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12章 黄叙眼睛大亮:谢谢

第112章 黄叙眼睛大亮:谢谢

区区罡风?一句话,他们已经不是人类了。道友的修为出众,可肉身好象没锻炼过。”

黄叙点头:“明白了。”

谷雨:“以后你这仙丹不能再吃,否则,举止坐卧都要消耗大量精力,对身体的损害极大。吃到后来,说不定一个普通吃饭喝水的动作,就会要了你的命。”

黄叙大惊:“这么厉害?”

谷雨:“道理很简单,你想啊。如果不修肉身,这种仙丹不停吃下去,无限提高人体的速度。一旦速度达到百米零点几秒,甚至更高,那又是什么样的后果。”

黄叙讷讷道:“高速必然产生高温,最后就是人体自燃。”

谷雨:“对的,试想,一颗陨石掉进大气层的模样吧?而且,修行也得遵守能量守衡定律。速度越快,消耗的能量也越多。到时候,道友的速度也不用达到自燃的程度。只要足够快,一抬手一投足,立即就会把自己吸成肉干。”

“啊!看来,这玩意儿是不能再吃了。”

叫了一声,黄叙突然想起一点,面色大变:“糟糕了,要完!”

正在旁边侍侯黄叙的六号腻腻地说:“主人,什么药丸?”

“去,一边去,别烦我。”黄叙没好气地将她赶走,对谷雨道:“谷雨,我好象遇到大麻烦了。对于修行的事情,你是个行家,还想请教。”

谷雨:“不敢,请说。”

黄叙:“事情是这样,你看我一下子只丹药吃得太多,速度也快得惊人。但问题来了,慢慢走还好。可人不可能一辈子不遇到事情,好整以暇,气定神闲,安步当车吧?怕就怕遇到紧急情况,我一跑,就把自己跑挂了。你有没有适合的修行法门,可以让我壮大肉身,巩固丹鼎?”

“没有。”谷雨很干脆地否认了,说:“我练的是鬼修,不适合道友。”

黄叙心中大苦:“难道我这辈子就告别跑步了吗,如果那样,跟残疾人又有什么区别?”

谷雨:“其实还是有个法子的。”

黄叙急道:“你说,你说。”

谷雨:“道友现在之所以一高速跑就觉得难受,那是因为消耗的能力过大,身体承受不了。如果输入的能量和输出相等,就没有这个问题了。”

黄叙:“这不是废话吗,问题是我身体里又没有电池,也没办法充电。”

谷雨:“道友的蟠桃就不错呀,感觉身体承受不住的吃一颗好了。”

这话倒是提醒了黄叙,是啊,自己以前和杨颖在锦官湖夜跑赌气的时候,一旦接不上气,就吃一颗蟠桃,瞬间力气就回来了。那玩意儿就如同兴奋剂一般,而且对身体也无害。

想到这里,黄叙立即叫六号给自己摘了一颗蟠桃,开始实验。

这一跑,果然感觉浑身的血液热得好象就要沸腾了,毛孔大张,汗水如浆而出。他不敢等到头发疼的那一刻,立即一口朝蟠桃咬下去。

瞬间,有冷气弥漫全身,体温降了下去。

感觉到自己神一般的速度,黄叙哈哈大笑:“逍遥于天地间,大约也是如此吧!不对……不对,我不可能遇事就拿出一个桃子猛啃,那不笑死人吗?”

谷雨:“可以叫六号把蟠桃做成果汁或者糖果随身携带呀!”

黄叙:“好主意,果汁就算了,天气热会变质的,携带也不方便,弄成糖果吧!”

