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真没想盗墓啊 > 第225章:铁三角重聚(上)感谢‘天海祥云’多次大额打赏

第225章:铁三角重聚(上)感谢‘天海祥云’多次大额打赏

    洛阳城被攻占的第三天。

    因为这场攻城战并没有对百姓造成什么伤害,并且战场在一夜之间全部打扫清理干净,所以对于洛阳城的正常运转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影响。

    城内的几条集市仍旧和往日一样繁华。

    甚至几条文玩界比以前还要热闹。

    只不过驻军和警察署全部都换了上了生面孔,大街上曾经高挂的罗军旗帜也全部改成了青天白日。

    自古有句话,得民心者得天下。

    洛阳城易主之后,为了拉拢民心,更是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推行了很多利民惠民的好事儿,比如免除洛阳城所有店铺商贩的半年税收,开粮仓救济难民,等等等等……受到洛阳城百姓的欢迎和拥戴。

    至少暂时是这样的,至于后来老百姓对蒋校长手下部队的口碑,那就是后话了。

    洛阳城原大帅府。

    原来的牌匾已经被拆除,被改成了驻军临时指挥部。

    而今天,这里正大摆筵席,犒劳所有的有功将士,庆祝洛阳城的胜利解放。

    其中焦三也被特意安排在了上席,和几位部队高级将领一起入座,享受上宾待遇。

    其实这真的一点都不为过。

    城南门那一战,要不是许天川和焦三带手下从罗军的背后绝杀一击,在座的桌席不说多,最少也要省一半。

    所以这么大的一个人情,就算是请焦三坐在最上面,那也绝对不为过。

    至于许天川,却坐在了一个并不是很起眼的角落,自己斟酌了一杯白酒,指尖夹着香烟,悠哉的翘着二郎腿,化身成了士兵甲。

    关于这份功劳,和什么嘉赏,包括荣誉等等,就全部让给焦三吧。

    许天川可不想出名,只想安安静静的盗墓,然后做个幕后……

    上席列位,除了焦三以外,还有一个熟脸儿。

    那就是卸岭魁首,大侄子刑常!

    虽然刑常没有参加攻城战,但是却起到了关键重要。

    要不是刑常话,他们**军恐怕伏牛山都越过不来,更不会在罗军还熟睡的时候,就悄悄突袭到了家门口。

    在这场庆功宴上,吃的都是大肉,喝的都是大碗酒,不仅如此,为了助兴,还特意的请了洛阳城最好的戏班子,唱了几段梆子戏。

    关于这一点,还是很符合他们**军的一贯做派风格的。

    一顿酒足饭饱后,为了嘉赏焦三协助攻城,所以让焦三当了洛阳城的保安司令!

    保安司令是多大的官儿,有多少实权?

    换句话来说,这个保安司令就如同可以随意调动城内所有驻军的城防司令!

    当然了**军不可能交给焦三来随意调遣,所以就给了焦三一个‘保安司令’的官儿,负责守卫整座城的安防,虽然不能调动**驻军,但是可以在洛阳城随意调动自己的兵。

    原本**军有意将焦三收编,让焦三带着兄弟去参加北伐。

    焦三死活不同意,也绝对不可能同意。

    最后没辙,所以就决定给焦三一个洛阳城保安司令的职位,让焦三带着手下兄弟继续守卫洛阳城的安防。

    其实这也是**军的一个小心思,给焦三戴这么大的一个高帽子,就是要让焦三死心塌地的保卫洛阳城。

    虽然心里很明白他们的这点小心思,但是焦三依然很乐意当这个保安司令。

    洛阳城保安司令,这听上去就逼格满满。

    不仅逼格满满,有了负责守卫整座城安防的己任,就相当于有了一定的兵权,以后就能光明正大的把枪扛在肩膀上去逛大街了。

    更重要是还能以保安司令的这个身份,进行部队扩充,只要手里有钱,怎么扩充都行。

    换个意思来说,这就是在真正属于自己的势力!

    以后在洛阳城,谁见了不得恭恭敬敬的喊声‘三爷’?谁要是敢正面刚,绝对让谁模糊!

    当然了,许天川不惜一切的要发展属于自己的势力,并不是为了装逼,或者是去鱼肉百姓。

    只是单纯作为防御,将自己给武装起来,避免重蹈五年前的覆辙,这年头不仅要有钱,关键还要有权!

    许天川想要当一个低调的盗墓贼,但绝对不想当一个犹如过街老鼠的盗墓贼。

    既然当了保安司令,那符合身份的基础配套自然也少不了。

    比如换个更具有逼格的保安司令部,手下的兄弟全部都像是正规军一样穿上统一的保安服,制定一系列的军规纪律,做事不能太过于赞扬,更不能欺压鱼肉百姓。

    从老板姓身上能压榨几个钱儿?

    主要的经济来源还是要靠着老本行,另外还有一些自营的商业。

    值得一提的是,焦三新换的保安司令部确实很有逼格,位居与洛阳城中心地段,五层西式洋房,前后大院外加一个改造的仓库,里面的设施装潢更是别具一格,尤其是这个偌大的办公室,海外进口的真皮大沙发,墙壁上挂着西式风格的抽象派油画,就连脚下踩的地毯都是波斯进口的。

    许天川坐在红木办公桌前,把二郎腿翘在桌子上,悠哉的点了根雪茄。

    恰巧这时,门从外面被推开,焦三穿着一身军装,满脸通红的带着三分醉意进了屋里。

    许天川赶忙起身准备让座。

    也就是许天川的这么一个动作,顿时慌得焦三几分醉意全部清醒:“许掌柜,您可千万别折煞我,就算我焦三当了皇上,那您也是太上皇!”

