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我是小地主 > 第102章 想不到这次竟然来参加同学会

第102章 想不到这次竟然来参加同学会

南硅谷小区再没有闹鬼。

这段时间,陆续有业主搬过来住。

当然,空置的房子还是卖不出去。

现在的经济又不景气,小区的房价要想涨上去,估计还得好几年。

不过,从大趋势来看,这里的房子还有不小的升值空间,搞得黄叙都想再入手几套当做投资。

当然,一切得等到从关礼弟这里赚到钱再说。

这次替关董事长治病,搞不好那丫又出什么妖蛾子,得提起十二万分精神。

反正一句话,我只要现金,不接受任何以物抵帐。而且,这现款还得在两百万以上,一分都不能少。

石青杨说过,当初在生意场上,为了一二十万,堂堂关礼弟就能和他磨上几个小时,还骗了一顿晚饭才肯罢休。

这次,想来也没那么简单。

黄叙也没去想同学会的事情,尽琢磨着等下见了关礼弟该如何应付。

时值春末,昼长夜短,都六点四十了,天还没有黑尽。城市的灯光亮了起来,黄叙所坐的出租车停在了《朝天椒》门口,开门下来。

他的皮卡实在太长,在城里停车实在不方便。很多车位换成普通b级车一盘子就能入位,猛禽则需要来来回回好几次,搞得他不胜其烦。再加上a县农庄那边的事都交给了高巧巧,巧巧每周都要去那边跑上一趟,所以,皮卡车就被未来老婆给征用了。

下了车,看了看周围的情形,黄叙小吃一惊:“生意不错呀!”

只见,一座临街的小院门口挂着《朝天椒》三字的牌匾,字写得不错,好象出自某个著名书法家之手。

院门后面是一个座小庭院,院中有一座小楼,里面灯火通明,满是喧闹的人声,显然已经满座。不但里面,就连院子的椅子上也坐满了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天,这些人都在等座。

除了院子里都是人外,院外的街上也有不少人站着说话,一样在等座。

盆地人实在太好吃了,川菜特级大师回乡开馆子的消息一传出去,加上价格也不贵,食客们都从城市各个地方赶过来尝鲜。

这是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是,饭馆虽然位于老城区,可这里却异常宽敞。小院的对面本是一个老居民区,前两年房地产大开放,都被推平了。可惜今年经济一下子不景气,那地方也没钱动工。只能将地平了,当做临时停车场。

地方实在太大,起码能停好几百辆车,也因为有这个方便,饭馆的生意越发火暴。

刚下车,一辆白色的奥迪q5停到黄叙面前,一个长着锥子脸的女孩子从车上下来,对着开车的人喊道:“老谢,就这里了,我先下去看看同学们都到没有,你先把车停好,就别显摆你的q5了,也值不了几个钱。今天来参加同学会的人,谁不是小有成就,比你车好的人多了去。咯咯,我那辆三十多万的cc都不好意思开过来。”

