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 > 二百三十章 夜话与誓言,分封与许诺!
    篝火明明,夜风暖暖,欢迎的晚宴简单而隆重。简单的是宴会的食物,隆重的是武士的礼仪。

    阿维特坐在正中的主位,修洛特坐在临近的次位。两军将领依次上前,先后向国王与殿下敬酒,再献上春天的花朵,与最珍贵的战利品。阿维特笑吟吟的看着众将,一一亲切交谈,不时称赞几句各部统帅的功绩,再询问一下部队的伤亡。修洛特则保持着安静,一边向众将点头示意,一边思考着后续的规划。

    等到将领们一轮酒敬完,北军的情况也了解的差不多了,阿维特就笑着从主座上站起,豪迈地举杯对众将说道。

    “很好!这一次西征,北军率先突破了塔拉斯科王国的边境要塞,先后击破数支塔拉斯科军团,更生擒了塔拉斯科国王!主帅善战,武士效死,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北方军团已经名震天下!”

    接着,阿维特国王拍了拍修洛特的肩膀,亲切的赞叹道。

    “修洛特,你给了我许多惊喜!你是联盟最年轻的元帅,也最为善战,是西征中最大的功臣。这一杯便是敬你!来,诸将满上此杯,与我一同饮尽!”

    “敬殿下!”

    听到国王的话,南北众将就都举起酒杯,满饮致意。修洛特连忙起身饮酒,再倒上一杯,回敬阿维特。两人喝过之后,阿维特大手一挥,笑着对各位将领说道。

    “猎物就在身旁,美洲虎可不能打盹睡觉!今日的宴会就到这里吧,都各自回营,整备好军队,为攻城做足准备!”

    “是,遵从您的旨意!”

    “嗯。修洛特,你留下!”

    众将于是行礼散去,大帐中很快变得安静。阿维特脱下繁复的王服,卸下华丽的长冠,只披上一套舒适的素袍,轻松的舒了口气。接着,他收起笑容,抚摸着手中的神杖,好好思索了一会,才认真的问道。

    “苏安瓜在哪里?”

    “他在后营。”

    “带我去看!”

    “是,陛下。”

    修洛特低头行礼,然后转身带路。两人一前一后,走在月初的新月下。月光淡淡,星光闪烁,营帐中有祈祷的歌声。歌声遥遥传来,似乎是讲述四个太阳纪元交替轮回的赞歌。两位王者安静的行走着,听着古朴的歌谣,谁都没有说话。

    “是这里。”

    修洛特走到一处偏帐前,数十名守卫的武士一同行礼。阿维特摆摆手,当先掀开帐门,大步走入。

    偏帐内依然是一处普通的草床。苏安瓜的面色要比上次好了许多。他安静的斜躺在床上,脸上带着奇异的微笑。

    “啊,向您致意,至高的国王...”

    年老祭司连忙躬身行礼。

    “哈哈哈!...苏安瓜!苏安瓜!”

    看到草床上的塔拉斯科国王,阿维特畅快大笑,几乎笑出泪来。在肆意的笑声中,过去的回忆一幕幕涌上心头:四年前第一次西征时的意气昂扬,山间鏖战时的艰苦疲惫,中军溃败时的痛苦不甘,被铜斧禁卫追击时的恐惧仓惶,失去继承权后的折磨煎熬...直到今天复仇般的淋漓酣畅!

    “哈!”

    阿维特大笑着走上前去,一把扯起苏安瓜的头发,端详着对方的面容。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塔拉斯科的国王。虽然,他曾无数次想象过今天的场景。王者大笑着放肆观瞧,像是看着一件珍贵的宝物,带着发自内心的快意;而另一位王者却始终沉睡,嘴角也泛着微笑,像是不愿在残酷的世间苏醒。

    阿维特又笑了一会,才渐渐平静下来。他这才看向年老的祭司,厉声问道。

    “他情况如何?”

    “啊,尊敬的国王!祭品生命无忧,身体健康。他下午醒来了一次,怒骂了殿下一会。自从到了都城外,他的情绪就不太稳定...我就又喂了一点刀水...尊敬的国王,需要我把他弄醒吗?”

    “好!”

    阿维特迫不及待地点点头。年老祭司于是取出一罐药剂,一把捏住苏安瓜的下巴,就要强行灌药。苏安瓜却始终紧抿着嘴唇,怎么也不开口。年老祭司的额头开始冒汗。他偷瞄了眼面无表情的国王一下,就心中一冷,手上发狠,直接就去掐对方的脖子。

    看到这一切,阿维特的表情渐渐凝固。他看着老祭司扼住苏安瓜的脖颈,对方面色青紫,却依然没有张嘴,仿佛宁愿这样窒息而死。

    “停!住手,退下!”