六号在厨艺上颇有天分,立即摘了十几颗蟠桃,榨汁,放进锅里熬成糊状,又搁了糖。待到凝结,以刀切成小块,用锡箔包了。

黄叙尝了一快,滋味不错,药效非常好。

当然,树上的蟠桃也摘光了。

黄叙随手又催熟了一颗,准备依旧如以前那样用山川元气反复滋养,看看最后能够结出什么东西来。

吃蟠桃做成的糖果固然可以抵挡一下,不过,黄叙还是觉得麻烦。

谷雨的话提醒了他,服用丹药毕竟不是事儿,最后还得锻炼肉身,壮大丹鼎。

“服用《暴力丸》还闹出这麻烦来,搞得要去修行,倒霉!”

第二百零五章传法

看来,修行只怕是唯一的出路。

谁叫我一不小心吃了那么多《暴力丸》呢?

黄叙心中晦气的同时,感觉自己手头的次元空间不简单。无论是用《暴力丸》提高自己的速度,用紫气东来技能改造妖怪,这已经是上古传说中的神仙手段。

这鬼地方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我就好象是仙侠中随身带着一个老爷爷。老爷爷不甘寂寞,要指导我修成大道那样?

不对,你指点我就指点吧,怎么还让我种地,换取经验值,格调不高呀!

不管怎么说,谷雨提醒得对。

那么,该如何入门呢?

有了问题,黄叙第一时间想的就是去网上乱搜。问题是,网上的东西实在不靠谱。如果依那些达人的路子练,搞不好就弄得走火入魔了。

专业的东西还是找专业人士。

幸好黄叙认识苦玄的弟子唐大用,苦玄修为精深,传说是建国以来最接近神仙的第一人。他没有神通,倒不是不能,而不是不屑。

这人就是个文青,专一修身养性了。

唐大用做为他的嫡传弟子,应该能够指点我黄叙,何不去请教请教。

苦玄已经在年前归真,葬于北方的一座道观里,唐大用也是刚回盆地。

他现在继承了师父的衣钵,乃是玄真宫的宫主,也是省道教协会的会长,政协委员。

黄叙和他已经非常熟了,两人在丹房里见了面,喝了杯茶。黄叙也没有什么好客套的,单刀直入,问:“唐道长,今天我来找你,是想问问普通人如果要在家修行,该怎么着手?”

“自然是先熟读道家经典,把《道德经》、《庄子》、《黄庭经》、《太上感应篇》等道藏过一遍,对我道家的哲学思想有个初步的认识。凡人于俗世中,内心中总会沾染尘埃,乱七八糟的东西多了,离大道远矣。只有知识,用大量的知识占据内心,才能将那些蒙蔽人双眼的东西挤出去。”天气热起来,唐大用身体魁梧,热得不行。他端起茶杯:“敬知识!”

黄叙无语,陪着喝了一口。半天才道:“唐道长,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我这个时候再读道藏,好象已经有些晚了,意义不大。我就想问问,有没有快速的筑基法门,能够让丹鼎稳固,肉身强大。如果再出些神通,那就好了。”

唐大用吃惊地瞪大眼睛:“求神通,你不就有吗?你在全国中学生运动会开幕式上的表演我和先师都看过,先师说你用的就是神通啊,怎么反问到我这里来了。”

“那是魔术好吧?”

“不对,先师说了,那不是魔术。”

确实不是魔术,黄叙心中一惊,暗想:苦玄的眼睛好尖!

他沉默了片刻:“唐道长,不提这事。我就是觉得自己丹鼎实在太脆弱,道家的法门也是一无所知,这才过来请教。你让我通读道藏,我只怕没那么多时间,人生苦短,吾生有涯啊!”

