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最后一个女玄术师 > 第146章想吓唬我
    忽然,一个东西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然后悬在半空之中,摇晃不定。

    那竟然是一个人。

    一个女人。

    曹芳华!

    曹芳华被五花大绑,嘴里塞着一团白布,将她的喉咙堵住,她发不出声音来,只能不停地挣扎,口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小师妹!”曹家师兄弟们怒不可遏,大声喊道,“你们抓一个不懂法术的小女孩,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来跟我们正面刚啊!”

    话还没有说完,忽然一股阴气朝着他袭来,叶思媚反应极快,她察觉到那股阴气,就快速冲了过去,挡在了那个师弟的面前。

    轰。

    一声闷响,叶思媚的耳边响起了提示音。

    “遭受人类·玄术师(假五级)的攻击,诛邪术+50。”

    假五级?

    叶思媚记得当初那个少君曾经说过,乌兰大君只是三级而已,还等着用噬魂球晋升到四级,如今竟然成了五级高手,这进步也太快了吧?

    莫非这其中有什么蹊跷之处?

    对了!

    她想起《妖魔鬼怪大全》里面曾经说过,如果向妖魔鬼怪借力,是可以暂时提高自己实力的。

    这种所谓的借力,有些像请神上身,就是用某种秘法,将神仙身上的力量借来用,当然,人家也不会让你白借的,你既然借了,就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看来这个乌兰大君是借助了某个邪神的力量,飞速提高了自己的修为。

    只可惜,你再高的修为,在我的面前也不过是假把式。

    众人见叶思媚正面遭受了这一击,居然都没有受伤,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这个小子不会真的刀枪不入吧?

    叶思媚对着半空道:“怎么?还不肯出来吗?你的胆子也太小了吧?怪不得只敢躲在背后对人下降头,还绑架了别人的朋友来威胁,你这是有多怕我啊?是不是一听到我的名字,你就吓得晚上不敢上厕所了?”

    叶思媚的嘴很阴毒的,只要把她给惹毛了,她能怼得你哭。

    果然,乌兰大君生气了,他缓缓地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站在一个钢铁搭成的脚手架上,冷眼看着众人。

    叶思媚上下打量他:“你不像蒲甘国人!”

    她顿了顿,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道:“你这具身体不是你自己的!”

    “这具身体不过是我借来使用的傀儡罢了。”乌兰大君张开双手,笑道,“这身体还挺好用,只可惜他已经死了,用不了几天就会腐烂,否则我倒是不介意用他的这具身体生活。”

    叶思媚脸色阴沉,道:“你知道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吗?”

    “后果?”乌兰大君哈哈大笑,道:“小伙子,看来你这张嘴也不弱啊,只不过你想凭着三两句就让我屈服,你也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叶思媚却道:“借尸是邪术,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中原的玄术师要将它打为邪术吗?因为它会让你生不如死。”

    乌兰大君不屑一顾地笑道:“我现在舒服得很,怎么会生不如死?”

    “好啊,只要你还在这具躯体里待足一个星期,我保证你会有惊喜。”

    乌兰大君心头一震。

    莫非他说的是真的?

    他心中有些开始怀疑,但脸上却仍旧皮笑肉不笑地说:“想吓唬我?小子你还太嫩了。你们还是关心关心这个小女孩吧,多么水嫩的一个小姑娘啊,就要死了。”

    话音未落,叶思媚就看见曹芳华的肚子鼓了起来,里面似乎有一条蛇在游动,曹芳华的脸上也流露出了极度痛苦之意。

    叶思媚沉声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哈哈哈哈哈。”乌兰大君大笑起来,“我要你自断一臂,否则我现在就让她肚子里的那条蛇吃破他的皮肤钻进来。”

    叶思媚声音冰寒,道:“你的胆子还真大啊,你别忘了,这里是炎夏国,玄术起源的地方,你来这里作恶,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你会遭报应的。”

    “no、no、no!”乌兰大君笑道,“我不是来作恶,我只是来报私仇罢了。如果不杀了你们,我乌兰大君的名号,以后还有谁会给面子吗?”

    叶思媚嗤笑道:“你以为自己真的有面子吗?你屠杀了那么多村庄,杀害了那么多进步人士,那些可都是你的臣民,你是怎么对待他们的?你不过是个暴君罢了,还奢谈尊重?”

    “住口!”乌兰大君怒吼一声,道,“本座杀的都是低种姓的贱民,他们本来就和牛羊没有什么区别,甚至价格还比不上牛羊,我杀他们有什么错?”

    他一抬手,曹芳华肚子里的蛇就开始躁动,然后啃咬她的肚子。

    “绣锦!”曹家师兄弟们悚然变色。

    要是小师妹真的死了,师父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小子,你看这姑娘,长得多么漂亮啊,你舍得看她惨死吗?”乌兰大君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似乎想要看到她他无计可施,只能跪地求饶的样子。

    然而,叶思媚笑了。

    她露出了一抹冰冷而阴森的笑容,让人毛骨悚然。

    曹家大师兄看了这笑容一眼,在心中默默吐槽,这小子看着不像好人呐。

    “谁说她要死?只要我今天不许她死,她就绝对死不了。”叶思媚笑道,“不然我们打个赌?”

    乌兰大君双手抱胸,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叶思媚忽然手一动,一把青铜剑出现在她的手中,她抬手一挥,绑着曹芳华的绳子便断了。

    曹家大师兄立刻扑上去,将曹芳华抱进了怀中。

    乌兰大君冷笑道:“幼稚,你以为这样就能救她?”

    叶思媚却勾起嘴角,冷冷一笑,然后低头吻上了曹芳华的嘴唇。

    所有人都惊了一下。

    他要干什么?

    而曹芳华却愣住了,睁大了眼睛。

    那一刻,她都感觉不到疼了。

    在她的眼中,只有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他那么的英俊、那么的强大,还那么的温柔。

    他的嘴唇像巧克力软糖一般的柔软,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