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三七中文 > 饥饿鲨:无限进化 > 21 咬蟹

21 咬蟹

虽然是精英礁鲨,在礁鲨中的智力要超出平均线上,但终究只是普通野兽。

只见雌鲨急的似乎要在水里冒火,那血盆大口凶猛张开,森森獠牙对着自己的尾鳍就是一阵穷追猛赶,还一直追不上。

虽然智力欠缺,不知变通,但执行命令这一点,倒是十分忠诚-----殷间这样想道。

不过转圈追咬自己的鲨鱼,看起来就像是追着尾巴嬉闹的宠物犬那般,也是别有趣味。

生活不易,鲨鱼卖艺。

殷间稍看了一会,就勾动脑中的代表着雌鲨的节点道:停下吧。

大概是因为转动的太着急,雌鲨一时半会都没察觉到殷间的命令,在殷间重复了几次后才理解他的意思,放过了自己的尾鳍。

不过,极速旋转的余韵还未消退,雌鲨本想着靠近蹭一蹭殷间表示亲近,却晕晕乎乎的偏移了方向,一头将在旁边看戏的雄鲨撞歪了身体。

野兽种只能简单控制,做不来复杂的行动,即使殷间的精神指令已经十分清晰,但它的理解能力一般。

【鲨鱼军团有符合物种等级的智力,忠诚于军团主,可执行相应智力能理解的命令。】

殷间想起了有关鲨鱼军团的介绍。

与此同时,雌鲨在将雄鲨的身体撞飞五六米后,猛地摇晃脑袋,迅速从眩晕状态中挣脱了出来。

得益于感知磁场的能力,在方向感上,鲨鱼有着很不错的天赋。

另一边,殷间则是感知到了一股微弱且懵懂的情绪。

是那只被撞的雄鲨传来的。

雄鲨:委屈屈。

当即,它摆动这尾巴,先了雌鲨一步,朝殷间旁边靠近而来。

殷间两眼一瞪:莫挨老子!

意念传递过去,雄鲨顿时驻足不前,委屈巴巴。

以礁鲨那可怜的防御力,过来蹭自己一下,大白鲨的锉刀肌肤就会将其割的遍体鳞伤,血肉模糊。

最重要的一点是,即使是变成了鲨鱼,他也不想跟雄鲨贴贴,雌鲨还勉强能接受。

【殷间拥有着人类审美,但也继承了鲨鱼的审美,在鲨鱼审美中,那深色的粗糙肌肤,雪亮的锯齿状獠牙,弧度曼妙的鱼鳍如果换成人形对比下来,精英雌鲨就是位明眸皓齿,肌肤细腻宛若凝脂的美鲨。】

“感觉像是养了两条宠物犬,还是不怎么聪明的那种。”

殷间摇摇头,嫌弃的看了两只鲨鱼一眼,而后将目光投射向岩甲蟹屹立着的身体上。

这具超凡生物的身体,宛如不规则的超大磨盘,四米多的直径,体表的外骨骼甲壳上还附着着一层层岩石,褐色纹路布满背部,诡异的紫色斑点密布全身。

只听四米直径似乎是并不如殷间这六米多的体型,但岩甲蟹可是整体呈圆形的,身躯长宽都是四米,极其敦实,如果加上其身下的螯足,体重体型已经远远超过了殷间。

“去,推一推它。”

刚刚下令,鲨鱼小弟气势汹汹地立马就围了上去,看其凶恶的爪牙模样,颇有一种鲨鱼黑帮的味道。

如果再戴上个不会浮水的大金链子,就更像了。

雌鲨游动速度较快,愣头青一般装在岩甲蟹的腹部位置,并向上顶动。

岩甲蟹顿时微微一颤,殷间眼神一亮。

然后再微微一颤,又是微微一颤.........3.8米体长的雌鲨,也只能让这岩甲蟹微微一颤。

雄鲨紧跟其后,然后也没然后,依旧是推不动岩甲蟹的身体。

见两者接触到岩甲蟹的遍布紫色斑点的身躯而无恙后,殷间方才慢慢悠悠地赶来。

猛的一甩尾,打击在岩甲蟹的侧身。

砰!

