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侵入人间 > 第一百零七章 信赖关系
    “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我本来就很放心,而且我觉得,你压根没必要问刚才那种奇怪的问题。”

    面对一脸邀功表情的竺清月,林星洁却抱着双臂站在门口,神态有些不满,居高临下地看着蹲在角落里的两个朋友。

    “我早就说过了,向阳他没有看到我们,我们的……呃,总、总之,他是何时发来联络,我都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我们俩都快换好衣服了,不会被看到的。”

    长发姑娘将手放在嘴边,轻轻咳嗽了一声,似乎是在掩饰自己的心情。

    “而且,通灵仅仅持续一瞬便中断了。我想你和我一样注意到了,所以这不过是个不需要太在意的意外。”

    你刚才和我一起过来的时候,脸上那副羞恼的神情可不是不在意的样子啊……竺清月暗自心想。

    而且,林星洁在到达门后没有第一时间出现,而是让她先来询问徐向阳,自己则躲在后边偷听的举动,其实相当于已经默认自己的做法了。

    她想,看来星洁是脸皮太薄了,才不愿意在这个问题继续纠缠下去。

    正因为如此——

    女孩红润的唇角情不自禁地翘起。

    “这是为了保险起见呀,万一真的被看见了……”

    “我换的时候都是抱着衣服换的,”林星洁连忙大声说道,“本来就不会给别人这个机会!”

    “星洁你有这个警惕心,我却没有。”

    竺清月小小叹了口气。

    “毕竟是在更衣室里嘛,我没想到会有人看到,我可是大大方方脱下衣服换的……”

    徐向阳突然察觉到,在班长同学这句话说出来后,星洁有意无意间瞥过来的视线,像是带上了刺似的,扎得他脸一阵阵生疼。

    “我保证,除了内衣以外,绝对没有看到别的!”

    他就差没举起双手发誓了。

    现在回想起来,他看到的是白色长裙上面的衣襟大半解开,露出里面文胸的竺清月;以及下身穿了牛仔裤,上半身则只穿着内衣的林星洁。

    其实硬要说的话,这两人那时的装扮都称不上暴露,处于半遮半掩的状态,那种地摊杂志封面上的模特露出程度都比这个高。

    徐向阳之所以会一时间头脑发懵,主要还是因为这两人是熟识的朋友,他平常就和她们俩一起念书、一起谈笑、一起生活。

    他当然知道两位女生都长得很漂亮,但离得近了、看得久了,慢慢就习惯了;更重要的是,他本人从来没有考虑过那方面的事情。

    目睹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异性朋友,在意料不到场合下的诱人姿态,其冲击力绝不是其他人能相提并论的。

    而且,尽管事实正如徐向阳所说,通灵后得到的结果仅仅是惊鸿一瞥,根本来不及分辨颜色或是型号;以及那种通灵状态下的黑白画面,就算想看清楚都不容易。

    话虽如此——

    那抹模糊的印象还是牢牢地烙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无论如何都无法遗忘。

    哪怕是一场谁都没有预料到的意外、就算林星洁和竺清月两人并不在意(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他也没办法当作无事发生。

    对于徐向阳来说,他唯一的选择就只有面对这份愧疚心。

    “……我没有生气。”

    林星洁嘟囔道。

    让徐向阳有些意外的是,虽然星洁的神情看上去并不是真的不在意,可她还是很爽快地选择了原谅。

    “这件事就让它这样过去吧,向阳,你别放在心上。”

    不仅如此,她甚至还反过来开始劝慰徐向阳放松心态,这让他感到措手不及的同时,又有些感动。

    “欸,星洁还真大方呀。”

    旁边的竺清月笑了起来。

    “不是大方不大方的问题,因为这本来就是一场意外。”

    长发姑娘的表情看上去已经冷静下来了。

    “怪谁都没有用。”

    “嗯,我知道,下次会注意……”

