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03章 更有人不断现身说法

第103章 更有人不断现身说法

退了出去,随便关上了雅间的门。

关礼弟的妻子显然不知道这事,疑惑地问丈夫:“老关,你以前在我面前说起黄叙的时候不是说他是个高明的魔术师,还和大明星林思弦同台演出吗,怎么今天变成大夫了?”

关礼弟回答说:“老婆你忘记了,我的阳痿不是突然好了吗,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了黄叙兄弟。你大概还不知道,人家不但是高明的魔术师,还是高明的医生呢!一身祖传的医术,那简直就是华佗在世。我这阳痿吧是因为糖尿病得的,找了许多医生看过,甚至还飞去过国外,结果都没有任何用处。反正,我那玩意儿就是个装饰品。结果,黄叙一剂药下去,立即就有了反应。我这阵子感觉自己好象回到二十岁的年纪,猛得很!”

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

听丈夫说得不堪,关礼弟妻子咳嗽一声:“老关,说话注意点。”

关礼弟:“我和黄叙是忘年交,自己兄弟,客气什么。老婆,石珍你也熟的,她是不是突然瘦下去了,知道怎么回事吗?”

关礼弟妻子吃惊:“难道也是吃了黄叙开的方子?”

关礼弟得意地说:“当然,黄叙一包药下去,一个月工夫,石珍就瘦成现在这个娇滴滴模样,如果不是眼角有皱纹,还真当她是二十来岁的少妇。我和她在一起谈生意的时候,感觉很不自在,都要压力了。”

他感叹一声:“高明啊,这医术简直就是神乎其技。在以前,我对江湖游医是一点都不信的,现在服了。这传统医学,其实比西医厉害多了,尤其是对付疑难杂症。”

关礼弟妻子突然激动起来,“黄叙,你是不是能够治好我家老关的糖尿病,太好了太好了,如果能够药到病出,你可就是咱们家的大恩人了。”

关礼弟哧了一声:“黄叙就是咱们的大恩人,人家今天肯出手,那是念着我和他的兄弟情义。”

黄叙自然不能将话说满,道:“我也不敢说有十成的把握,只能试试看。”

说着就看了看关礼弟的体检结果。

隔行如隔山,体检单上的许多项目他也看不懂,只能去看关礼弟的血糖指标,这一看心中微微吃惊。

第一百八十五章超级气功

关礼弟的血糖是十一,这已经是重度糖尿病的标准了。

黄叙看体检表的时候,关礼弟一脸的忧愁。

黄叙安慰道:“关董,数据只能作为一个参考,你不要有太大心理压力。”

关礼弟苦笑:“压力,如果说没有,那才是假话。我都开始注射胰岛素了,最近感觉眼睛又有点模糊,别再过几年变成瞎子才好。”

听到丈夫这么说,关礼弟的妻子握住丈夫的手,想要安慰他。

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丈夫的手冷冰冰的,感觉不到温度。

关礼弟突然又脱掉右脚的鞋子,除了袜子。

这下,不但关礼弟妻子,就连黄叙也忍不住低呼一声。

只见,关礼弟右脚的五根指头已经开始发乌,这是开始坏死的迹象。

关礼弟苦笑:“最近这几天,我这脚趾麻得很,也没什么知觉,黄叙,你看严重不?”

糖尿病一到晚期,不但身体中的内脏会逐步衰竭,还有可能失明和四肢坏死。到最后,只能截肢了。

关礼弟妻子:“老关,你的病已经这么严重了,怎么不跟我说。我我……我就说,前阵子,你死活不肯让我看你的脚。”

眼泪就不住的落下,最后竟小声哽咽起来。

关礼弟低喝:“哭哭哭,遇到事就知道哭,解决得了什么问题,你们女人就是软弱。就算我截肢了,也没什么了不起,大不了坐轮椅,一样管理公司。”

他不说还好,一说,关礼弟妻子的哭声更大了。

黄叙:“关董,是的,就算你走路不方便,也可以管理公司。但如果眼睛看不见,那就完了。苞谷还小,没办法接你的班啊!”

