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04章 说着

第104章 说着

变,正常的肺黄叙没有见过,但以前见母亲买来猪肥和着海带炖了一大锅,那可是难得的美味。健康的猪肺红的鲜嫩,上面还带着健康的色泽。

而关礼弟的肺颜色有点灰白,呼吸间懒洋洋的不是很给力。

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有点老化了。

这也可以理解,糖尿病之所以被人称之为不死的癌症,并不直接让人体的器官恶化、失去功能,而是一点点令其老化。就好象是机器上的绣,一旦机器锈蚀到一定地步,就会从量变到质变,彻底停车,衰竭而亡。

真气开始一点点融合进肺中,这下,关礼弟反应大起来,他张大嘴开始喘息,额上又开始出汗。

关礼弟妻子急忙用支巾擦着丈夫的额头:“黄叙,老关现在这是……”

黄叙:“关董的肺功能有点不好,我给他调理调理,不用担心。”

很快,黄叙就给关礼弟的左右两肺各自灌注了一股真气,让它们在里面慢慢滋养。

接着,就是心脏。

心脏没有任何问题。

这也可以理解,心脏时刻都在跳动,糖尿病又不是心脏病。只要没有冠心病,没有血栓,一个人倒死那天,心脏都健康得很。

还好,在这上面不用浪费任何真气。

黄叙的真气又朝下流动,进入肝脏。

关礼弟的肝脏不是太好,有的地方颜色看起来不是太正常,有点硬。也不知道是平日里应酬喝酒喝出来的,还是糖尿病引起的病变。

黄叙又将真气引入。

这一灌注,突然间,自己和关礼弟之间的联系突然断了。

原来,却是这一缕先天真气已经耗尽。

刚才关礼弟的右肩用了两成真气,左右肺各两成,肝脏用了四成。

收了手,接过关礼弟妻子递过的来热茶,喝了一口。黄叙问:“关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热,心口发热,就好象喝了一碗热汤,很舒服,太舒服了!”关礼弟一脸享受的神情:“结束了吗?”

黄叙:“还早,我已经耗费不少功力,好累,治疗费上浮一个百分比。”

关礼弟也喝了口茶,补充了点水份。笑道:“黄叙,你这是医德也差了点,简直就是个奸商。就好象是病人上了手术台,肚子都划开了,你才说这个手术难度大了,得加钱,你治不治,不治我给你缝上。”

黄叙哈哈一笑:“我又不是医生,对了,关董你还治不治?”

“治,肯定治,药费的事情你跟我多少什么,咱们什么关系,还信不过我?动手吧!”关礼弟急道。

说来也怪,先前他只觉得热。渐渐地,突然间,自己的呼吸好象比往常顺畅了许多,脑袋也清明了,思维无比的活跃。

特别是右肩和颈项,灵活顺畅。

原来,他本有颈椎病。受到压迫之后,脑供血不足,头时不时发晕。

此刻,黄叙的先天真气在他颈椎处停留了半天,已经开始修复受损的筋腱。一刹那,他明显地感觉到这一变化。

实在太舒服了,食髓知味,如何肯让黄叙停手。

黄叙点点头,又将第三缕山川元气用紫气东来的手法输入关礼弟体内。

这一次,真气进入他的胃。关礼弟的胃有点轻度溃疡,里面的炎症久治不愈,反复发作,过得十年八年,鬼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接着就是脾脏、肾脏、小肠、大肠等一系列器官。

期间,黄叙又输入了两道真气,每次重新输入的时候,他都会忍不住说一声:“治疗费再上浮一个百分点。”

关礼弟:“……”他已经无语了。这个黄叙啊,如果去经商,会发财的。

实际上,他已经舒服得说不出话来。

连续加了四次价,黄叙计算了一下,关礼弟付给自己的治疗费已经快到三百万了,这生意做得呀!

除了,实在有些麻烦。

老实说,黄叙也没想到关礼弟的病治起来这么复杂。

糖尿病的病理说起来也简单,就是胰岛素分泌缺陷或其生物作用受损无法分解糖分。糖尿病时长期存在的高血糖,导致各种组织,特别是眼、肾、心脏、血管、神经的慢性损害、功能障碍。

也就说,他身体中的每个器官都有问题。到最后,也会因为并发症或者器官衰竭而死。

黄叙所需要做的就是逐件修复他身体中的每个器官,只要看到不妥的地方,都会将一缕真气融合进去。

这是一个笨办法,也是最好的办法。毕竟,他不是医生,不懂得任何医术,只能使用这个笨办法。

将所有的活干完,最后一股真气还有一成没有用完,如果不用来做点什么,也是浪费了。

黄叙随手将这剩余的真气引导进关礼弟的脚上。

关礼弟的脚趾已经有坏死的迹象,不如用真气修复好了。

“收工。”黄叙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思已经有点恍惚:“关董,你感觉如何?”