    徐向阳这话说到一半,却又停了下来。

    “下次会注意”这种话,在生活中实在是听到太多次了,他总觉得有点缺乏诚意,就好像自己反省检讨得还不够深刻。

    ——不会有下次了。

    徐向阳想。

    不止是林星洁或者竺清月那样,能召唤出拥有强大破坏力的怪物的人,才能干坏事。

    他意识到,自己的通灵能力同样有着这方面的负面用法:对他而言,侵犯他人的**,可能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虽然这世上绝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但大部分人却又不甘于平庸,只要有一点点膨胀的可能性,人的**就会变得难以控制。

    有了一点钱、有一点地位或名声之后,人都容易变坏、喜欢肆意妄为,更不用说某一天察觉到自己身上拥有超能力了。

    真正想要做的话,徐向阳当然可以用自己的特殊能力来耍流氓,或者做更危险的事情;但是那样,他的家人,他身边的朋友们都会感到伤心和难过吧。

    徐向阳不希望事情变成那样。

    “我保证,以后使用通灵能力的时候,一定会注意场合和时间——”

    然而,还没等他的话说完,就被林星洁打断了。

    “——我说让你别在意的意思,就是这个。”

    她注视着自己,瞳孔中盛满认真。

    “要用就尽管用,不要因为刚才那件事就变得瞻前顾后,开始顾虑我身处何时何地。我相信,你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通知我时,遇见都不可能会是小事,就像上一次,就像这一次——”

    “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在第一时间赶到你身边。相比起你的性命安危,其它都没必要放在心上,不是吗?”

    徐向阳张了张嘴,他突然发觉自己的喉咙有点发干,说不出话来。

    “所以,下次,下次还是要记得第一时间叫我。”

    林星洁举起手,在徐向阳的胸口上轻轻敲击了一下,神情比以往都要柔和。

    “知道吗?”

    “我……”

    “对呀,星洁说得一点儿都不错。就算我们俩在洗澡或是睡觉的时候,你也千万~不要客气啊。”

    班长同学笑眯眯地补充道。

    林星洁的脸蛋又红了起来,但是她刚刚还用一副很帅气的态度说出来的话,这时候自然没法随随便便吞回去,只好撇过头去当作没听见。

    “好了,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

    回过神来的徐向阳咳嗽了一声,提醒道。

    “我们还是赶紧从这里出去吧。”

    *

    三人推开门离开,从安全通道回到了商场内。

    离开那条光线昏暗的走廊,远离遍布着杂物和人体模型的仓库区域,就像是从异世界又回到了人间,让人不禁松了一口气。

    林星洁跑去卫生间了。

    而徐向阳则是先去打了一趟电话。

    他当然没忘记有两个人很有可能是被邪灵袭击了,所以必须先通知在这方面能帮得上忙的大人。

    徐向阳重新回到人群熙攘的广场。

    这次,是他和竺清月两个人坐在椅子上等另一个朋友回来。

    毕竟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冷静下来的徐向阳倒是不觉得尴尬了,只是肩并肩坐在班长同学身边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

    他还有点不放心地问道:

    “……清月,星洁刚才的说法只能代表她自己,你是这样想的吗?”

    “难道我还能有别的看法吗?”

    竺清月微微一笑。

    “星洁的说法完全正确,我们俩又不是被看见**就要嫁给别人的武侠小说里的女人。虽然刚才的事情确实是有点害羞啦,但要是我们没能及时赶上战斗,让你受伤了,这才是最让人后悔的事情。”

    “……其实,你们俩就算没有来,那种程度的怪物我还是能抵挡的。”

    徐向阳忍不住说道。

    “话是这样说,果然还是我或者星洁在的话,比较能安心一点吧?无论是对你、还是对我们来说。”

    他沉默了。

    然后,他又听见竺清月轻声说道:

    “向阳,你知道吗?我们其实是有能力阻拦你的‘通灵’的。”