关礼弟面色大变,喃喃道:“是啊,是啊,如果看不见,那才是生不如死了。”想起未来惨淡的光景,他的身体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黄叙,你看看,究竟能不能治?”

黄叙:“只能试试看,我不敢保证。”

确实,紫气东来这个技能确实可骇可怖,能够把普通动物直接改造成妖怪,这已经是大罗金仙的手段了。

下来之后,谷雨也和黄叙说过。说黄叙这个技能相当于武侠小说中的真气,可以改造身体,就如同仙丹妙药一般。

但是,黄叙之前只在动物身上试过,作用于人究竟又会是什么情形,他心中也没有底,自然不敢把话说满。

“一定可以治好的,一定可以。”关礼弟妻子叫道:“石珍的变化,还有老关以前的那个问题,你不都药到病除了吗,你得给我一个保证。黄叙,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如果能够治好老关,我全家老小,包括我们公司上上下下都念你的恩情。”

她的眼泪流得更多。

关礼弟安慰妻子:“不要这样,这样不好。黄叙,你尽管试,就算没有任何效果,甚至有什么问题,我也记你的情。我现在这样子,感觉非常不好,估计也挺不了几年。与其慢慢等死,还不如冒险一试。”

关礼弟妻子:“黄叙,你要多少诊金,还需要准备什么,尽管开口。”

关礼弟喝道:“我和黄叙兄弟一场,你说这些做什么,我们是那种受恩不知报的人吗?”

这话一说出口,黄叙误会了。

心道:这个吝啬鬼,怎么,还想着用几句兄弟情分之类的好话就把我给打发了,没门!

其实房子的事情是廖宣搞出来的,关礼弟并不知青,这倒是冤枉他了。

黄叙低低一笑:“关董,你我的情分,谈物资上的东西确实俗了,也没意思。就那你上次送我的那套房子来说吧,都在城南了,立上班的地方还有一个小时车程,很不方便的。而且,关阿姨送我的车又进不了车。那房子,我住又不是,出租又租不出去。”

关礼弟:“咳,原来是你还在怪我这事啊。放心好了,这次你给我看病,不管成不成,我另外送你一套二环以内的房子好了。”

黄叙:“你送我房子做什么,我就是一个做小生意的,又不要当房东。”

关礼弟:“折现,折现。”

他今天如此大方,倒让黄叙意外,心中也是高兴:一套房子怎么也值两百万,高巧巧那边的后续投入和我的流动资金有着落了。当然,前提条件是得将关礼弟的病治好。也不知道紫气东来对他的病情又没有作用,姑且一试,就点了点头。

关礼弟好象对黄叙有极大信心,进他点头,大喜:“黄叙,你先看看我这病该吃什么药才好,要不,你先写个方子。”没错,糖尿病导致的阳痿可以说是不治之症,黄叙一颗药下去就能让自己重振雄风,这不是名医,谁还是名医?自己的病,他如果治不好,谁可以?

黄叙:“不用开方子,也不用吃药。”

关礼弟:“难道是用针灸,没听说过针灸可以治糖尿病啊?”

他久病成医,糖尿病的病理自是非常明白,对于医学也有基本常识。针灸这玩意儿对跌大扭伤、肌肉筋骨劳损效果是不错,可对糖尿病不对症啊!

黄叙拉起他的左手,摸在脉门上,装着凭脉的样子,笑道:“不是。”

“那是?”

黄叙故意摸了半天,才道:“气功。”

关礼弟瞪大了眼睛:“气功,开玩笑吧,真有这东西?”