    阿维特冷冷的喝令道。

    “他终归是尊贵的神裔国王!”

    闻言,年老祭司诺诺的松开手,退到一边。

    阿维特上前一步。这一次,他只是俯下身来,紧盯着对方的面孔。

    “苏安瓜啊,苏安瓜。我的老朋友,我的老对手,你确实是一只合格的雄鹰啊!因为你,我丢失了王位!因为你,我遭受了此生最大的挫折!...但是,我终究又站了起来,更站在了你的面前!...

    雄鹰的眼中只有远方的山峰!蒂索克是第一座,而你,则是我脚下的第二座!飞过了山峰之后,过去的一切就都索然无味,甚至让人再也提不起兴趣去回想...啊,这天下终究广阔,雄鹰注定要去征服!...只是,你再也没机会看到了!...”

    说到这里,阿维特伸出手,轻轻拍了拍苏安瓜的脸颊。他注视着“老朋友”沉睡的面容,随后眼神一闪,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意。

    “修洛特,我们走吧!接下来,要尽快攻陷钦聪灿城!”

    阿维特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出营帐。修洛特思索了下,又看了沉睡的苏安瓜一眼,就紧跟着阿维特离开了。

    年老祭司束手弓腰,恭送着国王与殿下离去,这才松了口气。随后,他低声咒骂了几句什么,又抬手给了沉睡的苏安瓜两个耳光,就自去调配药剂了。

    营帐中再次安静起来,塔拉斯科国王依然在沉睡。只是不知不觉间,他的眼角溢出泪来。

    星光依旧璀璨,营地中却开始变得安静。阿维特停下脚步,寻了一处空旷的平地,盘腿坐在草丛上。他挥挥手,示意亲卫们散开,又招手让修洛特坐在身旁。

    两人抬头看着夜空,又一次安静无言。好一会后,阿维特才笑着说道。

    “修洛特,你可记得我们第一次看星星的时候?”

    修洛特想了想,迟疑的问道。

    “那一天好像没有星星,而你问了我什么是人心?”

    阿维特愣了愣,随即哈哈一笑。

    “那是第二次!第一次你喝醉了,和我说了很多心里话。什么平等啊,什么生命啊...我一直记得很清楚!”

    “呃?...我不记得了。不过这确实像是我以前会说的话!”

    修洛特想了好一会,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只得苦笑着摇头。

    “哈哈,其实那一次,我在酒中加了点药剂...修洛特,我的学生,那你现在还相信这些吗?”

    “嗯...我曾经坚信过。然后不信了。现在又有些信了。”

    “哦?为何你现在又有些信了?”

    “因为,我已经能够改变这个世界!”

    修洛特自信地笑着说道。

    阿维特沉默了会,嘴角也浮现出一丝由衷的笑意。

    “真快啊!不过三年时间,你就已经成长到了今天这个地步!看到你,我就会觉得,我是这个天下最出色的老师!”

    “哈哈,那我也是天下最出色的学生!”

    两名王者同时大笑起来。畅快的笑声在夜空下回荡,仿佛要把夜空也征服。

    “好了,修洛特,我的孩子。”

    好一会后,阿维特才止住笑。他侧过头,注视着少年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雏鹰已经长大!它不能呆在母亲的巢穴里。它需要展翅高飞,也需要自己的领地与天空!”

    听到老师的话,修洛特若有所悟。他默然片刻,点点头。

    “大祭司肯定和你说过分封的计划。”

    修洛特再次点头。

    阿维特摸了摸少年的头,继续平静的开口。

    “既然打到了钦聪灿的城下,两路大军成功会师,西征的胜利就几乎注定,分封也近在眼前。是时候,来和你亲自谈一谈这件事了。”

    “吉利姆给了我些建议。有些我同意,有些我不同意。这一年在外征战,见惯了杀伐血腥。你成长了许多,我自己也变化了许多。现在看来,天下的很多事情,决不能藏着掖着,得直接拿出来说个明白!”

    听到这里,修洛特怔了怔。他预感到了什么...少年注视着阿维特的眼睛,仔细的倾听着。

    “修洛特,我的志向是征服天下!你是我最好的帮手。分封在即,以后再见一面就难了。我们之间,绝不能产生任何嫌隙!”