她说话的声音很响亮,将“三十多万”四字咬得极重,好象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

这人黄叙却认识,正是大学时同班同学车丽丽。

当年的黄叙是个比较内向之人,再加上又有点不喜欢这个人,和车丽丽接触不多。

之所以不喜欢她,并不是因为她长得丑。实际上,这个车丽丽也能打七十分,当初在成绩也不错。不过,她这人有个毛病,有心计,很势力。

刚进校门,就跟学生会的学长们打得火热,积极参加各大社团的所有活动。在大二的时候,还混进了学生会,入了党,做了团委书记。

她在入学后就把同班同学的身家来历摸得一清二楚,但凡同学中成绩好前程看好的,或者同学家长是干部、企业家的,都积极结交,畅谈人生理想,展望未来。

至于如黄叙这种成绩不行,寒门出身的同学,人家都不带正眼看。

人家不肯同自己结交,黄叙自然也不尿她那壶,大学四年,两人也都是点点头的交情,加起来一共也说不几句话。

再大学期间,这个车丽丽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横刀夺了闺密的男友。

事情是这样,班里有个女生是外省s市的,家境还算不错,人长得也乖巧,属于那洋娃娃类型,人见人爱。大约是从小被家里富养惯了,未免有些不懂事,有点做。

那个时候,有个外系的男生正在和这个女生谈恋爱。此人是女生父亲生意上的伙伴,算是世交,两人可谓是青梅竹马,交往好几年了。

女生一直没有和男生确立正式的恋爱关系,属于正在考察期。再说了,一个小女孩子,一切都还没有定性,自然不肯轻易答应。

那男生受到家庭熏陶,教养很好,性子也温和。遇到女朋友撒娇和发怒的时候,都会小心安慰,直到把女朋友逗笑为止。

女生是个娇娇女,不懂人情事故,每次见到那个男生和其他女同学在一起,都会大发脾气。那一次也不例外,学校要搞个辩论比赛。男生和同班的一个女生搭档,成天呆在一起对台词练习什么的。就被他女朋友发现了,然后就开始做,闹着要分手,无论男朋友怎么道歉都不肯松口。

其实,两人闹起来之后,女生心中也是后悔,问车丽丽是这事也不大,就是给他一点脸色看看,是不是适可而止。

车丽丽却道,这事可是原则性的问题,不能轻易松口,得好好考验考验。如果仅仅道个歉你就答应与他和好,是不是太贱了?咱们女孩子,就得端着架子,否则会被男朋友瞧不起的。没有了尊严,以后还怎么在一起?

那女生犹豫半天,说,好我再考验考验他。

可这一考验就是一个月,刚开始的时候,男朋友还每天过来赔小心,渐渐地就来得稀了。最后,索性就不再出现。

女生心中已经后悔,又去找车丽丽,问她是不是该结束这场考验了。

结果却发现车丽丽正挽着自己男朋友的手。

原来,车丽丽家条件很差,她是个有心计的人,知道单靠自己的努力,这辈子也就只能做一个普通人。看到闺密的男朋友之后,就动了心。

那个男生家里条件很好,住的是别墅,家里有三辆车,如果能够和他在一起,起码能够少奋斗五十年。

恰好,闺密耍小性子和男朋友闹分手。

于是,林丽丽就借着为他们说合这个机会开始了和男生的亲密接触,开解、安慰、送饭,逛街。

然后不断跟男生说,她女朋友这是真的动了真怒,你犯了原则性错误,要想取得她的原谅很难很难。

男生悲从中来,不觉号啕大哭。林丽丽借机将他抱在怀中,小声抚慰。

他正处于感情脆弱的时期,如何抵挡得住这种表面上看起来宽宏大量善解人意的御姐。

于是,二人就滚了床单。

此事后来闹得厉害,成为学校里的一大新闻。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毕业之后,车丽丽本打算去做她的少奶奶的。结果,男方家里出了问题,说是牵涉进一桩经济案件纠纷什么的。男友一家为了避祸,索性变卖了所有产业,移民去了欧洲。

这次逃难,行程仓促,自然是不可能带车丽丽走的,签证也办不下来。

于是,车同学的豪门梦破灭了。

在毕业后的几年中,刚开始的时候,她还在同学群里露面,渐渐地就跟大家断了联系。

想不到这次竟然来参加同学会,看她刚才所说的话,想必混得还行

刚下车,车丽丽就看到黄叙一愣:“黄叙,是你?不对啊,我记得名单你没有你的。”想了想,她又一笑:“对了,你应该是跟巧巧一起来的。咳,这个高巧巧,大家不是说好了吗,同学会同学,就不要带家属了。”

这话说得甚是无礼,黄叙却懒得生气,淡淡道:“车大书记你好,咱们已经好多年没见了,你倒是忘记我这个老同学了。怎么,你叫巧巧也不叫我,不拿我当同学看?”

