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天汉之国 > 第97章 不一样的早餐
    第二天一早,王宵猎到官厅里,处置了日常事务。吃了早饭,洗漱罢了,来见汪若海和闾勍。

    见礼毕。王宵猎道:“两位初来新野,我带着你们四处转一转如何?这里虽然是小地方,景色却还好。而且三国时先帝曾在此屯兵,至今留有不少传说。”

    汪若海道:“如此最好。若只是在房间里面闲呆着,我们又何必到这里来?”

    三人出了城门,王宵猎道:“除了新野城,还有四座卫城。东边是邵凌的军营,西边则是牛皋的军营,两人接收新兵,各自训练。北边是新兵营,南边则是制作铠甲兵器的地方。”

    听了这话,汪若海不由道:“如此大的手笔,要花多少钱!”

    王宵猎笑道:“实不相瞒,我的军中实在是缺钱。建这几座城池,都是从附近州县招民夫,只供给他们吃饭就好。几个月时间,建起这几座城来。现在还有许多不完善的地方,等到秋后,再招民夫来建就是了。我仔细算过,粮食还是供得起。”

    汪若海道:“百姓耕种田地,一年哪里得闲?你这样招人起来,难免会误了农时。”

    “监院说得过了。现在我的治下,凡是乡村百姓,除了一亩三斗的田税,就是每年力役五十天。我仔细问过了,以前各种差役、力役,普通百姓一年何止五十天!对于百姓们来说,现在这样,正是他们想要的。现在治下百姓最担心的,是收了粮食后,是不是真的一亩只收三斗。”

    汪若海是传统官僚,对于地方百姓的负担能说个大概,具体的就说不清楚了。刘禹锡《陋室铭》云无案牍之劳形,对于许多官员来说,案牍工作让人烦躁,自该交给吏人。治下一年收税总额不错,已经是不错的官员。具体怎么分配,许多人就说不清了。

    听王宵猎分析了一番税赋。汪若海道:“一下减如此多的税赋,哪里来的钱粮养军?”

    王宵猎道:“监院,一亩收三斗,若是一县有二十万亩地,就有六万石。算一算,军中怎么会缺粮草呢?一丁一年有五十力役,多少大事做不起来?”

    汪若海略一算,不由点头。想了想,又觉得不对。道:“若如此,以前收的税也没有多少,怎么百姓生活如此之苦?本朝收税至重之地,如宣州、歙州,一亩也不过一两斗而已。那里都是上品水田,岂是这里可比?你一亩收三斗,百姓反而觉得并不多?”

    王宵猎道:“原因很简单,我只收粮,不收钱。俗话说谷贱伤农,谷贵也伤农。为什么?因为对于农民来说,赚一文钱也难。官府收钱,哪怕不多,摊到农民的头上,就是一座大山。”

    “你不收钱,那手里的钱从哪里来?没有钱,只靠粮食岂能养兵?”

    王宵猎道:“要赚钱,当然是从工商税里面来。而且,办一些有把握的产业官营,每年可以赚出大把钱来。官府不收钱,农民自会把粮食、布帛卖掉换成钱,再买东西花出去。这其中的学问,可不是一两句话能讲清楚的。总而言之,不从农民手里收钱,对国家大有益处。”

    汪若海听了,看看身边的闾勍,不由摇了摇头。这是什么谬论!官府不从农民手里收钱,反而能收到更多的钱,不是胡说。

    王宵猎也懒得跟他们解释,只是笑了笑。

    之后一千年的发展,经济理论还是有些用处的。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划分,对于经济规划有很大作用。农业是保障社会平稳运行的,政府收入并不从这里来。不但不从农业收钱,后世许多政府还对农业进行补贴。政府的收入,是从工商业和第三产业来。

    并不是说在农业社会,这个理论就讲不通,只是不像工业社会那么明显罢了。组织得当,官府货币类收入,一样可以不从农业中来。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清末的时候,清朝赔款太多,把关税抵押了出去。由英国人管关税,收的钱比以前清朝的整个财政收入多多了。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很多。如工商业不发达,管理不规范,官府不按市场规律办事,不按客观规律办事,竭泽而渔,等等。如王安石变法时,号称把所有赚钱的商业都收归国有,由于管理粗放,实际对工业业造成了很多破坏。管理的办法,是后人一步一步摸索出来的。

    众人先到北城。只见大量新招来的军人,军装都不齐,在大校场上统一做操。

    闾勍道:“制置,不见军中这样练过。这些军人在做什么?”