上世纪八十年代,社会上是兴起过一阵子气功热,也涌行出一大批所谓的“气功大师”,最盛的时候,其中有个气功门派有会员好几百万人。

每个月光买磁带、交培训费,都是一笔巨大的收入。

凡事只要和经济挂钩,就会变味。

那些所谓的气功大师靠着给信徒洗脑,并人身控制,敛集了大量不义之财,到最后,已经行同邪教。

在那个年代,什么妖魔鬼怪都钻出来了。前几日,还是一个街头老混混,过几天就摇身一变变成大师。到处讲学,千里传功夫,遇到有怀疑他的人“我发功一个指头戳死你”都闹出来了。

最后,国家见这些人实在太乱来,下重手打击。

更有人不断现身说法,揭露大师们的丑恶嘴脸。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这些大师其实都是一群骗子,会几手障眼法而已。

关礼弟是那个年代的人,对气功自然是不信的。

黄叙:“这个看疗效,关董,暂时我也不想跟你解释。”说罢,手就一紧,抓住他的腕子。

关礼弟虽然和黄叙关系不错,也感激他救了自己的儿子,治好了自己的ed。不过,他这人自大惯了,还是有几分脾气的。

当下,就要将手抽出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火辣辣的热气从黄叙的五爪中投射而出。

这感觉就好象是被一个烙铁烙了一下,很疼。

接着,那道热气好象直接钻进骨髓里,像大浪一般朝脖子处涌去。

这些,手臂的肌肉瞬间痉挛,骨子里疼得难以忍受。

汗水瞬间如浆而出。

关礼弟惨叫一声,可就在这个时候,那股热气突然冲到喉头,将他的叫声硬生生掐断。

关礼弟妻子:“老关,你怎么了,黄叙,你!”

没错,黄叙刚才使出的正是紫气东来的技能。这是他第一次在人身上实验,控制不好力度。依旧使用的是给六号和其他三十头怪物时的手法,真气输入的速度极快。

就看到关礼弟的左手腕口处的毛孔猛一收缩,接着张开,里面有晶莹的汗珠渗出。而他手上的肌肉也拧成一条,皮肤开始发红,艳艳地像是抹上一层鲜血。

黄叙吓了一跳,知道自己输入真气的速度过快,正要停下来。

突然,就听到关礼弟的妻子叫出声来。

他心神动摇,真气就乱了,然后瞬间消失。

这感觉好象是使足了力气的一拳打在空气中,让黄叙胸口一阵烦闷,非常难受。

关礼弟的妻子还在叫:“不要,快停下来,廖宣,廖宣!”

廖宣开门进来,惊问:“怎么了?”

这个时候,关礼弟舒了一口气,对自己的助理喝道:“你进来做什么,这里没你的事,滚出去!”

“是是是。”廖宣狼狈地退了出去,又将门关上。

关礼弟妻子用纸巾擦着丈夫满是热汗的额头,哭道:“老关,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别吓我!”

关礼弟突然骂道:“你们女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你知道个屁。人家黄叙正在给我看病,你捣什么乱?”

接着他一脸激动地看着黄叙:“黄叙,气功,真的是气功啊,原来这东西是真的。难道说,你真的能够治好我的病?”

黄叙苦笑:“我会骗你吗?”他胸口很是难受,就如同喝醉了酒,欲要呕吐,也没有力气多说话。

关礼弟妻子:“气功……老关,刚才你怎么了?”

关礼弟道:“刚才黄叙的手一搭到我脉门上,我就像是触电一样,再控制不住手脚了。然后,就有一股热得厉害的气顺着我的手臂向上跑,好疼。我的妈,疼得简直就是叫人要晕过去一样。”

想起刚才的痛苦,他心有余悸。不过,又道:“但是,那痛感一过,却觉得这手舒服极了,就好象是泰式马杀鸡。不,泰国按摩和这气功比起来,就是垃圾。我现在精神好得很,说不定这病真要被治好了。黄叙,不要停,继续。”

黄叙喝了一口热茶,才将心头的烦闷压下去。苦笑道:“容我缓缓,刚才实在太累了。”

关礼弟现在已经彻底相信黄叙的气功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气功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特意功能。轻功能够高来高去,飞檐走壁;硬功能够铜头铁脑,刀枪不入;养生功能够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如今他的糖尿病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治,如果说什么东西可以治好他的身体,也只有气功这种传说中的神奇功夫。

有救了,我关礼弟有救了!