    “你出生于王室支系,也同样根基深厚。我的幼子尚小,最宠爱的长女是你的未婚妻...今天,我已经在众将面前,对着神灵起誓:联盟的继承人会是你,这一点不会改变!你的能力也足够执掌联盟,守住我将要征服的天下!”

    修洛特看着阿维特诚挚的双眼,过去的回忆一幕幕涌上心头。他抿了抿嘴,郑重的点了点头。

    “阿维特,无论何时,你都可以相信于我,我也绝不会背叛于你!”

    闻言,阿维特仰头大笑。他亲切的搂住了少年的肩膀,温和的说道。

    “从你在托特克手中救下我的那一日,我就向先祖立下誓言:终此一生,只要你不背叛我,我就让你成为传承天下的美玉!先祖的地位要高于神灵。在我的心中,阿丽莎和你,就是我唯二能完全相信的人!”

    说到这里,阿维特伸手入怀,掏出一卷精致的棉布,还有一个青色的香囊。

    “给,这是阿丽莎寄给你的信,还有这个小香囊。现在不要拆,等回去后再看吧。哎,女儿长大了,心思就留不住了。在她心中,你恐怕比我还要重了。她可从没给我写过这么长的信...”

    修洛特小心的把信和香囊放入怀中,贴身收好。这里面,也有他期待已久的思念。

    阿维特叹了口气,看了会天上繁星,再笑着说道。

    “继续说分封的事。征服塔拉斯科王国后,我准备把湖中之地,大致分成三块。”

    修洛特挺起身,认真地听着阿维特的安排。

    “首先是你的封地。北方到漫长的勒曼河,东方到阿帕钦甘邦的群山,南方到宽阔的塔尔萨斯河。繁盛的帕茨夸罗湖区,重要的湖区南部铜矿,雄伟的钦聪灿城,还有富庶的伊瓦奇奥城...这些地方我全交给你!只要你能够有效控制局势,大半个王国就都是你的封地!”

    “修洛特,我的学生,我应该还能活很久!你也要很久以后,才能重归都城。这么长的时间,总得给你留下发动战争的机会。所以,封地的西界我就不设了。这一次西征会到钦聪灿城为止,接下来的重点是特拉斯卡拉人。更西边的查帕拉湖区,西南的科利马山区,西北的瓜马尔犬裔,乃至遥远的北特科斯人,就留给你慢慢征讨吧!”

    听到这样坦诚的话语,修洛特额头微微出汗,心中则满是感动。他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俯身行礼。

    “陛下...阿维特...我...”

    “别急!作为国王,该有的布置是不能少的,也避免有人撺掇你干蠢事,让我为难。”

    阿维特爽朗的一笑,再次拍了拍修洛特的肩膀。

    “接着是荣耀贵族特**罗。他交出了特拉特洛尔科城的名义封地,要求改迁到外邦。他的封地在勒曼河两岸。北岸的一圈木堡,南岸的阿坎巴罗邦,西边的河口要塞,都划给他的家族。这些地方山林密布,人口稀少,全是些堡垒要塞,土地也贫瘠的很,是防守为主的军事领地。他对你不会有什么威胁。”

    听到这里,修洛特愣了愣。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最后是王室出身的伊斯卡利。他的封地在阿帕钦甘邦。这块封地就更小了,同样以防守为主,是完全军事化的堡垒群。另外,他还负责监管新的王室直属领地,塔尔萨斯河南部的韦塔莫邦,那里有许多铜山。伊瓦奇奥城南边的铜矿给了你,这块铜矿产地就得由王室直属!”

    修洛特在脑海中回忆着湖中之地的地图,对阿维特的安排越发清晰。北界的阿坎巴罗邦有坚固的要塞防线,南界的阿帕钦甘邦地形更加险要。这一次划分,实际上是沿着南北两军的进攻路线,把塔拉斯科王国南北的屏障要害分割出来,作为单独的军事领地,再把最精华的王国腹地交给自己。

    这样一来,联盟核心的特斯科科湖区,将保持着居高临下的地理优势。即使帕茨夸罗湖区再次兴盛强大,甚至独立叛乱,也很难威胁到联盟核心的安全。

    想清楚这些,修洛特再次张嘴难言。

    “阿维特,这...这方案...是吉利姆设计的吗?”

    “嗯,是情报官的第二个方案。怎么,修洛特,你不满意吗?”

    阿维特温和的眼神瞬间凌厉。他注视着修洛特的眼睛,淡笑着说道。

    “修洛特,我的学生。我已经尽力给了你最多!按照情报官的第一个方案,塔拉斯科王国会被分封成数十个零碎的小城,各地的贵族互相牵制,彼此制衡...我的学生,你还想要什么吗?”

