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从锦衣卫开始无敌 > 第234章 破防
    第一道碉堡防线,某处大型碉堡的上层。

    “敌军究竟在搞什么名堂?为何既不进攻也不扎营?”

    听到副将的喃喃自语,丁元文同样皱着眉头,有些摸不清大苍军伍的意图。

    身为大岐的镇西将军,丁元文也算是一员战阵经验丰富的老将。

    只是,敌军迟迟不动,他也看不出对方的谋划。

    “不用多虑,我三条防线俱已严阵以待。

    敌军若敢攻来,定能让其尝到厉害!”

    身为主将,丁元文很是沉着的出声安慰,稳定军心。

    然而,正在此时,一个小将忽然脸色惶急的奔了进来。

    “报!启禀将军!大事不好,后方第三后备大营遭遇敌军突袭!”

    丁元文顿时一懵,脑子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来。

    “第三后备大营不是在后方十里外吗?怎的会受到攻击?

    还有,敌军究竟是哪方军队?”

    “将军大人!是大苍的兵马!

    至于对方是如何出现在第三后备大营,末将也不知啊!”

    那小将同样一头雾水,他也是收到了第三大营传来的讯息才赶来禀报的。

    “报!将军大人!

    第三防线传讯,东方八里外发现大批军队正在快速靠近,暂不知是王朝哪方军马!”

    听到这新奔入之人的禀报,丁元文顿时脸色大变。

    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些军队难不成是第三大营的溃兵?

    但这怎么可能,第三后备大营可是有着二十万大军!

    他前脚刚刚得到遭袭的讯息,后脚大营便被杀崩盘了?

    倘若真是如此,那后方偷袭的大苍之军又该何等强大?

    在这一刻,丁元文彻底的慌了。

    因为当初设立碉堡防线之时,根本不曾考虑过后方会出现敌人的可能性。

    因此,所有远攻利器都是向着西方,对东方几乎就是不设防的。

    敌军一旦从后方冲来,那也只能依靠近战厮杀了!

    但第三大营二十万大军都挡之不住,他这一段防线上的十几万分散开来的大军,又能如何?

    “将军大人快看!敌军动了!”

    身旁副将忽然伸手一指西方,丁元文急忙通过洞口看去。

    只见远处地平线上,那密密麻麻的大军,果然在旌旗招展间开始向前开动了!

    虽然速度稍显缓慢,但进攻之姿态已然十分明显!

    丁元文一脸死灰,心中绝望之意甚重。

    他知道防线是守不住了,但身为军人,战死沙场的觉悟他早便有了。

    丁元文绝望之际,忽的面色一狠。

    虽然防线注定将失,但也要狠狠地崩掉敌军的虎牙!

    “来人!立刻向王都及靠山王传讯,就说我南部防线后方被敌攻击,第三大营已溃败。

    南部防线恐将被敌突破!

    然,丁某身为王朝镇西将军,深感肩上职责之重大!

    丁某将率领南部防线一众弟兄,尽全力纠缠敌方大军,为王朝调兵遣将争取时间!”

    “诺!”

    “传令!令第三、第二防线收拢溃兵,并将所有坐地弩搬移出碉堡,对后方敌军实施阻击!

    令第一防线所有军卒,专心应对正面敌军主力!”

    “诺!”

    待得传令兵退下,丁元文扫视着彷徨不安的一众副将、亲卫,忽的脸色一正喝道:

    “本将清楚,诸位此刻一定很害怕!

    但,我等身为军人,为国战死沙场本便是本分!

    这道防线之后,便是我大岐家园,是我等妻儿老小栖身之地!

    倘若我等不战,那不久之后,他们便会沦为大苍之罪民!

    届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知要遭受多少折磨!

    但若是我等拼死一战,拖延足够长的时间;

    那朝廷定然会调集四方援兵,将大苍虎狼之师驱赶出去!

    告诉弟兄们,本将将与他们一道,血战至死!

    为了大岐!为了家小!死战!”

    众人不由沉默,但脸上的不安和惊恐已缓缓被坚定所代替。

    数息之后,随着副将一声高喝,其余人顿时纷纷响应。

    “死战!”

    “死战!死战!死战……”

    ……

    第三防线之后,五六万溃兵正在数十万大军的驱赶之下,哭爹喊娘的朝着各个碉堡冲去。

    负责此方的大岐游击将军沈力,眼见敌军与溃兵之间的距离只有百余丈,顿时面色一变。

    两方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短,一旦将溃兵放入,那他们还来不及收拢、重整阵型,便会被敌军趁势而入!

    因此,权衡利弊之后,沈力猛地神色一狠,大喝道:

    “传令!命令所有碉堡驻军立刻射击,不论是溃兵还是敌军,一个都不能放过来!”

