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星际修真的日常 > 第二〇七章 法器市场
    “说好的周六!”刘宝莹嘟着嘴,瞪着眼睛怒怼张平。

    张平赔笑。

    刘宝莹确实生气。和张平这些学生不同,刘宝莹现在属于商人了,商人最重视的就是信誉。但另一方面,刘宝莹又不能和张平发火。

    张平爽约是有原因的,而且从事的事情也是意义非凡。

    更别说那个隐藏起来的邪教,竟然将刺杀张平作为第一目标。所以如论如何,张平都应该先处理邪教方面的问题。

    想来想去,可怜的刘宝莹竟然只能用嘟嘴来表示自己的不满。也难为她了,一个金丹期的大女人,竟然要对张平一个学生嘟嘴。

    呕……

    张平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好在计划才刚刚开始,也没什么。大家初次合作的一点小摩擦,烟消云散。

    在刘宝莹的办公室坐下,刘宝莹拿出了一份厚厚的彩色表单,“这是这周前来寻求炼器的列表,我将其中有价值的、要求合理的挑选出来了。一共76条。”

    “76条?!”张平顿时就惊讶了,“这才第一次啊,有没有这么夸张?”

    刘宝莹轻哼一声:“这些都是我筛选的。被选下的可是有三百多条。你太小看自己的影响力了。”

    “真的吗?哈哈,那多不好意思……”

    刘宝莹:……

    张平收敛心情,认真翻看起来。

    忽然桌面上光芒一闪,有两倍咖啡凭空出现。

    张平顿时惊讶了,“传送阵?刘姐竟然在办公室用上了这个。”

    刘宝莹端起咖啡,躺在椅子里,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这一周你不知道有多忙,不用传送阵,这咖啡、茶水都来不及换。经常这个人走了,下一个人就来了。

    服务员进进出出的浪费时间,而且专门用服务员上茶成本更高。想了想就上了一套传送阵了。

    传送阵另一端就在厨房,那里已经准备好了大量咖啡、茶水,只要需要就能送来。”

    张平点点头。这种小型传送阵价格不高,但也不便宜;尤其是需要用灵气驱动,一般家庭是不用想了。也就只有高级的餐饮店铺等,才用得起、也有格调。

    简单翻看一下文件,列表做的简洁明了,最有价值的排在最前面。所谓的最有价值,当然是报价最高的。

    刘宝莹竟然将张平的炼器时间,以暗标方式拍卖了。大家自己提出要求、自己给出价格,刘宝莹从中选择合适的列举出来,最后形成这份表格。

    排在第一位的,赫然是要求全套战甲,并按照游戏里那样,将全套战甲‘压缩’到一个手环里,可以随身携带的那种。而给出的价格,亮瞎眼睛:

    炼制费用500万!材料费用、能耗、其余费用等另计。

    现在的张平,不是没见过钱。但只是炼制一套法器套装,竟然给500万手工费——其余费用不算,这就有点夸张了。

    传统的法器炼制中,成本最大的是材料,此外能耗也不小——手工费因为竞争激烈反而不高。按照对方要求——用最好的材料,那么一套下来就要上千万。

    而且对方还说了,500万只是基础费用。若套装满意,还会给5%以上、最多50%的奖励上浮。

    后面的报价也不低。还有一个想要炼制一套首饰的,包括相连、手环、戒指、头饰等,一共十来件,竟然报价180万元——仅仅手工费。

    看着这些报价,忍不住了,“刘姐,这些价格……”

    “低了吗?”刘宝莹脸上笑容灿烂,口上却叹息,“这是你第一次公开炼器,价格也就这样了。等你有了名气,价格再往上翻几倍不成问题。”

    张平张了张嘴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要不要这么夸张。

    看着张平这目瞪口呆的样子,刘宝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好了,不逗你了。”

