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天命神卦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传法(下)
    不等他说话,我便知道墨斗是何心思,开口说道:“我留你,是因为你对墓室机关有一定见解。巫云行的祖坟在云峰山上,等忙完这一阵子,我需要你为我们探墓。”

    旁边的巫云行一听,激动的差点哭出来。

    要是真能进入祖宗的墓里,一定能找到许多失传的巫术。

    所谓的法术,便是从巫术中衍化而来的。

    可见巫术是法术的祖先,其力量自然要大于法术。

    “你退下吧。”

    “弟子告退。”

    “安神海,你的任务有些特殊,不知道你能不能胜任。”我看着此人,越看越像电影里的海王。要是手上再有一把三角叉就更像了。

    “请掌门吩咐,弟子一定完成任务。”安神海说道。

    “我需要一支像你一样,懂水性,能长时间待在水中的人。”我说道。

    “这事不难,弟子的族人里就有这样的人。”安神海说道。

    “你还有族人?”我心中大喜。

    “他们在第四特区。生活在海岛上,那儿有一处阵法,只有弟子知道怎么进去!”安神海说道。

    我一听,这不就是女神赛尔啦的老家!

    “这事很重要,需要你亲自去办。你现在就去大长老那,他为你的族人准备了礼物,以及口粮。我需要至少三十人,水性极好的人。你就留在自己家乡,等我前去。”

    “一定完成任务。”

    安神海转身离开,只剩下巫云行和莫千手。

    二人看着我,等着我发话。

    而我却思绪飘飞,想着如何组建一只水军,我已经从龙妃的神识中提取出了神龙会的下一步计划。他们要在第四特区修造第一个水上宫殿。

    目的是以水为能量源,生产更多的生化人。

    而且类似的实验,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进入尾声。必须捣毁,要不然,世界上的人类又将面临一次屠杀。

    看来,神龙会的人是不打算回去了。

    时间过的很快,已经快下午二点半了,我跟宋思齐约好,要去寻找宋家留下的金山。

    巫云行和莫千手二人见我时而皱眉,时而微笑。一时琢磨不透,便没敢开口,直到我再次看向他们。

    他们才一脸紧张的朝我龇牙。

    “莫千手,你之前说,自己是风水师?”

    “是的掌门。”莫千手如实回道。

    “那你研究过奇门遁甲没有?”我问。

    “研究过。”他回答道。声音不大,却很是自信。

    我点了点头。想了想开口道:“把遁甲神机赋背给我听听。”

    “啊?”

    “不会?”

    “不是。有点长......”

    “背。”

    “是,掌门。”莫千手无奈,他早饭中饭都没吃,眼看都快下午三点了,口干舌燥,此时居然还要让他背诵遁甲神机赋,也不知道掌门是怎么想的。

    但掌门叫他背,他不敢不背。

    “两仪主使,三才攸分。步咒摄乎鬼神,存局通乎妙旨。前修删简灵文,裁整诸经要理。夫甲加丙兮经回首,丙加甲兮鸟跌穴。回首则悦怿易遂,跌穴则显灼易成。身残毁兮乙遇辛而龙逃走,才虚耗兮辛遇乙而虎猖狂......”

    “伏干格之名直符临庚,飞宫格之说大格庚临,六癸刑格庚临六己,按格所向既凶,百事营为不喜。......二至顺逆,妙理玄微。阳符左为前数,阴符右为前寻。阳遁从冬至前一十二气,直符后一为九天,后二为九地,前三为**,前二为太阴。......”

    “......九天之上扬威武,九地之下匿兵马。天地备兮难量,审机妙兮莫测,学欲临事有谋,存心斯赋无惑。”

    “黄帝阴符经中有一句为,太白人荧贼即来,火入金乡贼即去。你是如何理解的?”我轻轻点头,随后问了这个问题。

    莫千手顿了顿,回道:“太白星隐于天星之南,可藏岁月之气,以人为本,牵星动土,以物为本,动气伤神。火入其三分,表皮即去六分,入其六分,筋络显达,其人之气盛,而庚酉克亥宫,生于丙死,立查不竭。”

    我心中欢喜,此子可教。

    “御雷之术的心法,你再给我背一遍。”

    “道之渊,力之坚。攻下与归咸,其力可天。顺道于心,海自乾,正与反穴。书文有贴,足下生烟。中丹咽其所,下丹上咽阙,上丹炉火中天......!”

    “记住了,这是葬雷诀心合之术,结合你刚才的理解,便能引动天雷,你若能掌握,便是这世上第二人会葬雷诀之法的人。其威力强悍,我要你在一个月内悟出来,若是不能,我会化去你的记忆,把你变成白痴。”我语气冰冷,不带一丝温度。

    “啊?弟子......一定尽力。”莫千手哭的心都有了,他以为自己走了大运,没想到眼前这个年青人如此歹毒,若是掌握不了葬雷诀,他便废了。

    “你去吧。”

    “弟子告退。”

    “巫云行,你刚才听到什么了?”在莫千手走后,我直视巫云行,此人一直很淡定,若是加以雕琢,往后可堪大任。

    “弟子听到掌门将葬雷诀心合之术传授给了莫千手。”他如此说道。

    “你感觉莫千手他能掌握吗?”我淡淡的问道。

    “不但能,弟子感觉他还能衍化出属于自己的法术来。”巫云行的眼中充满了智慧。

    “那你觉得,我传给薛怀春的神修符,是真是假?”我看着他的眼睛。

    “掌门希望弟子说真话,还是假话。”他问。

    “真话如何?假话又如何?”我盯着他,向他施压。

    巫云行难以承受我释放出来的威压,直接坐在了地上。

    他仰头看着我,说道:“若说假,掌门传他的法门却是真的。可若说是真的,掌门在传法之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却说了一句,所有人中,他薛怀春最有悟性。所以,弟子认为,神修符并无法可传,它是一种秘技,只有张家血统的人才能掌握。”

    我收起威压,让他起来。

    “你很不错。但有一点,你没有说对,薛怀春确实是你们之中最有悟性的。我之所没有传他法术,是因为他可能会成为第一个参透大罗心经的人。大罗心经有上中下三卷,若是能全都参悟,他将是大罗宗之幸。”

    “很厉害?”

    “只在我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