    传令兵脸色一变,但看到沈力想要吃人的眼神之后,还是硬着头皮接了令。

    “诺!”

    数息之后,随着鼓声冲天而起,密集的箭雨开始不断朝着东方的人潮倾泻而去。

    刹那之间,惨叫声连成一片。

    早已丢盔弃甲的大岐溃兵,面对坐地弩、长臂弓、元弩的犀利攻击,几乎毫无抵御之力。

    一排排溃兵像割麦子一般扑腾倒地,临死前眼中还残留着浓浓的不甘和难以置信。

    他们至死都不曾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自己人的手下……

    后方,颜良亦是一脸诧异。

    他同样没想到,大岐之人竟然会如此狠辣!

    不过,诧异之后,颜良却又森冷一笑。

    以为这样便能阻挡他的脚步?天真!

    没了机关砲的威胁,这区区不到二十万的城卫军,只不过是待宰的羔羊罢了!

    “传令!玄武甲车出击,专挑大型碉堡的入口处猛轰!

    其余大军紧随其后,不降者一律斩杀!”

    玄武甲车所装配的机关砲乃是黄级极品,射程可达十里。

    不过,为了麻痹外界,王上特意下了令,在对大岐之战事中,玄武甲车的射击距离要维持在五里以内。

    五里的射程,这是黄级中品机关砲的极限。

    保留一半射程,这足以让外界的警惕之心下降不少。

    若不然,引人注目是必然的。

    另外,如此做,也可在将来对阵某些强大国度时,做到出其不意!

    “诺!”

    不久之后,五十辆玄武甲车掀开了伪装,将狰狞的外观和砲口统统显露了出来。

    随之而来的,便是剧烈的爆炸声响以及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在一片血腥的混乱中,第三防线的驻军很快便崩溃,伙同残余的第三大营溃兵,一道向着第二防线疯狂逃去。

    之所以会如此,那是因为主将沈力在第一轮的元能光束轰炸中,便直接殒命当场!

    同时,负责指挥各个大型碉堡的,也几乎都是中高层将官。

    他们居于碉堡之外,不幸殒命者亦是数不胜数。

    如此一来,没了上层指挥,下方的军卒自然无心再战,仓惶而逃。

    ……

    第一防线西方,张郃正站在一处微微凸起的小山包上,眺望着远方的战场。

    眼看着密密麻麻的刑徒军和仆从军军卒嘶吼着冲向一座座碉堡,期间不断有人被汹涌的元能光束和粗大的箭矢贯穿,一旁的副将露出不忍之色。

    “将军大人,其实颜良将军从后方完全可以将三道防线尽数突破,

    如此,又为何非要对第一防线强攻呢?”

    周遭的亲兵同样一脸不解,有些想不通。

    虽然己方的玄武战车已然拔除了大部分小型碉堡,但那些大型碉堡都布置有强大的防御阵法;

    以玄武甲车的火力,也难以在短时间内轰破。

    而那些大型碉堡虽然数量有限,但威胁性却也不小。

    截止到目前,已有数万刑徒军及仆从军战死了。

    倘若继续下去,待得最终拿下这第一道防线,恐怕辅军最少也得折损二十来万啊!

    张郃微微沉默,其后面无表情道:

    “其一,刑徒军及仆从军军卒之性命,比不得镇守军!

    尽管要拿下第一道防线,镇守军的战损不会超过三千。

    但,正军才是王朝根基!

    其二,辅军之中,问题很多。

    倘若不让他们时刻感受到死亡的残酷,又怎能收敛?

    其三,辅军人数太多,且质量低下。

    优胜劣汰、去糙留精,方为上策。”

    众人顿时心中一凛,心底自豪的同时,却又不停地冒着寒气……

    也不知,这只是张将军的主意,还是王朝的统一决策?

    ……

    听雪州,听雪河上游区域。

    一座庞大的营盘,分布在在波涛汹涌的河流两岸。

    其间岗哨密布,军卒操练之声直冲云霄、不绝于耳。

    单从这一点便可以看出,此处的统将,绝对是一位军纪严明、性情谨慎的大将。

    只不过,此时这位大将却有些头皮发麻、惊魂不定……

    “你说什么!?南部主防线后方突然出现敌军?而且第三大营已然被攻破?!”

    看着怒目圆睁的岐远辰,传信的小将脸色青白、呼吸都有些困难。

    这倒并不是被吓的,而是被岐远辰宗师境的强大气势镇压所造成。

    “是、是,丁、丁将军还说,防线将、不保,但他会、血战至死!”

    岐远辰身上的气势忽然一松,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报!启禀靠山王!北部主防线告危求援!其后的第九大营已然溃灭!”

    被惊醒的岐远辰顿时身子一抖,脸色唰的一下便白了下来。

    钢铁防线,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