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07章 心头冷笑

第107章 心头冷笑

件甲克对付。通常是一穿就是一周,实在脏了才扔给干洗店。

至于高巧巧,好象对奢侈品也没多大兴趣。

因此,他们二人平日里还是很朴素的。

今天到是被车丽丽以貌取人了。

车丽丽怎么说自己,我黄叙是个男人,可以不跟她计较。可对着高巧巧,却是不能容忍。

黄叙面色一沉,正要说话。

突然间,包房的门开了,就见着关礼弟和他老婆走了进来。

看到他们,一个有些微醉的同学道:“老头,走错了走错了。”

关礼弟哈哈一笑:“都要散场了,我没走错。”

他是何等的人物,上市公司董事长,亿万富豪,手下管着好几万人。平日里往来的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商界精英,身上自然而然地带着威仪。

而关礼弟的妻子,更是雍容华贵。

关礼弟在包房里一站,强大的气场就散发出来,震得一群小年轻一愣一愣的。

顿时,再没有人说话。

“成茂杰,别这么没礼貌,知道他是谁吗,关董事长。”突然,谢真大叫一声,一脸激动地迎上去,满面讨好:“关董,你没走错地方,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关董,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我我我,我前几天发给你的那个配资计划您看完了,觉得怎么样?”

“放心好了,依照我这个计划来,股票、期货、纸黄金按照比例购如,我有信心让您每年有百分之六的获利。”

“关董,这次你打算投入多少。”谢真说话都结巴了:“关董,这里实在太吵,不是说事的地方。要不这样,我另外开个包房,我详细给你汇报一下。”

这可是自己联络了两年的大客户啊,如果这次能够拿下,且不说公司副总的位置就是自己的了,每年光提成就足够让自己挤进上中产阶层。

一想到这美好的前景,谢真满面通红,有种堕入美梦之感。(。)

第一百九十三章我找你做什么

听到谢真这一声喊,大家这才吃了一惊,面上都带震撼之色。

是啊,这个关礼弟实在太出名了,且不说在盆地上了福布司富豪榜,即便在整个天朝,也是能排进前一千名的。

上市公司懂事长啊!

最近制造业不振,他公司的股票虽然有所波动,可在同行业中还算坚挺。这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据说已经有机构准备大量购入。只要是在炒股票的股民,没有不知道这个关礼弟的。

万万没想到,这个关董竟然跑到这个同学聚会上来。更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时候,谢真竟然认识他。

难道关礼弟是来找谢真的,谢真好大面子,了不起!

谢真也是这么认为的,实际上,关礼弟是公司盯了好几年的大客户。

关礼弟手头现金流充足,喜欢投资。以前也曾经在公司里买过期货、股票,可惜都赔了。

赔的那点钱对关懂来说或许不算什么,问题是这个关礼弟性格吝啬,脾气又坏。指着经济人的鼻子骂了半天,差点把公司的屋顶都给掀了。

公司老总赔了好久小心,才平复下关礼弟心中的怒气。

不过,从那个时候开始,关礼弟就不搭理他们公司了。

公司不愿意失去这个大客户,这几年也不断和和联络,可惜效果都不好。

谢真是个野心勃勃之辈,一直在打关礼弟的主意。前阵子准备了一个多月,写了份投资计划递到过去,想将这个大客户拉回去。

这事如果办成了,好处自然是大大的。

这个时候,看到关礼弟突然出现,他真是惊喜莫名,以为是自己的计划书打动了关董事长。以至,这个大富豪不惜折节下交,三顾茅庐。

哈哈,发达了,发达了!

而且,这发达还是当着所有同学,真是赚足了面子。

一时间,谢真只想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他噼噼啪啪说了一大堆,关礼弟可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也懒得跟谢真废话,将他朝旁边一推,喝道:“我找你做什么,神经病!”