周围海水一震,殷间感觉自己像是在拍打坚硬的礁石,身上传来的反震感十分明显。

另一边,岩甲蟹则是身体晃荡,出现了较大的幅度。

“怕不是有快4吨重了。”

“螃蟹这种生物,大体型的还真是不好惹。”

殷间目露忌惮。

还好,他是检漏来的,不然怎么跟这种岩石堡垒般的玩意战斗,全盛时候遇到,他只能拔腿就跑。

几秒后,殷间大手一挥【鱼鳍一挥】:口它!

撕咬是鲨鱼最强大的进攻手段,烙印在基因本能之中。

雌雄两鲨瞬间理会了殷间的意思,同时张开嘴巴,尖锐的獠牙就咬向了岩甲蟹腹部位置-----这里的甲壳看起来要薄弱许多。

咔嚓咔擦!

似乎是石头磨牙齿的声波在海中回荡,让感受到这股震动的殷间牙口一酸。

獠牙先是比较简单的破开了甲壳表面的石层,在触及到其甲壳体表时才受阻停下。

表面的石甲只是银枪蜡杆头,中看不中用,自带的甲壳才是最硬的部位------殷间细细分析着。

如果以后遇到相同的超凡螃蟹,他也有所准备。

某些种类的海螃蟹体型本就巨大无比,蟹壳坚硬,螯钳有力,多在海底沙滩上活动,在海中的确算是横行无忌的一种中上层猎食者。

它的体型,应该不是进化成超凡后才有的,就算与超凡有关,其底子估计本来就很硬实。

大白鲨的咬合力在鲨鱼种首屈一指,但其他鲨鱼的咬合力也很强,咬合力本就是鲨鱼种族出色的特征之一。

就算无法一次性咬入躯体,那边缘都是锯齿,犹如电锯造型的獠牙,也能缓缓将猎物锯开。

两只鲨鱼持续发力,在大概二十秒后,咔蹦一声,让殷间精神一震。

仔细看去,他当即就是脸色一黑。

却是因为用尽全力,鲨鱼牙崩了。

不过,血色牙床上,成排成排的后方獠牙立刻蠕动补上,继续噬咬,并没有留下空隙。

再过十余米后,随着细微的咔嚓咔擦声,一道道裂纹以鲨鱼獠牙的位置宛如蛛网般辐射蔓延。

岩甲蟹站着不动让两只精英礁鲨咬了半分钟,身躯最脆弱部位的甲壳终于坚持不住了。

如果让牙口最好,身为大白鲨的殷间来干,不需要这么费劲,但殷间怕被毒,只能麻烦一下了。

坚硬的身躯有了损伤,顺着这碎裂的部位,两只鲨鱼一阵猛咬。

再度折损了一些鲨鱼獠牙后,岩甲蟹的腹部被它们撕扯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破口,露出了里面像是在发光的,金黄色的蟹肉。

看的殷间有些流口水。

同时,他敏锐的注意到这些诱人蟹肉里面还夹杂着丝丝缕缕的紫色肉丝。

雄鲨受到了超凡生物血肉的吸引,张嘴想要去啃,但想起了殷间后,又犹豫下来,转头望向殷间,似乎在等待他的吩咐。

殷间也没有拦着,目露鼓励,凶恶的大白鲨嘴唇扬起,勾勒出带着怜悯的慈祥。

“乖儿,给爹爹试试毒。”

“别犹豫,去吃。”

天地有真情,人间有真情。

这发生在幽深海底的一幕,是鲨鱼种之间真挚情感的表现,父慈子孝。

年轻雄鲨不忍父体遭受意外,‘主动上前’冒着暴毙风险试毒。

背后的原因令鲨背后灼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