    徐向阳愣了一下。

    的确如此。

    事实上,他在第一次试图通过通灵随身物品的方式联系上林星洁的时候,那次实验的结果是失败的。

    他的窥探被星洁发现,然后强行中断了。

    当然,后来两人经过沟通后,知道这是通灵能力的运用后,就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了。

    再后来,和竺清月的关系变好起来后,徐向阳同样对她做过测试,并让她记住被自己远距离通灵时的感觉,这样就能在必要时刻进行联络。

    “被你通灵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嗯,怎么说呢,好像被什么人窥探着一样。”

    竺清月露出一副思考的表情,好像在仔细考虑如何形容。

    “而且,在和别的邪灵遭遇的时候,特别是在它们注意到我的存在之后,我都会产生类似的感觉。第一次的时候,可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但是现在,我已经能通过自己的意识来隔绝这种‘注视’了。”

    “就是你上回对我说的,用能力‘包裹’住自身的方式吗?”

    徐向阳之所以会想到利用在发动通灵能力时伸向周围的意识触角反过来包围自身、从而躲过邪灵的侦查,且虽说第一次尝试,却取得了成功——这一切不是毫无缘由,灵感就是来自竺清月曾经对他们说过的话。

    因为不论是通灵能力,还是召唤小安,或是用“线”操纵怪物,他们使用的特殊能力,都是利用自己的意识在操控,而并不需要某种额外的“能量”。

    所以,该如何更巧妙地运用,关键在于人的想象力。

    “是的。”

    竺清月点点头。

    “我认为,将没有做好任何防护措施的自己放在那群怪物们的眼皮底下,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邪灵不止能影响现实,说不定还能影响到我们的意识,所以我和星洁都开发出出了这方面的‘护壁’……她的话,你以前就见到过。”

    当林星洁为了节省体力或者想要减轻能力对周遭的损害时,往往不会召唤出小安,而是与之伴生的浊流现象。

    浊流的破坏力不如鲸鱼,却同样能干涉现实,当然一样能用来防御。

    “我所使用的‘线’你们可能看不到……总之,我不清楚别人能不能像我们俩那样抵御你的通灵,也不了解有没有人拥有像你一样远距离通灵的能力,但是就算有,假如别人想要通过相同的方式窥探,只要有这层壁垒在,就不会有这个机会。”

    “但是呢,”说到这里,班长同学的声音似乎变得严肃了点,“我和星洁,对来自于你的通灵不会做任何抗拒,这就是我们作为朋友间的信赖关系。”

    徐向阳抿紧嘴唇。

    他当然想要做出回应,此时此刻却不好意思说出口。

    “你既然得到了这份信赖,就得充分利用起来。要是犹犹豫豫,才会让我或她失望。”

    虽然没有听见男生的回答,但竺清月却已经从对方的表情中得到了答案。

    她忍不住想要伸出手去摸摸这个大男孩的脑袋,但少女还是克制住了这种冲动,将双手放在膝盖上,看上去规规矩矩的,在旁人眼中是完美的大家闺秀。

    “对了,我还得告诉你一件事。”

    “嗯?”

    “其实,我和你一样,看到了星洁穿着内衣的样子。”

    “……啊?”

    徐向阳还没从刚才的交流中回过神来,又一次被她的话镇住了。

    “好东西就该朋友间一起分享嘛,大不了我再找机会让她看回来。”

    “你这种想法很奇怪吧……”

    徐向阳忍不住吐槽道。

    “我看了星洁,星洁看了我,你再看了我们俩,这样就公平了。”

    竺清月一本正经地说道。

    嗯,听起来还挺有逻辑的。

    可是,如果从三个人的角度来考虑的话,是不是我都还得脱光了让你们俩看一次……

    徐向阳摇摇头。

    越想越离谱了,我一男的脱光有啥看头啊。

    但是,正当他想要说话的时候,却突然发现竺清月正一脸似笑非笑地朝他看过来。徐向阳只觉得脊背一阵发凉,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

    “喂,你们俩,我有个提议。”

    上完卫生间的林星洁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起事件,我们要去解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