    王宵猎道:“新兵营中,主要是练士卒身体,让他们遵守纪律,练习军阵,及学习刀、枪、弓、弩等兵器使用。熟练之后,再编入各军,由军中进行训练。这些新兵,每日早起都要跑五里,回来之后进行放松,再用早餐。现在是他们放松的时候,马上就要用早餐了。”

    看看天色,汪若海道:“现在太阳初升,用早餐还是早了一些。”

    王宵猎道:“不算早了。与平常的百姓不同,军营里面都是一日三餐,不然吃不饱。若是晚上还有训练,还要加个夜宵。士卒格外辛苦,首先要让他们吃饱。”

    汪若海和闾勍听了不由都吃一惊。这个年头,能保证士卒吃上饭已经不错,如此仔细,王宵猎军中算是头一份了。而且大多数军队,都是由士卒自己做饭吃,军中只发米而已。

    仅从吃饭上,就知道王宵猎军中如何情形。保证士卒吃饱穿暖,这句话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是不容易。特别是军官没有其他收入,总免不了贪士卒的粮饷,吃穿都要打折扣的。

    那边士卒放松完毕,排队进了餐厅。

    闾勍道:“既然刚好碰上,我们便也进去吃一餐。今早害酒,起来的晚了些。”

    说着,三人进了餐厅。

    到了打饭的地方,就见几个大木盆,装了三种吃食。油条、包子和水煎包,排放整齐。士卒每人端两个大碗,到了跟前,选了吃食,打饭的人给他们放大碗里。

    到了跟前,闾勍问王宵猎道:“这黄黄的,是什么吃食?以前没有见过。”

    王宵猎道:“这是油条,白面做的,在油里炸过,香脆可口。太尉可以拿两根尝尝。”

    闾勍点了点头。命打饭的拿了两根油条,又要了两个包子,两个水煎包。这个饭量,比一般的士卒还大,让王宵猎在后边看了啧舌。

    拿了主食,再到后边,又是两个大盆。一大盆里白白嫩嫩,另一大盆里是小米粥。

    这两样闾勍认识,在襄阳的时候就喝过豆腐脑了,滑嫩嫩极是可口。打了一大碗豆腐脑,再后面又是两个大盆。一个里面是煮熟的鸡蛋,另一个里面则是卤了的鸡蛋。

    每一个士卒取一个鸡蛋,放到自己碗里,到一边坐着吃。

    闾勍取了茶叶蛋,端着两个大碗,到了一边。

    餐厅里都是长条桌,长条凳。虽然粗糙,但却非常整齐。等王宵猎和汪若海也拿了吃食,三人到了一个角落里,一起坐下。

    把大碗放在桌子上,闾勍不由叹了口气:“制置,我从军数十年,第一次见如此吃饭!若是军中都如此,谁不效死!制置如此带军,日后必成大器!”

    汪若海道:“看今日的吃食,就知道制置为何对自己的军队如此自信!只是,这样吃饭,每日里要花多少钱?你收入不多,真地撑得下去?”

    王宵猎道:“我希望我可以撑下去。说实话,只要组织得力,以数州之地,养一两万人,这样吃还是可以的。只是有一点,军中的军官不能跟其他军队一样,想什么意外之财了。”

    闾勍是带军的人,一听就明白,点了点头。

    拿起油条,咬了一口,闾勍只觉得香美无比,不由连连赞叹。油条这种东西,对于很少吃油炸食物的人,是难得美味。不过连吃几顿,很容易腻。

    连嚼两根油条,喝了一大口豆腐脑,闾勍连呼过瘾。

    汪若海把鸡蛋敲碎,细细扒了,对王宵猎道:“制置,军中每日都有鸡蛋么?”

    王宵猎点头:“不错,军中每日要保证每个士卒都有一个鸡蛋。现在由食堂做饭,说实话,不管怎么管理,其实都很难做到人人都吃得到。军中便就规定,每天早上每人都有一个带壳的鸡蛋。有壳在,不管怎样这个鸡蛋还是吃得到的。”

    汪若海和闾勍连连点头,都道是好办法。

    其实这个办法,在王宵猎前世,很多集体吃饭的地方都有。如果去了壳,食堂做饭,少个鸡蛋多个鸡蛋根本看不出来。规定再细,也会有厨子在这上面动手脚。不说贪污,士卒少吃几个,厨子留下鸡蛋自己吃多好。不规定带壳,士卒就很难吃到嘴里。

    王宵猎已经吃过早饭,只是又喝了一碗小米弱。见汪若海和闾勍两人吃得心满意足,心中也觉得欣慰。只是为了做到这一点,这两人却不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