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饥饿鲨:无限进化 > 141 猪人

141 猪人

在陆地之上,鲨鱼感知的效果虽然要大打折扣,但依旧保留着几分作用。

殷间在这处新到的海岛上,并没有像是愣头鲨一样乱转,而是以感知开路,先探查周围是否有强大的灵力源。

被裂口魔鱼王追杀了一段时间后,他更怂.........更稳健了一些。

在感知视野中,超凡种显示的灵力源,在非战斗的情况下是很暗淡的,不过大致也能感知到。

起码,在殷间方圆一公里的位置,就是是大陆上的灵力波动,他也能发现。

或者说,大部分的超凡种,都具备探查灵力波动的能力,而殷间的这种能力在海中很强,到了陆地上会削弱很多。

“感知能力,不比战斗手段的作用要小。”

“要是能隐匿气息,再随意的感知其他超凡种的灵力波动,那我就可以料敌先机,凡是快一步。”

想法是好的,但是殷间目前并不会隐匿气息的手段。

海琳会。

那种令体表海水震颤的方式,可以隔绝灵力波动。

殷间曾经尝试过模拟一下,成功了,但是又没完全成功。

通过高速旋转的深蓝水甲,他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隔绝探查,但是在发动能力的那一瞬,浑身的灵力波动都像是黑暗中的烛火,早已暴露了。

不再想这些难以办到的事情,殷间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

鲨鱼感知中,朝着南边方向一段距离后,有着生物活动的迹象。

体积不大,也就在两米高左右,而且没有散发出一丁点的灵力波动,应该只是普通生物。

在这个位面,殷间遇到的生物还是以普通生物居多,只是超凡种出现的比例和频率更多了。

“说不定在超魔世界也有着普通生物。”

灵力浓度再高,不会操控,那依旧无法超凡。

没有在原地停留,殷间朝着感知的方向悄摸摸的移动了过去。

由于十米多高的鲨人身躯,比一些稀疏低矮的岛上树木还要高,殷间看起来有点显眼。

所有,他潜入了低下。

以鲨鱼形态进行土游,在地底深二十米左右的距离游动着,连刃鳍都不外露。

这种深度,殷间感受到了明显的压力。

一种源源不断的挤压感从四面八法而来,想要将他弹出地底。

陆行鲨的能力,也是存在极限深度的,而且这个深度不算深。

区区地面下二十米,殷间的灵力就开始消耗了,而且每多深一米,灵力消耗的速度都会骤增许多。

在深度十米以上,进行土游时,灵力的恢复与消耗是可以维持平衡状态的,但一旦再深,消耗速度就会超过恢复速度。

与此同时,殷间来到了之前感知到的位置。

在地面下,鲨鱼感知效果比陆地上再锐减几倍,他其实像是瞎子,全靠着很好的方向感和距离把控,移动到了之前锁定的方位。

慢慢的上浮身体。

地面微微震动,但是并没有引起附近生物的注意。

见状,殷间也就放心了许多。

嗤!

一道轻响。

地面被破开,有一个状若刀刃,布满鳞片的事物突出地面,朝着天空屹立着。

并且,越来越长。

不过眨眼时间,殷间的全部身体都从土层中翻出,暴露在了荒凉的海岛之上。

黑色骨甲,银白鳞片,雪白发亮的獠牙,猩红的双目.............

他保持着鲨鱼模样,并没有变成登陆形态。

陆行鲨,是可以像是蛇类那样,再加上强劲胸鳍的辅助,在地面上迅速游走的。

与此同时,有十几个被殷间破土而出时引发的动静而惊到的生物,纷纷转头看了过来。

“猪?”

殷间微微一楞,看着视野中的这些胡乱蹦跶的生物。

呈现在他眼前的,有点像是一处小型的聚集地。

中间有篝火,篝火旁边架设着粗制乱造的灶台土锅,里面还煮着咕噜噜的浑浊汤水,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生物的躯体。

而围绕着这处篝火的,是一群猪。

钢针般的鬃毛,两颗硕大的獠牙,厚重的肌肤,强健的肌肉,以及,人立而起的站立姿势。

这些不仅仅是猪,而是站起来,像是半人半猪的猪人。

猪人见到殷间的时候,纷纷大惊失色,似乎没有料到会有这种体型的生物能从地底出现。

接下来,猪人们一个个跑动起来,就近从附近的大树上折断些粗壮的树枝,然后对准着殷间,一阵叽里呱啦的大叫,同时警惕戒备的相互对视。

这里的猪人一共有十五只,几只最强壮的围着殷间,仿佛是要阻拦他进攻。

一些老弱幼小的则是退在后方,还有一个比较强壮的转头就跑,朝着某处不要命的奔跑离开。

“是去求援了吗?”

“这里应该不止这一群猪人。”

这处荒岛的面积很大,与霓虹的一些大岛都不相上下了,比殷间袭击的三田岛还要大上几圈,可以有许多生物存活。

殷间看着那只在远离此处的猪人,默默猜测。

因为在它逃跑转身的时候,其他的猪人都没有反应,几只最强壮的反而将殷间围绕的更严密了。

看模样,他们拥有不错的智力,以及一套自己的语言系统。

而且有了部落雏形。

殷间在打量着荒岛猪人,并没有发动攻击。

猪人们知道自己势弱,殷间不动,它们也不敢动,心中大概率是希望殷间只是路过,而不是要攻击它们。

对面,殷间磨了磨牙齿。

他有点儿饿了。

而且,猪肉好久没吃过,现在一回忆起来,殷间就想念的紧。

另一边的猪人们也不傻,看到了殷间目中升腾而起的凶光。

它们先是微微一楞,然后嚎叫着,将手中的树枝大力朝殷间投掷过来,期间还发出了呜呜的破空声。

力量倒是不弱。

但在犹如天堑的生命层次压制前,它们的垂死挣扎显得十分无力。

树枝大部分是朝着殷间的眼睛射过去的,殷间一甩头,将其全部打飞。

对面的猪人们面露绝望之色。

殷间也没有折磨猎物的习惯,只是激发出银白雷蛇,在一群猪人之间迅速弹射延伸。

短短几秒时间,此地除了默默燃烧的篝火外,再增添了许多冒着热气的躯体,空气中满是焦灼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