“嘘!”关礼弟妻子将手指竖到嘴唇上,示意黄叙说话小声点。

有轻微的鼾声传来,原来,关礼弟已经舒服得睡过去了。

黄叙这才发现自己先前因为喝多了酒,肚子涨得厉害,就道:“先让关董睡一会儿,我去方便一下。”

刚解完手出来,手机短信就过来了,摸出来一看,是银行转款信息,关礼弟的三百万到帐。

黄叙一呆:这个关礼弟倒是豪爽,不像是个吝啬鬼呀,难道我以前看错了他?

确实,黄叙确实是误会关礼弟了。

三百万,这么容易就到手了,我以后干脆就当名医好了,还种什么地呀?

黄叙心中一阵狂喜。

不过,转念一想,次元空间里的开放还得继续投入,毕竟,要赚取经验值。而且,世界上又有几个关礼弟,就算有这样的大人物,人家未必就身患疾病需要我黄叙出手。

廖宣一直坐在雅间外面的过道上,董事长的身体状况是公司的最高机密,他自然是要回避的。看到黄叙,就站起来:“黄先生,可收到款了?”

黄叙:“已经收到了,关董醒了?”

“董事长已经醒了。”

黄叙道:“关董醒了就好,其实,你们也没必要这么快转款。这不才理疗结束,也不知道效果如果,怎么也得过上一阵子,看看疗效再说。”

廖宣恭敬道:“黄先生,董事长说了,他平日里用脑过度,光颈椎病就让他整天头昏眼花,无法思考。如今,竟然好完全了。黄先生治好他的颈椎病,光这一项,就值三百万。董事长又说,黄先生你是不知道颈椎病的痛苦啊!而且,医生也说了,这颈椎炎到死也好不了的。”

“哦,光治好颈椎病就值三百万,那么说来,关董是要加钱了。”黄叙说。

廖宣大为尴尬:“黄先生……”

黄叙哈哈大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黄叙,快,快,跟我来。”高巧巧从那头一个雅间里走出来,看到黄叙,忙叫道:“同学们都在等着你呢,快进来跟大家聚聚。”

说着,就挽住黄叙的手。

黄叙淡淡道:“你们成功人士聚会,我黄叙不过一个小白领,出席这种场合不好吧?”

第一百八十七章成功人士的聚会

高巧巧听到黄叙语气不对,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了,你这话听起来酸酸的,又是受了谁的气?”

黄叙:“我逍遥自在一个人,天不管地不收,能受谁的气?”

“德行,是不是先前在门口和车丽丽、谢真他们照了面。你气人家不请你参加这次聚会,这才甩脸子?”

黄叙点头:“刚才是在门口碰到他们,说过几句话。”

“咯,我说嘛,肯定是了。你这人还是不是爷们儿,几句话就小气了,还数什么成功人士的聚会?”高巧巧拉了拉他的手:“好了,多大点事,别置气。说说,究竟是怎么了?”

看他们两口子说话,廖宣道:“黄先生,你们聊着,我先进去了。”

黄叙:“好的,等下我再进来看看关董。”等到廖宣进去,他才大约把刚才遇到车、谢二人的情形简短地跟高巧巧说了一遍。

最后才道:“巧巧,你说,你们那边都是精英,我去也不合适,还是谢真说得好,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坐在一起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嘛!”

“原来是这样,我果然没猜错,德性。”高巧巧朝黄叙翻了翻眼睛,道:“好了,好了,你也别谦虚,好歹是农场的董事长,我都替你打工了,你还冒充小白领,这不是装逼吗?”

黄叙:“巧巧,不要说粗口。”

“你管我?”高巧巧哼了一声,显然也很是恼火别人对黄叙的不尊重:“他们有什么了不起,尤其是那个谢真,开个q5就显摆得快要飞上天去了,还到处大电话,说是需不需要接。还有那个车丽丽,见人都说她开三十多万的汽车。哼,有什么了不起,我没车吗?还有,别看他们一个个拽得二五八百的,其实啊,也没多大实力。也就是个部门主管什么的,开的是几十万的车,住的房子也不大。还有那个车丽丽,依我看,就是个妖艳贱货,见同学中有混得好的,就贴上去,哥哥哥哥的叫,看得人腻味得紧。”

一说起车丽丽,高巧巧又是不屑,又是鄙夷。

黄叙忍不住低笑起来:“巧巧,你可不是尖刻的人,这不像你啊!你们女人啊,都喜欢攀比。还有,那个车丽丽是虚荣,可同咱们也没什么关系。她说什么,你当没听到就是了。”

高巧巧突然皱起了眉头:“大黄,其实,你不去也好,我就跟大家说你这边忙走不开。”

黄叙好奇地问:“你刚才不是死活要我过去跟吗,怎么改主意了?”

高巧巧道:“大黄,你现在也算是小有成就。”她小声道:“据我观察,这几个同学中你混得最好。如果叫大家知道你现在的成就,车丽丽说不定就要哥哥哥哥地叫,你这人意志又不坚定,见不得美女,那不是叫我生气吗?”