车丽丽知道自己说失了口,咯咯一笑,伸手跟黄叙握了握,道:“黄叙,哪能呢,咱们一天同学,一辈子同窗。今天也不是同学会,就是几个平日间经常往来的朋友聚一聚。要不,一起进去吧。我已经定了座位,都是老同学,一起热闹热闹。”

什么叫要不?

听到这话,黄叙就算脾气再好,心中也是微怒。他继续淡淡道:“不了,说来也巧,今天我正要约了一个生意上的朋友谈事,只能说声对不起了。等下谈完事,如果大家还记得我这个老同学,在过来敬大家一杯。”

车丽丽觉察出黄叙情绪中的不快,她也是随口一说,却不在意,点点头:“好吧,等下一定要过来哟。”

第一百八十四章两个世界的人

正在这个时候,那个开q5的人把车停好走了过来,一看,愣了一下:“黄叙,是你。”

黄叙一笑:“谢真,是你,毕业好几年了,咱们还是第一次见面,怎么今天在这里看到我很意外吧?”

谢真是黄叙的同班同学,颇有头脑。他是本省人,来自一个风景区。和车丽丽一样,一进学校就到处拉帮接派,但凡同学家里有背景的,都热络得紧。这家伙在大二的时候也干出过一件很出名的事情,有一年暑假,他和车丽丽出头,打着学生会活动的名义组织同学去老家旅行,说是进行一次社会实践,顺便游山玩水。当然,适当的费用还是要交的。

收了钱之后,就租了车带着大家去老家逛了一圈。住的是大车店,吃的是盒饭,耍的是免费景点,最后还把大家朝购物网点拖。最后,大家损失甚大,很是扫兴。

但他和车丽丽着一趟跑下来,一人分了好几千块钱。由此可见,这丫的经济头脑。当然,至于同学感情,他才不在乎呢!

毕业之后,谢真不知道怎么的就钻进了一家大公司,看他今日的情形,好象混得不错。

谢真是个人情淡薄势力之人,对于黄叙这种家境贫寒又没有背景之人从来不假颜色,黄叙以前也懒得同他打交道。

谢真敷衍着黄叙握了握手,然后松开手。转头对车丽丽笑道:“丽丽,今天不是说话不带家属的吗,这个巧巧也真是。”

车丽丽:“黄叙可不是巧巧带来的,人家约了其他人吃饭谈生意,恰好也在这里。”

谢真:“哟,黄叙你也开始做生意了。以前不是听人说你在恒安公司总务科做文员吗?也对,做一个小白领一个月能多几个钱,还是自己创业的好。”

他口头尽是教训之意:“现在这个世道,没有自己的事业那是不成的。你和巧巧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不就是房子、车子吗,你也不要怪巧巧。人家好歹也是咱们的校花,什么样的人找不到,跟了你不外是想要一个还算体面的生活。房子不要大,能容身就好。车子也不要太好,三五十万能够代步就行。”

说着,他的目光瞟了一眼自己的q5,有落到黄叙面上,目光中尽是嘲讽和戏弄。

车丽丽笑着插嘴:“谢真,你刚才还说我显摆自己的cc,你不也在显摆你的奥迪,庸俗了。”

泥菩萨也有火,谢真如此嚣张,黄叙眉毛一扬,冷笑道:“谢真,我和巧巧的事情好象还轮不到别人来指手画脚吧?”

谢真现在是个部门主管,收获丰厚,平日间在下属面前也狂妄惯了。听到黄叙的冷笑,脸色一变,正要发作。

车丽丽见形势不对,忙咯咯这,一手挽着谢真,一手挽了黄叙:“哟哟哟,多年未见的老同学,一碰到就掐,还真当自己是以前的热血少年啊,幼稚了!”

“黄先生,你可算到了,关董等了半天,叫我出来看你到没有呢!”一个声音传来,黄叙转头看去,正是关礼弟的主力廖宣。

廖宣看到谢真和车丽丽:“这二位是?”

