到他身上去呀?”

三婶:“这事我们去问过,你三叔虽然二十年没上班,可他以前做过副局长啊,有人把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翻出来了。”

黄叙:“哦,三叔贪污了多少?”他心中冷笑:莫伸手,伸手必被抓,自己种的因,就要承受结果。

一直抽烟没说话的小锐咬牙切齿:“二十年前能贪多少,再说了,我爸爸没贪。事情是这样,当时有个企业不是上市发行股票吗,县里的领导和相关对口单位的人都送了股票。我爸爸只收了一手股票,当时价值人民币一万块。如今,这家公司都破产重组过不知道多少次,股票也早就退市了。屁大一点事也拿出来说,一定是有小人眼红我们,陷害爸爸。”

“一万块在现在确实不算什么,也就是公司中干半个月的工资。”黄叙淡淡道:“可那是二十年前啊,对了,我记得当时我妈的工资才五百多块吧,你得考虑到物价上涨因素。”

黄叙母亲:“是,我当时上班一个月才五百二十块钱,一万块好多的。”

黄叙点点头,继续道:“我还记得,当年爸爸胆结石,疼得厉害,半夜送医院,医院让先交两千块住院费,家里拿不出来。妈你让我找三叔借,三叔当时还发了脾气,说他一个月才几个钱的工资,没有没有,就把我赶出去门去。最后,我还是找了大伯和四姑妈才把住院费凑够的。姑妈当时下岗没有工作,可一说起这事,眉头都没皱一下就把所有的积蓄掏出来了。呵呵,想不到三叔当时那么有钱啊!”

这话已极尽挖苦,黄叙三婶听了,一张脸羞得通红。

第二百零八章连番出手

被黄叙这席话咽得顿了顿,三婶道:“黄叙,过去的事情是我们不对,我向你道歉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再怎么说大家都是一家人啊,无论如何你得救你三叔。”

黄叙冷笑出声:“三婶,我记得你好象从来没有认过错吧!还有,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又不是反贪局的,怎么救人。就算我是反贪局的局长,如何三叔真有问题,自有法律,我又能怎么样?”

他心中好笑,三婶竟然找到我头上来,这是急糊涂了吗,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三婶:“不不不,你有办法的,一定能够救出你三叔的。”

心中一急,眼泪就掉下来。

黄叙母亲心善,忙拉着她的手:“别哭别哭,有事好好说。”

三婶抹了一把眼泪:“黄叙,你三叔被抓进去之后,我们就四处求人打探消息,想问问这究竟是怎么了。你也知道,你三叔好歹在老家混了一辈子,官场上的人都认识,很多人跟他还是拜把子的交情。按说,这事也不大,托了关系,给点钱也就过去了。可是……可是……”

“可是。”小锐咬牙气道:“那些县长局长们,以前和爸爸吃饭的时候一口一个兄弟,一口一个黄经理地喊着,逢年过节送东西过去都笑眯眯地收了。可是,这次找上门去,都变了脸,直接将咱们的东西扔在地上,赶咱们出门。还说叫我和妈快点走,否则就要叫反贪局的人来按照贿赂罪把我们母子一起抓了。”

黄叙三婶哭着接嘴道:“可怜我们母子在外面跑了一天,竟然没有一点头绪。到昨天晚上的时候才有一个负责金融的副县长打电话过来,问我是不是有个侄儿叫黄叙。”

黄叙一呆:“那什么副县长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三婶:“我怎么晓得,那个时候我已经六神无主了,就说是有个侄儿叫黄叙,现在在c市上班。那个副县长就小声说,那就对了,应该是他,就叫我们快来找你想办法。又说,我家老黄的事情捅了天了,找谁都不好使。如果真想保住身家性命,只能来找你。黄叙,三婶知道你是个人物,比谁都有本事,你可得救你三叔。”

哭着哭着,她又道:“还是金县长够意思,不枉老黄和他相识一场。”

她口中的金县长应该就是主管金融的e县副县长了。

话音刚落,小锐就气愤地说:“妈,你还别说金县长的好话。我晓得的,这几年他可没少在爸爸的保险公司拿钱,他是害怕了,叫咱们想办法。否则,爸爸出了事,他也跑不掉,说不定更惨。”

三婶:“你着小崽子说什么话,不好乱说的,传出去,人家查到金县长那里去,你爸爸一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黄叙心中更是迷糊:“我真不认识什么金县长,也不认识任何官场上的人,对不起,这事我真没办法。”

三婶尖叫:“不可能,你不要骗我!”

黄叙母亲:“黄叙,你真不认识什么人?”

黄叙苦笑:“妈,这事我真不知道……妈,我先接个电话。”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一看,是本地号码,却不熟悉。

黄叙接了电话:“喂,哪里?”

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黄先生,你好。”

这声音是左秘书的,黄叙一呆,好象明白了什么:“是你,那事是你们做的?”

左秘书小声笑起来:“什么事?”

黄叙:“你少装,我三叔的事是不是你干的?”是的,做这事的肯定是路伟。

路伟身为副省级城市的市长,已经是省领导班子成员了,他想收拾一个小小的即将退休的县保险公司的经理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想来,他是想通过这事逼自己答应他那件事。

左秘书既不承认也不否认:“黄先生,今天我打电话过来就是想问问你,那事你考虑得如何了。不不不,我绝对没有威胁和强迫的意思,一切都讲究自觉自愿嘛!不不不,这事同老板没有任何关系,是我的主意。咱们相识一场,我是真的想交黄先生你这个朋友。”

黄叙气得笑起来:“好卑鄙啊,姓左的,你觉得我们能够成为朋友吗?”

左秘书:“没准啊,世事难料。这是我的电话,二十四小时开机,如果黄先生有什么想法可以随时打给我。”

说罢,就挂了电话。

等到通完电话,黄叙才发现屋中众人都抬头看着自己。

黄叙母亲:“黄叙,是不是你三叔的事?”

黄叙点了点头:“好象是。”

“黄叙,救救你三叔吧!”三婶又哭起来。

黄叙摇头:“三婶,对不起,这事我真办不到。”路伟既然费了这么大精神要逼自己就范,将来让他做的事情必定小不了。

和这种大人物打交道,一步行错,那就是万劫不复。黄叙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