    张平翻了翻白眼,却也反应过来,放下厚厚的表单,端起咖啡,躺进椅子里,默默的看着刘宝莹。

    刘宝莹:“我之前就说过,你太小看你的影响力了,也太小看你自己的炼器能力了。你只是一个学生,你没有调查过市场,不知道炼器市场的状态如何。我简单说一下吧。”

    刘宝莹娓娓道来,张平对炼器市场渐渐有了真正深刻的了解。

    原来,法器市场的竞争是如此激烈,市场对顶级法器、尤其是超品法器的需求更是一个无底洞。

    若只看表面新闻,只能看到法宝的消息,法器似乎已经成为落后的代名词。提起法器,一般人就会:嘿,有这个钱,干嘛不买个法宝。

    然而实际情况、真正的内幕,却让人目瞪口呆。

    在修行体系中,还是炼气的最多。在探索开发洞天、各种探险活动中,筑基期是主流,炼气期七**三层的也不少。

    一般认为,筑基期就能用法宝了,普通人也会想当然的认为筑基期就应该用法宝。但真实情况是:筑基期,其实很尴尬。

    筑基期,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按照修行四大等级计算,筑基期和炼气期、凝气期,都属于最基础的阶段:炼精化气。

    所以,筑基期是可以用法宝,但用法器效果也许更好——前提是发起足够好。

    低级的法宝效果,其实很勉强,价格还高。除了可以缩大缩小之外,基本上一无是处。

    相反,那些顶级的、超品的法器,其攻击力完爆低级的法宝。而价格却低于法宝

    再者,筑基期用法宝其实很勉强,能发挥一半效果都算不错的;应用起来也有点拖沓、迟缓。

    但若用法器,却可以发挥全部效果、甚至“超频”,应用起来得心应手。

    所以对于那些行走在危险边缘的筑基期来说,法宝要有,应急很好;但主要应用的,却是法器。

    然而,顶级的法器、超品法器,却很少。想要将法器炼制的超过法宝的威力,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大部分炼器师,都是金丹期及以上的。对他们来说,炼制法器和炼制低级法宝,难度相差不大。而法器利润低、繁琐,不如法宝省事、利润高。

    要想炼制顶级、乃至超品法器,难度甚至超过优秀的法宝。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出力不讨好。

    张平听了,缓缓点头,但心中还有不少疑问:“刘姐,据我所知炼器师市场竞争也激烈,炼制顶级的法器虽然繁琐,但也不是没有市场,总还是有人炼制的吧。”

    刘宝莹点头:“当然有,我也炼制过顶级的法器。然而法器的效果不是很好,所以市场认可不高。

    对我来说,想要炼制顶级法器,比炼制低级法宝困难的多。而且一般来说,法宝面向高端客户,容易沟通;法器面向低端客户,毛病多。所以几次后,就懒得折腾了。费心!

    我们本质终究是修真者,不是商人。有折腾法器那个时间,用来修行不好吗?”

    张平彻底明白了。是的,修行时间!这才是最大的成本。

    刘宝莹等炼器师,炼制一把优秀的法器也要数天时间;炼制一把普通的法宝,也是数天时间,利润上法宝更高、售后还简单。

    算来算去,还是炼制法宝更合适。法器……去特么的!反正筑基期也能用法宝了,没有法器用,你也只能购买法宝。

    正是如此,张平这个忽然冒出来的炼气期的炼器师,就弥足珍贵了,更别说张平还是量身定做的。

    如此算来,这份表单中的报价,就不是夸张了。正如刘宝莹所说:等自己形成足够的名气,价格还能往上涨。

    看张平终于反应过来了,刘宝莹又说道:“另外大家之所以给出这样的高价,也是因为游戏里,你那个独特的设计:

    将手环当成锚点,其余的部件转换为暗物质状态,让法器拥有部分法宝的特性。如此就方便携带和使用。

    我已经谈好了,若你能做到,成交价格直接翻倍!”

    “嘶……”张平真的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