“黄先生这话不对。”唐大用严肃起来:“‘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好象是叫人不学习一样,其实是大错特错。”

“万象无尽,大道永恒。一切知皆是象,庄子所说不过执著于象而应求道而已,否则即本末倒置,只会为知所役。物物而不物于物丧己于物,失性于俗者,谓之倒置之民皆是庄书原话。”

“可参照《金刚经》的不取于相,如如不动理解,内涵没什么差别,那不动处正是佛家之空、道家之道。也可参照老子的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前半句即庄子的以有涯随无涯,书呆子死学问;后半句讲的便是悟道后对知之打通,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正是因为落在了道之根本上,佛家也讲自然智,其实就是类似境界。所以根本不在求不求知,而在悟道抓根本上,要理顺主次关系。”

一通引经据典,听到黄叙脑袋大了一圈,苦笑着摇手:“好了好了,道长学问我服了。别弄那么复杂,我就问问怎么修内丹,你说太多我也理解不了。唐大用,你以前好好的一条汉子,怎么做了宫主、政协委员,就好象是换了个人似的?”

唐大用也笑起来,舒展开盘在一起的两腿:“倒是,我也觉得自己不像自己了。黄叙你要学修仙其实也不是大事,我倒是能帮上忙。”

黄叙眼睛大亮:“谢谢,谢谢。”

唐大用起身走到书架上翻了半天,把一本册子递给黄叙:“照着练就是里。”

黄叙一看,愣住了:这什么跟什么呀?

这本书封面上印着一个盘膝的道人,书名《道教内丹修炼》,书名旁边一行小字“中国道教丹道修炼系列从书》,作者是民国时一个张姓道人。

乃是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有正规的书号和印数,二十六块一本。出版日期就在去年六月分,想必任何一个大一点新华书店都能买到。

翻开书,里面潦草地画着做出各种肢势的小人,什么回抱还左势、右旋伏地势……

另外,里面还有口诀,什么“大道初修通九窍,九窍原在尾闾穴,先从涌泉脚底冲,涌泉冲过渐至膝,膝过徐徐至尾闾,泥丸顶上回旋急,秘语师传悟本初,来时无余去无踪……”看起来好高大上的样子,其实就是大路货。

这种书在书店里根本就买不掉,到最后,只能当废品送去收购站。

黄叙负气:“就这样,这也实在是太不怎么样了吧道长。”

“你以为呢?”唐大用笑道:“这书可是正规出版物,我们道家几乎人手一本。如果不怎么样,早被人批烂了。既然能够经受时间和万千内行的检验,说明这就是经典,你照着练就是了。难不成我还要跟和电影电视里那样,搞个仪式,然后从山洞里郑重地掏出一只玉匣你才相信?”

黄叙:“也对,那我就试试。只不知道,这内丹什么时候能够练成?”

唐大用:“谁知道呢,反正我和先师没练过。至于其他练过的同道,好象也没什么神通,玩玩就行,不必当真。”

黄叙苦笑:“我怎么觉得这书没什么用呢!”(。)

第二百零六章奇怪的平静

说句实在话,这两天的黄叙出门的时候都回四下看看,生怕遭遇伏击。

可说来也怪,事情都过去两天了,一切如常,显示出古怪的平静。

他到现在还没弄清楚路伟找自己究竟想干什么,下来之后,他想了半天,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

既然弄不懂,索性就不去想。

黄叙渐渐就放松了警惕,他现在已经有点后悔,早知道路伟不过是口头说说,我干嘛吃那么多《暴力丸》?

现在麻烦了。

拿到那本《道教内丹修炼》之后,黄叙闲着无事,学着书上的图形,盘膝坐在地板上,开始打坐练气。

按照书上的说法,天地之间充盈着元气,人生下来,娘胎中也带着先天真气。筑基,首先要要感觉到这些气的存在,这叫气感。

有了气感之后,就可以吸纳元气入体,引导其在经络之中行走。

元气在经络之中每转一圈,就会有些毫被身体所吸收,成为身体内精元的一部分。然后,随着气息运动,体质会越来越好,身体中的废物将不断排出,这叫吐纳。

一旦修炼到精深处,身体强大,神通自生。

神通不神通的黄叙倒是没有任何追求,他只希望自己在高速奔跑起来的时候,不用浑身大汗,脑袋剧痛,身体过热而死。

他只想做个正常人。

问题是,真气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形而上学,在地上盘膝做了半天,无论自己如何凝神,都没有任何感觉,反弄得自己昏昏沉沉,不觉睡死过去。

等到醒来,黄叙苦笑,我这情形好真像是《鹿鼎记》中的韦小宝一练功就睡觉,无奈啊,没有悟性谁能有办法?