这已经是相当的不客气了,谢真这才醒悟是自己误会了。而且,看样子人家对自己根本就没有印象。那么说了,自己送过去的计划书估计被关礼弟直接扔进了废纸篓中。

刚才谢真还在天堂里,这下重重摔在地上,摔得好惨。

更令大家不可思议地事情发生,关礼弟妻子责备地看了丈夫一眼,道:“老关,不要这样,毕竟都是黄叙的同学,你这不是不给黄叙的面子吗?”

关礼弟这才露出笑容,点点头:“对的,不好意思啊,我刚才喝了点酒,平时也就是这臭脾气。”

然后大步走到黄叙身边,一把拉住他的手,笑道:“黄叙,怎么,同学会要散场了?”

黄叙道:“时间也不早了,大家喝得也差不多,正说等这边散了我才过去给你说话。”

“还好,还好我来得及时,正说要敬你同学们一杯呢?”说着话,跟在他后的妻子就给丈夫倒上了酒。

然后,关礼弟和妻子同时举起杯,朝众人举起手来,笑道:“我和黄叙是忘年交,你们是他的同学。这么说来,大家也不是外人。哈哈,刚才我和黄叙正在旁边吃饭闲聊,听说你们在这里,他死活要过来,搞得我好无聊。我夫妻二人也跟过来,敬大家一杯。先干为敬!”

众人都激动起来,忙干了酒。这些,大家心中更加震撼:原来黄叙认识这样的大人物,关系还这么密切,难道说,黄叙也是个有背景的,隐藏得好深!

喝了酒,关礼弟挽着黄叙的手,他妻子则牵了高巧巧:“是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也该回家了。”

然后,四人率先走了出去。

谢真心中一阵混乱:“黄叙竟然认识关礼弟,不可能,不可能……丽丽,这个黄叙家里难道有背景?”

车丽丽:“不会啊,当年读大学的时候我问过人,黄叙父母就是普通工人,怎么是这样?”

谢真想起先前自己将话说得太满,现在,这个脸丢大了,顿时气得满面通红,恨不得地上有条缝好钻进去。

车丽丽哼了一声:“谢真,你什么表情,咱们走。”

黄叙、关礼弟等人向外走去,其他人下意识地跟着。

很快,大家就到了门外,挥手做别。

先前对黄叙还不怎么理睬的同学纷纷上前和黄叙搭话,又是问电话号码,又是要加微信。更有人开玩笑地说,黄叙你现在在咱们同学中应该是混得最好的吧,今后发达了可不要忘记弟兄们啊!

他们前倨后恭敬,黄叙心中顿时不耐,偏偏大家同学一场又不好发作。

只道:“呵呵,电话号码还有qq、微信你们问巧巧吧,你们在一个群里。”

心头冷笑,你们以前搞小群的时候拉了巧巧不拉我,现在却说这些?

澎湃的马达声传来,高巧巧开了猛禽过来:“大黄,上车。还有谁没有车的,我负责送!黄叙,人家问你要电话号码和微信,你加就是了,别都推给我。哎,等下我拉你进群吧!”

猛禽一抹亮丽的鲜红,高大威武,再配上高巧巧窈窕的身姿和俏丽的面庞,简直就是美女和野兽,竟是美得不可方物。

和她的造型夸张骚气十足的猛禽比起来,谢真那辆q5简直就是买菜车,风头被抢了去。

先前大家过来聚会都是陆续到的,也不知道高巧巧带了车。车丽丽倒是看到了,却认不出来,以为是普通工地上跑的那种装货的皮卡。

其实,这车也就是个工具车。在北美是红脖子的标配,只不过,被国人当成奢侈品罢了。

女生不认识车,但男生一个个都是汽车达人,如何识不得这辆猛禽。

就有人吃惊地问:“巧巧,这车是你的,我草,太漂亮,太嚣张了。”

“真漂亮,我做梦都想买这样一辆大皮卡。”

“这才是车呀!”