记起给关礼弟治病的大事,黄叙忍住气:“是我大学时的同学。”

廖宣:“原来是黄先生的同学啊,要不,一起去坐坐?”

黄叙:“不用,我这就去见关董。”

廖宣:“那好。”董事长的病情乃是**,甚至还有可能关系到公司的股价,自然不方便叫别人知道:“黄先生,请随我来。”

黄叙也不理睬谢真,朝车丽丽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失陪一下。等下你见到巧巧,麻烦跟她说一声,就说等下我就不坐她的车自己先回去了。”

等他跟廖宣走进院子大门,背后传来谢真对车丽丽的埋怨声:“丽丽,你跟黄叙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咱们和他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如果叫他只你我也算能够办得些事,说不定就有麻烦找上门来。这几年,那些同学跑过来叫你我办事的还少吗?不是去医院帮挂号,就是让帮找工作,我忙得很,哪里有时间去干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车丽丽:“这不是碰巧了吗,再说了,黄叙好歹也是高巧巧的男友。巧巧是恒安地产的会计,也算是混得不错。恒安集团是个大公司,将来我们未必没有和她打交道的时候。再说了,人家可是校花啊,你们这些臭男人,聚会的时候不是喜欢叫上几个美女活跃气氛吗?没有美女在场,你们跟谁得瑟?”

说到校花二字,车丽丽话中带着酸溜溜的味道。

她虽然也算有些姿色,可和高巧巧一比,却是山鸡和凤凰。

这二人对黄叙极度轻蔑,背后议论也不回避。

黄叙听得面色铁青,捏得拳头咯吱响。

进了雅间,关礼弟已经和老婆在里面等着。

看到他,夫妻二人连忙站起来,请黄叙入席,然后吩咐上菜。

关礼弟的妻子是个典型的良家妇女,性格和顺,她站起身来,端起一杯酒:“黄叙,上次多亏你救了我儿。若不是因为你,苞谷只怕……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活不了。是你,救了我全家。我一直想和你见一面,亲自感谢。只不过,前一阵子有事情耽搁了。今天机会难得,终于可以和大恩人见面了。大恩不言谢,如果你瞧得起嫂子,还请干了这杯酒。”

说到这里,她的眼圈也红了。

黄叙忙和她碰了杯,一饮而尽。道:“嫂子,这事换成任何一个人是我,都会做的。对了,苞谷现在如何了,今天怎么没带他一起来?”

关礼弟妻子回答说:“苞谷还好,小孩子心思单纯,也不知道怕。现在我每天都叫人接送他上学、放学,他明天还有读书,就不来了。小家伙先前还吵了半天,说要见魔术师叔叔呢!”

黄叙松了一口气,笑道:“苞谷没事就好,我怕就怕他落下心理阴影。”

“这孩子就这点好,心大,像我。”关礼弟气愤地将杯子朝桌上一杵,咒骂道:“那三个歹人,老子要他们死!”

黄叙:“案子判了?”

关礼弟:“正在走法律程序,哪里有这么快。”

黄叙劝道:“那三人罪不致死,上天有好生之德,关董不妨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是的,以关礼弟的势力,就算法院没有判歹人死刑,他也有一万种法子让他们在监狱里被自杀,只需给同囚室的犯人打个招呼。

黄叙只是觉得这么做,有干天和,毕竟是三条人命啊!

关礼弟的妻子也说:“老关,我也痛恨那三个歹徒。不过,不至于下这种狠手,咱们命里该有这一劫,就当给苞谷积德吧!”

关礼弟这才道:“也好,看在黄叙你说情的份儿上,我就放他们一马。不过,怎么也得让他们在监狱里呆上十几二十年才消我心头之恨。”

酒过三巡,说了半天话,黄叙先前心中的怒气也平息下去了。

关礼弟率先道:“黄叙,饭吃得差不多了,说说我的病情吧!这是我最近的体检结果,你先过目。”

听到这话,一直在旁边作陪的廖宣和服务生乖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