    修洛特沉默了会,咬了咬牙,还是望着阿维特的眼睛,坦诚地说道。

    “阿维特,我要河口要塞!征讨查帕拉湖区和瓜马尔犬裔都需要勒曼河的水路。河口要塞是最好的水军基地,也是极好的造船中心!另外,我还有一个遥远的构想:让水军沿着勒曼河,一直到西边的大湖,再一路北上,去往湖中的许多小岛。那里有无数的天然肥料...我可以交出湖区的一部分封地...”

    阿维特没有说话。他注视了会修洛特真挚的双眼,缓缓点了点头。

    “好!河口要塞是你打下来的,我给你!既然你要造船,我再给你一批船匠!”

    修洛特的脸上露出真心的喜悦。他想了想,认真地许诺道。

    “普雷佩查人的铜器技术独步天下。他们不仅有简单的红铜技艺,还有熟练的青铜技术!王军长矛的矛头都是坚固的青铜制成,铜斧禁卫的战斧也是青铜武器,苏安瓜甚至有一副笨重的青铜铠甲!

    这些青铜武器具有巨大的优势。而塔拉斯科王国之所以能够集中权力,成为唯一的王国,就是依靠中央的青铜技术。钦聪灿城对青铜技术一向管理严格,视为最高的机密,外贸的铜器都只是较软的红铜...

    我在伊瓦奇奥城俘虏了一批铜匠,大致对青铜制造有所了解。只要尝试一段时间,就可以摸索出大型的炼铜竖炉。等到攻陷钦聪灿城后,我会尽快把这些技术整理出来,交到你的手中。只要能大批的冶炼青铜,联盟就能有效改革采矿业,大量制造青铜的农具与工具,再修筑野外的道路,把联盟连接成王国!”

    阿维特安静的倾听着修洛特的讲述。他虽然不懂这些金属的工艺,却能从少年的话语里,辨识出激动的情绪,分析出崭新的未来。好一会后,阿维特才笑着回答。

    “哈哈,修洛特,你是神启的殿下。这些技术发明,我就全部交给你了!”

    接着,阿维特的神情稍稍凝重。

    “东方的特拉斯卡拉人动员了三万武士,三万民兵,已经侵入联盟东南,攻陷了一半的瓦茨特佩克邦。而东北的瓦斯特克人也有所不稳。这一路杀来,阿帕钦甘邦的敌人已经粮尽投降,统帅奎尤斯不知所踪。南路军团总计剩下三万多武士,两万民兵。其中大部分已经回师支援,剩下的都随我到了这里。我也不会在钦聪灿城停留太久。”

    “三万武士,三万民兵?特拉斯卡拉人真的大举入侵了?!阿卡普出使圣城乔卢拉,现在没事吧?”

    修洛特面露惊讶。他一直在塔拉斯科腹地转战,对远方的消息所知不多。

    “哈,阿卡普在宗教城邦很受长老们欢迎,神烟圣水、歌舞美人,日子可比我们滋润多了。至于世仇特拉斯卡拉人,我会亲自领军出战,总归要厮杀上一场!...修洛特,对于攻打钦聪灿这座雄城,你有什么计划吗?”

    “嗯,对于攻城,我确实有一些计划。这些天来,城里的一些贵族暗中派遣使者,和我联系。他们愿意集体输诚,条件是联盟保障他们的封地。”

    说到这里,修洛特的脸上流露出淡淡的笑容。

    “保障封地...嗯,君王虽然是骄傲的雄鹰,但有些时候,倒也可以像聪明的狐狸般,灵活的应对愚笨的火鸡。”

    阿维特呵呵一笑。

    修洛特也笑了。他眯起眼睛,笑的像一只小狐狸。

    “那倒不必。我其实还有另一条路子。这些天来,军团表面上慢慢修建土台器械,麻痹城内守军,暗地里也联系的差不多了。早就等着您的援军到来,好一鼓作气,压制钦聪灿城!...嗯,这样...就是这样。”

    “哦?很好!既然你早有谋划,那除了贵族战团,我手中的八千武士,也都暂时交给你调配!”

    “啊,谢陛下!...谢谢您,老师!”

    修洛特伏地行礼,阿维特坦然接受。夜色深沉,繁星洒落大地,两位王者就这样相对而坐。三言两语间,决定着国家大事;言笑晏晏中,笑定天下兴亡。夜话长长,星光耀耀,直到黎明将至。紫微星从北方隐没,太白星从东西升起,而新的一天,即将到来!