“那么,会不是会是现实世界中的元气实在太稀薄了呢?不如换个地方试试。”

想到这里,黄叙又进入次元空间。

这里的元气够充沛了吧,拿谷雨的说法就是洞天福地,已经达到上古三皇五帝时的水准,甚至尤有过之。

可在桃林里坐了半天,他还是没有气感,依旧不出意料地酣睡。

梦醒之后,六号正轻柔地按摩着他的肩膀,搞得他舒服得不行。

“去你妹!”黄叙恼了:“怎么还吸不进身体里去,难不成要来个直接的。”

要说元气的浓度,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得上黄叙手头次元空间凝结的山川元气。

当即,他就拿出一条,用动心法。

可惜,依旧毫无用处。那条元气在黄叙头顶一个盘旋,须臾就变成了破碎的光点,弥散于天地间,引得六号和谷雨都惋惜地大叫起来。

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不可原谅。

“算了,放弃吧,不练了。”黄叙心中不耐,从地上站起来:“大不了以后随身带着蟠桃做成的糖果,大不了以后不跑步就是了,谁怕谁呀!”

当然,这也是气话。

接下来的几日,黄叙还是每天坐禅半个小时,虽然一样没有任何气体感。不过,在打坐的时候,自己的心绪变得非常平静,这个感觉非常好。

渐渐地,他已经爱上了这种修心运动。

时间一天天过去,很快到了四月。

农庄那边,包括次元空间里的蟠桃树的红花早已经谢了,结了满满的小桃,惟独那颗用来自用的桃树上硕果累累。

那树桃子已经被黄叙用山川元气反复滋养过十多次,反正黄叙现在每月有一百条元气进帐,手头宽余。他想看看,这种蟠桃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此刻,树上的蟠桃已经红色娇艳,香味扑鼻,中人欲醉,树间仿佛弥漫着粉红色的云霞。

黄叙摘下一颗试吃一下,味道和从前没什么区别,功效也相同,也就外观好看些罢了。

对与路伟,他抱以极大的警惕,每次出门都下意识地朝四周看看,观察有没有被人跟踪。

说来也怪,自从那次下来之后,路伟好象没有再来骚扰。

或许他当时也就是说说罢了,不当真的,黄叙心中这么想。

“不对,这种大人物做事情都是谋划定而后动,绝对不会无的放矢。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正当黄叙抓脑袋一头雾水的时候,高巧巧就笑道:“大黄,你究竟在担心什么呀,不会有事的。最近换届,路伟说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办。你我不过是一个小老百姓,人家只怕早把咱们给忘记了。”

“对呀,换届,我倒是忘了。”

原来,天朝的政治制度,各地的地方官每五年换届一次。官员任期一满,需要代表们提名、然后投票,票数的最高的那个才能做官。而且,官员只能连任一次。两届期满,需要换地方。

黄叙:“路伟在c市做了四年市长了吧!”

高巧巧:“是满一届了,上面正在选举,也不知道能不能连任,想来他也没心思管你。对了,索伦被免职了。”

黄叙:“索伦是谁?”

高巧巧:“就是咱们盆地省的布政使呀!”

“啊,是他啊,抓赌的那个,他到盆地省才一年多吧,这就被免职了,好倒霉。”

“什么抓赌的那个,合着人家什么政绩没有,就抓赌了。黄叙,免职不等于被罢免。估计是另有任用,按照程序,先免去布政使一职吧。”

“你怎么什么都清楚?”黄叙好奇地问。

高巧巧:“我不是干财务的吗,公司报税什么的我都有经手,成天在各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