高巧巧毕竟是女人,难免有攀比的心理,将行使证拿出来,扔给一个同学:“车本在这里,自己看,车主是我家大黄。”

“黄叙这次是真的发了。”一阵感叹。

黄叙倒不好意思了,从同学手中抢过来,扔给高巧巧:“回去了。”这个巧巧,有的时候就是有虚荣的毛病,太让人尴尬了。

第一百九十四章车丽丽和谢真的计划

女人嘛,都有点虚荣,这是性别特征,也可以理解。

其实,有的时候她们有这点毛病也是好事,至少也是激发男人进步的动力。男人无论多大年纪,骨子里都是个大男孩,那面懒惰和得过且过。不满是进步的车轮,有个喜欢唠叨,有虚荣心的妻子也不太糟糕啊!

黄叙是这么认为的。

很快,满满地就载了一车人,黄叙又分别跟大家留号码,自己也被拉进微信群。

这个时候,谢真开着q5,副驾驶座坐着车丽丽从旁边驶过,二人都是一脸的阴沉。

突然,高巧巧一打方向,拦住了q5,笑吟吟地探出头去,对车丽丽道:“丽丽,你那什么朋友还是同事什么时候要装修说一声,我随叫随到帮她拉砖。大家当是交个朋友,油钱和磨损费就算了,伤感情。”

说完,就咯咯地笑起来。

车上的几个人也跟着笑:“巧巧,你是开玩笑吧,一百多万的车给人拉砖,糟蹋东西也不是这么糟蹋的。这车油耗这么高,一脚刹车就是十几块钱油钱,用来拉货太浪费了。”

“就是,丽丽你不认得这车别乱答应别人。”

车丽丽已经知道高巧巧的车是怎么回事,想起先前自己所说过的话,一张脸羞成猪肝色,继而变得苍白,手也在微微颤抖。

高巧巧又是一笑:“再联系。”然后一大方向,走了。

……

看到红色猛禽威风凛凛而去,车丽丽气恼地一拍驾驶台:“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找了个有钱的男朋友,可恶!”

“咳,我还真是看走眼了。真没想到黄叙当年那么普通一个人,现在竟然如此威风。车丽丽继续气道:“高巧巧这个贱货好阴险,竟然挖到一座金矿,心机婊。”

她心中突然想,当年自己也曾经瞪大眼睛想当富家少奶奶,可千挑完选,却选了个不中用的:我怎么当初就没看出黄叙未来的前程,否则,怎么可能放过?

她又气又急,强烈的嫉妒仿佛是一条毒蛇在撕咬。

“谢真,你怎么不说话,怎么,还想着为校花说好话?”车丽丽发出一声冷笑:“你们男人,都是这样。”

“丽丽,你当我什么人。”谢真皱眉沉思:“丽丽,我在想,你我是不是单独约黄叙和巧巧吃顿饭赔个礼。”

“什么,你让我给他们赔礼,要赔你自己去赔,我可没做错。”车丽丽:“你疯了,还要不要脸?”

谢真:“不是,不是,我不是做了个计划书要拉关礼弟这个大客户吗?你刚才也看到了,关礼弟和黄叙关系特殊,你说,如何黄叙帮说一声,这个大客户不就拿下了?”

车丽丽冷笑:“原来你报的是这个心思,真是个有奶就是娘的,对不起,姑奶奶不奉陪,要去你自己去,我丢不起这个人。”

“我如果自己去有用也不麻烦你了,问题是,先前可是你和我一起得罪了黄叙和高巧巧,要赔礼得一起去。”谢真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丽丽,这样好了,如果这个业务谈下来,我给你一个点子的感谢。”

“去去去,就算再多钱我也不干,我是那种没见过钱的人吗?”车丽丽更怒,喝道:“停车,我自己大的回去。遇到你我真是倒八辈子霉了,早知道就自己开车过来了。”

说完话,手就放在门把手上。

但谢真一句话却让她猛地停了手。

谢真:“这个业务如果做成,年底分红的时候我保证你有一百万收入,半套房钱了。”