一刹那,他竟有种想哭的感觉。

第一百八十六章治疗

苦笑毕,黄叙又负气道:“关董,我聚一口气不是那么容易的,刚才被嫂子这么一喊,我感觉也很不舒服。”是啊,平白浪费了一缕山川元气,简直不可原谅。

要知道,这一缕元气如果用来合在混合饲料中,得养大多少牲畜,卖多少钱啊!

当然,让关礼弟加钱的事情,黄叙是不好意思说出口的。

他定了定神,休息片刻,又将一口输入关礼弟体内。

这一次汲取了刚才的教训,黄叙输入的速度非常慢,半天,真气才抵达关礼弟的肩部。

黄叙弄得明白,自己的真气可发而不可收,就好象流水一样向前冲刷。所以,每次输入,如果不能改良关礼弟的体质,还得再来一次,那就是浪费了。

黄叙输入的速度慢下来,关礼弟这次才感觉到真气的妙用。

他左手的手臂的肌肉、筋骨都隐约膨胀。就连血管也微微刺痛、发热,就好象是输液时的感觉一样。同时,臂膀也微微发热,非常舒服。

“老关,感觉怎么样了?”关礼弟的妻子担忧地问。

关礼弟:“别说话……”

话音刚落,真气已经侵入他的喉头,就再无法出声了。

头部是人体最脆弱最要害的部门,黄叙的真气不敢在那个部位停留,转了一圈,就转移到关礼弟右臂的地方。

同时,有一种玄奥的感觉从心中生起。黄叙感觉这向前延伸的真气不但是自己长长的手,可以清晰地触摸到关礼弟身体中的每一寸筋骨,而且,那道真气像是长了眼睛,能够看到他里面的组织结构。

红的肌肉、黄色的脂肪、青色的筋腱,白色的骨骼、血管里奔流不息的血液。更有甚者,能够听到他蓬蓬的心跳,急促的呼吸。

一瞬间,关礼弟的整个身体情况在自己眼前仿佛透明了。

黄叙一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内视吗?不不不,内视是检查自己的身体情况,这应该是透视天眼。苍天,我得的这个技能究竟是什么东西?

心神顿时乱了,输入关礼弟身体里的真气也有消散的迹象。

黄叙顾不得多想,忙凝起精神,重新建立起自己同真气的联系。

关礼弟的双臂基本健康,真气输入也很流畅。只是在右肩有一处地方好象有些问题,真气经过那里,如同开车压住一个块小石子,颠了一下。

黄叙顺便让真气在那地方停留了一下,将真气一点点融合进去,算是种进去一粒种子。

这些真气也不知道会在关礼弟右肩停留多长时间,不过,在它停留期间,会不断修复受损的肌体,直到恢复正常。

黄叙的目光落到那个地方,禁不住问:“关董,你右肩锁骨和臂骨结合的部位以前是受过伤还是得过病?”

关礼弟:“二十年前我翻过车,肩膀脱臼。最近几年又有劳损,一受凉就疼得抬不起来。加上我长期伏案,有点颈椎炎……丝,你怎么知道我这里有毛病?”

不但是他,就连关礼弟妻子也大吃一惊。

在他们看来,这个黄叙即没有询问,也没有用手去摸,只将手在关礼弟左手脉门上一搭,就能发现右肩的不妥。

这也太神了吧?

关礼弟直接感受到黄叙输入的这一股热气且不说了,他妻子这下是彻底的服了。

黄叙输入的这一股真气在关礼弟的右肩停留片刻,减弱了大约两分力量,就朝下侵入到肺部。

眼前的情形又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