    许天川抽着雪茄咧嘴一笑,刚才确实是故意拿焦三开玩笑。

    “三儿,这身军装穿的,可真的跟你的气质很搭啊!”

    许天川拉了拉焦三的衣领,正应了‘人靠衣装马靠鞍’的那么一句古话。

    “许掌柜,打今儿起,就凭咱们身上穿的这件儿衣裳,整个洛阳城周边,管他是什么王陵还是皇陵,就绝对没咱们下不去的!”

    焦三拍着胸脯,一说到这话,自己都忍不住咧嘴发笑。

    的确,以许天川的摸金技术,再加上现在掌控的势力,当下洛阳城无论哪座陵墓都能下得去。

    一说到摸金,许天川好像想起了什么,看着焦三问道:“三儿,前几天我带回来的那个女娃怎么样,还活着吗?”

    “嗯”

    焦三点了点头:“活倒是还活着,照你的吩咐,我安排人请了不少中医和西医,对她进行了换血输血,还有其他方面的治疗,虽然人还活着,但全靠输血,病情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恶化的更加严重,现在就剩一口气儿在吊着,随时都有可能……”

    话说到这,焦三俩手一摊,做了个无奈的手势。

    许天川点了点头:“只要没断气,就继续治疗。”

    虽然只是和水珠儿萍水相逢一场,但许天川也尽其所能了,如果真的救不活,也就只能这样了。

    “许掌柜,你前几天只是出去转了一圈儿,是在哪儿捡的这个女娃,我感觉她身上的这种病很怪啊……”

    焦三实在是忍不住,又第十次的重复问起了许天川这件事儿。

    之前是因为没有太多时间解释,看来不把这事儿跟焦三絮叨絮叨,他这货晚上恐怕都睡不着。

    许天川看着焦三轻轻的翘了一下嘴角,然后当着焦三的面儿撸起袖子。

    许天川胳膊上布满暗红色的红斑,和水珠儿身上的一模一样。

    “许掌柜你……你也……”

    焦三一眼就看到了许天川胳膊上的红斑和水珠儿身上的相同之处,惊讶的张大嘴巴,下巴都差点儿掉在地上。

    “嗯,我也染了和她身上一样的怪病。”

    许天川点了点头。

    “许掌柜,这是天花还是梅毒?迎春邸的姑娘个个都是绝对安全健康的,你出去的那几天,是逛了哪家的野窑子了?”

    焦三又下意识的深皱起了眉头,就连看着许天川的眼神都变了。

    “去你麻蛋!这他妈不是性病!”

    许天川一脚踢在了焦三的pi股上。

    嘭嘭嘭……

    也就是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门并没有关,这只是处于礼貌的敲门提醒。

    而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刑常!

    “咦,小叔,你的胳膊?”

    许天川下意识的一转身,偏偏正让刑常看到了自己撸起袖子露出的红斑。

    “怎么,小常子,你认识这个?”

    许天川看着刑常,带着诧异的语气,试探的问道。

    刑常又走近仔细看了一下,最后又摇了摇头:“我曾经见过搬山道人身上的红斑诅咒,和你这个很像,但是并没有这么大块儿,小叔,你这是怎么来的?还是过敏造成的?”

    “不”

    许天川摇了摇头:“不是过敏,就是和搬山道人身上一样的红斑诅咒”

    “啊?”

    “红斑诅咒?”

    一听许天川这话,焦三和刑常二人同时再次被惊的瞪大了眼珠子。

    许天川抽了一大口烟,简单的跟焦三和刑常大致的说了一下,自己这身上的红斑诅咒的来源和经过。

    听过许天川的话,三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就变得死寂。

    “小叔,那你现在……需要和搬山道人一样,去寻找雮尘珠?但是据我所知,搬山道人同样是为了破解身上的红斑诅咒,世代都在寻找雮尘珠,找了几百年至今都没有找到。”

    虽然明知道许天川身上原本就有一个只能活到三十岁的诅咒,可这个红斑诅咒好像连剩下的五年都活不了。

    这对于许天川来说,可能有点过于残酷了。

    “许掌柜,我陪你一起去找雮尘珠!”

    焦三立即表情认真的说道。

    许天川却心里早就做好了决定,所以摇了摇头笑道:“雮尘珠就不找了!解铃还须系铃人,我打算直接去找鬼姑神!”

    “啊?”

    “鬼姑神?”

    刑常看着许天川再次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小叔,你可知道这鬼姑神可是神话传说中,上古洪荒时期的鬼神啊,为什么不去找雮尘珠,而偏偏要去找鬼姑神呢?”

    许天川看着百思不得其解的刑常耸肩莞尔一笑道:“关于鬼姑神,我也稍微的知道那么一点点,以我现在的状况,绝对不可能撑到寻找到雮尘珠,但是鬼姑神就不一样了。”

    “因为我知道鬼姑神在哪里,所以不需要浪费时间去找!”

    天下间,解除这红斑诅咒的方法只有两种。

    一种是寻找到雮尘珠。

    另外一种就是以鬼姑神为药引。

    想要寻找到雮尘珠,犹如大海捞针,要不然也不至于搬山道人世代寻找了几百年。

    自己所剩时日无多了,就算是再多给一百年的寿命,许天川也不认为自己有运气能寻找到雮尘珠。

    所以就只剩下了另外一个解决的办法,直接去找鬼姑神,拿鬼姑神来做药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