“什么,一百万!”车丽丽惊叫一声,面上全是惊喜。最新最快更新

惊喜归惊喜,只是谢真的话未免太令人不可思议。而且,车丽丽也知道这个老同学虚荣,喜欢说大话,这其中难免有水分。

“怎么,丽丽你不相信,这样好了,我们不妨开诚布公地谈谈。”谢真道:“你也知道我是做期货、证券投资的。要想赚钱,就得拉客户。客户赚了钱,我们有提成有打赏,自然是皆大欢喜。就算客户陪得底掉,该给的手续费一分也少不了。所以,不管怎么说,我们这些经济人都是稳赚不赔。”

“关礼弟是什么人,我想也不用多说了,只要他肯投资期货、证券,对你我来说那就是一座金山。”

“当然。”谢真吞了一口唾沫,面上全是贪婪:“当然,最近制造业不景气,盆地内很多工矿企业的日子都过不下去,大家都在熬,不少人前几天还是亿万富豪,今天就倒闭破产了。但惟独这个关礼弟是个例外,丽丽,我考考你,你说这是为什么?”

车丽丽不觉问:“为什么?”

“道理很简单,现金为王。”谢真轻笑道:“很多大集团之所以干不下去,破产倒闭,那是因为现金不足,从银行那里也贷不到款。银行这十多年来也是学精了,你的行情好的时候,人家跟着你的屁股追着你放贷。一旦你的经营出了问题,人家为了降低风险,才懒得理你呢!银行也是要赚钱的,赔本的生意没人做。”

“没有银行贷款,不少大公司资金链断裂,就不得不走上破产这条路。”

“但这个关礼弟很是奇怪,说穿了就是个土鳖。”

“其实,八十年代起家的富豪们有的时候头很土气,做事也保守。关礼弟这人最大的兴趣爱好不是要把公司做到多大,除了喜欢女人,就是每天看自己银行帐号上有多少钱,看着那数字一天天增加。他也不想想,钱存在银行里一年才多少利息。如果能够拿出去投资,一年又是多少收益。”

“因此,在盆地排名前二十的富豪中,关礼弟的现金流最健康,简单来说,就是死钱最多。”

车丽丽:“那么?”

谢真:“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劝他把手头的现金,也不用全部,哪怕是百分之十,甚至百分之几拿出来放进证券市场,就够你我赚得盆满钵满了。”

车丽丽:“他能拿多少出来?”

谢真:“起码能够从他手中拿一个亿,丽丽你想想,一千块前的佣金最少是三元。一个亿就是三十万。不断买进卖出,你我那才是真的发了。”说到最后,谢真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车丽丽也吃了一惊,抽着冷气:“这么多……不过,你要去给黄叙、高巧巧赔罪,要拉到这个大客户,自己去就是了,找我做什么?我才丢不起这个人呢,你没看高巧巧刚才那得意得要飞上天去的样子,看了就来气。”

谢真苦笑:“我如果去赔礼有用,我自己就去了。今天可是你得罪了巧巧,黄叙还好说,男人嘛,心胸都宽阔。这女人,那才是真正的不好对付。要消巧巧心中的气,还非你不可。”

“丽丽,给人斗气都不能跟钱斗气不是。”谢真不住地劝解着:“咱们都这年纪了,所谓发财要趁早。在过得几年,等年纪大了,就算赚再多钱也没什么意义。难道你就不想住大房子开好车,对了,你不是一直说想买一辆玛莎拉蒂吗,今天玛莎出了一辆suv,很你很配。放心好了,得了佣金和提成,咱们五五开。”

“玛莎出suv了?”车丽丽大觉心动,迟疑:“那好,我就跟高巧巧说几句好话。谢真,我可是相信你的,你别想糊弄我。”

说到这里,她又气恼地捏紧了拳头:“高巧巧,我现在是有求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