黄叙大汗:“巧巧,你当我什么人?再说,那车丽丽怎么比得上你。你好歹也是校花呀没,大美女。我疯了大美女不要,去关注庸脂俗粉。”

听黄叙夸奖自己的眉毛,高巧巧大喜,又哼了一声:“这个难说得很,你和那女主播那什么帆的不就说不清道不明,说不定你这人就是个来者不拒的。”

黄叙气道:“我跟那小帆下来之后可再没见过面,你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正在这个时候,那头,高巧巧她们的雅间门被推开了,出来两个端着酒杯的人。

一人正是谢真,另外一人黄叙也认识,是大学同学田雨。

两人都喝了不少酒,面上红通通的闪着光。

谢真处于亢奋状态:“巧巧,你怎么中途离席了,快进来,大家都等着你呢!”

田雨则在旁边笑道:“谢总,怎么,这才片刻没看到校花,你就魂不守舍了。”

谢真:“你乱说什么,我已经结婚了,人家也是名花有主的。大家同学一场,别扯那些乱七八糟的。”

“名花虽有主,可我们发乎情,止乎礼仪,欣赏美难道有错吗……啊,大黄。”

两人都看到黄叙,顿觉尴尬。

听二人一通乱说,黄叙又皱起了眉头。

高巧忙捏了捏他的手臂,示意他不要多想,黄叙才将胸中的怒气压了下去。

田雨被黄叙听到自己的话,忙换了脸色,讪笑道:“大黄,咱们已经好几年没见面了,怪想你的,来来来,快进来,好好喝几杯。”

他是将这事揭过了,可谢真却没有任何表示,面上甚至还带着一丝冷笑,显然是说你一个小人物,能把我怎么样?

黄叙淡淡道:“我也怪想大家的,这一晃好几年过去了,大学时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高巧巧:“黄叙,走,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黄叙这下倒放开了,自己所是执意不进去,倒显得自己怯场了。哈哈一笑:“也好,我刚才正在忙,还说抽空过来见见大家的。”

就昂扬走进雅间。

里面地方不小,两张大得出奇的圆桌,每张桌子有十来人。可以说,高巧巧所加的那个同学群一大半的人都到了。

大家都喝了不少酒,有人抱在一起说话,有人则互相灌酒,气氛热烈。

谢真是这场聚会的招集人,进厅之后,双手拍了拍。等到所有的人都将头转过来,他大声道:“各位同学,看看谁来了,咱们大学的笑话,高巧巧的男朋友黄叙。”

谢真和黄叙本就是同班同学,可却故意不提这层,反说介绍说黄叙是巧巧的男朋友。这是拿他不当同学看,语言之中难免有嘲讽之意。

黄叙一口恶气涌上来,正要发作,已经有几个同学上来招呼,说:“哈哈,大黄,你小子一消失就几年,把咱们这些老同学都忘记了。”

“大黄,你******终于来了,叫我们好等。”

“黄叙,你小子不够意思啊,咱们同学聚会,你怎么不来,推说有事,什么事情比咱们同学情分重?”

被大家这一打岔,黄叙也没机会发作,没办法,只得同大家寒暄起来。

又有人叫:“谢真,你是怎么组织的,叫巧巧不喊黄叙。”

听有人这么问,不等谢真说话。车丽丽咯咯一笑,插嘴道:“今天实际上也不算是同学会,就是小范围的,平时大家走得近的聚一下。还有,就是大家互相交流一下工作和事业上的事情,相互提携,资源共享。你们如果要搞个大的同学会,咱们下来再计划一下。”

这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黄叙混得不好,手头也没有什么资源,自然不用叫过来。

意识到这一点,场面顿时一冷。

黄叙心中冷笑:“好个谢真,还有车丽丽,真当你们是成功人士了?”

第一百八十八章痒

见黄叙和高巧巧去另外一个厅,廖宣回到关礼弟的雅间禀告:“董事长,黄先生刚才和一个女的,看样子是她女朋友进了另外一个房间。听他们说那边是黄先生的大学同学聚会,要坐一会儿才能过来。”

关礼弟:“这可巧,黄叙的大学同学会竟然也在这里。哈哈,《朝天椒》还真是名气在外呀!这个黄叙也是,我让他带夫人一起过来两家人聚聚,他可好,两口子分开出席不同的场合,这是不给面子啊!”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刚才被黄叙一口气输入四条先天真气,他已经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

最直接的变化是颈椎病好了,神清气爽,身体的柔韧度好得不象话。

就在刚才,他站起身来,一不小心摔了一交。换成普通人在他这个年纪,这一交跌下去,绝对会直接来个四肢朝天,说不出的狼狈。

可在千钧一发之际,他猛地一伸手,就抓住桌子,稳住了身形。

“我怎么会有这么快的反应?”感觉到自己身体异样,关礼弟心中吃惊。又试了试,发现自己的手可以轻易地背过去,在背心挠痒痒。还有,双掌平摊,直立着身体,可以轻松地摸到地面。

这已经是他十来岁时的韧带了。

像关礼弟这样的大人物,平日里最注重养生,自然明白筋长一寸,寿增十年的道理。如今的情形,别说一寸,只怕两寸都有了。

不但如此,他感觉自己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腰也不酸了,背也不疼了。

当下,就在夫人面前做出许多年轻人才敢做的动作,就差拿大顶了。

其实,他还有一点并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是得了多大造化。

黄叙用紫气东来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